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零一节:三心合魂

第一百零一节:三心合魂

  一连下了好几天的阴雨,终于停了。

  天穹的阴云,正在消散。一道道的恢弘光柱,透过云翳的间隙,照射在湿润的草地上。

  天高地阔,逸兴遄飞。

  黑盟大军,形成一股洪流,向着草府方向行进着。

  前望,人流汇入天际。后眺,乌压压的队伍像是尾巴,拖到了视野之外。但就这还只是中军,除此之外,还有前锋军、后勤军、左卫军、右卫军。黑盟军势之庞大,可见一斑。

  一只巨大的双头犀牛,浑身铁甲铮铮,宛如一座移动的小型堡垒。十六对巨柱般的粗腿,轮番迈动,踩在草地上,一个脚步就是一个深坑。

  这是四转巨兽双头铁犀,被奴道蛊师操纵驱赶着,彰显出一股威武霸气。在它宽阔的背上,就坐落着黑盟的王帐。黑楼兰端坐在王帐中央,四周的帐幔被高高挽起,视野开阔至极。

  他又黑又胖,满脸髭须,躺坐在虎皮大椅上,一仰头,便将酒杯中的美酒囫囵吞下。

  “哈哈哈,看我军容如此,东方小儿何足为惧?”他扫视四周一圈,胸中熊熊燃烧着野心的火焰,大笑声中弥漫出一丝凶蛮暴虐的气息。

  “盟主大人所言极是!”

  “现在恐怕那东方小儿,已经吓尿裤子了吧?”

  “哈哈,有在场的诸位英豪,此战我军必定能以雷霆之势,横扫敌方。”

  王帐中,坐着若干的高层,大多都是四转强者,三转巅峰的蛊师都很少。他们轰然大笑,情绪乐观,纷纷附和黑楼兰的话。

  唯有一人,高居左手第一位,面无表情,闭目养神,好像是个局外人,对耳边的议论声无动于衷。

  但众人却没有丝毫反感,反而认为理所应当。

  黑楼兰将手中的酒杯斟满,主动向此人敬酒:“山阴老弟,来,咱们喝一杯!”

  方源缓缓睁开双眼,举起案几上的杯盏,遥对黑楼兰示意了一下,喝下美酒。

  “山阴老弟,还在想前几日的刺杀吗?哈哈哈,那个影剑客的确是个美人。我已经专门遣人去对付她了。东方小儿卑鄙无耻,居然敢来刺杀,咱们也不能示弱!等咱们此战胜了,活捉了那个小妞,就交给老弟你来炮制!”黑楼兰粗声劝慰道。

  众人哈哈大笑。

  “有狼王大人出手相助,任何的防线都能撕破!”立即就有蛊师拍马屁道。

  “是极是极,听闻那影剑客貌美如花,若是放到床上把玩一定够劲!”一位男蛊师挤眉弄眼,脸上尽是男人们都可以理解的笑容。

  “什么刺杀,能要了我们狼王大人的性命?哼,那都是东方小儿的痴心妄想。不论再来多少次刺杀,咱们也不惧啊。”辎重营的负责蛊师谄笑道。

  方源一声冷哼,冷眼看向说话之人:“你还想多来几次刺杀?被人摸进辎重营,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你们不觉得害臊么?”

  王帐陡然安静下来。

  黑楼兰打圆场道:“唉,山阴老弟不要生气了……”

  话还未说完,就被方源打断道:“别的也不多说,黑家族长,我要的那几份材料和蛊虫呢?”

  仗着被刺杀的良机,方源大发雷霆,借此狠狠索要了一笔“压惊费”。

  黑楼兰的眼中,迅速地闪过一丝不悦之色,笑道:“都送到老弟的营帐里去啦。”

  方源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站起身来:“既然如此,那我就先下去修行了。等到大战之际,再来唤我罢。”

  说完,不待黑楼兰答应,就直接跳下了双头犀牛,离开了众人视线。

  “哼!”黑楼兰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将手中的酒杯重重地顿在案几上。

  他成功建盟,担当盟主之位,万人之上的权利让他甘之如饴。因此越加不能忍受方源高傲的态度。

  王帐中人却是一片沉默。

  但很快,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来:“这个狼王大人……我现在算是明白了,难怪当年常家也容忍不了他。”

  众人听了这话,虽然没有什么表示,但脸上的神情却都流露出些微赞同之色。

  常山阴秉性高傲,但任何组织的制度,向来都是以上御下。但凡上位者,就不容许下位者的冒犯。

  “哦,是狈君子孙湿寒啊。”黑楼兰撇过眼神,看清说话之人。他手指着方源刚刚坐的位置,“来,既然常山阴他走了,你就坐过来吧。”

  孙湿寒心中顿时大喜,他背后说方源的坏话,就是为了投机示好黑楼兰。

  黑楼兰接受了他的示好,要知道方源的位置离着黑楼兰最近。但也正因为如此,这位置却不是寻常人物能够坐的。

  孙湿寒号称狈君子,为人狡猾奸诈,善于阴谋暗算,但偏偏能扯大旗,凡事都能找到冠冕堂皇的借口,深谙正道的游戏规则。因此他人虽有不耻,但不能奈何他。

  孙湿寒有四转初阶的修为,但却也知道自己还不够格,直接坐上方源的位置。

  不过他早有算计,当即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向黑楼兰深深一礼:“谢盟主赏,但无功不受禄。此次大战,在下苦思冥想七天七夜,有二十三策献上。”

  “哦?”

