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五节:送给凤金煌

第五节:送给凤金煌

  “还请主人对一对暗号。WwW.XshuOTXt.CoM”那个怯弱的声音,再次道。

  影无邪便开口:“天化九重。”

  那声音接道:“地分五域。”

  影无邪又道:“千秋万业。”

  那声音继续接道:“意宰苍生!”

  紧接着啪的一声,双膝跪倒在地,语带哽咽地道:“石奴拜见主人。”

  “起来罢。”影无邪哈哈一笑,看着脚边跪倒的这位石人蛊仙,虚抬手掌。

  石人蛊仙又磕了三个响头,这才恭敬无比地站起身来。

  但是面对影无邪,他仍旧双手下垂,紧贴大腿,身子半躬,垂下脑袋,目光只注视影无邪的脚边,不敢直视对方。

  他身上蛊仙气息浓郁,赫然是七转层次。

  影无邪运用定仙游,没有直接回到狐仙福地去抢荡魂山,而是转到了这处影宗在中洲部署的秘密基地。

  影无邪的魂魄,本就是幽魂魔尊的分魂。

  之前,直率纯真是因为纯梦求真体,消解了魂魄记忆的缘故。影无邪记忆消散,等若刚刚出生的婴儿,自然城府很浅薄。

  但生死激战,最是淬炼人物,并且又经过红莲真传中的幽魂意志的灌输,影无邪的记忆已经恢复一些,自然行事成熟稳重了许多。

  他经历重生,已经知晓方源的部署。

  不仅一身的蛊虫,都动用不了,而且脑海中还存着方源的假意。一个不留神,就会影响自己思考。

  他手中蛊虫数量极多,还有琳琅满目的仙蛊,但影无邪却只能动用定仙游。

  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会傻乎乎地直接跑去狐仙福地。

  就算他有哄骗地灵的手段。然而还需要不少蛊虫,才能施展。

  若毫无准备地进入狐仙福地,必定被地灵认出来,道破身份,那样就麻烦大了。

  所以,影无邪运用定仙游,先行来到了这里。进行准备。

  “先带我去地眼。”影无邪吩咐道。

  “是。主人。”蛊仙石奴连忙应下。

  两人钻入地下,经过蜿蜒曲折的暗道,一路往下,来到一处地底深坑之前。

  这深坑极大,覆盖方圆百里。

  深坑中黄褐色的尘土,浓郁而又厚重,不断翻滚。跌宕不休。

  深坑外围,则布置着一重重的蛊阵,起着疗伤、遮掩、辅助等等作用。

  影无邪定睛一看,仔细分辨,隐约便能见到,烟土的中央依稀有一团魂球,载沉载浮。

  他观察片刻,叹了一口气。

  这团魂球,自然便是薄青的魂魄。

  当年剑仙薄青渡劫失败,被影宗分魂“黄”勉强救下。但数千年过去。薄青魂魄的伤势反而越加恶化,不但没有恢复和气色,更衰败成了这样一团魂球。

  薄青魂魄受到浩劫殃及,水道道痕缠绵不休,不断产生,屡禁不绝。虽然被地眼中浓郁的土道道痕压制,但终究治标不治本。只能拖延时间,无法根治。

  即便是幽魂魔尊的底蕴,也对此束手无策。

  但影宗方面,一直都没有放弃。

  为了看守这里,影宗就地收服了一群石人。稍加提点,培养出了一位石人蛊仙。

  这位石人蛊仙,正是石奴。

  本来,魔尊幽魂筹谋数万年,要炼制至尊仙胎蛊。石奴虽然只有七转,但到底也是份战力。

  可惜要召回他的时候,这边却出现了意外。

  一头野生的独眼巨猴出现,石奴不得不挺身而出,激怒巨猴,将它引走。

  当时监天塔已立,情况情节,影宗无暇处理这档子事,也就没有接引石奴。

  如此一来,石奴蛊仙算是侥幸捡回了一条命。

  其实,影宗在各个方面出现的意外,并不在少数。

  除了石奴之外,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秦百胜遭遇凤九歌。

  魔尊幽魂要炼制至尊仙胎蛊,意欲逆天而行,天意自然会阻止。魔尊幽魂若是天外之魔,情况会更好一些。可惜他是土生土长,受到天意的极大阻碍。

  影宗的实力,非同小可,分布五域。

  因为天意阻碍,并未发挥出全部实力。

  魔尊幽魂失败之后,影宗也被击溃,尤其是下宗僵盟完全毁灭,损失极为惨重。但在五域,仍旧还有一些布置残留着。

  就如同蛊仙石奴。

  一炷香之后。

  “这是哪里?”太白云生从影无邪的仙窍中钻出来。

  “怎么不是狐仙福地?”紧接着,黑楼兰也从太白云生的仙窍里出来。

  二人疑惑地扫视周围,发现自己置身在一处地下密室之中。

  这里布置极为粗陋。

  两人在动用侦查蛊虫,立即又发现自己身处的这个地下密室,不过是整个地下迷宫中的一个小角落而已。

  “这里是石人生活的地道。这么说,这是地下?”太白云生有些恍然地道。

  影无邪点点头:“不错。我们已经回到了中洲,如今身处地渊之中。这里的石人,很早之前,就被转移过来了。这里是师尊布置的一处秘密营地。”

  “难怪方源你曾把星象福地,也落入地渊。原来师傅早已经在地渊中,布置了据点。”太白云生笑道。

  “原来方源的第二片福地,也在地渊之中。”影无邪暗自记下,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紫山真君?”黑楼兰闻言心头一动,眯起双眼,盯着影无邪,再次问道,“为什么不直接回狐仙福地呢?”

