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570章 胜利即是正义!

第2570章 胜利即是正义!

  看着白老大满脸委屈和谄媚混合,又夹杂着一抹义愤填膺的表情,云雪风真有些吃不准了。

  他又来回踱步了半天,一开口,却是问出了一句废话:“你说的,都是真话?”

  “千真万确啊,雪帅!”

  白老大就差没捶胸顿足地叫屈了,“属下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欺瞒雪帅半句?如果不是虎山侯做得实在太过分,又抢先向属下的座舰发起猛攻,属下怎么敢对一名堂堂帝国三等侯赶尽杀绝,这么做对属下有什么好处,属下就不怕事后宋家的雷霆报复么?

  “如果属下竟敢在这件事上,欺瞒雪帅的话,就等于同时得罪了宋家和云家,那就算星海再辽阔,还有属下的半寸立足之地么?雪帅明鉴,明鉴啊!”

  “嗯……”

  云雪风不为所动,神情阴鸷道,“但宋雨石不是这么说的,有一小撮宋长烈的手下逃了出去,他们的说法和你截然相反,都说是你先动手,要火并宋长烈的舰队!”

  “他们当然是这么说啦,难道实话实说,说自己要怂恿大批星舰逃走,结果自取灭亡么?”

  白老大真是要把胸膛剖开,将五脏六腑都掏出来给云雪风看,“雪帅,现在大家都没有过硬证据,但是请您以常理度之,属下和宋长烈的人,谁的话比较合情合理呢?难道我真的发了失心疯,无端端要火并一名帝国三等侯,顺便把自己的小命也玩完?这根本没道理啊!”

  云雪风沉吟了半天,还是理不清楚头绪,颇为心烦意乱道:“本帅也知道,这些宋家修仙者向来嚣张跋扈惯了,特别是这个虎山侯宋长烈,桀骜不驯之名,早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亦不相信你敢主动招惹他的。

  “但兹事体大,毕竟是一名帝国三等侯折戟沉沙,还是死在‘友军’手里,宋雨石非要本帅给他一个交待,否则极有可能动摇军心,令百万星舰大联盟,顷刻间分崩离析,所以……”

  “雪帅,属下是个不懂规矩的粗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倘若说得岔了,还望雪帅不要见怪。”

  白老大吞了口唾沫,像是下定决心的样子,用硬梆梆的音调,直言不讳道,“其实四大家族联军攻打七海星域,表面上是精诚合作,实际上却是各怀鬼胎,特别是宋家那些人,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让雪帅舒舒服服打赢这一仗。

  “倘若雪帅势如破竹,摧枯拉朽地打赢这一仗,雪帅和云家的声威暴涨十倍,宋家又如何能在帝位之争中,和云家一决高下呢?

  “所以,宋家肯定会想方设法和雪帅扯皮,找各种借口向雪帅发难,给雪帅制造各种各样的麻烦。

  “属下和宋长烈的冲突固然是极好的借口,但就算没有这件事,他们照样能找到别的借口啊!

  “百万星舰纷纷扬扬地混杂在一起,想要发生些许摩擦还不容易么?属下甚至怀疑,宋长烈是奉了宋雨石的命令,故意来制造摩擦的,只是最后事态失控,玩火自焚了。

  “总之,宋家现在惹是生非,百般推诿,就是不向雪帅靠拢,不服从雪帅的指挥,对吧?倘若属下没有猜错的话,现在雪帅身边,应该没有几艘来自宋家的战舰吧,所有宋家星舰,都逃得远远的,自成一体吧?”

  白老大越说越兴奋,浑然没注意到云雪风越来越阴沉的面孔。

  “大胆!”

  云雪风脸上的乌云终于炸裂,怒吼一声。

  白老大在光幕对面一个哆嗦,貌似这才意识到自己说得太过分,慌慌张张地告罪:“属下无礼,雪帅恕罪,属下对雪帅忠心耿耿,日月可鉴啊!属下的意思是说,宋家那帮人是无论如何都靠不住的,只有云家自己的嫡系,还有永春侯的舰队以及属下的忠义救国军,才是雪帅能绝对信任的力量,雪帅请看,这是属下和永春侯过去一天聚集到的战力。”

  白老大将新近聚集在自己麾下的大部分星舰数据都发送过去,密密麻麻的舷号和舰名铺满了整张光幕,还在不断滚动增加。

  当然,里面隐去了“纵火者联合舰队”的大部分战舰。

  “这么多!”

  云雪风吃了一惊,转怒为喜。

  “本来并没有这么多,但是我们击沉‘虎啸号’之后,虎山侯麾下那些星舰,自然纷纷转投到我们这边来了。”

  白老大道,“雪帅明鉴,如果我们当时不动手的话,这里至少90%的星舰都会被虎山侯带走,充实宋家的力量,我们带着剩下10%的星舰,又有什么面目来见雪帅呢?此消彼长之下,到最后战场上宋家的力量远远大于云家的力量,那除了我们这些忠义之辈,又有谁还认雪帅这个‘主帅’呢?”

