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233章 为和平而来!

第1233章 为和平而来!

  苏长发、寇如火、唐千鹤三名修仙者脸上明显闪过一抹厌恶和讥讽之意。

  苏长发慢慢伸出手来,轻轻拍着李耀的肩膀。

  他的手又绵又软,就像是一大块温热的泡沫,拍得李耀周身骨骼都酥麻难忍。

  他装作没听到李耀最后一句话,笑容依旧无比真挚:“既然李道友知道星海帝国,那就省去了我们一大番解释的功夫,没错,我们正是来自昔日人类文明最辉煌的旧土,星海帝国的环首都星域!”

  “在这片人类文明曾经繁荣发达的旧土之上,一个全新的国度已经冉冉升起,继承了星海帝国的遗志,守护我们的文明,不断进化,进化,进化,探索‘人类’二字的真义!”

  “我们的文明已经发展到了极高的层次,战胜了无数觊觎这片沃土的妖魔鬼怪,牢牢控制住了星辰大海的心中!”

  “我们知道,在星海边缘,肯定还有无数人类兄弟正在黑暗和蒙昧中苦苦挣扎!”

  “所以,我们之中的一部分志愿者,就搭乘着象征和平和光明的星舰,向星海四方探索,希望能找到更多的大千世界,将我们的知识、智慧、技术和神通,和你们分享,促进整个人类文明的进步和发达!”

  “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几年前,我们在星海帝国的古代星图中,发现了一处名叫‘飞星界’的大千世界,据说在一万年前的星海帝国时代,这里曾经是帝国边疆上的核心世界,或许一万年后的今天,依旧生存着无数同胞和兄弟!”

  “所以,我们才会踏上旅途,不远万里,想要找到你们!”

  “只可惜茫茫星海实在太辽阔,也太凶险了,凭借着残缺不全的古代星图,我们无法精确锁定坐标,却是在超远距离星海跳跃中迷失了方向,又卷入星海风暴中,消耗掉了大部分燃料,不得已迫降到了这里!”

  “谁知道,就在山穷水尽之时,又是柳暗花明,正好遇到了来自飞星界的李道友!看来,我们和飞星界之间的机缘,真是星海风暴都扯不断了!”

  苏长发一边说着,一边软绵绵地拍着李耀的肩膀。

  他的五根手指都以最细微的动作,每秒钟弹跳数千次,将一缕缕诡异的力量,输入李耀体内。

  “咦,这老小子在刺激你的神经簇!”

  血色心魔从李耀脑域深处钻了出来,对苏长发的催眠手法评头论足,“不错,不错,他神不知鬼不觉,将一缕缕灵能送入你的体内,通过刺激你神经簇的手法,令你体内的各种激素精确分泌,进而影响你的中枢神经和脑细胞,非但能令你不由自主相信他的话,甚至能在某种层面,控制你的喜怒哀乐等各种情绪,相当有意思的手法啊!”

  血色心魔本来就是操纵人心的大行家,李耀的脑域又是他朝思暮想渴望控制的东西,这股外来的力量刚刚潜入李耀的神魂附近,就被血色心魔看得清清楚楚。

  李耀在心底冷笑数声,他的神魂经过无数次冲击和变异,比寻常元婴修士强大数倍!

  而且他在飞星界,曾经得到过一名元婴老怪“幽冥刃”庄子游的秘法,正是一种神魂攻击手段,此后刻苦修炼,自己也是一名精通神魂攻击的大行家!

  从某种意义上讲,他每天都在脑域深处,和血色心魔以“精神攻击”的方法,互相攻防数百个回合,双方斗得旗鼓相当,而他还略胜一筹,才能将血色心魔死死镇压。

  想要催眠他?真是不知死活!

  即便没有血色心魔提醒,李耀亦十分清楚自己体内发生的一切异变,激素分泌的水平,也在他的精确掌控之中。

  只不过,他不想打草惊蛇,才任由苏长达“催眠”罢了。

  李耀的表情,先是欣喜若狂,紧接着激动万分,随后又面目扭曲,贪婪到要流口水,深深一施礼,语气恭敬地近乎谄媚:“原、原来是来自星海中央的三位前辈,真是,太,太,太——”

  他装出一副语无伦次,不知该说什么好的样子。

  他的反应,早在苏长发等修仙者的预料之中,苏长发近乎透明的眼眸中,喷涌出一股淡淡的墨色,将双眼变成了两口深不见底的幽泉,柔声道:“前辈二字可不敢当,我们是出来平等交流的,大家以‘道友’相称就好了。”

  “李道友,我们此行的目的,是传播星海中央的文化,和星海边缘诸多世界的兄弟和同胞取得联络,是为了和平和交流而来,并没有携带太过的武器装备,除了这位寇如火道友稍有自保之力外,我和唐千鹤道友都是手无缚鸡之力!”

