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41章 事有蹊跷!

第2741章 事有蹊跷!

  “这么说你们还挺伟大啊!”

  李耀道,“能和我说说你们在‘圣光学院’具体学习什么课程吗?”

  “我们学习如何鉴别和处置‘危险品’。”

  唐卡说,“比方说,对于包装花团锦簇,滋味又特别丰富多彩,容易诱人犯罪的食物,就要剥除他们的包装,将他们绞碎混合,去除滋味,只保留营养物质之后,再重新灌装。

  “对于没有任何用处的塑料玩具和丝绸服装,还有化妆品之类,就直接焚烧掉。

  “所谓的‘艺术品’是最危险的东西,导师告诉我们,‘艺术品’象征着人类对天魔的崇拜,是人类对潜意识中‘混沌’的直观反映,一经发现,都要第一时间彻底销毁。

  “当然,也有很多东西蕴藏着极大的价值,诸如帝国人使用的法宝还有玉简之类,这些东西经过仔细检查,抹除了其中的邪恶信息之后,就能交给圣盟战士使用。”

  “有意思。”

  李耀说,“还有吗?”

  “还有,我们也会学**国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诸如父母、亲族、家族,以及藉由这些关系构筑的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团。”

  唐卡说,“导师告诉我们,帝国人特别重视所谓‘父母血脉’和‘家族荣誉’之类虚无缥缈的东西,太过执着将自己的基因传承下去,全然不顾基因中存在的致命缺陷,由此导致非常严重的资源错配和阶级固化,甚至是家族之间的仇杀,矛盾和战争,以至于偌大一个帝国,明明占据了星海中资源最丰饶的世界,却四分五裂,内斗不休,白白浪费了大量宝贵的资源,整整千年,非但没有令文明飞跃,反而日渐沉沦——耀老,这是真的吗,帝国人仅仅因为‘某人是我的孩子’这种理由,就将宝贵的资源无限制浪费在并不合适的人身上?”

  “呃……”

  李耀很想摸一摸并不存在的鼻子,“是这样没错,但这件事很复杂,一言半句解释不清楚。”

  “还有,我们也学习‘地上魔国——真人类帝国’的社会现状和阶层构成。”

  唐卡道,“导师告诉我们,真人类帝国是一个群魔乱舞,物欲横流,臭气熏天,邪恶至极的国度,那是一个人剥削人,人压迫人,人吃人的鬼社会,强权者夜夜笙歌,酒池肉林,过着穷奢极欲,纸醉金迷的生活,而弱小者却只能蜷缩在阴暗潮湿的地缝里,靠强权者手指缝里漏下来的一些残渣勉强过活,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

  “甚至,强权者还拥有恣意玩弄弱小者的权力,僭越众神的权柄,将弱小者当成自己的奴隶——这,这又是真的吗?”

  “好吧,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真人类帝国的确是不折不扣的‘地上魔国’呢!”

  李耀道,“不过,话说回来,难道你们圣约同盟就没有这样的现象,没有强权者欺凌弱小者的事情?你刚才不是还说,你们的保育院乃至职业划分都有高低,还有很多人都在‘天赋觉醒’的修炼中受伤乃至死去!你有资格保留高级逻辑思维能力和敏锐的情绪感知能力,但那些‘兵蜂’和‘工蜂’就没有,这难道不算是一种剥削和压迫?”

  “这怎么一样呢?”

  唐卡微微一怔,道,“我们圣盟人当然有不同的职业和级别的高低,但这只是分工不同,并没有贵贱之分啊,无论最低级别的‘兵蜂’和‘工蜂’,还是‘净化者’或者‘潜伏者’这样的特殊职业者,又或者‘指挥官’,‘祭酒’,‘至善上师’这样的高层,大家都是众神最心爱的羔羊,最忠诚的奴仆和最勇敢的战士,我们都是一样的啊!

  “为了利用有限的资源来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的确有很多圣盟人必须在恶劣的环境中辛劳工作,但他们工作的每一点一滴成果,都用来改善自然环境,发掘更多的洪荒遗迹,恢复昔日盘古文明的盛况了,绝没有一星半点,被用于指挥官、祭酒和至善上师的私欲——因为我们根本没有任何‘私欲’可言啊!

