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大罗菩萨,强力碾压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大罗菩萨,强力碾压

  无尽海域之外,便是与驭天星界交界的星空。

  此时,便在这片星空之中,正有一场动则破碎星辰的大战正在进行。

  莲台之上,一位宝相庄严的大神通者拈花微笑,身前顿时便有万朵金莲盛开。

  一柄古朴长剑环绕莲台剑气纵横,每一道剑气斩出,便有千朵金莲在剑光之下幻灭。

  然而任凭那长剑如何凌厉,却总也斩不尽那莲台四周不断在湮灭之中重新盛开的莲花。

  “道元道友,周天大开,道友又何必如此执着于阻拦贫僧?”

  莲台之上,那宝相庄严之大神通者忽然微笑开口。

  那莲台之前数里之外的星空当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人,正是作为周天界主三尸化身之一的道元仙尊。

  “菩萨何必心怀叵测?周天开界,诸仙云来,菩萨动了贪念,却连道元这一关都难过,又何必去蹚浑水?急着赶去圆寂么?”

  道元仙尊言辞向来温和,却不知为何此时言语听上去却极为尖酸。

  那莲台上的菩萨尊者听了似乎也不恼,反而笑道:“贫僧非是过不得道友这一关,唯恐伤及道友,从而恶了普元天尊,反而不美,难道道友便不曾察觉,道友飞剑虽然犀利,却始终破不开贫僧莲座么?”

  道元仙尊闻言却是长笑一声,道:“菩萨何必自欺欺人?真要生死搏杀,菩萨便是比在下强出半筹却也有限,就算能够闯过在下这一关,菩萨又有几成底气去闯凌霄殿?”

  莲台上的释族尊者这一次却是稍作沉默,然后才开口道:“若当真与贫僧有缘,便是在凌霄殿外也能得到贫僧欲得之物。”

  道元不等释族菩萨说完便已经笑得不行,道:“此言怎可出自大罗菩萨之口?道元还以为菩萨真正的目的其实只是为了掩护那个大罗驭修。”

  “阿弥陀佛,看样子道元道友是当真想要与贫僧分个胜负了……”

  ----------

  星空之下不知数千上万丈的无尽海域海面之上,澜萱公主的星域灵舟已然在缠绕其上的腾蛇的绞杀之下稀烂。

  澜萱公主身化龙躯,一条身形修长的真龙仍旧在驭修的两只驭兽,腾蛇与迦楼罗鸟的围攻之下困兽犹斗。

  然而便在澜萱公主已然无力支撑之际,动荡的虚空居然被强行破开,一柄石锏从中飞出,径直向着腾蛇的头上砸落。

  杨君山于间不容发之际赶到!

  “道友还请住手,这里面一定有误会……”

  在破天锏出现的刹那,那位大罗驭修便已经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正与先前腾蛇所遭遇的“三花附身”一模一样,于是急忙开口道。

  之前从妖仙庞竺身上感受到的“三花附身”秘术的犀利,驭修可还印象深刻,否则的话,他也不至于如此千方百计的令杨立钊与庞竺从澜萱公主的灵舟之上离开。

  然而这位驭修无论如何还是漏算了一件事。

  原本在他看来,那澜萱公主身为真龙,与那天蓬猪仙以及那人妖混血儿之间,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有太过于紧密关系的。

  因此,只要他能够将猪仙与混血儿排出在他的打击范围之外,料想那位背后的大罗仙尊也不应当为一条关系不深的真龙与他为难才是。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杨君山与澜萱公主之间的关系可并非那么简单。

  因此,当杨君山紧急赶赴海外,在通过“三花附身”感知到附近发生的大致情况之后,他便直接开启空间通道,强行在大战引发的虚空动荡之地降临。

  哪里有什么误会?

  破天锏砸落的速度非但没有丝毫减缓,反倒是加快了几分,追着腾蛇躲避的方向砸去。

  那腾蛇在驭修的驾驭之下接连躲闪,试图避开破天锏的锋芒。岂料杨君山的神识隔空降临,牢牢的追踪着腾蛇,任凭腾蛇如何躲闪,始终都无法摆脱破天锏的追踪。

  然而那腾蛇终归也是堪比大罗仙尊的仙兽,被破天锏一路的追打,片刻之后便被彻底激发了凶性,蛇尾猛然在后方横甩,狠狠的扫在破天锏的锏身之上。

  可与此同时,一只宽大的手掌忽然从破开的虚空当中伸了出来,紧紧的将破天锏握在了手中。

  “啪!”

