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65章 噩梦难醒

第1365章 噩梦难醒

  “恭喜老祖,炼成神通,一统巫南,威震天下!”

  “灵鹫老祖,神威无敌,我银狼山上下,唯老祖马首是瞻!”

  “老祖!老祖!老祖!”

  “啊!”

  凌兰因从一个个光怪陆离,邪恶至极的梦魇中陡然惊醒,禁不住呻*吟一声,这才发现自己睡梦中听到的阿谀奉承之声,竟然真是从火鲁城寨四周传来!

  她如堕冰窟,周身发颤,腹中一颗金丹都像是狂风中的烛火般摇曳不定,喘息了很久才回想起来,这里并非一片狼藉的火无咎营地,却是火鲁城寨的深处。

  暂时是安全的。

  虽然不知道还能安全多久。

  对凌兰因来说,过去短短一天发生的一切,却长得像是一场永远都不会苏醒,也无法挣脱的噩梦一样。

  昨天之前,她是万众瞩目的天之骄子,凤毛麟角的修炼天才,人人羡慕的兰花仙子。

  她自幼在大乾世家凌家长大,虽然是女儿家,却因为早早展露修炼天赋,并未受到家族的轻视,反而获得了比男丁更加丰富的修炼资源。

  而她亦没有辜负家族的期望,十二岁时就锋芒毕露,正式拜入家族的靠山紫极剑宗门下,此后的修行之路一帆风顺,高歌猛进,短短数十载,就成为紫极剑宗乃至整个大乾修真界最年轻的金丹剑修之一!

  凌兰因自视甚高,以为天下绝没有她的兰花秘剑无法解决之事。

  今次虽然是她第一次下山历练,但要应付的不过是一帮无知土蛮,并未被她放在心上。

  更何况她不过是辅助,大师兄“雷霆一字剑”楼冲宵才是真正的主力,一切都有大师兄做主,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没想到……

  一夕之间,风云色变,大师兄和宗门内的精锐剑手都身首异处,一向和中原修真界交好的黑月尊者叛投敌营,敌方竟然敢派出鲲鹏之主韩元泰这样的重要人物,而就在千钧一发、万劫不复的刹那,又无端端冒出一个阴风惨惨,邪异至极的灵鹫上人!

  这,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凌兰因完全乱了方寸。

  这时候才深深认识到,平常隐匿在冷漠和孤高之下真正的自己,究竟是多么苍白无力了。

  “兰因!”

  就在这时,她的父亲,巫南五路招讨制置使凌守敬听到叫声,轻轻敲门,走了进来。

  凌兰因在紫极剑宗修炼数十载,极少回到老家,和父亲的感情一向有些疏离。

  而且她自从炼成金丹之后,在众人的吹捧之下,心态渐渐发生变化,倒有些不把结丹期初阶的父亲放在眼里,认为自己才是凌家的顶梁柱了。

  一路南下时,父亲在她面前亦是唯唯诺诺,对她“金丹剑修”的身份十分尊敬,令她更添了几分狂妄自大。

  直到此刻,局面混乱到无以复加,才显示出凌守敬这名二品大员的沉稳老辣。

  在凌兰因手足无措,心神大乱之时,他却是很快从茫然中恢复过来,仔细推敲局面,试图力挽狂澜了!

  “父亲,外面局面如何?”

  凌兰因急忙迎上去问道。

  他们现在被灵鹫上人软禁在火鲁城寨中,没有灵鹫上人的许可,谁都不许离开城寨。

  虽然外面守卫的巫蛮修士根本挡不住他们,不过一想到血染的黎明时,灵鹫上人那番狠辣至极的手段,两父女空有一身结丹期的修为,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敌我不分,情况未明,我已经让元武他们去正式拜见灵鹫上人,顺便探探他的口风,元武做事一向机灵,待会儿就应该有消息传来,我儿稍安勿躁!”

  凌守敬摆了摆手,将桌上一壶冷茶一饮而尽,显然这名看似镇定自若的朝廷二品大员心中,亦是暗流涌动,惊涛骇浪不绝。

  “探探口风……”

  凌兰因有些茫然,想了想,自我安慰地问道,“可是,早上灵鹫上人一出现,就虐杀了黑月尊者,还将韩元泰都打成重伤,如此看来,他应该是站在朝廷一边,忠心耿耿的吧!”

  这番话让凌守敬哑然失笑,想了想,解释道:“个中曲折,我儿有所不知,却也怪不得你!灵鹫上人本来就是活跃于七八十年前的老一辈人物,又常年盘踞于巫南一带,从未涉足中原,因此凶名不显,你们这些年轻一辈没有听说过他的赫赫凶名,也很正常。”

  凌守敬叹了口气,将灵鹫上人昔日的所作所为,一一向女儿介绍。

  听得金丹女剑修连连咂舌,嘶嘶抽气。

  “灵鹫上人和黑月尊者这对师兄弟之间的仇怨颇深,据说六七十年前,因为贪图他们师父五阴老祖的遗宝之类事由,黑月尊者找了个机会,将灵鹫上人给杀了!”

