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河洛之变(续)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河洛之变(续)

  杨君山对于麒麟一族的大罗仙尊吉裕印象倒是颇为深刻。

  当初在周天世界解体之际,吉裕便曾经在龙族的帮助之下,夺走了一道鸿蒙紫气。

  后来杨君山在离开河洛星宫的时候,麒麟一族当中传出吉裕陨落的消息,杨君山不疑有假,因为当时此事据说还招来了龙族的干涉,甚至后来还将嫌疑的矛头对准了吉袒,认为是他因为觊觎自家兄长的地位和体内的鸿蒙紫气,这才最终杀害了吉裕。

  后来吉裕加入河洛星宫,固然是因为河洛星宫的盛情相邀,但也有消息说是他不得龙族所喜,从麒麟一族出走更像是在被孤立后放逐。

  然而从刚刚吉袒言语当中透露出来的意思看,事情的真相有些出人意料,吉裕似乎并非身死,反而是落在了河洛星宫的手中,并以此为要挟令吉袒俯首听命,而吉袒反倒是一下子成了忍辱负重之人。

  只是这样一来,里面尚有一些事情无法说清楚。

  杨君山便冷笑道:“如若吉裕当真落在了河洛星宫的手中,他们大可以将他镇压在第五星宫之中作为阵灵神兽,又何必多此一举,再来要挟于你?”

  吉袒对于杨君山的询问似乎并不意外,闻言苦笑道:“那么您觉得现在第五星宫的守护阵灵又会是谁?”

  杨君山闻言脸色骤然一变,可紧跟着便收敛了起来,只是整个人的气势看上去显得异常凝重。

  杨霆对于本尊气息的变化感知尤其敏感,见得杨君山沉吟不语,便在一旁低声道:“本尊?”

  杨君山目光一抬,正看到吉袒将自己的目光垂了下来,于是冷哼一声,道:“既然如此,那么河洛星宫又为何不派吉裕进入丰天世界,而是将你派了进来?难不成河洛星宫未卜先知,笃定你这个进入丰天世界时才刚刚进阶大罗初期的修士必然能够得到鸿蒙紫气?更何况你离开了第五星宫,便意味着第五星宫失去了阵灵守护,整个周天星斗大阵都可能会受到部分影响……”

  “这……”

  吉袒一时语塞,似乎连他自己也未曾想到这一点,只得道:“当时在下并未多想,河洛星宫要派在下进入丰天世界,在下便也只能听从。”

  吉袒的回答显然不能令杨君山感到满意,正待要继续开口质问的时候,却听得一声长笑从吉袒身后传来,而吉袒在这个时候整个身躯都变得僵硬。

  只听那长笑之人的声音再次传来:“杨道友既然想要知晓原因,又何必问他,不如直接来问在下!”

  “羽冰!”

  杨君山的口中吐出了这两个字,越过了吉袒看向他的身后,目光之中却闪过一道奇光,道:“合道境?”

  “怎么,本天尊斩却三尸化身,进阶合道境,有什么奇怪吗?”

  羽冰仙尊的身形从吉袒的身后闪出,周身气息似有与天地相合,显然已经拥有了合道境的实力无疑。

  羽冰在混沌之入口之地当中参与鸿蒙紫气争夺的时候,便已经是三花聚顶的大罗巅峰之境,之后虽然不曾夺取鸿蒙紫气成为丰天界主,但以他的修为,如今进阶合道境似乎也是理所应当之事。

  而杨君山刚刚明显从羽冰身上发现了什么,但他却故意忽略了去,反而问道:“之前羽冰道友正要赐教一二,杨某在这里洗耳恭听!”

  羽冰“哈哈”一笑,道:“很简单,再用吉裕道友坐镇第五星宫便是了!”

  杨君山闻言顿时恍然,道:“你们这是在用两头胁迫的伎俩!”

  羽冰面露得意之色,道:“不管什么伎俩,总之管用就好!”

  羽冰在言语之际,丝毫没有顾忌旁边的吉袒,仿佛根本不怕吉袒知晓这其中的缘由一般。

  杨君山的目光从吉袒的身上一扫而过,点了点头认同道:“目前看来,的确管用!”

  羽冰闻言越发的得意,甚至故作大方到:“杨道友此番既然是为了位面通道而来,不如在下请道友前去参观一番,如何?”

  杨君山“呵呵”一笑,道:“怎么,羽冰道友也想学苗君一般,引爆本源之海的时候将杨某也稍待进去?”

  羽冰闻言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在下虽然加速推动丰天世界的解体,却也还没有疯狂道如苗君道友那般,为此而献身的地步,杨道友多虑了。”

  羽冰并不惧怕杨君山,或许是因为吉袒如今在他的掌控之中,哪怕杨君山现在出手将其镇压,吉袒恐怕也不敢违逆羽冰的命令,况且他自信在杨君山的手中,即便不是对手也有足够的把握逃离,因此,才越发的有恃无恐。

  杨君山这个时候却忽然开口道:“恐怕羽冰道友人在这里,也没办法引爆本源之海吧?”

  羽冰大笑的声音缓缓停了下来,目光之中却是冷光闪烁,故作不解道:“杨道友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没什么!”

  杨君山心中已经越发的笃定,口中却是岔开了话题,道:“看样子倒是与你无关!”

  羽冰面露不解之色,道:“什么无关,你在说什么?”

  杨君山却没有理会羽冰,而是看向了吉袒,笑道:“吉袒道友身为艮宫界主,定然有所感知,想来是知道的!”

  不等吉袒开口,羽冰杀人一般的目光已经先一步看了过去。

  吉袒目光微垂,并不与羽冰的目光对视,低声道:“杨道友在说什么,在下并不清楚,还请道友明示!”

  杨君山笑了笑,也没有在故弄玄虚,径直道:“在乾宫苗君道友遭了天谴之后,这方世界的天地本源意志便一直处于衰退当中,甚至能够进一步影响到界主本身对于天地本源的掌控,想来这一点吉袒道友已经有所感知了吧?”

  吉袒有些意外道:“是所有界主都在衰退吗?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

  羽冰闻言顿时恶狠狠的看向吉袒,阴沉沉道:“为什么不早说?”

  吉袒并不慌乱,而是很镇定道:“位面通道都打通了两条,你觉得天地本源意志对于我是厌弃还是喜欢?我所能够掌控的天地本源意志一直都处于流逝当中,还用得着感到奇怪吗?”

  羽冰闻言一愕,却是找不出反驳的话来,只能重重的冷哼了一声,看向杨君山道:“你以为天地本源意志的衰退是因为我开辟位面通道的缘故?”

  杨君山笑了笑,道:“现在看来你不是了,无论是你还是吉袒道友,你们都还不够格,更没那个本事做到这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