  孙湿寒当场说出这二十三策,倒是句句切实,针对东方盟军,尤其对东方盟军中的各大蛊师强者极其熟悉,的确是下了苦功研究。

  一时间,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

  孙湿寒说完之后,黑楼兰抚掌大笑:“不愧是狈君子,算计得好。”

  孙湿寒自得一笑,又接着道:“启禀盟主,就在刚刚在下又想到一策,叫做示敌以弱。那东方余亮刺杀狼王常山阴,狼王受到了魂爆蛊的影响,却没有丧命。东方余亮定然会再设计,布置许多手段针对狼王大人。我们不妨后发制人,先令狼王按捺不发。待到大战正烈,破掉东方余亮的手段,再叫狼王出手,一锤定音。盟主以为如何?”

  众人闻言,有的微微扬眉,有的沉吟不语。

  黑楼兰目光闪烁了几下,思索了一会儿,沉声道:“孙湿寒此计不错,再看吧。”

  这答案模棱两可,但孙湿寒却露出开心的笑容。

  “坐吧。”黑楼兰再指座位。

  “谢大人赐座,小的叩恩。”说着,孙湿寒竟然真的拜倒在地,向黑楼兰叩首。

  在座的许多蛊师,都流露出不耻之意,几位老族长则露出思索的神情。

  ……

  “在下鄂玄铭、姜婉姗、魏鑫见过东方盟主。”

  在书房内,三位奴道蛊师,两男一女,一齐向东方余亮行礼道。

  东方盟军当中,虽然没有像方源这般的奴道大师,但是各大小部族中培养的奴道蛊师也不少。这里面,又以这三人为最。

  东方余亮坐着,向三人微微颔首,直接开门见山地道:“这次唤三位前来,只有一事。便是专门商讨,如何应付狼王常山阴。”

  狼王常山阴!

  三人闻言,顿时面色微变。

  人的名,树的影。

  这可是奴道大师级的人物,数十年前就名动北原,此番重出江湖,一夜连挑三家中型部族,实力不减当年。又有夜狼兽皇,在黑家的帮助下,掌握五十万狼群,以一人之力影响整个战局!

  这样的强人,自己岂会是他的对手?

  三位奴道蛊师相互对视一眼,均看出彼此眼中的沉重和忌惮。

  但事已至此,害怕也是无用,三人再次齐声道:“一切皆听东方盟主的吩咐。”

  东方余亮笑了笑,却是话锋一转,问起三人奴道修行的状况。

  “奴道修行最耗资源,虽然一直得到家族的支持,但在下的鳄群也只能维持在五万左右。惭愧,惭愧。”鄂玄铭首先开口。

  “想必盟主也知道我的情况,我早年并非奴道蛊师,算是半路出家。在探险途中,意外开启了一处血海老祖的小遗藏,获得了不少的刀翅血蝠群。这些年一直在积攒相应的奴道蛊虫,进展缓慢。”姜婉姗感慨道。

  魏鑫叹了一口气:“依在下看来,奴道修行最难的还是魂魄方面。用普通的蛊虫来壮魂、炼魂,收效甚微。我努力了近二十年,几乎每天勤修不辍,到如今也只是八百人级的蟹人魂。”

  三个人中,年龄最大,实力最强的便是魏鑫。

  魂道、奴道、智道,这三个流派牵扯深远。东方余亮听了魏鑫的话,联系到自己的修行,脸上流露出十分理解的神色。

  他徐徐开口道:“魂魄的修行,的确艰辛,需要十足的耐性去日积月累。我虽然用的是家族中秘制的黄连蛊、凌迟蛊,如今也有千人魂的底蕴。但前后也足足耗费了十年的宝贵光阴。”

  三人闻言,不禁动容,看向东方余亮的目光中夹杂着佩服之色。

  黄连蛊、凌迟蛊他们都早有耳闻。前者能壮魂,但蛊师用了,会品尝到人间极苦之味,吃什么东西都是一种痛苦的折磨。长期以往,食不下咽,蛊师往往变得骨瘦如柴,弱不禁风。

  而凌迟蛊能炼魂,剔除魂魄中的杂质。但使用过程中,蛊师会受到极其剧烈的痛楚,仿佛浑身的皮肉被一刀刀、一片片的割下来。

  东方余亮天赋惊人,但年纪轻轻能达到五转之高的成就,这其中也是用无数的血泪、努力、汗水浇筑的。

  东方余亮面色转肃:“诸位可知道我东方家有一个三人合击的杀招,名为三心合魂?”

  杀招——三心合魂!

  三人瞳孔骤缩,东方家大名鼎鼎的三心合魂杀招,谁人不知谁人不晓?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