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鱼儿上钩了

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鱼儿上钩了

  “听说你来的路上被人袭击?”

  中午十二点,金家防区第三军方医院,车流不息,人来人往,三楼特护病房,在身上还染有血迹的宇文彪,提着补品走入放下的时候,端坐在沙发上的司徒错坐直身躯,他似乎已经知道来路上的事,轻声问出了一句:“你没事吧?”

  宇文彪伸入口袋摸出香烟,想要点燃最终又塞了回去,一脸平静回道:“被一伙莫名其妙的缅甸人围攻,不过那些都是乌合之众,虽然砍了我几刀,留了几道伤口,但不碍事,倒是他们被我废了几十人,巡防士兵还逮捕他们回去。【看~书阁免@费小说阅读】”

  他扯过几张纸巾,擦拭一下手臂和肩膀的伤口,满不在乎的样子。

  司徒错见到他皮开肉绽却淡然处之,脸上止不住划过一抹欣赏,随后话锋一转道:“你应该好好处理伤口,金三角空气不是太好,不赶紧处理容易感染,而且这里也算是我地盘,你受伤没必要扛着,不然外人只会觉得我冷血无情。”

  “连兄弟受伤都不医治。”

  宇文彪淡淡出声:“真不要紧,习惯了。”

  司徒错却没有理会他的话,挥手让保镖把医护人员叫进来,给宇文彪处理身上伤口,宇文彪只能无奈扯开衣服,身上疤痕吓人,差点让护士把消毒酒精都洒了,司徒错也点点头,看来这家伙还真是亡命之徒,不然身上怎有这么多伤。

  只可惜,现在这社会,四肢发达,还需要头脑精明,不然随时都会变成炮灰,司徒错转动着一个念头,心里同时安宁了不少,随后,他的手机微微震动,戴起耳塞接听片刻,他就望向宇文彪开口:“围攻你的人招了,赏金猎人、、”

  “有人出一千万要你活口。”

  司徒错很平静地补充:“红门的事我已经替你摆平,所以这悬赏不会是红门所为,山口组跟金三角关系也不错,还有不少生意往来,知道我把你收归麾下,他们也会给点面子,因此这幕后黑手很明了,那就是叶子轩恼怒你背叛了。”

  宇文彪先是沉默一会,随后端过一杯净水喝入一口:“你的推测应该不会有错,除了叶子轩有动机,有魄力,还有雄厚财力,其余仇家都不会冒着得罪金三角的风险对付我。”接着他的眼神微微一眯:“看来叶子轩真想要我死啊。”

  “你背叛了他,还救走了我,他怎能不恨你?”

  司徒错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无视几名医护人员在场处理伤口,声音平缓而出:“我只是动了龙秋徽,他就杀到边境砍了琼斯他们,还带人绑架了我的亲朋好友,洗劫了我几十亿财产,他这样睚眦必报的人,怎会忍下你反水这口气?”

  “何况他不悬赏要你的命,怎么在叶宫子弟面前树立权威?”

  司徒错看着宇文彪补充一句:“换句话说,叶子轩会不惜代价杀你,你以后出入务必要小心,不要给叶宫找到空档下毒手,至于这次的千万悬赏,我会想法子替你摆平,我在曼谷就说过,只要你跟了我,我就保证你的富贵和安全。”

  宇文彪咬着烟头大大咧咧:“希望你说到做到,别说我不相信你,毕竟你曾经也对不起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不是跟你说了吗?”

  司徒错眉头轻轻皱起:“你的产业是被塔森将军吞没的吗?我只不过没有为你跟他闹翻,你找我借一亿,我也以为是诈骗电话,一时转不过弯来,所以没答应你的,我知道确实跟你有关后,不就马上电话朱老生放人吗?”

  “你几名兄弟,现在应该已到东北了吧?这不是我的功劳吗?你帐上的五百万,不也是我转进去的吗?”

  宇文彪点点头:“这倒也是。”随后抛出一句:“但距离十个亿还很悬殊。”

  “我迟早会给你这笔钱,只是现在一时变现不了,而且我身上有伤,哪有空折腾这些东西?”