  “听李道友刚才的意思,你们飞星界的环境颇为险恶,充斥着星盗和修仙者么,不知道我们去了飞星界,会不会有危险?”

  “这星盗么,我倒是知道的,无非是纵横于星海之间,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盗匪罢了,却不知……修仙者是什么东西?”

  李耀心中冷笑不已:还“手无缚鸡之力”,说不定,三名修仙者中最危险的就是你这条精通催眠和精神攻击的老狐狸!

  表面上,却是装作被彻底催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修仙者是最近几年才冒出来的狠角色,还弄出了一个叫‘长生殿’的组织,和星盗沆瀣一气!”

  “这些修仙者,和我们修真者大不一样!”

  “我们修真者,讲究的都是斩妖除魔、行侠仗义、保护普通人,是要燃烧自己,照亮整个世界的!”

  “而这些修仙者,却将普通人都当成蝼蚁,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以眼皮都不眨一下,就牺牲掉数以万计的普通人!”

  “在我们飞星界,修仙者曾经发起过无数次恐怖袭击,害死的普通人不计其数,是我们的心腹大患!”

  苏长发失声道:“没想到,世上还有如此卑劣的修士!那飞星界的各位道友,就没想办法铲除他们么?你们的化神和元婴强者,都没露面么?”

  李耀茫然道:“化神?我们飞星界从来都没有化神强者!就连元婴强者,好像也只有三五个,只有一个是战斗型的!飞星界这么大,光靠一名战斗元婴怎么够呢?”

  苏长发、寇如火和唐千鹤交换了一个眼神,几乎掩饰不住轻视和喜悦之情。

  那名牛高马大的“武器长”寇如火上前一步,沉声道:“李道友,却不知你们飞星界,拥有多少人口,多少战舰,多少可堪一战的修真者?”

  这是一个十分敏感的问题。

  李耀却显出十分迟钝的样子,丝毫没听出这句话里蕴含的杀机,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摇头道:“人口……大约七八十亿,又或者近百亿吧,我实在说不出来!”

  “我们飞星界是星舰文明,绝大部分人都住在星舰上,漂流于各个星域之间,又没有统一的政府,从没有进行过大规模的人口普查,所以精确的人数,谁都说不上来!”

  “连统一的政府都没有?”

  光头刀疤男寇如火错愕道,“那你们如何组织军队,去和星盗以及……修仙者厮杀?”

  李耀愁眉苦脸道:“就是这个问题!我们飞星界在五千年前曾经遭遇过一次大灾变,整个世界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那之后就是一盘散沙,几艘星舰就是一个宗派,每个宗派都各自为战,并没有一支统一的军队,所以星盗和修仙者才会肆虐,一发不可收拾!”

  “不过,在修仙者出现之后,我们所有宗派,总算联合起来,炼制了一种名叫‘太虚战兵’的法宝,希望能扼杀修仙者!”

  唯一的女性修仙者,“领航员”唐千鹤笑吟吟问道:“太虚战兵,那是什么?”

  李耀朝天空中,真人类帝国的太虚战兵努了努嘴:“和你们这些金属傀儡倒是有些相似,都是不用修真者控制,就可以自己厮杀的法宝!所有太虚战兵都由一台超级晶脑‘星脑’控制,据说只要炼制出几千万台,就可以彻底扼杀星盗和修仙者了!”

  “原来如此!”

  苏长发幽深如墨的眼珠转了一圈又一圈,“却不知,李道友是什么时候流落到这里的呢?那时候,你们和修仙者的决战,应该还没开始吧?”

  李耀点头道:“我们在五年前遭遇星盗打劫,此后在茫茫星海中漂流了两三年的样子,才找到了这里,而距离我迫降到这里,也有两年光景了!”

  寇如火冷冷道:“既然李道友是身穿晶铠迫降下来的,应该没有星舰,这两年时间,李道友又住在哪里呢?”

  李耀指了指东面道:“我住在东面几百公里的一处洞穴之中!”

  唐千鹤眼中精芒一闪:“既然住在东面几百公里处,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李耀苦着脸道:“我原本一直蜷缩在洞穴附近不敢出来,就怕这颗星球上有什么凶险的异兽,不过我随身携带的食物都快吃光了,总不能整天以苔藓充饥吧?”

  “再说,我的晶铠也有两年没能得到维修,不少法宝构件都稀巴烂了!”

  “我探测到,在这个方向上有大规模的金属反应,所以才冒险过来看看,就算不能找到食物,至少找一些燃料和金属构件,将晶铠勉强维修一下,去深渊中狩猎也好!”

  “我出来探索了小半个月,始终一无所获,直到今天,遇到各位道友降落,我吃不准是敌是友,是人是妖,这才躲在暗中窥探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