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夜与路 > 五一二章 孽世狼狂

五一二章 孽世狼狂

  鬼哥初履日出城时,董香儿还是城中的一个小乞儿。时过千年,她已经是一个元神小成修士了。

  按照时间来计算,这个速度在鬼哥所见之人里属中上之姿。仅仅放在西荒这片地域来说,或可以称得上是奇才了。不过鬼哥依稀记得,当年他虽然给了那个小女孩一笔丰厚的报酬,也不过可供她修至元丹境界。然当时看她可并没有多高的天姿,要达到元神境界恐怕很难,除非另有什么奇遇。

  “快起来。”鬼哥连忙伸手虚扶,微笑道:“一别许久,想不到你已经成长到如此地步了。”

  董香儿应言起身,但闻鬼哥之言却是轻眉紧蹙,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极为难言的顾虑。又叫了一声恩公,便顿而无言。

  鬼哥忽然之间想到问题出在哪里了。如今董香儿已是元神修士,在这样的一隅之国里恐怕已是顶尖人物。而自己现在看起来不过元丹修为,按常理来说二人间的高下之势早已转变。董香儿能有这一拜,已是极其罕见的殊礼,也实见得是个重恩重情之人。但身份修为毕竟‘悬殊’,如何还能这样对话。

  于是鬼哥笑笑又道:“香……夫人盛情厚意,当年些许缘法,万请不要挂在心上,莫在提什么还报。”

  董香儿面色微变,连忙道:“恩公不可多心。当年恩情,妾身从无一刻敢忘。无论恩人怎样,都永远是妾身的恩人。只是……有人要害恩人!”

  “嗯?”鬼哥一怔,转尔便笑了:“我许久不曾回此地,于此也不应有什么仇家,今日刚刚入城,如何会有人要害我。”

  董香儿咬了咬嘴唇,像是下了极大决心一般,道:“恩公当年在此闹出偌大风波,那修罗传承、苍龙之血与轮回仙种,无一不惹人红眼。缉拿的照影千年间都不曾销去,因此今日恩公一进城,就被一些有心人认出。现在此讯已经报到了国主天狼王的御案之上,稍迟恐怕便会遭逢大难。请恩人速速离开。”

  怎么会是这样?鬼哥心头一沉。现在他有些明白了,自己虽是实力早已今非昔比,又自诩心思缜密,却也是世易时移实是忽略了许多细节。当年那场风波过后,自己走得算是轻松,但却还是有不少人记得自己的。一千年,正是一代元婴元神成长起来的时间,在修界并不算是很长,有今日之事倒不稀奇。

  可是董香儿于国中显然身份已经极其尊贵,她这分明是冒了极大危险想来救自己。见惯了尔虞我诈,这样以命报恩的事还真让人不大习惯呐。

  “敢问香夫人,你与国主是什么关系?”鬼哥叹了口气问道。

  董香儿赧然道:“他……是妾身的夫君。但恩人不必介怀,妾身亲自送恩公离开,事后他最多斥责妾身,不会有别的危险。”

  鬼哥沉看她一眼道:“夫人,你这个猜测恐怕太过理想了。”

  此时牧兰衣沐浴已毕,从侧室走出,披散着湿漉漉的长发,缓步走了过来。看了看董香儿,便挨进鬼哥怀里,轻声道:“是不是有麻烦了。”

  “不碍事。”鬼哥揽住她,御灵开始为她蒸干发上水渍。

  董香儿忍不住又道:“国主他……还想要你的女人!恩公,还是快走吧,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鬼哥的心思一下子炸了,突然生出了一股极强的杀心。牧兰衣却道:“就依这位夫人,我们走吧。”

  鬼哥看了看牧兰衣,又看了看董香儿,终是按捺下了心绪,点了点头。董香儿见他点头不禁暗呼万幸,其实她早已经有些忍耐不住,想要强行带二人离开。只不过碍于恩义情份,不想让鬼哥难堪。女人毕竟心思细腻,她的心思鬼哥猜不着,但牧兰衣却是一看就明白。放任鬼哥杀人容易,可毁了这位董夫人却不应该。

