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34章 唐卡的指挥官

第2734章 唐卡的指挥官

  捣毁了帝国人的邪恶雕像,在班长楚之云的命令下,所有少男和少女纷纷散开,去四面八方的大街小巷中搜索危险品。

  他们当然不是没头苍蝇一样乱打乱撞,而是使用特殊的法宝这种法宝能敏锐捕捉人类强烈脑电波残留下来的痕迹,倘若一件物品周围缠绕着太多人类的脑电波涟漪,就极有可能是危险品,必须给予毫不留情地净化和销毁。

  不出半天时间,他们就在一家家商店和一些类似纪念馆的地方,搜罗出了大量危险品,大多是花花绿绿的无用之物,还有帝国人的宣传品和艺术品,乱七八糟堆成了一座小山。

  这些东西都没有回收利用的价值,付之一炬是最好的下场,当熊熊火光冲天而起,所有少年和少女们都像是沐浴在纯净无暇的圣光中,发出了羔羊和奴仆的咏叹。

  接下来,任务就比较棘手了。

  唐卡和几名同学一起,发现了一家小小的书店,名字叫“书店”,但里面陈列的都是灌入了大量信息的玉简。

  敌人的玉简是唐卡最讨厌的东西,因为小小一枚玉简实在蕴藏了太多太多的信息,而在圣盟,对他们这些诸神的羔羊和奴仆而言,很多时候无知才是最大的幸福和忠诚,更多的信息,就意味着更多的思考,就意味着更多的危险和不忠。

  思考是诸神的权力,他们这些凡人,是不应该过多思考的。

  但唐卡又不能直接将所有玉简都销毁掉,首先,玉简是最牢固和稳定的法宝之一,无论震荡波纹的攻击还是烈焰的焚烧,都很难完全损坏它内部蕴藏的信息,万一被无知者捡到,仍旧有可能酿成极其严重的后果。

  另一方面,圣盟也需要通过这些玉简蕴藏的信息,来研究帝国内部的情况,研究这个被域外天魔控制的“地上魔国”,政治、经济、文化、天文、地理和军事等等一系列的情报。

  在情报作战中,99%的情报都是通过公开渠道获得的,这些摆在货架上出售的帝国玉简,就是圣盟最重要的情报来源之一。

  更何况,绝大多数玉简在抹除里面的信息之后,仍旧可以回收利用,对于资源极度匮乏的圣盟而言,是不允许随随便便浪费战利品的。

  唐卡只能皱着眉头,强忍天魔的诱惑,一枚玉简接一枚玉简地扫描过去,就算不能将所有玉简都仔仔细细扫描清楚,至少每个不同分类,必须提取一枚,浮光掠影地浏览一遍。

  正当唐卡聚精会神鉴别着来自帝国的危险信息时,手腕晶脑轻轻一颤。

  是班长在呼唤他。

  圣光学院实施准军事化管理,像他们这样快要毕业的学生就是准净化部队,班长就是他的顶头上司,是不可以推诿和拒绝的。

  唐卡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急匆匆朝班长给出的坐标赶去。

  班长离开大部队有一段距离,已经进入了闹市区一栋四层楼的建筑中。

  这座建筑的东南角虽然也有燃烧弹爆开的痕迹,但主体结构尚且完整,甚至连外墙上花枝招展的广告女郎都栩栩如生,但唐卡越走越近,视角转换时,广告女郎的动作也随之改变,手指一勾一勾,对着唐卡搔首弄姿。

  “妖女魅魔,无耻之尤!”

  唐卡吸了吸鼻子,大步走进这栋名叫“超级市场”的建筑。

  以真人类帝国的标准而言,这里实在不是什么规模太大的超级市场这里毕竟是百废待兴的拓殖前线,商品绝没有帝都和四大家族首府那么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但是对过惯了苦行僧日子的圣盟少年而言,第一次步入一间“超市”,看到满坑满谷的商品向自己扑面而来,绝大多数商品都有着精美绝伦的包装和不明所以的广告词,即便半个多月的战火和尘埃也不能遮掩他们熠熠生辉的光彩,这种震撼和刺激,是无法用笔墨形容的。

  这还是唐卡人生第一次见到一间货真价实的超市。

  他以往只在课堂上的模拟训练中见过这样的地方,而不管模拟训练有多么震撼,亲眼所见的震撼都要强烈百倍。

  “竟然消耗这么多宝贵资源,用来制作这些无用的东西,还大咧咧摆在敞开的货架上,大幅刺激人类的贪欲。

  “罪恶啊,罪恶,这究竟是何等的贪婪,何等的浪费,何等的罪恶!