  影无邪早有准备,从容答道:“不是我不想回去。而是如今我身份暴露。天庭蛊仙皆已知晓。虽然他们回归中洲的速度,比不上定仙游,但是别忘了他们定有信道的手段。通知十大古派,围剿狐仙福地,这样简单的事情。他们肯定已经做了!”

  “我们直接回去,说不定就落入了陷阱。所以我先回这里,就是为了打探情报。”

  “那你打探到了什么?”黑楼兰追问。

  影无邪叹了一口气:“果然如我所料,我的身份暴露,现在中洲十大古派都已经知晓,我们就是推翻八十八角真阳楼的真凶。狐仙福地已经被团团围住,进攻福地。就在顷刻之间。”

  太白云生大惊:“荡魂山还在那里。这可如何是好?”

  太白云生知道,方源已经找到了重生之法。如此一来,狐仙福地的价值大减,更重要的是福地中的修行资源。荡魂山便是重中之重,有了它,就有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源。

  影无邪冷笑一声:“狐仙福地丢失,已成定局。里面的资源。就先让十大古派保管一下吧。早晚我都会取回来。当务之急,还是准备一番,让我尽快恢复人身……呃!”

  影无邪忽然声音顿住,脸上露出惊愕之色。

  “怎么了?”太白云生忙问。

  影无邪眼中的怒恨之色,一闪即逝,旋即苦笑地取出定仙游的残碎身躯:“我之前中了影宗招数,又强行催动定仙游。如今它已经毁了!”

  “这?!”一时间,太白云生、黑楼兰均感到十分的痛惜。

  定仙游极其实用,此时毁掉,在场三仙均是有种心中滴血之感。

  影无邪心中的惊怒更甚:“定仙游怎么会忽然自毁?看来这是方源留下的手段。该死!他不仅算计我。故意给我用定仙游,企图诱导我前往义天山,而且居然还留了这一手!定仙游既然能够自毁,那方源的其他蛊虫也应当如此。”

  想到这里,影无邪顿时坐不住了。

  他还打算想方设法,收服方源的这些蛊虫呢。

  方源的这一手,打了他一个大大的措手不及。

  “特意。应当是特意作祟!看来我必须争分夺秒,借来仙蛊,镇压住他的这些蛊虫。不能让它们也跟着自毁了!”影无邪心中叫喊起来,脸上掩盖不住焦躁之色。

  太白云生感到不妙,又关切地问道:“方源,又怎么了?”

  影无邪脸色阴沉得仿佛要滴出水来:“麻烦大了。我必须尽快应对,否则其他的蛊虫,也会和定仙游一样的下场!”

  “这!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太白云生闻言,心里顿时像是点了一把火,同样焦急起来。

  “你们先休整吧,待会将有石人领你们去休息。哼,这个事情我能应付。毕竟师尊留下的,可不只是这个据点,还有人脉!”影无邪说完,站起身来就走。

  与此同时,中洲,天梯山。

  “攻破了!攻破了!”

  “哈哈哈,狐仙福地终于被我们攻破了。”

  “我倒要看看,方源这小子究竟捞了多少好处!”

  “大家稍安勿躁,别忘了荡魂山要归我们十大古派轮流管理。”

  中洲十大古派的蛊仙们,蜂拥而入,兴冲冲的杀进狐仙福地。

  然后,就像是一蓬凉水,将他们浑身上下淋个湿透!

  “空的,怎么是空的!”

  “这里什么都没有,怎么会这样?”

  “荡魂山呢?荡魂山哪里去了?”

  中洲蛊仙们叫喊着。

  “你就是凤九歌大人么?”狐仙地灵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主动来到凤九歌的面前。

  凤九歌微微一愣:“是我。”

  “我家主人教我告诉大人,该拿走的东西,他都拿走了。至于这片福地,就直接转让给大人的千金凤金煌吧。”狐仙地灵大大方方地道。

  “什么?方源比我们还快了一步?!”

  “之前联手推算,不是说他人还在南疆的么?”

  “为什么方源独独将狐仙福地,送给凤金煌?难道他们二人之间……”

  “说起来,自从炼蛊大会之后,他们两个就走的很近。这是十派都知道的事情啊。”

  蛊仙们嘀嘀咕咕。

  凤九歌目光一扫,这些流言蜚语顿时消失无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