  “这个……”

  云雪风一想到宋雨石刚才趾高气昂的模样,一股无名怒火就从脚底板一路烧到了天灵盖。

  大敌当前,还要内斗,宋家这次实在太过分了!

  “雪帅,属下还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讲——其实有一个道理,无论在星盗圈子还是修仙者的世界中,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胜利即是正义’。”

  白老大察言观色,又往云雪风的心坎里递过话去,“现在的局面,您和宋雨石的摩擦已经摆到了明面上,如果此战失利,或者打得拖泥带水,伤亡惨重,那无论您怎么向宋雨石解释,甚至割了属下的脑袋给宋雨石当球踢,宋家都不会满意,仍旧会继续追究雪帅的责任。

  “毕竟,属下这颗又脏又臭的脑袋值几个钱,难道宋雨石和宋家高层真的稀罕么?人家真正的目标并不是属下,而是雪帅,是云家啊!

  “那么,雪帅又要如何委曲求全,步步退让,才能令宋雨石乃至整个宋家心满意足?难道非要让宋家支持的宗室当皇帝,才能化解这件事的影响?这样的代价,雪帅吃得消付出吗,云家又吃得消付出吗?

  “反过来说,如果雪帅能干净利落,摧枯拉朽地打赢这一仗,谁还能拿这种小事来攻击雪帅?虎山侯宋长烈临战退缩,被雪帅铁面无私,当场斩杀,极大振奋了士气,所以才取得辉煌的胜利——果真如此的话,陷入被动局面的就变成宋家,就轮到宋雨石去解释,为何他们宋家修仙者,都是如此畏葸不前,临阵退缩的胆小鬼了!”

  “够了!”

  云雪风的双眸变得深邃无比,仿佛翻涌着毒液的沼泽,瞬间打定了主意,却是挥手打断白老大的话,“该如何做,本帅自有主张,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是,是,属下关心则乱,实在太多嘴了。”

  白老大深深低下头去,“雪帅算无遗策,早就洞悉纷乱的战局,有了必胜的把握,属下只要誓死效忠,乖乖服从雪帅的命令就可以,哪用属下的人头猪脑,来为雪帅排忧解难呢?”

  “本帅以前倒没发现,你白星剑竟然是这样一个人才,看来能在短短几年之内,崛起于血腥的星盗圈子,的确有几分真材实料,仅仅让你当一个‘忠义救国军’的司令,实在太委屈你了!”

  云雪风深深看了白老大一眼,道,“你现在什么地方,多久能和‘雪崩号’会师?”

  说着,云雪风将自己的坐标发送了过去。

  白老大眼底闪耀着深沉的光芒,道:“一切顺利的话,最多十二小时之内,就能赶到雪帅的身边,不过……”

  云雪风高高扬起眉毛:“不过什么?”

  “不过,属下想知道,万一在沿途又遇到了四大家族的星舰,特别是被宋家裹挟,正在往星域外围逃跑的星舰,属下应该如何处理呢?”

  白老大道,“是否要将他们……一起带过来?如果他们也向虎山侯一样激烈反抗呢?”

  云雪风沉默了很久,像是被一片无形的阴影笼罩。

  “废话,当然要将他们一起带来了,难道他们万里迢迢跳跃到七海星域,是来坐山观虎斗的吗?”

  云雪风冷冷道,“至于激烈反抗,哼,你看着办吧,用你刚才的话来说——胜利即是正义!”

  ……

  “找到云雪风的坐标了!”

  就在云雪风和白老大对话过后没多久,七海大市场的内区,万界商盟护航舰队的指挥中心爆发出一片欢呼。

  笼罩整座指挥中心的全息星域图中,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色和蓝色的光点,那是已经被扫描出来,敌我双方的星舰图标。

  不少红色和蓝色的光点死死纠缠在一起,不断闪耀着短促的光芒,代表这些星舰正在如火如荼地厮杀。

  用神念轻轻触碰这些光点,还能接受到一连串天文数字的信息,那都是战场上的实时动态数据。

  李耀以往大多是以尖刀的身份,冲在星海战场的第一线,只是从非常狭隘的视角来观察战局的变化,却是很少舒舒服服地待在指挥中心里,从全局的角度,居高临下洞察整片战场,一时间有些闲得不自在。

  不过他也知道,这次是真的“决胜于千里之外”,白老大在四大家族联合舰队中撕开了巨大的缝隙,更传送过来敌方总旗舰的精确坐标,简直意味着——此战十拿九稳了!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