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三百零八节:方源赖皮

第三百零八节:方源赖皮

  池伤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

  是的,羞辱!

  武遗海的身份,如今在南疆蛊仙界谁不知道?谁都清楚他修行的是变化道。现在方源却不拿自己的专长来刁难池伤,反而专挑池伤最擅长的领域。

  这就好像是说:我不拿变化道来为难你,是因为你根本比不过我!

  轻蔑的意思,溢于言表。

  忍不了!

  这完全忍不了。

  池伤瞪大双眼,手里捏着方源的信道蛊虫,咬牙自语道:“我倒要看看你究竟出的什么难题?”

  “咦?有点门道……”

  很快,池伤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方源的问题,对他而言,是具有挑战性的。

  但旋即,池伤心底又释然:“难怪他武遗海有自信,要在阵道上刁难我。这个问题有点儿难。”

  “这个难题是他出的么?应该不可能!他主修变化道,是他背后武家的阵道蛊仙在出手吧?哼,凭他是武庸弟弟这个身份,武家的蛊仙怎可能不帮他?”

  武家虽然不擅长阵道,但只要是超级家族,阵道方面都会涉及。

  因为超级势力,镇守各地资源,对于蛊阵有大规模的应用需求。

  “不过,就算是你武家蛊仙出手,又能怎样?拼整体势力,我池家的确稍逊一筹。但是要论阵道造诣,我池家才是南疆当之无愧的第一!”

  池伤心中涌现起浓烈的家族自豪感。

  他聚精会神,********扎进方源出的难题当中。

  越是琢磨,他越是忘我。

  全部的难题,在他的分析中,被逐步分解成了数十个难点。

  “要解决水火难融的问题啊,寻常的手段都不可用。”

  “整个蛊阵要求是圆阵,方阵的东西也就都要舍弃了么……”

  “这个难点怎么解决?”

  “嘶……有点难度啊。”

  “但这难不倒我!”

  池伤斗志昂扬,像是打了鸡血,他心中告诉自己,一定要给方源一个狠狠的教训!

  要让他知道,他池伤是不能羞辱的!

  “大人,罗家蛊仙宴请你的晚宴,就要开始了。我们该动身了。”这个时候,池家的一位六转蛊仙池溜,在门外出声,提醒池伤。

  “不去了,不去了!”池伤根本不抬头,一边在脑海中推演,一边回绝。

  “可是,我们已经答应……”池溜迟疑。

  “说不去,就不去。走开,走开。”池伤不耐烦地回道。

  池溜只好无奈地离开。

  池伤深呼吸一口气,面对方源提出的阵道难题,他双眼放光,自言自语:“晚宴有什么好去的。当务之急,是将他打败!解决了这个难题,时间越快越好,小样儿!敢来羞辱我!”

  一夜的时间,就这样过去。

  池伤一宿未睡,双目赤红,头发缭乱,十分疲惫。

  蛊仙体质,熬夜一次当然不要紧。但池伤却是颇有消耗,这一夜他都没有休息片刻,都在辛苦地推算、设计,劳心劳力。

  “这个问题的确有点难。不过……我已经解决了。哈哈哈,敢来刁难我!我要让你好好尝尝我的厉害。”

  尽管十分疲惫,池伤却表现得非常兴奋,哈哈大笑。

  他已经等不及,要看方源如何回应了。

  “我这就送过去,我要好好欣赏一下你的表情!”

  池伤走到门口,忽然脚步一顿。

  “嗯?不对!我现在和武遗海对垒,宛若将帅,怎可以亲自出动,还主动送过去?太丢份了!得找个小卒子跑腿……”

  不一会儿功夫,池家的六转蛊仙池溜,来到了池伤的书房门前。

  “小溜啊,这个交给你,给我送到武遗海手中去,哈哈。我要让他得到教训!”池伤嘱咐道。

  池溜连忙应下。

  他本身修为就低于池伤,更知道池伤乃是池家的阵道希望,池家太上大长老池曲由曾不止一次说过,池伤此子可继承他的衣钵。

  这话意义重大。

  池曲由乃是阵道大宗师,池曲由认可池伤,觉得他将来也有很大可能,也成为一位阵道大宗师。

  池伤也没有辜负族人对他的期许。

  他从小就开始显露出阵道方面的天赋和才情,在家族资源的有意倾斜之下,他常年苦修,坚持不懈,受到池家的着重培养,如今一身阵道造诣,早已不容小觑。

  “嗯……舒服。”方源缓缓睁开双眼,苏醒过来,伸了个懒腰。

  他的魂魄虽然有胆识蛊护驾,但用多了,也会浮躁不安。

  这一点,胆识蛊无法解决,不过睡觉却可以让魂魄重新安定沉静下来。

  果然,方源睡了一觉之后,立即将之前劳累都一扫而空,整个人精神奕奕,状态很好。

  池伤的信道凡蛊,在他睡着的时候,就已经送过来了。

  方源取来一看,眼中惊喜之色一闪即逝:“哦?真的解决了!”

