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李牧挖的大坑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李牧挖的大坑

  马克·扎克伯格在李牧眼里,相当于腾训马总眼里的张晓龙。

  李牧会给够他所有的空间、自由、尊重以及回报,但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他不脱离自己体系的前提下。

  李牧坚信,商场上没有真正的朋友和伙伴,每一个人的服务对象都是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自己再是马克·扎克伯格的伯乐,也无法确保他永远在自己的体系内效劳。

  所以,马克·扎克伯格表现的越是有潜质,李牧也就越希望能够把他长久的留在自己的核心团队中。

  出于这个打算,李牧萌生了一个新的合作方案,他准备个人投资马克·扎克伯格500万美元,占49%的股份,企业估值为1020万美元,与此同时,他要用牧野科技牵头,淘宝科技以及支付宝跟投的方式,用这三家公司共同成立一个投资基金,再用这个基金投资马克·扎克伯格102万美元,占这个项目的10%。

  这样一来,李牧占49%,自己的基金占10%,马克·扎克伯格一分钱不用出,占41%。

  看起来好像马克·扎克伯格很占便宜,但是对稍微有些志向的创业者来说,他们在天使轮是不愿意牺牲大量股权的,大部分创业者出让给天使投资人的股份都不会超过30%,就更不用提一上来就失去控股地位了。

  马克·扎克伯格这么聪明,而且看问题又足够深刻、眼光足够长远,这样的人,只要想好了自己的项目并且对项目抱有信心,哪怕天使轮少拿一点钱慢慢做,也不会愿意在一开始就直接把大部分的股份出让给投资人。

  李牧现在给马克·扎克伯格的创意估值1020万美元,但是马克·扎克伯格只要对自己的项目充满信心,他就至少有信心把这个项目做到一亿美元的估值,这样的话对他来说,现在牺牲的股份越多,将来损失的利益也就越大。

  李牧相信,如果自己直接跟马克·扎克伯格提出这个计划的话,就算是马克·扎克伯格再崇拜自己,也绝对不会答应。

  所以,想实现这个目标,就得用计谋慢慢斡旋。

  这时候,李牧脑中忽然闪现出一道灵光。

  伴随着这道灵光的出现,李牧的许多思路愈发清晰,一个围绕着马克·扎克伯格打造的新剧本迅速在他的脑中诞生。

  于是,李牧高深莫测的看着马克·扎克伯格,面带微笑,却又一言不发。

  马克·扎克伯格被李牧这种奇怪的眼神看的有些失措,他不明白李牧为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难道是自己刚才的话里有什么巨大的bug?

  正疑惑着,李牧忽然收起笑容,一脸感叹的开口:“马克,华夏有一句古话,叫做英雄所见略同,说的通俗一点,就是牛逼的人总是能想到一起去,你啊,果然没让我失望!”

  忽然的一句话,让马克·扎克伯格心底更乱,李牧这是在称赞自己?牛逼的人总是能想到一起,难道他觉得自己也是牛逼的人?难道他跟自己想到一起去了?难道他也有做这种社交产品的创意?

  马克·扎克伯格一头雾水,却也诚惶诚恐。

  他忍不住问李牧:“李总,您的意思是?”

  李牧微微一笑,问他:“你这个项目既然是被Face-Books所启发,那么你心里准备给这个产品起一个什么样的名字?”

  马克·扎克伯格脱口而出:“我想就叫Facebook,简单直接而且很容易理解,因为我要做的就是以照片为主的页面社交产品,而照片里,最重要的就是Face。”

  李牧点点头,一副高人的语气笑着说道:“马克啊,你虽然很聪明,但是做事情还是嫩了一点。”

  马克·扎克伯格诧异的问:“李总,您指的是哪方面?”

  李牧笑道:“我问你,如果我要在曼哈顿买一套房子,首先要确认的是什么?”

  马克·扎克伯格脱口道:“首先要确认的应该是自己的需求,比如想要一套什么样的房子。”

  “No、No、No!”李牧伸出右手食指,轻轻摇了摇,随后才说道:“首先要确认的,是曼哈顿有没有在出售的房子。”

  “哦对!马总您说得对……”马克·扎克伯格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随后又挠了挠头问他:“可是我还是不明白,在Facebook这个项目上,我忽略了什么?”

  李牧挑眉一笑,吐出一个词:“域名!”

  “域名?!”马克·扎克伯格瞬间明悟过来,脱口道:“我的天,我竟然忘了确认一下域名的情况,天哪,这确实是我的疏忽!”

  说到这里,马克·扎克伯格又抱有一丝希望的说道:“Facebook这个词应该还不是很常用到,应该不会被人提前抢注,而且,如果Facebook的域名已经被人注册了,我想购买价格应该也不会超过一万美元,这个价格区间应该还是可以接受的。”

  李牧哼笑一声:“那得看域名在什么人的手里,如果在普通人手里,十几美元注册的域名,卖一万美金确实很有吸引力,也很难拒绝,但是,如果在不缺钱的人手里怎么办?”

