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东皇钟

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东皇钟

  丰天世界的天地本源意志一旦夺舍成功,便能够率先进入混沌之地,并断掉所有人藉此进阶的希望?

  杨君山不置可否,而东皇拾的话显然还没有说完。

  “……而如今丰天世界的混沌入口又掌控在谁的手中?”

  东皇拾悬于星空之中,周身上下有炙热的光芒盛开,甚至正在渐渐的将他的身形淹没在其中,就如同一尊孕育于大日当中的神祇。

  杨君秀冷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姑奶奶我便不相信,你们这么多人等在混沌之地外面,害怕我哥一个人将混沌入口给封了?况且现在守护混沌入口之地的不过是我哥的一位三尸化身而已。”

  东皇拾深沉而带着怪异情绪的声音从炙白的光芒当中传出:“丰天世界的位面本源意志孕育于丰天世界诞生之初,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它深通世界孕育之妙!”

  不用等其他人反应,东皇拾便已经回答了自己的问题,然后接着道:“若是再仰仗这位君山道友一身雄浑的修为底蕴,进阶混沌至尊不过在顷刻之间,甚至混沌境之后的道途,对它而言都是轻而易举。”

  不等杨君山开口,杨君山惊诧的声音便已经先传了过来:“混沌境之后的道途与位面世界的孕育有关?难不成是要在混沌之地当中开辟新的位面空间不成?只是传说中不是所有仙路至尊都困在混沌之地当中道途难续么?这么说来,你们早就明白混沌境之后的道途该如何走?”

  炙白的光芒之中再没有东皇拾的声音传来,更看不清楚他此时的表情,然而他的沉默却似乎又在某种程度上表达了默认。

  这似乎也印证了杨君山一开始对于混沌境之后道途的部分揣测。

  杨君山这个时候却是忽而展颜一笑,道:“说的这般信誓旦旦,差点连杨某自己都信了,可惜这一切却终归只是揣测。”

  杨君山已经意识到东皇拾恐怕也很快就要出手,加入到围攻他的人当中来,而且一出手肯定便是石破天惊的大神通。

  他现在面对金灯佛、刑天与蛮族大祭司三人的围攻便已经疲于应付,若再加进来一位实力明显不在三人之下,甚至还要在三人之上的大日金乌,形势恐怕立马就会急转直下。

  于是杨君山却也顾不得再隐藏手中的底牌,连忙大声道:“慢!杨某尚有其他方式证明自己并未被丰天意志夺舍之人!”

  说着,不等其他人开口询问,他便急声道:“三位还请现身一见,否则杨某这一关怕是不太好过!”

  围攻杨君山的几位大神通者各自警惕,以为他的身后尚有其他援手之人。

  就连杨君秀的脸上都浮现出一丝惊愕,她同样不清楚自家兄长居然尚有其他帮手。

  “丰天解体开启之后,我等三人本事低微,未免意外发生,不得不托庇于君山道友羽翼之下,在此期间,君山道友的一应修行过程均在我等观察之下,因此可以证明,君山道友并未遭人暗算夺舍!”

  一道晴朗的声音从虚空当中传来,紧跟着一位合道修士出现在了虚空当中,紧随在他之后的,还有两位大罗境的修士。

  只不过这三人显然不敢太过靠近杨君山等人的战团,只能隔着数百里的距离向着这边眺望。

  这三人为首之人正是原坎宫界主,出身于灵妖一族的合道初期修士牵藤,其余二人则是原巽宫界主横金,以及原艮宫界主吉袒。

  丰天解体伊始,早已在丰天域外等待不及的各方势力进场。

  如同横金这般实力低微且势单力孤的界主,在失去了天地本源意志的眷顾之后,在域外涌进来的那些大神通者面前几乎毫无低微可言。

  吉袒虽然出身于麒麟一族,奈何在他背叛河洛星宫之后,身份多少有些尴尬,再加上又承下杨君山的搭人情,便也主动投入杨君山麾下寻求庇护。

  至于牵藤天尊,以他合道境的修为原本倒也有着不俗的自保之力。

  奈何出身灵族首位合道天尊的他,在肩负灵妖一族期望的同时,也是各方势力的眼中钉肉中刺。

  如此情形之下,牵藤选择与杨君山合作,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杨君秀看到三人,虽然惊诧于他们出现在这里,但还是第一时间喊道:“他们三个均为丰天界主,有他们三人相助再加上我哥,就算丰天世界的本源意志有一半流入震宫,以四位界主联手之力也足以调控,我哥又怎么可能会被夺舍?”

  “善哉!仙子此言差矣!”

  金灯佛手持一盏油灯,慢里斯条道:“仙子同样也是丰天界主,又是君山道友义妹,关系自然匪浅。然而君山道友在封闭震宫之际,却不曾将更加信任的仙子招至震宫保护,反而将三个毫不相干之人招来,这岂不怪哉?”

  “老和尚,你不要血口喷人,这般挑唆的手段着

  实卑劣,也是你释家所为?”

  杨君秀冷冷一笑,语气之中满满的嘲讽之意。

  金灯佛仍旧不疾不徐,声音却缓缓的流淌进了在场每一位存在的耳中。

  “依老衲看,恐怕君山道友早已在丰天解体之前便已经被夺舍,而且不止他一个,这刚刚出现的三位恐怕同样也是如此!”

  “这大约也可以解释堂堂丰天界主,为何会落在这三人或是本领低微,或是势单力孤的道友身上,难道单纯只是三人的运气个个都好?老衲却是不信的。”

  “当然,这大约也能够解释这位君山道友,在初为界主之时才不过刚刚进阶合道,却能够一气斩却三尸,之后在丰天解体前短短数十年时光,便能够将自身修为一路推升至合道巅峰极致,这般不合常理的修为提升速度。”

  “那便是因为他本身早就已经是丰天世界的本源意志所化,真正的杨君山恐怕神魂早已被吞噬寂灭。”

  金灯佛话毕,虚空之中的氛围陡然变得诡异,就连杨君山自己都变得沉默不语。

  “简直一派胡言!”

  杨君秀暴怒,甚至不顾眼前黑魇魔尊的纠缠,强行分化出一抹刀芒,向着金灯佛劈去,却尚未接近他百丈的距离,便被金灯佛从掌中油灯上分出的一朵灯花烧灼的干干净净。

  “哥……”

  杨君秀带着一丝怒意向着杨君山喊道。

  不是因为不相信他,更不是在质问,而是要义兄尽快反驳。

  “你在普元天尊的庇护之下会更加安全!”

  不过杨君山还是开口向她解释了一句。

  “呵呵,金灯前辈之言却是提醒了在下。”

  原本被炙白的光芒所萦绕的东皇拾,不知何时身形已经从光芒之中走出,而在他的掌中却凌空托着一口巨大的古钟。

  “没想到丰天位面本源意志非但有可能在鸿蒙紫气出世之际便已经完成了对这位君山天尊的夺舍,甚至有可能夺舍之人还不止一位!”

  东皇拾的目光从杨君山身上离开之后,又向着远处的牵藤等三人扫了一眼,嘴角掀起一丝冷笑,道:“既然如此,诸位索性便尽数留下来吧!”

  话音未落,便听得“嗡”的一声闷响,那被东皇拾凌空托着的一口古钟已经飞在半空,而后便见得他伸出手指向着那口已经化作三丈大小的巨钟凌空一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