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806章 连环引爆

第2806章 连环引爆

  “等等”

  “黑梦”云海心问道,“说了半天,这个‘高欢’和‘江雪’究竟是谁呢?是确有其人,还是傀儡王制造出来的某种……幻觉?”

  “不知道。”

  楚之晓摇头道,“即便‘高欢’和‘江雪’确有其人,但我们实在找不到关于他们的资料初步推测,高欢和江雪极有可能是被我们俘虏的千千万万帝**民中的一对夫妻,但无论前面二十年的诱敌深入,还是最近我们反攻厚土界、黑堡星的战斗中,都俘虏了大量帝国人。

  “对于其中的帝国高层,或许还会用催眠术诱使他们说出大量情报,但对于基层军官、前线兵卒和一般的拓荒者,不可能在他们身上浪费太多时间和精力,都是往后方的通灵圣殿一送,净化掉他们污秽的思想和痛苦的记忆,让他们脱胎换骨,重获新生,然后赋予新的名字和编号,成为我们的同胞。

  “即便高欢和江雪真是俘虏中的一员,只怕也早就遗忘了过去的一切,不可能被我们找到。”

  “那也不见得。”

  云海心冷笑道,“至少,这个‘高欢’看起来就没有遗忘他的妻子‘江雪’,而且他对妻子的深爱,还被傀儡王利用,制造成了恐怖的武器,反过来威胁圣盟的整套洗脑体系!”

  “黑梦”

  楚之晓道,“你在幸灾乐祸,似乎很希望看到圣盟的净化体系土崩瓦解?”

  “当然,什么净化,分明就是洗脑,充满了谎言和笔墨无法形容的邪恶,把活生生的人类变成,变成浑浑噩噩的机械!”

  云海心咬牙切齿道,“真人类帝国有万般不堪,在‘邪恶’这项竞赛上,也比不过圣约同盟的百分之一!”

  “你又来了,我不明白。”

  楚之晓皱眉道,“既然你万般鄙夷圣盟的体制,而且看起来你也拥有独立的意志、清晰的思维和反抗的能力,为什么你不反抗,不起来打碎这‘万恶的体制’?纵然是瓮中之鳖,也可以拼个鱼死网破,我看你并非贪生怕死之辈,并不欠缺杀身成仁的勇气,为什么,明明看不惯这里的一切,还要如此心不甘情不愿地活着?”

  这句话像是一支利剑直接刺入云海心的喉咙,把他的愤懑统统憋回肚子里,他面红耳赤,“吭哧吭哧”半天,抱着脑袋重新坐了回去,整个人都泄了气。

  “总之,时间太过紧迫,我们现在还查不出‘高欢’和‘江雪’的身份,不过从几十名感染者的审问记录来看,我们倾向于‘高欢’确有其人,是某一支帝国驻防军的特种兵。”

  楚之晓并没有纠缠云海心,目光扫向元寇和关七星,继续道,“因为他们在审讯中,不约而同都提到了一些斑斑驳驳的记忆,字里行间提到的地形地貌、气候特征还有重力指数等等,和黑堡星非常吻合。

  “再说,黑堡星是我们新近攻克的一颗星球,有数以亿万计的驻军和拓荒者都被带到后方来净化,泥沙俱下,将一些病毒也带了进来,亦不足为奇。”

  “那我们为什么不去黑堡星呢?”

  “巨灵”元寇粗声粗气地说,“跑到金狮界来干什么?”

  “别着急,听我说下去,看这些视频。”

  楚之晓再次通过蜘蛛战车李耀,播放了一些视频和制作好的分析报告,视频和报告中出现了一些“兵蜂”和“工蜂”的名字还有彼此的关系,楚之晓指着错综复杂的线条和圆圈道,“过去三天内,几十起‘至爱病毒’爆发事件,少则三五名,多则上百名圣盟人都被感染,误认为自己是一名叫做‘高欢’的帝国特种兵,到圣盟来寻找妻子‘江雪’,但他们受到感染的程度却有轻有重,程度较轻者,仅仅是不吃不喝也不劳作,就双目通红,默默流泪,口中反复念叨着‘江雪’的名字,一副心痛欲绝的样子。

  “而感染较深者,则像是我刚才所说,有极强的攻击性,他们误以为我们将‘江雪’囚禁在某个地方,非要踏破龙潭虎穴,找到他的妻子不可,谁敢挡在他们面前,无论是他们的上司还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祭司,统统是斩杀的对象。

  “甚至连身为至善族的祭司阶层也不能幸免,感染‘至爱病毒’之后,都会在脑中被植入对‘江雪’的深爱和痴狂。

  “我们根据发病时间和感染程度的深浅,制作了这样几幅扩散图,锁定了几十个感染源,也就是发病时间最早,而感染程度最深,攻击性最强的家伙,有相当多的证据证明,绝大部分感染者,都是密切接触了这些感染源之后,才渐渐中毒和发病的。”

  “是这样……”

  元寇道,“那么,这些感染源之间,有什么联系呢?”

