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众矢之的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众矢之的

  当杨君山还沉浸在关于混沌境之后的修行途径的猜想当中的时候,在丰天残存的天地本源以及位面意志被大量消耗之后,他已经没有必要,也无法再强行维持震宫四域的位面世界形态。

  于是在各方大神通者窥视以及期待的目光之下,震宫四域终于在星空之中开启了解体的进程。

  直到了这个时候,杨君山才渐渐意识到,从他沉浸在锻体境界的提升开始,到现在居然已经过去了近十年。

  而在这十年当中,整个丰天世界九宫三十六域,除开他所掌控的震宫四域之外,其他的都已经完成了解体,并向着一座完整的星界进化。

  震宫四域迟迟没有解体化界,那便意味着丰天世界也并未完成解体化界,那么是否也意味着星空大世界同样不曾达到圆满?

  所谓细思极恐,杨君山心头不免打鼓,星空大世界无法圆满,那么紧跟着混沌之地的融合是否也要随之延后?

  事实上,在杨君山从修行的感悟当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便已经在第一时间得到了三尸化身杨锏那边的情况,他所镇守的混沌入口之地至今尚未遭受到任何冲击!

  混沌入口的封印不曾遭到破坏,那便意味着各方觊觎混沌至尊境界的大神通者,都还尚未开始对于至尊之位的冲击。

  那么是否也可以证明混沌之地的融合同样未曾进行?

  杨君山可不相信,各个混沌之地的融合会没有一点动静。

  这个时候他顿时明白过来,事情恐怕已经大条了。

  自己延缓的不只是星空大圆满以及混沌融合,而是那些期待能够进入混沌之地的合道境巅峰的天尊们,以及那些急待在混沌之地融合之后,寻找后续道途的仙路至尊们。

  几乎就在他预感到可能会有不妙的事情发生的同时,危机便已经悄然而至。

  震宫四域刚刚解体所造成的虚空动荡的余波尚未结束,几道强横的神识魂念便已经强行渗透入进来,以极有默契的方式进,向着不同的方向铺开,几乎是在瞬间便将整个震宫四域的情景纳入了观察当中。

  杨君山的存在,几乎是在瞬间便已经同时被数位大神通者的神识捕捉到了方位。

  攻势紧跟着便瞬息而至!

  原本就在分裂当中动荡不安的虚空,再次被一柄宽刃板斧重新撕裂,天地仿佛都要被这巨斧劈开,连带着整个震宫化界的过程都仿佛加快了三分。

  而就在那仙器巨斧飞斩而至的同时,杨君山身后的虚空当中突然燃起了一朵黑色的火焰。

  伴随着黑色火苗的跳动,周围的虚空也跟着在一片氤氲当中变得光怪陆离起来,远远的看去就像是这片虚空已经被笼罩在了一个泡影当中。

  与此同时,一道如同吟唱一般的怪异声音从虚空当中传来,杨君山闻声望去时,隐约间能够透过正在解体的虚空裂缝,看到一个赤裸上上半身,左手挥舞着一根弯曲骨杖的修士,正围着一团以灰白色骨骼作为干柴的火堆,如同疯魔一般狂乱的跳跃着。

  与此同时,一股浑身燥热,直至被烈火炙烤一般的感觉,忽然从杨君山的全身上下传来,他的耳边甚至都能够听到皮肉在火焰的舔|舐之下,从中渗出的油脂滴落到火焰当中溅起的一朵朵橘黄色的火花。

  “巫族的刑天、魔族的黑魇、蛮族的大祭司!”

  杨君山大笑着:“一出手便是三位合道境大圆满的存在,诸位对杨某的看重,着实令杨某受宠若惊呐!”

  话音未落之际,只见杨君山忽然手臂向前一挥,一重重的虚空破碎之下,他的手臂仅仅只有残影留下。

  紧跟着便听得“啪”的一声,杨君山的手掌已经准确的拍在了飞斩而来的宽刃巨斧的侧面之上。

  巨斧立马被这一掌拍得偏离了方向,从杨君山的身侧飞过,一斩落空。

  紧跟着,落下的手臂顺势向后一挥,一股狂澜扭曲着虚空,径直将那片氤氲的空间吹得支离破碎,连带着那一朵黑色的火焰都跟着明灭不定,仿佛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与此同时,又见杨君山深吸了一口气,猛然间向着蛮族大祭司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吹去。

  一股白色的气流从他的口中径直喷出三丈之远,而在这段距离当中,一层层的虚空被气流吹得褶皱,形成了一道道的空间波纹,一路远远的向着震宫四域之外的星空之中荡漾开去,立马便令虚空当中传来的吟唱变得断断续续,杨君山周身上下原本那种置身于火烤之中的感觉也立马消解。

  三位合道巅峰存在蓄谋已久的联手一击,居然就这般于轻描淡写之间被杨君山化解于无形。

  然而且不管此时这三位合道天尊心中作何感想,杨君山此时却非但没有感到丝毫轻松,反而神色变得越发的严峻。

  这样的联手一击威力虽然可观,却也因为震宫四域尚未完全化界而存有几分顾忌,更多还是存着试探的心思。

  接下来三位天尊恐怕会继续出手,而且随着震宫四域解体越发的彻底,出手也会变得越发的肆无忌惮,甚至还有可能不止这三人。

  ……

  便在杨君山几乎在震宫四域开启解体的刹那便成为众矢之的之际,已经身临正在成型的离域星宫,已经站在了混沌境门槛之上的普元天尊,此时也迎来了极为特殊的客人。

  “巫族的孟婆婆,魔族额血冥前辈,这一位……请恕在下眼拙,莫不是蛮族的至尊前辈当面?”

  普元天尊对于面前三位特殊存在的出现,显得似乎并不算太过意外。

  这三人当中那位唯一没有被普元天尊认出来的存在微微一笑,开口道:“老夫烛龙。”

  听得此人自报家门,饶是以普元天尊这般存在,也在第一时间先是显露惊容,然后才满是讶异道:“原来是祖龙前辈当面,晚辈可真是失礼了,只是没想到前辈居然也留在了星空,并未追随祖龙前辈前往混沌之地。”

  说到这里,普元天尊再次疑惑道:“只是晚辈有些不解,这杨家小友居然也能劳动烛龙前辈关注么?”

  烛龙“哈哈”一笑,却没有任何回应,但也站在普元天尊面前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普元天尊又将询问的目光看向了另外两位存在。

  鸡皮鹤发的孟婆婆张开牙齿所剩无几的嘴发出一声怪笑,声音听上去如同夜枭一般渗人:“老妪一个晚辈被这小子所囚,此番老妪说不得便要为难他一二。”

  血冥天尊则冷冷道:“打了小的,老不死的自然要出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