  董香儿的遁术造诣颇深,带着两个人仍速度惊人。要知道这两个都非凡人,牧兰衣纵然修为尽失,一身的冰肌玉骨却仍在,鬼哥更是以体骨见称,即使不做丝毫抗拒,旁人想撼动他也非是易事。董香儿其实一施法就感觉到了,但危急关头她也顾不得法力大耗,将二人如影子一般吸在身后直向城外遁走。

  然而不到盏茶功夫,前方忽然光明大绽,将夜幕照得如同白昼。四个修士当空而立截住去路,齐齐宏声喝道:“大王有旨,董夫人请留步。”

  “糟了!”董香儿急忙传音道:“这是王上的四大禁卫供奉,我尽力打开一条去路,你们一定要跟紧我。如果……”

  “香妃,你要背叛寡人么?”然而她话未说完,后方一道神光破空而来,一个宏亮的男子话音震得四野瑟瑟发抖。

  董香儿一下胀红了脸,有些手足无措。看看破空那道神光,再看看抱着牧兰衣的鬼哥,似乎泪水已在眼眶里打转。

  一驾王辇与随行数百修士转瞬即至。辇上一个高大男子身着狼图皇袍,在高空之上居高临下,俯视着一行三人。

  “想不到,想不到啊。”鬼哥一声长叹,意兴萧索。

  牧兰衣轻声问道:“你怎么了?”

  鬼哥望空低声道:“我有些下不去手。”

  牧兰衣奇道:“这一位也是旧识?不会这么巧吧?”

  “前几日我和你讲过的,他叫小虎,那一年他才十岁。”鬼哥露出一丝苦笑,可瞬间眼神又凶戾起来道:“他知道我是谁,想杀我夺取造化,我可以理解。但他想要你,这就是取死之道。”

  牧兰衣也悠悠叹了口气。不管真假虚实,起码现在看起来她是鬼哥的女人。这个当年受过鬼哥恩惠,现在又想杀死鬼哥夺取他一切的天狼国主狼王阳虎,真的品性太过狠毒了。莫说与舍身相救的董香儿比,恐怕千万人中都寻不出一二个如此歹毒的心肠。

  狼王阳虎此时已经大步踏空来到近前,远远的向着鬼哥拱手,深深施以躬礼。眼见其彪悍的面孔与野兽一般的眼神,此时居然也流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

  “大哥,我是小虎,你还记得我吗?”

  鬼哥当然懒得和他废话,只是静静看着,仍旧下不了决心。回忆起当年那个十岁就被迫成年,与恶狼搏杀的小小少年,似乎怎么都无法与眼前这个枭雄之辈重合。

  “大哥!当年若非与你得遇,我早已葬身群狼之口。若非与你得遇,我又焉能踏上修行之路,成就今时之伟业。没有你,就没有我阳虎的今日。我名阳虎,是因为你名阳鬼!此心,天地可鉴!”

  “然而,大哥可曾想过,我又为何会有当年的惨状呢?你走之后,我石狼部被尽数灭绝,孙爷爷被数十支弩枪钉死在寨门上。部中男子被屠戮一空,女人被侮辱掳掠。这是为什么?谁能回答?谁能告诉寡人,这是为什么!”

  “弱小!就是因为弱小!弱小就是罪过!就应该被赶尽杀绝!”

  “大哥,当年你救我,是你的仁德。你转身就走,不救我石狼部落,是你的本份。我阳虎无话可说。但是今日我必须杀你,因为我天狼国仍然很弱,我需要你死,而让本国强大起来。”

  “我要你的修罗传承,我要你的苍龙之血,我要你的西灵仙种,我更要你这个拥有冰灵之体的女人!你的死,会让我阳虎成为西荒至尊!你的死,会让我天狼王朝君临天下!我要把你头颅,供奉在祖庙之中,与孙爷爷并列,千秋万代受世人供奉!”