  一声脆响传来,破天锏在半空之中却只是晃了一晃,而后的轨迹不见丝毫改变,倒是那腾蛇发出一声惨嘶,击中破天锏的身躯部位反被震的僵直,连带着蛇躯飞逃的速度都被大大延缓了。

  腾蛇这蓄力一击虽没有取得臆想中将破天锏击飞的结果,但到底是堪比大罗仙境的绝世凶物,在破天锏在半空之中一缓的瞬间,便已经找到了摆脱追击的间隙。

  庞大的身躯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了破天锏的要害攻击,却仍旧被石锏的边棱扫到,刮起一片血肉的同时,在腾蛇那庞大的身躯上留下了一道三尺长三寸深的血槽。

  那腾蛇留下一道凄惨的嘶鸣,忽然之间有一双薄如蝉翼的肉质双翼展开,随着双翼震颤,身前虚空碎裂,庞大的身躯顿时投入其中消失不见。

  在杨君山尚未完全降临的情况下,这只堪比大罗仙尊的腾蛇却是第一时间选择了逃脱!

  这只绝世凶物源自于野性一般的直觉,令它在对手尚未到来的时候便已经感知到了危险的来临,甚至于腾蛇的突然逃窜连它的驭者都完全没有想到。

  自从将腾蛇收为本命驭兽,并藉此一举踏入驭修一脉从未想象过的高度之后,御苍穹自觉已然担负了驭修一脉振兴的重任。

  而事实上凭借着手下的一众驭兽,御苍穹哪怕在大罗仙境当中都是一位颇具实力的大神通者。

  况且错非是当真遭遇到了完全不可战胜的存在,否则身为驭兽的腾蛇,是断然不可能在逃命的过程当中忘记驭者安危的。

  可在杨君山的气息降临的刹那,虽然御苍穹在第一时间已经表达了退让之意,可也能够感知到对方的实力也不过在大罗仙境初期而已,他的退让更多的是不愿树敌,而并非完全是怕了对方。

  然而腾蛇的反应却是一时间令御苍穹措手不及,因为与本命驭兽之间心意相通,他大约也在腾蛇逃窜之后的第一时间感知到了腾蛇体内的恐惧之意。

  尽管心中充满了浓浓的不解和诧异,但因为身负重任而不愿出现任何意外的谨慎,使得御苍穹还是决定退走。

  他的神识透入脚下的迦楼罗鸟体内,而后口中发出了几声短促的声响,原本正在俯冲准备与腾蛇联手的巨鸟顿时双翅扇动,庞大的身躯便要盘旋而起。

  岂料就在这个时候,正在上升的巨鸟双爪之下突然传来一股巨力向下一拉,迦楼罗鸟一声惊鸣,庞大的身躯突然停滞在半空,任由它双翅狠命扇动,直至翎羽四飞,非但无法再上升一步,甚至还要被这一股巨力扯得向下沉去。

  迦楼罗鸟之上,御苍穹陡然遇变,心中登时一慌,连忙从巨鸟背上飞出,回首正看到又有一只巨手破开虚空伸出,一把抓住了迦楼罗鸟腹下的金色双爪。

  要知道那迦楼罗鸟身形何等庞大,便是那一双犹如铜浇铁铸一般的金色巨爪,也足有人腰粗细,如今却是被一只巨手抓在了掌中,那么这一只巨手的主人又该有何等庞大的体型?

  随后,御苍穹很快便见到了那巨手的主人。

  在扭曲、碎裂,并在无数的虚空之刃的切割之下,一个体型几乎达到十二丈的巨人硬是从动荡的虚空当中挤了出来。

  “大罗巫仙?”

