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387章 古典时代的比斗

第1387章 古典时代的比斗

  李耀独自一人,深入百刃山脉,拾阶而上,饱览数百座如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般的陡峭山峰,奇崛壮美的景色。

  龙泉大会期间,紫极剑宗的大部分山峰都向天下所有宗派开放,由不同级数的门人,携带最新炼制或者发掘出来的神兵利器坐镇,在一处处“试剑场”中演示神兵利器的绝强威力。

  倘若有别派修士看中了这些神兵利器,就可以和紫极剑宗进一步洽谈购买的生意。

  当然,飞剑、法宝都是生死攸关的要命之物,倘若对紫极剑宗门人的演示不放心,都可以亲自下场,在实战中,验证一下此飞剑的锋芒了。

  数百座山峰之上,到处都是鲜衣怒马,战旗招展的各派修真者,飞剑化虹,战刀破浪,刀剑交击的“叮叮当当”声络绎不绝,恍若一曲金戈铁马、波澜壮阔的上古乐曲。

  今年的龙泉大会不同往日,说白了,就是在新天子登基,专断独权的大太监王喜倒台之后,整个政治格局发生剧变,大乾修真界重新分配所有利益的大会。

  每个宗派利益的多少,都要根据龙泉大会上展示出来的实力决定。

  所以,金戈铁马的乐曲之中,又夹杂了几分狠厉猛恶的血腥气。

  不少山峰深处,一连串“叮叮当当”的交击之后,往往会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甚至惨叫才到一半就戛然而止。

  可以想象,发出惨叫者绝不是硬生生忍住,而是彻底无法发出声音了。

  李耀以一名普通散修的身份,观摩了好几场“试剑”,发现双方果然是以“试剑、切磋”为名,行生死搏杀之实,五场试剑,场场都痛下杀手,倒有三场是非死即伤,伤势还相当严重。

  比较值得玩味的是,除了三场试剑,是在紫极剑宗门人和别派修士之间展开,还有两场试剑,竟然是在两名别派修士之间展开。

  而且双方拼斗的狠辣程度,更甚紫极剑宗和别派修士之间的较量,就像是有杀父之仇,恨不得和对方同归于尽一样。

  此种情况,换了别的现代修真文明来客,或许就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不是说好大家一起来威逼紫极剑宗么,怎么自己人先搞起内讧来了?

  不过,对李耀这个拥有欧冶子记忆,相当于古修世界“百炼宗长老”的异类来说,却是见怪不怪了。

  百炼宗以炼器为主业,炼制出来的法宝当然也要发卖到天下各派,甚至其他大千世界。

  所以,百炼宗也有类似“龙泉大会”的新品发布会和年度特卖会,其规模甚至更大数倍,能吸引七八个大千世界的修真者前来参加。

  在百炼宗的“法宝博览会”上,当然也允许别派修士试用百炼宗炼制的法宝,称心如意之后再谈买卖。

  而百炼宗的每一次“法宝博览会”,却也会演变成各大宗派修士之间拼斗厮杀的“擂台赛”,到最后,约定俗成,百炼宗干脆专门开辟了一块擂台区,让大家自由拼斗。

  而这一点,也得到了当时各大宗派的欢迎,擂台赛的规模越来越大,法则越来越正规,到最后反而将“法宝博览会”的初衷给压倒了。

  这是因为,在资源紧缺,修真者数量爆炸的大环境之下,各个宗派之间,多多少少总是存在一些尖锐矛盾,甚至夹杂着几十条人命在里面,剪不断、理还乱的宿怨。

  如李耀在巫江流域看到的那些小门小派,有了矛盾和宿怨的话,随便一个火星就能点燃他们的械斗和火并。

  但是,规模庞大到了“紫极剑宗”和“太玄道”这样的程度,成为“大到不能倒”的庞然大物,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当然不可能再像乡下地方的小宗派一样,倾巢而出,大打出手,两败俱伤,白白便宜了旁人。

  所以,达到一定规模之后,修炼宗派之间要解决矛盾,往往有一定的规矩和法度,也就是要“划下道儿”来。

  但“划下道儿”来,也有两个十分头痛的问题。

  其一,是很难找到名正言顺的理由。

  大多数修炼宗派,总归还要讲点儿脸面,****要当,牌坊也要立,说起来都是清心寡欲、一心修真、不问世俗的“仙师”,总不好*裸地为了一个码头的归属,某个行业的垄断权开战吧?那传出去,不成了黑社会了么?

  其二,即便双方约定了比斗的时间地点和规矩,也很难保证对方不耍阴谋诡计,甚至有事后翻脸不认账的可能。

  如“龙泉大会”这样的法宝展销会,就完美解决了这两个顾虑。

  第一嘛,大家都是到这里来采购法宝的,法宝是用来保命的家伙,多试用一下很正常吧?如何试用才最保险呢,当然是尽最大可能模拟实战了!