  阳虎双手岌张,目瞠欲裂,到最后几乎是在仰天咆哮。

  “大王万胜!天狼王朝,永盛不朽!”随行修士全部如双目喷火一般随他吼叫,十足的像是一群啸夜之狼。

  不得不说,这种煽动极有效果。而且随着天狼国修士的咆哮,他们的气息一下子变得相当强大而慑人心魄。等闲元神修士大概会被这种气势吓傻,恐怕个把初成仙士来了,短时间之内也讨不了好。

  但是对于刚刚从道魔之争那般浩大战争里活着走出来的鬼哥,这个场面未免太小儿科了。如此卖力的表演遇见观众退场,一时让天狼国众也有些愕然。

  鬼哥抱着牧兰衣转身踏空便走,只是低头不咸不淡说了句:“他疯了。”

  牧兰衣点点头道:“既然知晓弱小就是罪过,也算是死得不冤了。”

  董香儿看见一重细微却明显的波动从鬼哥身上散发开去,眨眼间笼罩了天狼国众修。而下一个瞬间,天狼国众修全部颤抖起来。

  这片虚空中演绎出无限幻象,像是他们正在与什么人交战。幻象里在阳虎的率领下众修高呼酣战,打得有声有色,可实际上他们一个个体弱筛糠,很多人都在七孔流血。这让董香儿大为震惊,望向鬼哥的眼神透露出恐惧。

  “毕竟还是有点下不去手啊。不如兄台帮个忙如何?”鬼哥侧首向着虚空中一个角落说道。

  虚空中一个高大的披发汉子显露身形,抱着臂膀轻嘿了一声道:“果然高明。不过你嘴上说着下不去手,却一术废掉这数百元神修士,哪里又有什么仁慈了。”

  鬼哥笑笑道:“这些人做着君临天下的大梦,我不忍当面唤醒,让他们在美梦中幻灭,如何算不得仁慈?”

  大汉哈哈大笑。

  鬼哥固然神魂破落法力低微,但他这一身本领,又岂是区区百十个元神修士可以消受的。以幻灭法则施下一道小小的幻术,天狼国中便无一人可以勘破,齐齐陷入一场春秋大梦。若无外力解救,说不得须待他们自身法力耗尽时才能发觉,那自是人人本元大伤,再无继续修行的可能。

  鬼哥最为担心的就是这个隐伏的神秘高手。今夜此人潜伏的尤其之近,无论修为眼力都绝对是一大劲敌。好在此人始终没露出什么恶意,这让鬼哥突然决定,摊牌与他开诚布公的谈上一谈。留下唯一还清醒的董香儿,鬼哥转头便走,让她自行决定天狼国的命运。

  一直走出数千里,来到了当年的西灵山,沿途为牧兰衣讲述当年炼丹故事,说起当初闹出的笑话,惹得牧兰衣一阵娇笑。又讲起东进大荒岭,夺取天脉之火云云,内中惊险荒诞之处亦让她不时惊叹。只不过而今的西灵山地貌业已大改,原本的四峰如今已经拥在了一处,山界不复当年广大。

  鬼哥只挑了最高一峰,于山上以灵泉煮上了一壶好茶,与牧兰衣并坐谈饮。未过多时,那披发大汉闪身而至,丝毫不见外的坐在了对面。提起壶来自斟了一杯,品品皱眉道:“泉水差了些,拿小天心丹当茶泡着喝,你这叫牛嚼牡丹啊。”

  “水无分高下,就地取材而已。待上客,总要心意足满才行。兄台请。”

  “请。”

  二人对饮了一杯,便开始对视。看了一时,这大汉又笑了。

  大汉问道:“是早就发现我了,还是猜的。”

  “一半一半吧。”鬼哥答道:“身体抱恙,也就鼻子还算灵。兄台呢,是远道而来,还是早就在此等我了。”

  大汉略一思索点了点头,看了看牧兰衣,又轻叹着摇头。意思大概就是:你死定了,我也救不了。牧兰衣不以为忤,也略欠身示意。

  “一半一半啊。”大汉端了端姿势,抱拳道:“稷山施无畏。奉师命,在此恭候多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