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42章 忘忧天女

第2342章 忘忧天女

  “这碗肉粥是一种巨型岩虫加上苔藓的混合物,是这一区的主食,味道是难吃了点,但营养很丰富的。”

  厉嘉陵殷勤道,“这块烤肉着是红蜥蜴的后腿——红蜥蜴是这里的主要交通工具,依靠强壮有力的后腿弹跳前行,所以后腿最结实,用刚刚凝固的岩浆来烤出肉汁,是难得的美食,这里的人们一年到头都未必吃得着一次,耀哥趁热吃吧!”

  “是吗?”

  李耀睡了这么久,的确觉得腹中如雷鸣和擂鼓,取过岩虫肉粥大口吞咽,又抓来红蜥蜴的后腿狠狠撕咬——肉粥的味道是差了点,就像半凝固的蜡烛,只有些许咸味,烤肉的味道就好多了,筋肉弹软有力,吃得他唇齿留香,却是将馋虫勾了上来,愈发饥肠辘辘。

  李耀倒不在乎什么味道,比“味如嚼蜡”更难吃的合成食物也不知吃过多少次,他只在乎能量的补充,一边“咕嘟咕嘟”喝粥,一边吧唧着嘴:“怎么都是些普通食材,这里好歹是东方明月的老巢,就没点儿高能营养剂什么的来补充一下吗,她总不见得这么小气。”

  “嗯……”

  厉嘉陵老老实实道,“原本是有的,不过耀哥昏迷这么多天,每天都要吞噬正常修炼者几十倍的高能营养剂下去,结果将明月姐姐所有的存货都消耗殆尽,把她气得直跳脚,所以现在就……没有了。”

  李耀干咳一声,有些尴尬地岔开话题:“对了,刚才送饭来的小姑娘你认识么,怎么态度感觉怪怪的,一副冷若冰霜,生人勿进,好像谁欠了她几万块的样子,怎么,这地方不欢迎我们么?”

  “那倒不是。”

  厉嘉陵摇头道,“明月姐姐在这里的威望很高,很多地底居民都是她的信徒,包括这几天服侍我们的人在内,我们都是明月姐姐带来的贵宾,他们欢迎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我们呢?

  “只不过,明月姐姐的信徒都是这个样子,要压抑自己的情感,纵然内心欢喜得紧,表面也不会流露出太多迹象。”

  李耀正在撕扯红蜥蜴大腿的动作停止了,嘬着齿缝中的肉丝,怎么听上去有点儿不对劲啊:“信徒,什么信徒?”

  “就是‘无忧教’的信徒。”

  厉嘉陵一五一十地说,“无忧教是明月姐姐前几年在地底最深处搞的一个组织,这两年在地底各个区域的发展速度很快,不但10000号以上的深渊城镇里遍布着她的信徒,连四位数乃至三位数,更靠近阳光的城镇,都有很多人加入了‘无忧教’。

  “对了,这些信徒都将她称做什么……‘忘忧天女’,虽然不是教主,却是无忧教的精神象征,所有人都很相信她的。”

  “搞什么鬼!”

  李耀将只剩下骨头的红蜥蜴大腿狠狠往托盘里一搁,皱眉道,“无忧教,还什么‘忘忧天女’?这家伙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走到哪里都不忘搞她那封建迷信的一套!

  “来,你给我说说,这个‘无忧教’的教义是什么,她究竟是怎么蛊惑人心的?”

  厉嘉陵的表情愈发纠结,斟酌了半天措辞,才小心翼翼道:“无忧教的教义么,大致就是说,人类的情感和欲望就是一切痛苦之源,如果现实无法改变的话,那只要能最大程度压制乃至抹杀自己的情感和欲望,也能消灭所有痛苦,享受无忧无虑的新生活。”

  李耀愣住。

  眼睛渐渐瞪大,嘴巴渐渐张开,一副要将厉嘉陵都吞下去的样子。

  “什!么!”

  李耀又将那根大腿骨攥起来,如战刀般挥舞着,“消除情感和欲望就能消灭所有痛苦,还他娘的‘享受无忧无虑的新生活’,这,这,这和圣盟的主张有什么区别!”

  联想到龙扬君十天前所说的“阴谋”,李耀顿时出了一脊梁的冷汗,刚刚吃下去的肉粥和烤肉,仿佛都变成了穿肠毒药。

  “明月姐姐说,她的主张和圣盟人的理念还是有小小不同的。”

  厉嘉陵想了想,道,“如果说,圣盟人是要100%消灭人类的情感和欲望,把人类彻底变成无情无义,没血没泪的傀儡,那她只要消灭人类90%的情感和欲望就可以了,不对,不应该说是‘消灭’,而是压抑。

  “明月姐姐说,如果拥有足够多的资源,能够让每个人都自由自在释放自己的情感和欲望,那自然没必要压抑任何东西,每个人都可以做最真实最自由的自己,但如果资源不足甚至极度匮乏呢?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纷争和痛苦,那就90%,80%,70%……这样一直压制下去,减少人们对外界一切非必要资源的需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李耀愣了半天道:“这不还是圣盟人那套理论,最多套了个马甲么,根本没本质的区别嘛!”