  刀剑无眼,模拟实战中,失手错杀某人,那也是对方命中有此一劫,怪不得旁人。

  第二,这样的大会,往往是由当地最有实力的大宗派举办,而且会集结所有大宗派的强者来参加,众目睽睽之下,两个宗派以“试剑”为名来解决矛盾,事先很难做手脚,过程中很难用阴谋诡计,分出胜负之后,也很难翻脸不认账了。

  这也算是修真界中的“潜规则”。

  任何人或者势力违反了潜规则,下场都是很惨的!

  这样的潜规则一旦形成,龙泉大会就注定不可能是一场平平淡淡的法宝博览会这么简单,而是成为五年一度,整个修真界解决矛盾,重新划分利益格局,以便在今后五年继续保持和谐稳定的大会。

  而各门各派的新人们,也会趁着这个大好机会,跳出来耀武扬威,妄图扬名立万,一战崛起!

  名、利、权、欲,统统交织在一起,这就是修真界,这就是江湖!

  “好剑!”

  前方一座试剑场旁边,围着上百名修真者。

  试剑场中央,是一名紫极剑宗的凌霄剑士,双膝盘坐,五心向天,双目微闭,神念缠绕一柄赤红色的飞剑,在半空中疾速飞舞,留下一条条火焰轨迹,久久不散,到最后竟然形成“紫极剑宗”四个大字,顿时引来阵阵惊叹。

  “我是风刃盟弟子姜俊艾,筑基期中阶修为!”

  一名身穿火红色轻甲,面容稚嫩,充满傲气的青年,忽然一跃而起,窜上试剑台,先是洋洋得意向四周扫视一圈,随后才松松垮垮向那凌霄剑士施了一礼,大声道,“贵派新炼制的这柄‘赤火锥心剑’果然不凡,却不知在实战中是否同样锋利?姜某斗胆,想要试一试此剑!”

  “好!”

  “是‘巴山州’最近几年新近崛起的高手姜俊艾!”

  “听说他在巴山州年轻一辈中,已经少见对手了!”

  四周修士一片喝彩,隐隐夹杂着几名女修的讶异声,姜俊艾面有得色,眼中光芒愈盛。

  盘坐于试剑台中央的凌霄剑士却是面无表情,如一截朽木,只是眼皮稍稍睁开,上下打量姜俊艾一番,冷冷道:“道友修为精纯,法力无边,真要拼斗起来,在下势必全力以赴,此剑新近炼成,尚未收放自如,正所谓刀剑无眼,倘若一时错手,有所损伤,风刃盟及贵亲怪罪下来,我们紫极剑宗,却是承担不起!”

  “无妨!”

  姜俊艾涨红了脸,从腰间取出一块玉牌丢了过来,“我有‘生死令’在此,上面已经烙印了我师父和我们盟主的灵纹,以命试剑,打死无怨!”

  那凌霄剑士一把抄住姜俊艾的生死令,也从自己怀中摸出一块黑黢黢的混铁令牌抛了过来,“此乃紫极剑宗的生死令,上面亦有在下师长和宗主的灵纹印记!倘若技不如人,不幸被道友斩杀,绝不追究半点责任,反而以这柄‘赤火锥心剑’奉送,众目睽睽,各位道友都是见证!”

  “好!”

  姜俊艾抄住凌霄剑士的生死令,看都不看,塞入怀中,哈哈一笑,背后长剑隐隐作虎啸龙吟,“既已换过生死令,那就来——”

  一个“吧”字尚未出口,对面如朽木般的凌霄剑士,忽然化作了一团火焰风暴!

  “咻!”

  刹那之间,似焰火璀璨,如火山爆发,红芒笼罩整座试剑场,众多围观者眼前一花,便有两样东西发出“嗤嗤”声,飞到半空中。

  其一,凌霄剑士的左臂。

  其二,姜俊艾的人头!

  “啪啪!”

  手臂和人头,先后落地。

  凌霄剑士左肩鲜血狂喷,脸色惨白,依旧面无表情。

  既无锥心之痛,也没有胜利的喜悦,只是默默捡起了自己的断臂,又冲对面仍旧手舞足蹈,剧烈抽搐的无头尸体微微一施礼:

  “承让!”

  随后,一步步倒退,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区,这才有其余门人上前为他止血疗伤,接续断臂。

  直到此刻,那无头尸体才“啪嗒”一声落地,腔子里****而出的鲜血,在原本就布满斑斑血迹的试剑场上,留下新的印记。

  两名身穿风刃盟战甲的中年修士跃上试剑场。

  其中一人脸色惨白,呼吸困难,头发瞬息间化作灰白,深深看了对面的凌霄剑士一眼,嘴唇颤抖了半天,沙哑着喉咙道:“果然好剑!此剑价值几何?我们风刃盟买了,并出三倍价钱,赔偿道友的断臂之痛!”

  说罢,一人捧着脑袋,一人扶着无头尸体,在一片寂静无声中,黯然离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