  眼看马克·扎克伯格一脸错愕,李牧又道:“打个比方,如果Facebook的域名在我的手里,而我又不愿意出售给你,你怎么办?”

  马克·扎克伯格觉得李牧这是在刁难自己,不过他却不敢生气,只好无奈的说道:“那我就退而求其次,注册一个TheFacebook的域名。”

  李牧的表情咄咄逼人,又问他:“如果TheFacebook也在我的手里呢?”

  这时候,马克·扎克伯格觉得李牧真的是在存心刁难自己了,不过他还是耐心的回答道:“那我就注册thatfacebook!”

  李牧再问:“如果thatfacebook也在我的手里呢?”

  马克·扎克伯格感觉自己好像被戏耍了,心底不服气的性子被激发出来,反驳道:“我可以用无数种单词组合来搭配Facebook,您总不可能把所有包含Facebook的域名全注册了。”

  李牧点点头:“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如果你失去了的域名,那你就失去了最重要的网络入口,如果你连这样的域名也失去了,那你将更加被动,除非你更改自己的产品规划,改名叫Facewall或者其他的Face什么,否则你的Facebook项目将永远带着缺陷,这是天生的、不可逆的残疾。”

  说着,李牧表情和声音都严肃起来,继续说道:“我说的这种,还只是域名被人抢注的情况,更严重的,是如果抢注了域名的人和你有着一样的产品规划,那时候你该怎么办?同样的产品规划,可别人却有最好的域名,那时候你岂不是更加被动?”

  马克·扎克伯格连连点头:“我明白了李总,您教育的对,我回去之后就立刻看一下域名的情况,争取把域名注册下来,如果域名被人抢注,我就一边注册替代域名,一边联系域名拥有者,试探一下他是否愿意转让。”

  李牧笑道:“这种事情尽早不尽晚,你稍等一下,我让我的助理把电脑拿过来。”

  说着,李牧给李紫薇打了个电话,让她带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过来。

  一分钟后,李紫薇便提着李牧的电脑包到了李牧和马克·扎克伯格所在的会客室。

  在这个WiFi还没有真正诞生的年代,哈佛这种世界级名校把网线接口布满了整个学校,李牧与马克·扎克伯格聊天的会客室里,就有多个网线接口。

  李牧的笔记本直接接入网络之后,便将电脑递给了马克·扎克伯格,笑道:“你现在就先确认一下吧。”

  马克·扎克伯格点点头,虽说是中文的Windows系统,但他还是根据图标轻车熟路的打开IE,并且在网址栏里输入。

  测试一个域名是否处于被注册状态,最好的办法是直接在注册域名的网站查询,但是那样操作相对麻烦,马克·扎克伯格被李牧说的非常心急,于是便用最直接的办法,先在IE里打开自己想要注册的域名,如果域名能够打开到某个页面,即便只是一个售卖提示,也证明这个域名已经被人注册。

  如果域名打不开任何页面,而是找不到服务器的状态,便有可能暂时还未被注册,这种情况下再去进一步确认它的真正归属。

  但是,域名打开的结果很快让马克·扎克伯格沮丧无比。

  的页面上,显示着这样一行字:域名合作,请联系MSN……

  “噢天哪,的域名果然被人注册了!”

  说完,马克·扎克伯格又道:“我试一下TheFacebook……”

  的页面上,同样显示着:域名合作,请联系MSN……

  马克·扎克伯格几乎崩溃,他又尝试了facebook,结果每一个页面都显示着一样的内容、一样的MSN邮箱地址。

  “天呐!这个人囤积了这么多跟Facebook有关的域名,他到底想干什么!”

  看着痛苦无比的马克·扎克伯格,李牧微微一笑:“你可以加一下这个MSN问问看。”

  马克·扎克伯格立刻说道:“好,我这就给他留言!”

  说罢,他立刻从桌面打开MSN,一边登陆自己的账号,一边自言自语:“哎呀,好久没上MSN,密码都有些记不清了……”

  反复尝试了三次,马克·扎克伯格终于登陆上了自己那个已经很久没上的MSN号码,上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添加页面里留的MSN为好友,同时给对方留言:“你好,我对你的有兴趣,如果你考虑出售,请尽快给我一个报价。”

  说完,马克·扎克伯格感叹道:“希望他不要狮子大开口……”

  李牧哈哈一笑,说:“我想他不会狮子大开口,因为他压根就没准备出售这个域名。”

  马克·扎克伯格听的一头雾水:“李总,您为什么这么笃定?”

  李牧笑而不语,随后登陆了自己那个一样很久没有登陆的MSN,果然,MSN里弹出消息闪动,李牧打开对话框,自己收到的,正是刚才马克·扎克伯格给自己发来的那条信息。

  马克·扎克伯格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击一般,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做梦也想不到,李牧其实早就给自己挖好了一个大坑,一个掉进去就再也爬不出来的坑!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