  凌守敬苦笑道,“不过现在看来,灵鹫上人却是命不该绝,并没真的死去,或许还另有一番机缘,却是藏形匿迹数十年,闭关修炼,最近终于炼成绝学,回来找黑月尊者报仇!”

  “他一直隐匿在我们大军之中,甚至强忍被毒火烧身的痛楚,就是为了等一个最好的机会,将他师兄黑月尊者一招了断!”

  “此凶人虽然杀死了黑月尊者,但纯粹是了断私怨,却未必一定会站在大乾一边!”

  “倘若他当时顺手将韩元泰也一招叉杀,那倒又好说了,只可惜韩元泰只是重伤被擒,又留下了新的变数!”

  “竟然是近百年前的巫蛮凶人!”

  凌兰因不可思议道,“那他长相怎么如此年轻?”

  “巫南烟瘴之地,蛊术邪法甚多,他闭关几十年,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甚至夺舍换魂,调制了一具全新的‘巫毒之躯’,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凌守敬道,“这个凶人在六七十年前就是巫南罕见的金丹强者,闭关几十年,想来真是得了一份天大造化,炼成了玄之又玄的奇功绝艺,一举冲上元婴期中阶甚至高阶,成为天下有数的绝世强者!”

  “我儿千万不可以其容貌稚嫩,就存轻视之心,他绝对是天下最可怕的凶人之一了!”

  凌兰因连连点头。

  开玩笑,谁若是亲眼见到此凶人黎明时分的狠辣手段,还敢掉以轻心,那真是嫌自己的命太硬了!

  “那——”

  凌兰因沉吟片刻,又问道,“父亲以为,这位闭关几十载,刚刚神功大成,破关而出,大仇得报的灵鹫上人,究竟会站在哪一边呢,是咱们大乾,还是幽云鬼秦?”

  凌兰因很是担心。

  她总觉得这名凶人的狠辣手段,和师门日常宣扬的幽云鬼秦人残暴歹毒的风格看,很有些相似之处,是一丘之貉。

  “不好说,不好说啊!”

  凌守敬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毕竟是销声匿迹数十载的老一辈人物,以前在中原又没有太大名声,我们对灵鹫上人的心性和行事风格都所知甚少。”

  “更何况此君是一个心狠手辣,睚眦必报,阴戾成性,完全无法猜度和估量的人物,行事全凭一己之快,简直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此君比黑月尊者更加难以把握十倍,谁都不知道他究竟会以什么理由站在哪边,又或者哪一边都不站,只是独来独往,随心所欲罢了!”

  “只不过,我儿,为了大乾,为了凌家,也为了你们紫极剑宗,咱们却是一定要想方设法,将此人拉拢过来!”

  “呃……”

  凌兰因的俏脸上浮现出了十分明显的抗拒之色。

  紫极剑宗是名门正派,匡扶正道,行侠仗义之类的理念深入人心。

  她对灵鹫上人这种介乎于旁门左道和邪魔外道之间的巫蛮凶人,有着天生的抗拒。

  “我儿,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务必以大局为重啊!”

  凌守敬叹息一声,语重心长道,“我也知道,你一定看不惯灵鹫上人阴狠毒辣的行事风格,何止是你,连为父又何尝想和这样的野人虚与委蛇呢?”

  “只不过,他能以一敌二,瞬间镇压两名元婴,一身修为简直深不可测,这样的绝世高手,倘若不站在朝廷一边,而是投靠了鬼秦人的话,会给我大乾带来多少麻烦?”

  “更何况,他的凶名早在数十年前就传遍整个巫南,今天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虐杀了巫南第一高手黑月尊者,震慑了无数巫南部族!”

  “他的态度,亦有极大可能,决定整个巫南的动向!”

  “而巫南五路的动向,又关系到咱们凌家上下千余口,以及你们整个紫极剑宗的存亡了,这一点,你下山之前,你师父应该也和你分说明白的?”

  凌兰因面露纠结之色,颇为无奈地点了点头。

  “咱们此次巫南之行,朝廷中各个都幸灾乐祸,就等着看咱们的好戏!”

  凌守敬冷哼一声道,“倘若咱们不但能稳定住巫南五路的局面,甚至能礼聘一名元婴期中阶以上的大高手回去,那朝堂之上的衮衮诸公,还有什么可说,还拿什么来治我们凌家的罪名,修真界里的七宗八派,又以什么由头,来抄你们紫极剑宗的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