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风波再起
readx();    

    “干杯!”

    半月后,金家堡,张灯结彩,今天是阮破虏跟塔森签订停战协议之日,也是三国联军不留一兵退出卡角之时,王宫一战,在各方施压之下,泰王最终接受了失败的结局,遵循对战前定下的赌约,叶子轩下令杀猪宰羊,设宴三天庆贺。(  .  .)

    这一战的结束,这一战的胜利,不仅避免战火涂炭的金三角民众欢欣鼓舞,金氏十万将士也都意气风发,很多军官和士兵还就此消散了心里的疙瘩,这一战,凝聚了阮破虏跟各路将士的心,也打碎了他们对金夫人最后的习惯性眷恋。

    强大的三国联军,让他们把阮破虏重新当回生死兄弟,特别是停战协议的签订以及巨额赔偿,更让防区将士感受到扬眉吐气的痛快,所以再也没有人提起金夫人一事,金夫人三个字,就这样走入了历史尘埃,金三角成了叶宫的天下。

    中午,金家堡摆了三十桌,连级以上和叶宫骨干全部出席,欢声笑语,打成一片。

    在金夫人曾经住过的行宫大厅,也摆了可以容纳十人的圆桌,叶子轩和阮破虏他们全部坐在桌边,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一个个意气风发,流淌着这个年纪应有的跋扈,阮破虏更是连敬叶子轩三大海碗:“叶少,我干了,你随意。”

    “今天是高兴日子,哪能随意啊?”

    叶子轩哈哈大笑接过话题,随后也端起大海碗跟阮破虏一碰,接着两人就仰头喝了个干净,刚刚放下,宇文彪又给两人倒满,叶子轩又一口喝下,两人连接着喝了三碗,才相互坐回了位置,叶子轩扯过一张纸巾,擦拭一下嘴角笑道:

    “破虏,以后这地盘就是你的了,小心不要又被泰王算计回去了。”

    叶子轩回想那张怨毒的面孔:“老家伙不是善茬,吃这么大的亏,有生之年,一定会讨回彩头的。”

    没等阮破虏出声回应,墨七熊咔嚓一声,直接撕裂一个大鸡腿道:“有生之年?讨回彩头?老家伙这么不老实,咱们可以帮他缩短有生之年,哥,等战事彻底平息了,众人目光不在我们身上,给我一队兄弟,我去曼谷找空做掉他。”

    墨七熊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情报显示,他这些日子,几乎每天都出席寺庙座谈,一是躲避泰国各路媒体的追问,免得日夜被城下之盟耻辱,二是凝聚那些魔僧邪尼为他卖命,种不安分的动作,咱们跟他迟早会再度碰撞。”

    “动作是有,三五年和平还是有的。”

    叶子轩把纸巾丢在桌子上,眼里流淌着一抹清亮:“联军这次吃了大亏,特别是泰军损失惨重,泰王心里虽然有所怨恨,但一时没有力气也没借口再度开战,他短期如强行再对我们下手,一定会遭受各方责难,所以我们可以安心。”

    宇文彪接过话题:“没错,泰国境内反战情绪很严重,而且缅甸和老过也要泰国赔偿。”

    叶子轩轻轻点头,望着阮破虏轻声而出:“我要破虏盘,主要是指这三年要利用好,好好发展和布局,将来就可以从容应付泰王的发难,金三角的布防,人员的分流,军队的控制,还有人心的慑服,这些都是破虏要面对的。”

    “叶少方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阮破虏微微挺直身躯,朗声回应叶子轩:“三年,足够我把金三角铸造的固若金汤,无论是武器经济,还是人心,都会比现在好上十倍。”他的脸上有着自信:“这里,一定会成为叶宫的后花园,无人能够撼动,也无人能取代。”

    叶子轩笑容灿烂:“好,我相信你,需要什么人力物力,尽管跟我打招呼,伊万斯基那条线,我也可以交给你联系,这几月打下来,越南搞过来的军火估计消耗得八**九,需要什么武器,可以跟俄国佬联系,钱不够,尽管开口。”

    阮破虏神情犹豫了一下,随后又笑着回应:“叶少放心,我有分寸。”

    叶子轩没有放过细节,很直接地笑着问道:“子,我就不放心,是不是资金出现缺口了?”

    “钱怎么用都是不够的确实有一点点缺口。”

    阮破虏摸摸脑袋,喝入一口酒,随后感慨一声:“正如叶少的推测,武器几乎耗损干净,需要尽快更换,死去的将士和活着的兄弟,也需要抚恤金安家费和薪水,金三角毁损的公共设施也要修缮,还有,我想筹建几栋写字楼”

    他有些无奈:“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以前觉得人多力量大,现在却发现,那都是嗷嗷直叫的嘴啊,好不容易开了金夫人的金库,又全部散给了各师各部门,还有金三角民众,老天还真是考验我,想要文钱逼死英雄的场面。”

    在墨七熊等人的笑声中,阮破虏又补充上一句:“现在百废待兴,资金缺口不小,泰王的赔偿又是三年给清,远水难解近渴,只是我真张不了口再找叶少要钱,其余兄弟都为叶宫日进斗金,我却像是大米虫一样耗损着资源,惭愧。”

    “叶宫目光没这么短浅。”

    叶子轩伸手一拍阮破虏的肩膀:“往金三角投入再多都值得,因为它是生金蛋的鸡,只要占据住这一块土地,前期丢出去的几十亿迟早会回来,而且它会给我赚几百亿几千亿,所以你不需要为难,这钱该要就要,我再给你一百亿。”

    阮破虏微微一惊:“一百亿?会不会太多?我现在只差三十多亿。”

    墨七熊也睁大眼睛:“哥,你印钱啊?”

