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四节:暗夜寒风

第四节:暗夜寒风

  方源飞在空中,像是一团大火球,他周身火焰燃烧,身后又拖出一段长达数丈的黑灰烟尾,声势很是不弱。

  刚刚的情形,还是很危险的。

  方源遭遇火崆峒,身上虽然有三只仙蛊,还有一些魂道、梦道的凡蛊。但很不全面,真要打起来,势必要落入下风。

  就算方源想要仙道杀招,和火崆峒换魂,也换不起来。

  之前,他和影无邪换魂,消耗了不少凡蛊。

  他身上所有的蛊虫,还凑不齐完整的一套。

  但方源凭借自己过人的演技,不仅化险为夷,还坑蒙拐骗得到了四只五转凡蛊。

  “前一世,我参加义天山大战,加入旷世赌局。目睹南疆蛊仙内斗,从中探得不少重要的情报。幸亏如此,否则我如何能知道柴家九长老和东方雄鸡的关系呢。”

  “此次能骗住火崆峒,还依靠了态度蛊!”

  方源虽然掌握了原版的见面曾相识,更将其改良,形成以态度蛊为核心,上千只凡蛊辅助的新版见面曾相识。

  但这个杀招,他当然是用不起来的。

  刚刚,面对火崆峒,他是单独用了态度蛊。

  “态度蛊的作用,就是伪装内心的真实情感,表达出虚假的态度,但却能让他人信以为真。”

  回味了一下,方源越发觉得这态度蛊好用得很。

  正因为刚刚暗中用了态度蛊,使得他的表演毫无破绽,火崆峒总觉得方源处于生气愤怒的状态之中,还是少惹方源为妙。

  还有一个优秀的地方在于,态度蛊转数很高,使用条件却极低。只是耗费心力罢了。

  方源刚刚转生成功。身上的仙元,自然稀少,远远比不上之前的积蓄。

  “可惜这态度蛊不是我的。始终是要归还黑楼兰。”想到这里,方源心中充满了遗憾和惋惜。

  他虽然转生。换了一个肉身,但魂魄还是原先,没有改变。

  当初他重生之后,马不停蹄地和黑楼兰、黎山仙子定下新盟约。

  这个盟约约束性很强,几乎没有漏洞,自然将盟友的肉身、魂魄统统约束。

  所以方源就算换了个身体,也不能违背盟约。

  “但盟约的效力,应该是分成了两份。一份在魂魄。另一份在肉身,现在我顶多只能算得上半个盟友了。”

  “唉!即便如此,违约的伤害太大,哪怕影响不了我的肉身,我的魂魄还是承受不起啊。”

  “嗯……这个身躯中,恐怕还有不少的智道道痕!”

  思考的途中,方源忽然念头一转,意识到了另外一点。

  他深深记得:自己刚刚成为仙僵,脑筋转动不开,像是行将就木的老朽。思维极为缓慢。后来借助智道手段,才弥补了这个缺陷。

  现在换了个鲜活身躯,稍稍思考。顿时感到思维之敏捷,宛若马踏飞燕。灵感之勃发,仿佛元泉喷涌。

  思考的过程中,一个个的念头大量产生,好像海潮中的那些美妙浪花。

  “我终于不用智道蛊虫,来弥补念头数目的不足了!”这一刻,方源差点眼眶都要湿润了。

  以前,他还得借助蛊虫,产生念头。帮助自己思考。

  现在,肉体鲜活。自主产生大量念头。并且这些念头,种类还极多。

  有恶念。有善念,有思念,有空念,有战念,有邪念,有执念……

  “一个人只要活着,脑海中的念头就包罗万象,繁芜纷杂。这不奇怪。只是我这思考的速度,大大超越凡俗。就算到了智慧光晕之下,我也能独自支撑良久啊!”

  正因为如此,方源才推测,这个肉身的智道道痕也应该数量不少。

  只是究竟有多少,方源还没有个准数。

  思维之清晰,前所未有。就算前一个肉身,再未变成仙僵之前,恐怕也及不上万一。

  “除了智道道痕之外,炎道道痕也绝不会少!”方源看了一眼身上的火焰,眼中闪过一抹精芒。

  他身上的火焰衣裳,正是五转的火焰披风蛊。一旦用了,全身燃起熊熊烈焰,火焰无害,但却效果十分华丽,拉风得紧。

  火崆峒也用的这蛊,但也只是全身覆盖火焰,火焰高不过成人食指长度。

  但方源此时的火焰,不仅覆盖全身,而且凝实无比,火焰的高度,直接超过了成年男子的前臂。

  火焰披风蛊之外,方源还“借”了一只五转飞烟蛊。

  现在方源飞在空中,就是飞烟蛊的能力。

  方源身后,黑灰烟雾直接拖了数丈长度,这就不说了。关键是速度之快,已经大大超出飞烟蛊的极限,甚至可以媲美一些凡道杀招了!

