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357章 但愿人长久(求月票)

第357章 但愿人长久(求月票)

  readx();  “你不是好人吗?”

  这神情这语气,活脱脱就是前世那个熟悉的徐尚秀。

  边学道迅速措辞说:“我就是一个不好不坏,明哲保身,自娱自乐的俗人。”

  徐尚秀看着边学道问:“你做过坏事吧?”

  边学道点头:“做过。”

  徐尚秀问:“什么样的坏事?”

  边学道说:“打架,伤人,使坏,我都干过。”

  徐尚秀问:“你做过好事吗?”

  边学道说:“我帮过人,也救过人。”

  徐尚秀问:“那你还想做一个什么样的好人?”

  边学道说:“我以前做的都是小打小闹,心灵慰藉而已,而且我见过好人,所以我不敢自认自己是个好人。”

  徐尚秀问:“小打小闹?”

  边学道点头。

  徐尚秀说:“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是量力而行的事,没有标准的,我觉得只要不是穷无情富无义就好。”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徐尚秀的话,给了边学道无穷信念之力。

  只此一句,无需多说。唯其艰难,更显勇毅。

  从烤肉店出来,边学道开车,带着尚秀沿着江边大道看风景。

  渡轮拉了一声汽笛,缓缓。

  夕阳悬在跨江大桥下面,将最后一抹金光涂在江面上,像是一场壮观而柔美的告别。

  沿着大道,边学道载着徐尚秀,一路追逐夕阳。

  夕阳沉入地平线,天色暗了下去,车停在金沙湿地边上,边学道按开音响,两人望着车外天边的浮云,静静地听着音乐,谁都没说话。

  车里放的是卢冠廷的《但愿人长久》。

  徐尚秀原本挺直的后背,渐渐放松下来,软软靠在座椅上,眼神也飘渺起来。

  “这夜澜静处

  独看天涯星

  每夜繁星不变

  每夜长照耀

  但愿人没变

  愿似星长久

  每夜如星闪照

  每夜常在

  漫长夜晚星若可不休

  问人怎么却不会永久

  但愿留下是光辉像星闪照

  漆黑漫长夜”

  必须说,卢冠廷的歌实在是太适合静处倾心聆听了。

  徐尚秀明显被这首歌吸引住了,唱过一遍,她很自然地让边学道调回去重新再放一遍。

  一直放了三遍。

  徐尚秀听入心的一句是“但愿人没变,愿似星长久”。

  而边学道听得最入神的一句是:“但愿留下是光辉像星闪照”。

  “回去吧。”徐尚秀先从静谧中回味过来,开口说。

  路上,边学道突然没了话。

  徐尚秀侧头看着车窗外的景物,说:“我想考研。”

  边学道:“哦。”

  徐尚秀说:“你不好奇我想考哪里吗?”

  边学道说:“好奇。”

  路口变绿灯了,前面的白色丰田却熄火了。边学道按了一下喇叭,扭头问徐尚秀:“想考哪里?”

  徐尚秀说:“四山大学。”

  边学道说:“挺远的,怎么选那了?你能适应吗?好像吃什么都是辣的。”

  徐尚秀说:“我问考过去的师姐了,食堂里有不辣的。”

  边学道说:“好好考,争取一把成。”

  他当然希望徐尚秀一次就考上,那样两人都在四山活动,见面的机会没准还能多起来。

  不过边学道不敢现在跟徐尚秀交底,说他准备去四山做事。虽然两人现在的关系比两年前改善了很多,已经像朋友了,但边学道知道自己面前有一片雷区——单娆。

  他了解徐尚秀,外圆内方,如果让她觉得自己去四山是为了脚踩两条船,说不准她会做出什么调整。

  边学道是从这个角度出发思考问题,徐尚秀想的跟他不一样。

  徐尚秀是喜欢边学道的,不然她不会跟边学道一起吃饭,上边学道的车,还跟他说这么多话。可是如边学道所想,徐尚秀心里确实有心结。

  这个心结是两根绳子系在一起形成的,一根绳子是单娆,一根绳子是廖蓼。

  没错,是廖蓼。

  徐尚秀不笨,跟廖蓼认识一段时间之后,她就发现廖蓼比较关心边学道的事。

  开始徐尚秀以为廖蓼是听说了什么,八卦好奇而已。毕竟廖蓼的交际圈子跟普通学生不太一样,听到点什么也不奇怪。

  后来徐尚秀发现,廖蓼不是好奇边学道近乎疯狂的举动,廖蓼真正好奇的,是徐尚秀到底哪里吸引了边学道。

  在廖蓼心里,尽管单娆成功搞定了边学道,但不过是边学道退而求其次。

  徐尚秀身上,有让边学道痴狂的某种属性。

  廖蓼想获得这种属性。

  虽然廖蓼跟徐尚秀的友情是真的,但廖蓼最初的动机让徐尚秀有点难过。

  徐尚秀发现,这个姓边的男生比她想象中还抢手。

  徐尚秀不是个好争的性子,所以面对边学道时她很犹豫。她心里喜欢,可是她同时知道,爱上边学道,比爱上其他男人要辛苦。

  徐尚秀还没有做好准备,同时她不确定自己心里的喜欢是个什么程度,所以她决定离开松江,考去四山省。

  在徐尚秀心里,换个城市学习生活,如果她能忘记这个人,找到新的感情,那就当一切是过眼云烟。如果不能,就等2009年毕业再说其他。

  她相信,如果真的有缘分,再怎么曲折,最后走到自己身边的也是那个人,如果没有缘分,就算天天见面最后也会成为路人。

  揽胜开到学校后门,徐尚秀说:“我在前面路灯下车,别往宿舍区开了。”

  边学道点头说:“前面一起下车,我送你进寝室楼。”

  徐尚秀没有拒绝,静了一会儿她问边学道:“你毕业这几个月,有什么心得传授给我吗?”

  边学道笑了,说:“毕业没那么可怕,怎么说呢,其实毕业后的社会只考一道题——赚钱能力。”

  车停稳,边学道迟疑了一下,说:“我一个哥们,在后面家属区有套房子,你要是复习紧张,可以住……”

  徐尚秀打断了边学道的话:“谢谢你,不用的,我现在的学习节奏还可以,嗯……等我考上研究生,我请你喝啤酒。”

  边学道推开车门说:“好,说定了。”

  两人并肩走到11号楼入口,徐尚秀说:“你回去吧。”

  边学道搓着手说:“耽误了你一下午的学习时间。”

  徐尚秀说:“没有,我挺开心的,谢谢你请我吃饭,带我看湿地,还有那首歌,你回去吧。”

  边学道看着前面说:“我看你进寝室楼。”

  徐尚秀走了两步,回身问:“对了,车上听的那首歌叫什么名字?”

  边学道看着徐尚秀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但愿人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