  “这速度挺快。”

  方源感慨了一句,心神沉浸进去,不断钻研。

  他眼冒精芒,闪烁不定,池伤的这个解决方案,对他而言大有启发。

  “原来如此!”方源摩挲着下巴,这是一种全新的思路,像是给方源打开了另一扇窗。

  “按照这样的思路,这个答案还不是很适合我的蛊阵整体,可以在某些方面稍作调整。”

  方源暗暗思考。

  他并没有将整个蛊阵,都给予池伤。只是从中摘取了一个小小的局部,让池伤解答。

  池伤的回答虽然无误,但是和整体蛊阵设计,还是有着偏差。

  不过方源的境界,如今已经是阵道的准宗师,在有答案的基础上,进行小小的修缮还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池伤是宗师境界,方源是准宗师,两者之间相差不大。若是相差太多,想要修改完善,那是做不到的。

  就好像方源现在看待这座包围梦境的超级蛊阵,仍旧是一头雾水,无法理解。

  困扰方源的难题,得到了解答,方源自然大有收获。

  “果然不愧是南疆的池家。”他低声呢喃,对池伤的阵道造诣,赞叹不已。

  解决了这个难题,方源改良蛊阵的计划,又能继续下去。

  他心境平和沉静,又开始推演。

  几天时间,就这样流逝。

  可把池伤急坏了。

  他送出答案之后,就等待着方源的回应。但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连吃饭喝茶都不香了。

  “这个武遗海到底再搞什么鬼?”池伤嘟囔着。

  “池伤仙友,刚刚说什么?”酒宴上,罗家蛊仙不解地问道。

  池伤缓过神来,这才发觉自己还在参加酒宴。

  之前拒绝了罗家的宴请,但解决了方源的难题之后,他还得来赴宴。

  必须要赴宴,否则岂不是不给罗家面子嘛?

  一旁的蛊仙池规连忙打圆场:“见谅见谅,池伤仙友就是这样子。他时常走神,有时候为了思索一个阵道难题,甚至忘了吃饭。或者忽然间呆住,静止不动,就算是走路的时候,也是如此。”

  池规乃是七转修为,是池家镇守在这里的头领。

  罗家蛊仙大笑:“池伤仙友的表现,我亦有耳闻。果然是修行阵道的种子啊。唉,我罗家若是能出得这一两位的人才,只消能够像池伤仙友两三成,我就感到欣慰了。”

  另一边,方源眉头紧锁起来。

  又遇到困难了。

  “看来改良这座蛊阵,已经出乎我的能力极限。”

  方源遇到了一个崭新的难题,这一次的难度比上一次还要大!

  上一次他还可以尝试,但这一次,他连尝试的想法都很不成熟,很不靠谱。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交给池伤吧。”方源笑了笑。

  “来了,来了。”池伤回到池家驻地,很快就得到了方源的信道凡蛊。

  池伤很兴奋,双眼冒光。

  “容易吗我!”

  “可等得我都不耐烦了。”

  池伤嘴上冷笑,心中得意洋洋,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胜利者,要检阅战利品一样。

  他把心神灌注进去,得知了信道凡蛊中蕴含的内容后,他怒目圆瞪。

  “这武遗海什么玩意儿!”

  “居然赖皮?!”

  池伤当即破口大骂。

  在信中,方源只字不提之前的挑战信,而是马马虎虎承认池伤是有那么一点能力的。当然也有可能是蒙的。

  “如果能解开这道问题,我就承认你有追求丝柳仙子的资格。”这是信中的原话。

  一提到乔丝柳,池伤顿时更加不能忍。

  “我有什么资格,是你说的算的吗?”

  “武遗海,我看错你了。你这个无耻的家伙!”

  池伤仿佛看到方源就站在他的面前,一脸冷笑不屑,高高在上的样子。

  他心中燃起一股强烈的冲动,真想方源的嘴脸直接撕扯开来!

  “还说什么和丝柳在哪里游山玩水了。和丝柳同行独处,我也只有一次啊。可恶!这个家伙……”

  池伤在书房中四处踱步,他咬牙切齿,愤恨不平。

  就差手中一用力,把信道凡蛊捏碎了。

  但是他想了想,还是忍耐住这股冲动。

  “如果我捏碎了这只蛊,岂不是遂了他武遗海的心愿了吗?”

  “哼,他刁难我不成,一定是害怕我,故意这样说。”

  “对!我若放弃,恐怕正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不成,我要继续赢他,让他输得无话可说,无法抵赖。让他彻底意识到我的强大!”

  “当然,为了防止下一次他耍赖,这个事情一定要宣扬出去,越多人知道越好。”

  池伤吃一堑长一智。

  本来这件事情,属于争风吃醋,池伤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现在为了方源,他豁出去了!

  ps:劳累状态,刚解决了保姆的事情,现在要给儿子办周岁,今天一更。炼不出两更蛊里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