  疾飞的过程中,耳畔大风呼啸,脚下山峦迅速倒退。

  方源心中越发有数:“看来还不止炎道道痕,更有许多利于飞行的道痕。”

  终于能够飞了!

  如此一来,方源飞行大师的境界,就能充分发挥出来。

  能够飞行,代表着战斗将变得极为灵活。人站在地面上,只能左右前后,或者跳上去。但在空中,四面八方、头上脚下都是可以闪避的方向。

  这是个质变的点。

  整体战力,因为这只蛊虫而凭空拔升了一截!

  当然,目前方源的战力,在蛊仙层次中还是很低的。要是再遇上其他南疆蛊仙,还得靠态度蛊坑蒙拐骗。

  “尽量避免战斗,最好能追上影无邪!揭破他的身份,和黑楼兰、太白云生汇合。”方源心中如此打算。

  虽然如今义天山那边,已经被巨大的梦境笼罩。影无邪不去往义天山,就不会令方源特意发动。

  时限一过,方源原有的蛊虫,就都会自毁。

  但只要方源控制住局面,还是有解决方法的。

  那就是通过黑楼兰、太白云生的帮助,迅速筹集到蛊虫,再度换魂。

  换魂之后,方源回归本人肉身,就可以调动蛊虫,抽出蛊虫中的特意了。

  这里要说明一下,魂魄、肉身、念头之间的关系。

  光有肉身,是无法产生念头的,肉身提供的是脑海。

  魂魄产生念头,但不持久,需要脑海提供地方进行存储,以及念头之间的碰撞——即思考。

  蛊师操纵蛊虫,一般来说,是通过念头调动的。

  影无邪的魂魄,产生的念头,自然和方源念头不一样。所以他无法调动方源的蛊虫。

  时间很紧迫,方源必须争分夺秒。

  能够飞行在半空中,让他的视野变得极为开阔。

  搜寻起来,比之前要方便了千百倍!

  一路上,他多次发现了战斗的痕迹。

  蛊仙的战斗大多发生在空中。这个特征和蛊师是不一样的。

  蛊仙有蛊虫,有时间,可以锻炼出飞行战斗能力。但蛊师通常不行。

  所以这些战斗痕迹,都是战斗余波,殃及到山体地面才造成的,并不是很明显。

  幸亏南疆多山,若是在地势低缓的北原,就更不明显了。若是东海、西漠,那就更加糟糕。

  但是即便如此,方源终究还是没有追上目标。

  看着天色渐暗,他的一颗心渐渐沉入谷底。

  “唉!”他仰天长叹一声,毅然放弃继续追踪下去,改为直接撤离,迅速离开。

  方源一路追踪搜索,是冒着很大风险的。

  义天山这里,已经成了是非之地。

  魔尊幽魂炼蛊渡劫,南疆蛊仙大量陨落,事情闹得这么大,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南疆蛊仙,赶往这里查探。

  影无邪等人,就是遇到的这些前来查探的南疆蛊仙。

  方源遇到的火崆峒,也是其中之一。

  不过两者不同的是,前者是北原蛊仙,遭到南疆蛊仙的敌视打压。方源却是南疆蛊仙气息,没有惹来怀疑。

  但是再逗留下去,哪怕方源有态度蛊,也不保险。

  “我在脑海中留有大量假意,影无邪居然没有赶过来。是因为南疆蛊仙的阻击导致的吗?还是他发现了我的布置?更或者另有隐情?”方源猜测。

  “偌大的影宗,幽魂魔尊数万年的谋划,应当还有后手和布置。就算是各域僵盟的产业,也足够丰厚了。影无邪会不会去往其中一处?”

  “假设最坏的打算,如果他借助我的身份,暗吞我的财产,又该如何应对?”

  “荡魂山、落魄谷都曾经被幽魂魔尊借助修行,两者又分别在狐仙福地、星象福地。哪怕影无邪不知道狐仙、星象两福地的景象。直接利用定仙游,去往荡魂山、落魄谷却是可以的吧?”

  “换魂之后,地灵应当能够分辨得出。但哄骗地灵的法子,也是有很多的。对方又是幽魂魔尊的分魂……”

  方源渐渐停止飞行,悬浮在半空中。

  寒风不断地吹来,似乎吹进了他的心里。

  夜色越发浓重,方源的脸上也不由地笼上了一层灰暗之色。

  那么,影无邪、太白云生、黑楼兰三人,究竟是去了哪里?

  定仙游!

  翠芒消散,影无邪脱离南疆,来到了中洲。

  “主……主人?”不待他打量周围,一个略显怯弱的声音就地传入耳中。

  “是我。”影无邪微微昂首,从容答道。

  目光扫视周围,他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抹笑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