  “表面上看,并没有。”

  楚之晓冷静地分析着,“他们要么是某一颗资源星球上的矿工,要么是即将派往前线的士兵,甚至是深居于某一艘星舰内主持大局的随舰祭司,身份、地点和部族方面,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但我们深挖下去,却发现了惊人的事实所有感染源,都在过去一个月里,在金狮界的通灵圣殿中,接受过‘深度净化’。”

  “啊……”

  元寇点了点头,饶是他有些迟钝的大脑也反应过来,“所以我们才会来到这里。”

  “是的,有理由相信,这里就是制造‘至爱病毒’的源头。”

  楚之晓道,“最初攻击上司的那几名士兵,都是刚刚俘虏过来的帝**,半个月前才在金狮界的通灵圣殿完成了‘新兵教育’,变成对诸神忠诚而驯服的火族战士;那名误以为‘江雪’在真空中,就毫不犹豫打开气密门,纵身跃入星海的维修工,因为前段时间他的星舰上闹过幻灭病毒,他虽然没有感染,却见过同伴感染幻灭病毒,半死不活,瘫痪在床的样子,不免有些动摇,也被送到金狮界来‘回炉’;那名祭司是最明显的例子,他的星舰和我们三天前登上的‘追光号’属于同一作战序列,追光号上的‘变种饕餮病毒’竟然能感染祭司阶层,这一点引起了上面的高度警惕,因此将追光号所属作战序列的大批随舰祭司,都召回后方进行神魂检定和深度净化,确保他们的脑域深处并没有蛰伏着幻灭、荣耀和饕餮病毒的变异版本。

  “谁知道,这名祭司的脑域中的确没有强化变异的幻灭、荣耀和饕餮病毒,却在完成检测和净化之后不久,就疯狂迷恋上了一个叫‘江雪’的女人!

  “迄今为止,所有感染源,都在金狮界的通灵圣殿接受过净化,而净化过程中,他们的脑域肯定是完全敞开,毫无防备的,倘若有病毒趁虚而入,后果不堪设想!”

  “我明白了。”

  关七星脑袋上的七彩显示灯拼命闪烁,“这是一条病毒扩散的连环计,就像是连环引爆的地雷一样。”

  元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连环计?”

  “我们不是一直在琢磨,为什么傀儡王要在追光号上主动现身,搞出这么大一场爆炸么?”

  关七星道,“虽然引爆了一艘战舰,却也不可能伤到圣盟的根本,这一点他应该心知肚明,何必要冒这样的风险?

  “现在看来,他或许是故意‘打草惊蛇’,就是要引起我们的警惕。

  “他在外面扩散了越多的幻灭、荣耀和饕餮病毒,就越是会引起异端审问局的警惕和至善上师的注意,那么,就会有越多的感染者和潜在感染者被送到后方的通灵圣殿,去打开脑域,接受‘防御性的治疗’。

  “倘若他早就潜入某一座通灵圣殿的话,就可以趁虚而入,将病毒肆无忌惮植入人们敞开的脑域中,甚至很多原本心志坚毅,绝不会被感染的人,都有可能被他侵蚀。

  “假设某人刚刚在这座圣殿完成净化,被植入了隐蔽性极强的至爱病毒,而不久之后又送到另一座圣殿接受净化,这样不断交叉感染,则所有圣殿都有可能沦陷,那圣盟的秩序,就荡然无存了。

  “没错,一定是这样,傀儡王已经不满足于引爆几艘战舰,扩散几场病毒的小打小闹了,他的目标是所有的通灵圣殿,至少是规模最大,效率最高,净化人口最多的超级通灵圣殿,只要侵蚀了这些通灵圣殿,就等于侵蚀了整个圣盟!”

  楚之晓和元寇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头。

  没错,倘若傀儡王的野心不仅仅局限在神心会的头子,时不时给圣盟制造一些“小麻烦”的话,那隔三差五引爆几场病毒,是根本没用的。

  引爆病毒,制造威胁,让越来越多的祭司阶层都感到深度净化的必要,主动把自己送到后方圣殿的“净化舱”里,而他又以某种方式控制了“净化舱”的话……

  今天,还是比较容易被发现的“至爱病毒”,但明天,会不会变成某种神不知鬼不觉就能控制思维的,更加隐蔽而致命的病毒呢?

  穿梭舰轻轻一颤,速度渐渐减慢。

  圣盟规模最大的通灵圣殿之一,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