    低头喝酒的宇文彪也摇摇头:“人比人,气死人啊。”

    叶子轩哈哈大笑一声,一如既往地豪爽大方:“没事,我有分寸,给你一百亿,自有一百亿的道理,这样你可以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可以更好地发展金三角,你也不要不好意思,这钱其实也不是来自叶宫,是金夫人在海外的财产。”

    在阮破虏等人流露一丝惊讶时,叶子轩笑着解释一句:“金夫人在国外还有三百多亿资产,其中九成都是干净的,只有一成处于灰色地带,她死了,国际刑警就借机把它当成非法资金冻结了,我是禁毒功臣,又作出毒品减产承诺。”

    “所以史蒂夫和罗纳德他们也就解冻了干净资金。”

    在阮破虏感慨金夫人还藏匿诸多资产时,叶子轩的笑容又变得玩味起来:“今天早上,这些资产全部到了叶宫名下,三百二十亿,我给了史蒂夫和罗纳德十个亿,又捐给两大组织十个亿,手里还有三百亿,你拿一百亿,毫无所谓。”

    “反正都是金夫人的资产,用来发展金三角,再好不过了。”

    阮破虏嘴角牵动了一下,又倒了一大碗酒喊道:“叶少,不说了,所有言语,全在酒里了。”

    叶子轩端起酒跟他一碰,很痛快地喝掉了碗中酒。

    刚把酒碗放下,阮破虏想起一事,低声问道:“叶少,我们真要配合罗纳德跟史蒂夫的要求,大肆降低罂粟种植面积减少毒品产出吗?这是金三角民众养家糊口的主要收入来源,减产了,很多人会吃不上饭,没饭吃,很容易造反。”

    孙远仇远酷敌恨所闹月月独

    “我们又不可能补贴他们,七八十万人也养不起啊。”

    孙远仇远酷敌恨所闹月月独阮破虏眼睛一亮:“明白了。”

    墨七熊也点点头:“是啊,明年减少三成,后年减少五成,这基本上是断绝民众的经济来源了。”

    宇文彪轻叹一声:“幅度也有点大,一年减少百分之五,还能多撑几年。”

    “目光放长远一点。”

    叶子轩似乎早料到了这话题,微微挺直上半身一笑:“你们觉得,如果我当时跟史蒂夫说,金三角每年减产百分之五的毒品,你觉得这对他们有吸引力吗?根本无法对他们生出冲击,也就无法取得他们的支持,所以幅度必须要大。”

    “而且国际刑警和禁毒组织这一年频频联手,对司徒错这些人不惜代价剿杀,这也说明一个问题。”

    在宇文彪他们下意识的点头中,叶子轩又向众人告知自己的推断:“那就是他们铁心要打压金三角,龙秋徽也说了,两大组织这三年重心就是金三角,这也是司徒错为什么狗急跳墙要伏击联合队伍的要因,他知道对手会死缠烂打。”

    “与其被他们四处打击和暗中破坏,还不如我自己说出减产缓冲敌我关系。”

    “三成,确实不少,一个家庭的三分之一收入,少了这份收入,生活水准确实会下降,但还是可以解决温饱的。”

    叶子轩脸上涌现着自信:“你们不用担心民众会饿死会造反,今年刚刚打完了仗,很多人见识了生灵涂炭的战火,他们对生活要求水准会比以前降低,只要明年还有饭吃,再灌输收入降低是今年战争导致,那就不会太多人有意见。”

    “而且减少了毒品收入来源,两大组织会给予国际援助。”

    叶子轩透:“为了展示自己政绩,他们开始的补贴,足够弥补民众收入的缺口。”

    阮破虏一拍脑袋:“是啊,忘记国际援助这个来源了,每年给个十亿八亿美元资助,那也可以抹平收入缺口。”

    叶子轩手指轻轻敲着桌子:“我是这样想的,只要每年援助足额,到位,那么咱们就依照协议减产毒品,如果两大组织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前几年搞得轰轰烈烈,以后就拿几个小钱或者拖欠,我们可以借机反悔,来一个翻倍种植。”

    阮破虏眼睛一亮:“明白了。”

    “我还有一个想法。”

    在众人都猜到叶子轩的打算时,叶子轩又一笑:“金三角前几年毒品减产是必然趋势,也势必会富余不少劳动力和将士,我们答应史蒂夫减产毒品,却没有说不能发展其它非法产业,我跟伊万斯基联系了,准备在金三角搞兵工厂。”

    墨七熊和阮破虏身躯一震:“兵工厂?造武器?”

    叶子轩轻轻点头:“这几年,我们少玩点毒品,多造点武器,不,准确的说,是分出一部分精力和人手,去跟老毛子他们学习如何制造武器,不奢望搞出高尖端武器,但只要能造成水准不低的枪械或手雷,咱们损失又算得了什么?”

    “既可以武装自己减少装备费用,还能售卖军火赚取暴利。”

    他手指一敲桌子:“军火的利润不比毒品差,但名声却比毒品好了十倍。”

    全场一片沉寂,良久,阮破虏叹息一声:“叶少,你的舞台,果然是整个天下啊。”

    结远地科情艘恨所孤情球鬼

    宇文彪端着酒站了起来:“来,一起敬叶少一杯。”

    六人齐齐站起,向叶子轩举起了酒碗,叶子轩也笑着起身,一碰,咕噜噜的喝下。

    “叮!”

    正当他跟众人大笑着落座时,一封邮件涌入了叶子轩的手机,他漫不经心地打开查是一眼,笑容停滞:

    樱子病危!

    本书来自  /book/html/33/3374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