  厉嘉陵点了点头,咬着嘴唇道:“其实她说这番话的时候,我也是壮着胆子这么反驳她的,结果她微笑着说——我非要这么认为,她也没办法,姑且就把她当成来自圣盟的间谍好了。”

  “圣盟间谍?”

  李耀大吃一惊,狠狠一砸拳头,“好啊,这女魔头的狼子野心丑恶面目终于还是暴露出来了!不对啊,照常理说她不是应该在地底深处鬼鬼祟祟搞这套封建迷信的鬼把戏,策划什么惊天动地的大行动,在最后关头被我揭**谋,最终功败垂成,身败名裂的么,怎么我还没开始调查,渗透,潜入什么的,她就把一切都老实交代了?

  “然后呢,她说自己是圣盟间谍,然后怎么样,她没和你说别的?你没和她做坚决的斗争?”

  “我怎么和她斗争?”

  厉嘉陵哭丧着脸道,“她的战斗力明显远远凌驾于我之上,根本不用动手,只要坐在那儿笑眯眯盯着我的脖子看,我就感觉自己的颈动脉和脊椎骨都要被她用意念掐断了,再说这里又是她的地盘,你又没醒,她又一副光明正大毫无半点恶意的样子,我有什么办法?

  “至于她究竟是不是圣盟间谍,以及她的目的,她都没说,只让我来问你——她说,你会告诉我一切的,包括她的真实姓名,她并不是真正的东方明月,你们早就认识,而且还是很好的朋友,对吧?”

  李耀:“呃……”

  厉嘉陵:“对了,她还说,每次你‘呃’一声之后,就要开始滔滔不绝地信口开河了,让我千万不要相信你‘呃’一声之后的任何话。”

  李耀:“……”

  厉嘉陵:“其实用不着她提醒,我都知道耀哥很多时候都喜欢满嘴跑晶轨列车,扯到九霄云外去的,只是很多时候看你吹嘘得那么开心,不好意思揭穿你,只能附和一下你,免得气氛太过尴尬而已。

  “毕竟,厉灵风和武英澜对我那么多年调制不是白费的,我只是年轻,缺乏经验,并不是白痴。”

  李耀:“够了,时间紧迫,别说废话,我们言归正传吧,这个女人的确不是真正的东方明月,她叫‘龙扬君’,关于她的身份和来历,我不能说太多,只能告诉你她是一个无比危险,极度可怕的女人。”

  厉嘉陵问道:“比黑星大帝武英奇更可怕吗?”

  “他们是两个不同方向的可怕,并不能简单进行对比。”

  李耀想了想道,“只能这么说——我宁愿面对全副武装、张牙舞爪,背后还有千军万马的黑星大帝武英奇,也不愿意面对手无寸铁又笑眯眯的龙扬君——当然,倘若她真的站在圣盟那边,执意要把所有人都洗脑成毫无情感和欲望的白痴,那不管她有多可怕,我都会和她割袍断义,血战到底的!”

  厉嘉陵惊奇道:“这么说,她真是圣盟人?她究竟怎么混入帝国,还潜伏到帝国首相身边的?耀哥又是怎么和这样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混成至交好友的呢?”

  李耀想了想,说龙扬君是“圣盟间谍”,这并不确切——把她的档次说得太低了。

  龙扬君是“被盘古族侵蚀的女娲文明精英战士”,无论血脉,神通还是理念,应该盘古族和女娲族各自一半一半。

  她有一半是盘古族的传承者,而盘古族又被圣盟人当成至高神来信仰,所以,与其说龙扬君是圣盟间谍,倒不如说龙扬君是活生生的,圣盟人的神。

  纵然她体内的盘古血脉太过稀薄,混不到“神”这个层次,充当个天使啊,圣女啊,教主什么的,还是毫无问题的。

  这么一想,她以“忘忧天女”的身份,在真人类帝国的地底深处秘密传播圣盟的理念,倒也不足为奇了。

  李耀抹了抹嘴,道:“她……应该不能算圣盟人吧,这里面的情况太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总之,她现在哪里?”

  “明月姐姐,不对,龙姐姐三天前就去了地底更深处,完全被遗忘的黑暗区域,说是要阻止几个地底蛮荒部落的战争,让他们彻底摒弃彼此的纷争和仇恨。”

  厉嘉陵道,“离开之前,龙姐姐嘱咐我说,如果你在她离开这段时间就醒了,让我先带你到处转转,参观一下地底城镇,看看无忧教的信徒,倘若你还是怒不可遏的话,她随时欢迎你去地底更深处的黑暗区域阻止她——在大道面前,她既不会逃避,也绝不会退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