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零二节:令人惊喜的盗天传承

第一百零二节:令人惊喜的盗天传承

  赤、绿、黑三色,在半空中疯狂的纠缠。

  闪烁不定的光芒,映照在方源的眼中。他满脸都是专注的神色,紧紧盯着眼前的半成品,想竭力稳住局面。

  嗤——!

  陡然间,一声尖锐至极的嗡鸣,骤然炸响。

  音波激荡空气,形成一股猛烈的风,将房间中的桌椅书柜,统统掀翻。花瓶掉落下来,哗啦啦碎了一地,水墨洒下,纸张飘飞。

  三色光芒彻底消散,原本的半成品爆炸成一滩蓝色的血迹,溅射在四周墙壁上。

  “又失败了么……”方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这些天来,他一直在炼蛊。蛊名呕心婴泣蛊,专门用来对付三心合魂之用。

  三心合魂,乃是东方家族有名的杀招,能使得三位蛊师的魂魄暂时合一,从而达到三人如一人,不管进退攻防都合作无间的状态。

  方源这些天亲身经历,一些原本模糊的记忆,也渐渐清晰起来。

  他依稀记得,黑楼兰在和东方余亮的这场战斗中,被搞的灰头土脸,最终也只险胜一筹。因为三心合魂,黑楼兰一方损失惨重。

  后来,马鸿运崛起,对付东方部族时,三心合魂多次给他造成巨大的麻烦。

  甚至有一次,他被人联手设计,惨败在此杀招下,被东方家族活捉了。

  马鸿运成为阶下囚,意外地认识了东方晴雨,并俘获了她的芳心。东方晴雨不仅暗中放走了他,还将这个杀招的秘密全部告诉了马鸿运。

  马鸿运安全归来,便和他的妻子,已经成为炼道大师的圣灵儿合作,炼制出了呕心婴泣蛊,专门用来克制三心合魂。

  呕心婴泣蛊在战场上,效果奇佳。马鸿运一方大获全胜,而东方一族则节节败退。

  失败次数多了,三心合魂这个杀招,也就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到了五域乱战的时候,天下烽烟,三心合魂被中洲蛊师盗取,加以改良,又再度兴起。马鸿运便直接放出呕心婴泣蛊的秘方,世人掌握之后,在原有蛊方的基础上,也加以变化,再度破解改良后的三心合魂。

  至此,三心合魂这才真正失去作用,不再为人所用。

  方源重生,有五百年前世记忆,自然清楚呕心婴泣蛊的秘方。

  但呕心婴泣蛊,是四转蛊,炼蛊材料并不罕见,但炼蛊难度颇高。依方源几乎炼道大师级的才能,尝试了十多次,都尽数失败。

  叹了一口气,方源站起身,走到窗棂旁。

  这窗棂也被炼蛊失败时,产生的气流撞毁。玻璃般的薄膜,破裂成一个大洞,外界的风夹裹着青草的气息,顺着破洞,涌进房间。

  方源将手掌轻轻地按在窗边,调动一股真元过去。

  很快,窗户上的薄膜渐渐生长出来,重新凝结,将风尽数遮挡在外。

  墙壁如肉肠般一阵鼓动,之前造成的坑坑洼洼,都恢复填平。地面上破碎的花瓶碎片,以及蓝色的血迹,都被吞纳。

  这就是大蜥屋蛊的方便之处了。

  大蜥屋蛊,是三转蛊,是从二转蜥屋蛊晋升而得。

  蜥屋蛊已经大如巴士,外形就是一条四腿大蜥蜴。蜥蜴的里面有一条过道,数个房间分列两边。

  大蜥屋蛊则仿佛一座两层小楼,体型是蜥屋蛊的五倍。

  它分有两层,房间更多,空间更大。是方源加入黑家之后,黑楼兰主动赠送给他的。

  他平日里修行、起居都是在这里面。

  除了方源之外,还有六位三转蛊师,守护在周围。

  他们轮番换岗,配备了专门的侦察蛊,针对几乎一切的潜行蛊师。

  如果影剑客再度袭来,还没接近百步,就会被蛊师们发现,暴露行踪。这也是方源在被刺杀之后,多出来的安排布置。

  此刻,方源透过窗户,居高临下,便看到大量的蛊师、凡人,正在紧张的布防。

  他们有的在挖沟渠,有的在催生树木,竖立箭塔,有的则在堆砌土墙……一片严密的防御战线的轮廓,已经渐渐成形。

  这已经是第三道防线了。

  北原的地貌,多为平坦的草原,没有险阻障碍,一马平川。因此很久之前,北原中两方势力展开大战,一旦战争失败,逃都没法逃,总是被获胜方大肆追杀。

  一场大战失败了,往往就意味着大局已定,一个部族的极速衰败,甚至灭亡。

  但有了防线,就不同了。

  一旦战争失利,不管撤退逃跑,还是暂避锋芒、伺机反攻,这些防线都将起到巨大的作用。

  战争是生死大事,关乎部族兴衰。十分凶险,又难以预测。很有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意外,或者己方的一个失误,而导致失败。

