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137章 钉子
  好的编剧?导演都会演戏演全套。

  王慧才要爆发,一个中年男人走进咖啡厅,走到发生冲突的三人近前,拉着王慧问:“你的脸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王慧红着眼睛,状似疯癫地指着叶秋说:“她,这个小婊子打我,我脸上的伤都是她打的。”

  中年男人安抚王慧几句,往前迈了一步,看着叶秋说:“这位小姐,你为什么动手打人?你这样犯法了你知道吗?我以王小姐朋友的身份要求你立刻跟王小姐道歉,并且负责后续治疗费用。”

  男人说完,叶秋懒洋洋地说:“我是精神病,刚才我犯病了,打人白打。”

  中年男人:“”

  再也压制不住怒火,王慧冲过来要抓叶秋的头发,被中年男人一把拽住:“不要动手,你去报警。”

  王慧扭动身体,极力想要挣脱男人的双手:“打人白打?小婊子,当法院是你家开的?你今天出门没吃药?”

  “吃药了,我连明天的药都吃了”

  说完,叶秋一把拿起自己的包,重重扔在桌子上,然后拉开拉锁,包口朝下,将包里的东西“噼里啪啦”地倒在桌子上。

  从一堆东西里找出三个白色小药瓶,叶秋把其中一个立在桌子上,说:“这个是碳酸锂,抗躁狂的药。”

  接着又立了一个药瓶说:“这个是氯丙嗪,控制兴奋幻觉的药。”

  最后,叶秋举着手里剩下的药瓶说:“这个是利培酮片,治疗精神分裂的药。”

  把装着利培酮片的药瓶抛向王慧,叶秋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一把甩刀,眼花缭乱地耍了几下,然后“啪”的一下把刀扎在桌子上,说:“我不仅打人白打,杀人也白杀,谁想试试?”

  俗话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可是再横的人碰见“杀人白杀”的精神病也横不起来。

  中年男人俯身捡起叶秋丢的药瓶,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字,把药瓶递向王慧,轻轻摇头。

  男人的意思很明显:这个随身带治疗精神疾病药物的女人很有可能真是个精神病,犯不上跟一个精神病较劲,万一真挨上一刀,都没处说理去。

  把药瓶丢在地上狠狠踩了两脚,王慧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中年男人深深看了叶秋和樊青雨两眼,也离开了。

  冲突从发生到结束不过几分钟,可是在咖啡厅里其他人眼中却好似看了一场120分钟的大电影一样。

  目视王慧和中年男人离开,叶秋像没事儿人儿一样把扎在桌子上的刀拔了出来,收好刀,揣进裤兜里。

  随后她施施然捡起王慧狠踩也没踩碎的药瓶,跟另外两瓶药一起装进包里。

  这时,咖啡厅年纪不大的男经理走过来,表情别扭地看着叶秋和樊青雨说:“两位小姐,服务员跟我说你们把刀扎在了桌子上”

  一边收拾桌子上的个人物品,叶秋一边说:“我损坏的东西我会赔偿,你把桌子钱算进总消费里拿给我。”

  瞄了一眼桌子上刀扎的痕迹,男经理大方地说:“您只要把换桌子的钱付了就行,今天这单我做主给二位免了。”

  经理离开了,叶秋也收拾完了。

  明明是事件主角,却像一个旁观者的樊青雨看着坐在对面的叶秋,一脸的不知从何说起。

  朝四周看了一眼,叶秋勾起嘴角,压着声音得意地说:“刚才我是吓唬她俩。”

  吓唬?!

  开什么玩笑?!

  可以杜撰自己是精神病,这玩意张嘴就能说,可是哪有正常人随身带好几样治疗精神疾病药物的?有几个正常女人随身带刀的?

  还是甩刀

  所以,听叶秋说刚才是吓唬王慧,樊青雨满眼都是疑问。

  叶秋见了,神秘兮兮地往前凑了凑,说:“我跟你说,你可别外传。”

  好嘛,前没发现,现在看叶秋越看越像精神病!

  意识到叶秋可能真是精神病,樊青雨第一反应是逃离,可是叶秋刚帮了她一个大忙不说,就现在,叶秋裤兜里还揣着一把刀!

  什么叫精神病,就是不能用常人常理常情揣测其言行,尽管刚才叶秋很是护着樊青雨,但难说她一言不合就掏刀给樊青雨来一个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所以,樊青雨表情认真地看着叶秋说:“我会替你保密。”

  叶秋点点头,小声说:“自打我毕业后,家里就张罗给我介绍男朋友。去年开始,升级了,我妈直接把我的周末安排满,逼我去相亲。经济上我还要依靠家里,所以我不能不去,不过我不想跟家里联系的那些男人结婚,于是我就装精神有问题,这些药和刀,都是我相亲时的道具,没想到今天派上用场了。”

  樊青雨:“”

  看着樊青雨,叶秋脸上露出小女人特有的妩媚表情:“我这么抗拒相亲,是因为我心里已经有了意中人。”

  “意中人?”樊青雨没想到叶秋居然跟她说起自己的感情问题,这还是真是交浅言深。

  叶秋好似已经沉迷于自己的精神世界,她悠悠地说:“他是我师哥,比我高一届,校篮球队的。我俩是在学校图馆里认识的,一连好几个月,我和他都在固定的位置自习,甚至帮对方占位置”

  听到这儿,樊青雨心底里的一段青春往事被勾了出来。

  10几年前,樊青雨也有过这么一段朦朦胧胧的故事。

  “后来呢?”思绪转的樊青雨问叶秋。

  叶秋说:“师哥还在读博,我要等他。”

  “他没有女朋友?”樊青雨问到一个关键的问题。

  “有”叶秋话锋一转说:“不过他一天没结婚,我就等他一天。就算他结婚了,我也等他离婚,直觉告诉我我俩一定有交集。”

  已经拿叶秋当朋友的樊青雨叹了口气说:“女人一生就美这么几年,你要想好,千万不要为不值得的人虚度。”

  叶秋听了,认真地点头说:“我记着了,樊姐。”

  帮忙联系医院,再加上王慧这么一码事,叶秋成功收获樊青雨的友谊。

  从同学聚会开始,绕了一大圈,杨天武终于在边学道身边埋下一颗钉子。

  他不知道的是,边学道身边的夏夜早就看出叶秋有问题。

  美国,旧金山。

  单娆和边学道腻在顶层公寓里依偎着聊天,圆形的扫地机器人“嗡嗡”地工作着,在房子里四处转。

  看着笨笨的扫地机器人,边学道问:“你买来的?”

  单娆点头。

  边学道问:“什么牌子的?”

  单娆说:“。”

  “这玩意好用吗?”边学道问。

  单娆说:“一般吧,聊胜于无。它工作的时候不能盯着它,不然你会急死。不过每天早上上班前让它工作,晚上家后会发现还是挺有用的。”

  边学道又问:“你觉得这东西能普及吗?”

  单娆想了想说:“想像电视和手机一样普及不太可能,不过随着生活水平提高,我觉得还是有一定市场前景的,毕竟懒人总比勤快人多那么一点点。”

  聊了一会儿,边学道问单娆:“想好定居美国了?”

  单娆点头:“这里挺好,不去了。”

  “对了”单娆忽然问道:“国贸三期80层怎么办?能取消购买意愿吗?”

  边学道摇头说:“为了买这层楼,拐好几个弯才联系上对方,现在退购传出去名声不好听。”

  单娆蹙着眼眉说:“那怎么办?”

  脑海中闪过樊青雨的名字,边学道说:“等开盘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