  御苍穹惊呼一声,不过他显然是误会了什么,因为在他的印象当中,能够拥有这等庞大体型并惯常于厮杀的,似乎便只有巫族之人。

  不过这等误会却是进一步令御苍穹加深了退走的决心,巫族那群战斗疯子,没人愿意轻易去招惹。

  虽然失去了将一条真龙金仙收作驭兽的机会实在太过可惜,而且经过此事之后,龙族必定会对自己有所防范,再想要得到如此机会怕是已经渺茫,但这些又怎么可能与自身的安危相比?

  只不过巫族那群向来无法无天家伙,什么时候居然与龙族这群目中无人的家伙走得这么近了?

  不过在退走之前,御苍穹还是要先将迦楼罗鸟救下来再说。

  且不说这迦楼罗鸟是自己手下仅次于腾蛇的本命驭兽,而且本身有着不弱于腾蛇的潜力,关乎自身日后能否在驭修道途上更进一步,更为重要的是,这只迦楼罗鸟乃是自己背后一个大势力所赠,乃是维系他与这家大势力,以及日后能否重振驭修一脉的关键。

  御苍穹心中一动,腾蛇居然同样破开虚空返回,而且趁着杨君山庞大的身躯尚未完全从空间风暴中摆脱出来的刹那,张开巨口狠狠的向着抓着迦楼罗鸟的巨手的手腕上咬去。

  腾蛇制毒,同样可令长生仙人闻之色变。

  咬中了!

  御苍穹内心一阵雀跃,心中虽然诧异于那大罗巫仙居然不曾躲闪,可他对于腾蛇之毒的毒性之烈却是深有信心,他曾亲眼见到金仙的不灭之躯在毒发之后化作一滩脓水,便是大罗仙尊往往也对其避之唯恐不及。

  然而下一刻,御苍穹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作为他的本命驭兽,与腾蛇几可做到心意相通的御苍穹已经感知到,它那一口如同长枪大戟一般的毒牙甚至都没能刺破那巨手手腕的肌肤!

  不好,不对!

  作为能够在妖族的打压之下还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御苍穹,自然也并非愚钝之辈,他几乎在第一时间便已经意识到这是对方的一个陷阱,一个故意为吸引腾蛇而设下的陷阱!

  然而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不等他下令让腾蛇退走,那原巨手突然松开了抓着迦楼罗鸟双爪的巨手,手腕一翻却是一抓攥住了腾蛇的蛇头!

  腾蛇大恐,庞大的身躯竭力挣扎,扭曲的蛇身沿着杨君山的手臂缠绕绞紧,剩余的蛇尾狠命的向着他的头部抽打,希图能够从杨君山的手中挣脱出来,然而这一切却无疑都是徒劳。

  不过杨君山在暂时压制了御苍穹手下最强驭兽之后,却是并未急着将之斩杀,而是挥舞着另外一只握着破天锏的巨手,向着半空当中的御苍穹打去。

  因为杨君山早已经注意到那大罗驭修有逃脱的意图,便在腾蛇被自己一把擒住的刹那,那名大罗驭修居然第一时间想要的不是要拯救他手下战力最强的驭兽,而是在他松开抓着迦楼罗鸟双爪的刹那,便急速乘坐那巨禽逃离!

  杨君山自然不可能任由对手逃脱,更何况这一次的对手还是一位大罗仙境存在!

  可眼瞅着杨君山一锏便要落下,却忽然有一声蛙鸣传来,一道巨大的身影从下方海面上跳起,正巧挡在了破天锏砸落的轨迹之上。

  啪叽!

  那实力堪比仙兽的海蛙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临死前的凄鸣,便被破天锏从头到脚砸成了一滩烂泥。

  然而便是这一挡的瞬间,那迦楼罗鸟得以全力扇动双翅,连虚空都在狂风之下被挤压,瞬息之间便撞入天幕之上的云层之中消失不见。

  逃了,这就逃了!

  杨君山大略是没想到堂堂一位大罗仙尊,居然逃得这般干脆,这般心安理得且不拖泥带水,一时间反倒有些发愣。

  直到手臂上那腾蛇的身躯仍旧疯狂的扭曲,试图从他的手中挣脱,这才让他猛然回过神来,而后气恼之下径直将破天锏从腾蛇的口中狠狠插了进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