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众矢之的(续)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众矢之的(续)

  “好不要脸!”

  一声突如其来的呵骂惊呆了所有人。

  转眼望去时,正见杨君秀站在普元天尊身后,将一双眼睛瞪大,恶狠狠的看着普元天尊对面的三人。

  “不得无礼!”

  普元天尊大声呵斥了一声,却突然察觉到身前有所异动,猛然转过身来,却见血冥天尊抬手一指,一缕血芒从他的指尖溢出,直奔杨君秀而去。

  “前辈何必与一个小辈计较!”

  普元天尊同样伸出手指在身前一划,一道漆黑的裂缝突然在血芒必经之路上出现,将那一缕血芒吞噬。

  可就在普元天尊出手的一刹那,旁边的孟婆婆向着杨君秀招了招手,口中还道:“来来来!”

  “啊——”

  杨君秀就感到自己脑子一疼,张口发出一声惨叫,神魂霎时间陷入一片混沌,仿佛下一刻就要从自己炸裂的脑子当中蹦出来一般。

  普元天尊闻言一惊,连忙道:“婆婆手下留情!”

  话音刚落,便听得身后一声惊天虎啸传来。

  普元天尊愕然转头望去时,却见杨君秀一头秀发倒竖而起,表情看上去略显狰狞,却透着一股另类的英武。

  而在她的背后,一只巨大的白虎头法相正仰天咆哮,将孟婆婆用来攻击神魂的秘术破掉。

  “好好好!”

  一道声音突兀的传来,引得几位大神通者侧目。

  只见烛龙天尊无视了其他人的目光,一边拍着手,一边笑道:“不愧为是白虎血裔,不错,很不错!”

  孟婆婆闻言勃然作色,却不知忽然想到了什么,强行压抑了自己的怒气,冷下了一张脸不再言语,却也没有再出手为难杨君秀。

  杨君秀满是警惕的目光先是盯着孟婆婆,然后又转向了一脸笑意的烛龙,似乎感觉到了他身上的善意,确定不会再有人出手,这才缓缓放松了一些,但也不再开口说话,却也站在了普元天尊的身后不曾离开。

  普元天尊苦笑一声,但也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见得她执意留在这里,显然是想要从这里确定她义兄的情况,便也没再说什么,而是转身再次看向了拦在他身前的三人。

  孟婆婆乃是巫族至尊平心娘娘的三尸化身,当初在杨君山封镇阎罗天子之战当中还曾出手,只不过中土被普元天尊出手拦了下来。

  血冥天尊则是魔族至尊罗睺的三尸化身,同样具备着合道巅峰的实力。

  魔族此番在丰天的布局,因为从黑雨到血玄,再到黑魇的三尸化身都在杨君山的手下一败再败,可以说是吃足了苦头,最终能够有所获,还是因为杨君山手下留情的缘故。

  可在血冥天尊看来,却像是那杨君山在主动施舍一般,自然要找回这个场子。

  至于最后一位连普元天尊都感到震惊,且在对方面前保持着谦卑和尊重的烛龙天尊,则显然是龙族至尊的三尸化身,只是不知因何缘故,也在此时选择出面拦阻普元天尊。

  这三人显然是为了阻止普元天尊与杨君山联手,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现身。

  这三人的身份表露出来似乎如雷贯耳,然而普元天尊此时却是面带微笑,目光之中除了一点敬仰之外,似乎全无任何惧意。

  “若是三位本尊前来,晚辈自然要退避三舍,然则如今却只是三位来此,诸位前辈可自信能够拦得住晚辈?”

  普元天尊语气虽然平淡,然而言辞之间却是显露出十足的傲气。

  孟婆婆“嗬嗬”的笑了两声,开口道:“我们来这里自然不是要与你斗法,你应该明白,我们现身究竟意味着什么!”

  普元天尊眉头微微一皱,道:“三位至尊前辈的态度?”

  血冥天尊阴恻恻的开口道:“普元,你终究还不曾进入混沌之地!”

  普元天尊冷笑一声,道:“诸位是怕我道族虽后起,却马上就要拥有两位至尊,混沌虽大,也担心不够分吧?”

  现身之后一直表现得很是漫不经心,看上去就像是来凑数的烛龙天尊,这个时候忽然开口道:“你觉得那个‘孩子’,还是那个孩子吗?”

  普元天尊微微一怔,目光之中闪过一道冷芒,道:“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烛龙天尊微微转身,目光仿佛能够透过星空,看到千万里之遥外正在解体的震宫四域,语气悠然道:“这孩子心太大,丰天世界残留的天地本源以及位面意志有近一半都被他引导了过去,之前所有人都觉得他肯定难逃被同化,然后与震宫四域融合这一关。”

  “可是他已经出来了,并未被位面意志同化,而且震宫四域也已经开始了解体!”

  普元天尊沉声说道。

  “的确如此!”

  烛龙天尊并未否认普元天尊的话,而是道:“他人的确出来了,可是他的神魂是否还在呢?有没有可能被替换了呢?”

  “你是说……夺舍?”

  普元天尊面色重新变得严峻:“有这种可能……吗?”

  “这不可能!”

  杨君秀终于忍不住开口大声道:“我哥就是我哥,他是绝对不会被人夺舍的!”

  普元天尊没有言语,背对着杨君秀的普元天尊神色看上去有些凝重。

  烛龙则没有计较杨君秀这个晚辈的插口叫嚣,而是同样收敛了笑容,正色道:“普元小友,你应当清楚,丰天世界太大了,它的位面本源意志恐怕也要比所有人预料当中要强得多,也远比我们想象中要聪明的多,一旦让它以夺舍成功化身为人,而且此人本来还是丰天世界的界主,那么接下来的后果,我想小友曾经作为周天世界的位面界主,想必十分清楚!”

  普元天尊沉默不语,只是他此时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看。

  孟婆婆那如同夜枭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混沌之中,如同本尊等那般存在,为何会如此迫不及待的加速丰天世界的解体?难道你们当真以为仅仅是要加速混沌之地的融合,以求重续混沌境之后的道途吗?”

  “桀桀……”

  孟婆婆发出一阵渗人的怪笑,继续道:“这些固然是根本的原因,但还有更直接的一个原因,便是本尊等混沌境的至尊们,通过混沌之地的变化,已经察觉到星空之中最后一座位面世界的特殊性,它所孕育的位面本源意志实在太过庞大,庞大到一个界主根本无法驾驭,而不得不分摊到九个人的身上。”

  “如此一来,原本也应当不会出现意外,本尊等人甚至为了保险,还施展大神通者,以神念投影影响到了其中一位界主,令他背弃界主之责,强行打通位面屏障,,甚至不惜引来天谴,为得便是加速丰天解体,不给位面本源意志以可趁之机,然而……”

  说到这里,普元天尊忽然开口,以低沉的语气接着道:“然而君山小友却另辟蹊径,以一己之力维持震宫四域,引动近半位面本源意志流向震宫,又给了位面天地意志死灰复燃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