  司徒错狠狠瞪了宇文彪一眼,同时心里更加安宁:“再说了,你跟着我好好混,十个亿完全不算什么。”

  在宇文彪的沉默中,他的目光变得深邃:“还有,你也不要愧疚自己背叛了叶子轩,毕竟你当初是为了四名兄弟死活才低头,并不是你心甘情愿投靠叶宫的,而且他连一个亿都不肯借你救兄弟,也昭示他从来就没有真正信任你、、”

  “更多是把你当成打手以及炮灰,因此你要摆正敌我对抗的心态。”

  司徒错竭尽全力给宇文彪洗脑:“千万不要再把叶子轩当昔日主子,要把他当成敌人,不然,你迟早会被他暗算的,你也不要想着和平解决此事,叶子轩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会要你脑袋,你跟他的结局,不是他死就是你亡。”

  宇文彪眼里跳跃杀气:“明白,我跟叶子轩势如水火,特别是今日围攻,再有歉意也散了,我迟早会要了他的命。”

  司徒错满意地笑了笑:“很好,你放心,一定有机会报仇的。”

  说到这里,他眼睛微微眯起,轻叹一声:“负心多是读书人仗义多是屠狗辈,我跟塔森的交情远远胜于你,可没想到,最后救我一命跟我站在一起的人,反而是你,塔森不仅狼心狗肺吞食了我的家财,还动用势力全面对我通缉。”

  “你可知道,我现在成了泰国通缉榜的第一人,塔森出五千万要逮捕我。”

  司徒错眼里多了一丝仇恨,杀意也不知不觉腾升,回到金三角后,司徒错总觉得塔森不是忘恩负义之徒,毕竟两人有十几年的交情和利益,可是没想到,几个电话打过去,试探丢出一个地点约塔森见面,结果都换来泰军的无情包围。

  尽管司徒错没有出现在相约的地点,但塔森的行为还是让他失望和愤怒。

  特别是通缉榜出来,司徒错彻底死心,而且对上面理由觉得可笑,塔森遭遇司徒错袭击,所以官方要全面通缉他。

  司徒错嘴角满是戏谑,自己什么时候袭击过塔森?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放心吧,搞定了叶子轩,塔森也跑不了。”

  宇文彪一挥拳头:“到时,我打爆他的脑袋。”

  “叮!”

  就在司徒错欣慰点点头时,一个电话打入了进来,他扫视一眼,身躯瞬间一震,随后戴上耳塞接听,一脸恭敬,不断地回应好的,好的,五分钟后,司徒错挂断了电话,他凝聚目光审视着宇文彪,十余秒后,他笑了,声音轻缓而出:

  “彪子,你的机遇来了。”

  他悠悠开口:“你在街道大杀四方,被路过的金夫人见到了,她对你身手很是欣赏。”

  “明天下午三点,金家堡,她请你喝下午茶。”

  宇文彪微微一愣:“金夫人请我喝下午茶?”

  司徒错点点头:“是的,她刚才让人来电话了,想要见一见你这位猛士,你好好收拾一番,明天我带你过去。”

  “好好表现,说不定她会把你留下,成为她的近身保镖,或者金家堡卫队长。”

  宇文彪晃动一下嘴里的香烟,很是干脆利落地丢出两个字:“不去!”

  司徒错闻言止不住一愣,随后又像是想明白什么,认为宇文彪是顾虑他的态度,伸手一拍他的肩膀:“胡说什么呢,这可是你冒起的好机会,多少人想要这机会还没有,你也不要觉得是我试探你,考验你对我是否忠诚,没这必要。”

  “因为你成为金夫人身前的红人,不仅可以让你上位,将来更好地对付叶子轩,对我也有巨大好处。”

  “我不用像狗一样,整天巴结金田八了。”

  司徒错苦口婆心劝告:“所以你明天必须去见金夫人。”

  宇文彪依然沉默,只是摸出打火机,啪一声点燃香烟、、、、

  三十分钟后,远在贪狼营防区查看地图的叶子轩,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丢掉手里的红笔,打开手机的加密邮件扫视一眼,随后向墨七熊他们喊出一声:

  “鱼儿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