  “怪不得很多导师都说过,如‘超级市场’这样的地方,就是人类**的增幅器,是‘罪恶之源’,连我一走进这里,都忍不住心魔丛生,蠢蠢欲动了!

  “帝国人都是白痴吗,明明正在和我们圣盟打仗,竟然还要浪费海量资源,制造这么多没有用处的东西,还不惜消耗大量燃料,将他们万里迢迢运输到最前线来真是被天魔侵蚀了大脑,彻底疯狂了!”

  唐卡无比警惕地看着一排排货架,仿佛货架上的商品就是一头头休眠的天魔,随时会露出最狰狞的面孔,咬断他的喉咙。

  “喂,傻愣着干什么,快来和我一起净化这个地方。”

  前面传来了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还是那么平平淡淡,冷若冰霜,带着几分不容抗拒的命令。

  是他的班长楚之云。

  或者说,是从小到大一直骑在他脖子上的那个人那个女人。

  唐卡一出生就认识楚之云了。

  据说他们刚刚离开自己的基因提供者,被送到保育堂里集中培养时,楚之云就躺在他左边的襁褓里,两人一起在传送带上滚来滚去。

  稍微大一些,楚之云就显示出了性格中咄咄逼人的强势一面,她父母两边的基因提供者都是非常优秀的指挥官,她吸收了双方的精华,成为了一名天生的领袖,唐卡却更加习惯被人领导,做一些比较直接的,不用和人打交道的工作。

  于是,楚之云就成为了唐卡这辈子第一个或许也是唯一一个指挥官,而唐卡则成为了楚之云第一个却绝不会是最后一个小兵。

  从保育堂,到少年苦修院,再到圣光学院,两人始终形影不离,就像是一条手臂和它的手指。

  他们的感情倒是谈不上有多么深厚毕竟圣盟人之间不讲感情这一套,而楚之云从小到大一直是最标准、最优秀的圣盟人,至少唐卡从未从楚之云的双眼里看到过一丝一毫情感失控的涟漪,她就是一具冷冰冰的机械,一直都是,永远都是。

  不过,唐卡偶尔也会胡思乱想,楚之云大概早就习惯了他的存在,习惯了像晃动手指那样指挥他,就像他早就习惯了被楚之云指挥一样。

  原本以为,这种指挥被指挥的关系,可以长期稳定地维持下去,他永远都是指挥官的小兵。

  但是从一年前开始,事情却渐渐起了变化。

  楚之云发育了。

  女孩子发育原本就比男孩子更早些,而楚之云更是拥有高大、丰腴和健美的基因,刚满十三岁的她就像是吹了气的皮球一样迅速鼓胀起来,唐卡甚至都能听到她的手脚像是剥了壳的竹笋一样“噼噼啪啪”地生长,每一天,她身上都会多出一股奇奇怪怪的味道,但无论哪种味道,都是非常好闻的。

  一年时间,楚之云已经比唐卡高出了整整一个头,两人面对面站在一起时,唐卡正好面对她鼓鼓囊囊的胸口,这种变化令唐卡无所适从,越来越不敢直视楚之云的眼睛,因为每次看着楚之云时,他总觉得对方像是一座软绵绵的大山朝自己倾倒下来,自己要被闷死在山坳里,又或者自己要一头栽倒在那片波涛起伏的海洋里,活活淹死为止。

  “唐卡同学,你究竟在干什么?”

  楚之云的声音仍旧像是冰块一样又冷又硬,旁人听到只怕会从后脑勺一直凉到尾椎骨里,唐卡却早已习惯,一边应和,一边转身。

  刚刚转过身去,他的呼吸又是一滞。

  楚之云已经摘下了防毒面具,露出冷若冰霜却吹弹可破的面孔,她实在太过高大健美,最大号的学员专用防疫服穿在身上,都像是随时会撑破的紧身衣,把她身上那些和唐卡截然不同的器官统统衬托出来,四周那些闪闪发亮的商品的光芒反射到了她的身上,令那件灰扑扑的防疫服都披上了一层美轮美奂的光彩,把她变得更加……

  “斩心魔!斩心魔!”

  唐卡死死咬着牙齿,拖动机械的步伐,一步步朝自己的班长兼指挥官,痛苦地走过去。

  他的眼神一直躲躲闪闪,明明不想看,却又不知道该看哪里才好,走到楚之云面前时,他才发现不对,楚之云嘴里叼着一根又细又长的白色棒棒,正在咀嚼着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

  唐卡不记得他们携带的随身给养里,有这样奇怪的东西。

  “别动,张嘴。”

  楚之云冷冷道,随时掀掉了唐卡的面具和头盔,一手掐住他的脸颊,强迫他张大嘴,另一手将一根大大的彩虹棒棒糖塞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