  “在邪恶的真人类帝国,当最底层的矿工在阴冷黑暗的矿洞深处苦苦挣扎时,那些矿主和矿主之上的掌门、宗主们正在金碧辉煌的宫殿中,大鱼大肉,穷奢极欲,满不在乎地浪费资源。

  “而在圣约同盟,当矿工们在矿洞深处干活时,上面的特殊职业者、指挥官、祭酒和至善上师,也在承受着同等的苦难,过着同样清贫而圣洁的生活,全身心投入到最神圣的事业中。

  “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至善上师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但导师们日常都是和我们吃住在一起的,我们的食物,除了营养成分上的差异之外,在滋味上并没有半点不同,而导师们也没有任何所谓的‘娱乐’和‘享受’,更不要说,玩弄弱小者的身体,来得到邪恶的欢愉了——这是绝不存在的!

  “至于‘觉醒天赋’的修炼,的确有极高的伤亡率,但一视同仁,所有人都是如此,包括导师乃至院长当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最重要的是,没有任何特权,每一次测试都是绝对公开和公平的,无论你是谁的孩子或者谁的父母都不重要,只要你有天赋,就能送到合适的岗位上为众神服务,发挥出最大的力量,如果没有天赋,就会被送到圣殿净化,然后成为一块坚硬而圣洁的‘基石’。

  “我听说,在帝国就不是这样,在帝国,只要是强权者的后代,即便没有任何天赋,都有可能被海量资源堆积起来,抬到极重要的指挥和管理岗位上;而如果是弱小者的后代,即便得到众神的祝福,拥有无与伦比的天赋,依旧有极大可能被埋没,被践踏,甚至被人谋害——耀老,是这样吗?”

  “你这话问的,我都没法回答。”

  李耀道,“或许是这样吧,不过最近真人类帝国也在搞革新,相信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变化?”

  唐卡问道,“会变成我们圣约同盟这样,人人平等,绝对没有压迫、剥削和私心的存在吗?”

  “这个好像有难度。”

  李耀道,“喂喂喂,小朋友,你要求太高了吧!”

  “只要有私心的存在,一切改变都没用的,只是治标不治本而已。”

  唐卡下了结论,“看来,导师说的关于真人类帝国的一切邪恶和弊端都是真的,我原先还在想呢,宇宙间真会有这么可怕的国家,这么荒谬的制度吗?相比之下,还是我们圣盟更加完美啊!”

  “等等,我现在脑子有点儿乱,你容我冷静一下啊。”

  李耀道,“听上去,你们的课程真是挺复杂,挺艰难的。”

  “的确很难,特别是关于理解‘情感’的部分。”

  唐卡道,“我们的情绪感知能力不能太迟钝,太过迟钝的话,就无法理解很多帝国物品中蕴藏的危险含义,您知道,很多时候天魔的陷阱并不在物品表面,而是隐藏在看似平平无奇的字里行间,我们必须敏锐感知,将它揪出来。

  “但我们的情绪感知能力也不能太过敏锐,太敏锐的话,就更容易受到天魔的影响,沦为天魔的奴隶了。

  “总之,一百名学生进入圣光学院,大概只有一个人能坚持到最后的‘终极测试’吧,其余人都被淘汰,不得不送到圣殿中调制,去从事相对简单的工作了。

  “最后七天,不,还剩下六天,只要我能通过测试,就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净化者’了,所以我绝对不想出半点岔子,无论是我自己,还是我的班长,只要我们能顺利成为‘净化者’就好,耀老,请帮帮我们吧!”

  李耀沉默了很久,思绪如亿万光点,飞速旋转和碰撞着。

  “听着,小朋友,我当然会帮你,但我仔细分析了你刚才的话,和我所知的情报进行了对比,我发现了一些蹊跷。”

  李耀谨慎道,“第一,我感觉你还有周围所有的同学,你们的大脑活动都太强烈了,真的,在我的感知中,你们的大脑简直像是一团团七彩纷呈的火炬,和我以往接触过圣盟人那种冰冷、沉寂、黯淡的光泽绝不相同。

  “或许你会说,这是‘净化者’的职业特点,但我还是觉得有问题——这样的净化者实在太危险了。

  “第二,我以前也接触过一些‘潜伏者’,知道潜伏者的大脑构造和神魂形态特征,潜伏者并不是‘压抑情感’,而是‘模拟情感’,他们并不需要压抑,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情感。

  “我觉得,换成我是至善上师的话,为什么不让所有净化者都采用和潜伏者一样的方式呢?

  “第三,我出现了——这件事本身就说明,此地一定大有蹊跷,因为每次我的出现,总是伴随着蹊跷、阴谋、欺骗、背叛、灾难、混乱和毁灭,这次难道能例外吗?”

  唐卡傻眼:“……什么!”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