  这个时候,部族撤退下来,依据防线防守,喘一口气,稳住阵脚,便可以重整旗鼓。

  这是蛊的世界,个体拥有奇妙的力量。建造漫长的堪比地球长城的防线,其实并不困难。

  人们很快就体会到这种防线的巨大好处。

  因此北原的大战,并非一锤定音、群骑冲杀,反而是阵地战、拉锯战。

  “据报东方部族,已经在着手布置第四道防线。现在我方距离对方,有三千里的路程。按照惯例,每八百里到一千里就会停下了,布置新防线。”方源在心中回忆。

  这些天,他一直闭门修行,但对外界的情报时刻都掌握着。他是黑家盟军的高层,每天都会有蛊师,将情报主动送上门来。

  “算算时间,明天我方的前锋,就会和对方的前锋接触,展开战斗了。不过距离我出手,还有一段时日呢。”

  方源现在和黑楼兰一起,坐镇中军。

  前些日子,黑楼兰又遣人传话,说出一道示弱之计。总体而言,就是要将计就计,提前引出东方余亮的布置,叫方源后发制人。

  方源对此,暗暗冷笑。

  他有夜狼皇,夜狼群极易补充,结果黑楼兰却舍弃这样的炮灰不用。固然有针对东方余亮的成分,但更多的是在打压他狼王常山阴呢。

  方源将常山阴的高傲,演绎得入木三分。黑楼兰因此不喜,盟军新建,各大势力也在相互较劲。尤其是现在局面,明显是黑家一方势大,所以各个蛊师都有争抢战功,力压他人,抢夺更多利益的心思。

  水魔浩激流为了抢夺前锋大将之位,在王帐前站着不动,堵了三天的大门,吵嚷着求战。又击败了十多个竞争者,这才如愿以偿。

  狈君子进行谋划,为了脱颖而出,主动站队,投靠黑楼兰,暂时获得了如今盟军第一谋臣的位置。

  这就是内斗了。

  任何的组织、体制,都少不了内斗。

  常山阴性格孤傲,手中又有五十万的狼群,因此受到众人排挤——你实力这么强,若是你出手,战功基本上都是你的,那我们还混什么呢?

  黑楼兰答应狈君子的计策,也是上位者维持地位,守护体制的行为——你狼王现在势力这么强,我都有点寝食难安了,必须要平衡,要打压啊。

  这些东西,这些人的小心思,方源都洞若观火。

  他的情况不同,王庭之争充其量不过是个跳板罢了。他所图之大,不足为外人道。有着狐仙福地,对这些战利的需求也大大降低。

  “既然他们不想让我出手,那我正好需要时间修行,这不是更好?”

  方源现在差的不是这些普通资源,而是珍稀资源,以及大量的时间。

  一天后,水魔浩激流率领前军,和东方盟军的大将展开厮杀。

  战前挑将时,浩激流勇悍绝伦,一连斩杀对方大将,以及三位副将。

  敌军群龙无首,士气低落,浩激流率军趁势狂攻,大获全胜。但在追杀过程中,被影剑客边丝轩偷袭得手,身受重伤。

  浩激流只得停止进攻,驻扎下来,一边养伤,一边等待大部队的到来。

  三日后,黑楼兰率领中军,推进到前线阵地。

  五日后,左右两军接连汇合。

  两方阵地,相差不过数百里,皆旌旗林立,营帐重重。大战一触即发,氛围凝重。

  深夜,月明星稀。

  房间中,方源盘坐在蒲团上,双目紧闭,不断催动着空念蛊。

  空念蛊,是五转蛊,由宝黄天中收购而得。又通过推杯换盏蛊,从狐仙福地中传到方源的手里。

  在空念蛊的作用下,方源产生一个个半透明的念头,如同气泡一般,缓缓接近他头颅中的爆脑蛊。

  爆脑蛊只是四转蛊,方源在得到的当天,就用春秋蝉的气息,强行将其收服。

  但他仍旧将爆脑蛊,留在自己的头脑当中。

  这些天来,爆脑蛊吸食他的脑汁,又不断地被空念侵蚀,终于到了质变的时候!

  一瞬间,爆脑蛊分解开来,化为一团黑光,一蓬白烟,以及一颗硕大如拳的空念。

  “逆炼成功了。”见此情景,方源吐出一口浊气,心中是无限的欢喜。

  他将黑光和白烟调出头脑,分别化为两只三转蛊。

  这蛊皆是普通货色,被方源放置一旁不理。

  真正的关键,还是那颗空念。

  方源将空念,纳入到自己的脑海当中,取读当中的念头信息。

  很快,他的身躯轻轻一震,瞳孔猛地扩张放大,脸上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惊喜。

  “盗天魔尊的这处传承,居然指向落魄谷?!”RT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