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五十二章 一力便破神通术

第两百五十二章 一力便破神通术

  屈如意见剑光又至,心神陡转,身侧两柄杀剑纵起,又一次飞了上去招架,不过方才那四人出手,虽未伤得张衍,但也为他争取到了些许时间。~,

  法身之内元胎一动,背后却是跃出一个分身来,并未上去抢攻,而是一拿法诀,背后有一座大碑飞出,上有雌雄双剑交错,气机缠旋,正是元阳派界岳剑碑。

  此物乃是自镇派之宝“玄机阳璧”凿下来的一点玉璧石祭炼而成,乔正道当年征伐魔穴时,曾携有一座,不过早已毁在了斗法之中,而这一座,却是屈如意亲手重新炼造的,威能自不是当日那座可比,只一到得外间,就放出若霞之芒,骤去数千里,顿时将自己分身与张衍一同收了进去。

  他为免界碑被那两道杀剑自外破开,顾不得自己两把真剑受损,催其强行纠缠上去,好为自己争取到一点时间。

  界碑之内,屈如意分身一到了此间,法力顿时暴涨三成有余,但是他并不去与张衍斗法,甚至什么多余动作也不做,第一时间起了“命杀之剑”斩杀过去!

  剑碑之中狭隘逼仄,根本没有腾挪回旋的与地,更无处去躲,此剑之下,只能选择正面硬架!

  而此番放出来的“命杀之剑”共是千余道,这并非屈如意不能多使,以他之能,若不顾一切,足可放出万余之数,只是这界域只能容得他使出这许多,且并非一面斩出,而是各处一起杀来,没有漏下一个空隙。

  此剑敌手气机而去,只要斩中对手正身,则必死无疑。

  张衍望着四面八方而来的精气飞剑。只目光变得稍稍锐利了一些。

  屈如意对飞剑之术有克制之法,他对元阳派这门神通之术又怎么不提前做了防备?

  把手一张,向外一撑,身上顿时浮出一层形如琉璃的壁障,正是自牧守山处学来的“玄转天罗璧”。

  命杀之剑纷纷投入进来,然而明明落去方向就是他身躯所在。但却好似被挪去了另一个界域之中,没有一道斩中目标。

  张衍暗哂一声,天下无不破之法,这门神通已是从根本上被他破去了,在这天罗璧之前,此剑不管是来得十道百道,还是千道万道,都是无用。

  这个时候,他眉心之中伏魔简却是一动。似要急于跃出,此物早与他心意相通,这时一生感应,就立刻放开了束缚。

  霎时间,其就化一道璀璨光华射去,所过路上,命杀之剑被一道道吸纳了去,不过几个呼吸之后。差不多摄去百数道后,就又归了他身躯之中。

  张衍心念转动。立便探明了其中缘由,这命杀剑却是精气神念化聚而成,伏魔简此前拿之无法,但经前次蜕变之后,威能又长,故能将其吞去些许。

  不过眼下不是详究的时候。目光看去,屈如意那具分身因施展了命杀之术,此刻也是元气大伤,若隐若现,再无斗战之能。

  他脚下一踏。轰隆一声,身躯周围所有物事一齐崩塌,不但屈如意那具分身顷刻破碎,连整座剑碑也是一起崩散开来。

  屈如意真身法体虽在外牵制两道杀剑,但碑中变化也是知晓,他也并未想指望能就此一举将张衍杀死,只想着能稍作拖延,此刻一察觉剑碑破裂,却是立刻将准备的第二个后手放了出来。把袖一挥,内中飞出一只剑盘,好似一团凝光筑就,有细密青光来回纵驰,隔远观去,好如波浪叠叠,起伏不定。

  此物一经展开,就可布下一套剑阵,只要能把张衍困在里面,哪怕只得数个呼吸,他也可把战局拉回自己擅长的节奏中。

  自与张衍交手以来,他虽未真正落在下风,但却一直是被对手牵着走,所幸方才被他抓到了一分机会,深信从此刻开始,就能扳回劣势。

  可就在剑盘化出来的一刹那间,那剑光清鸿剑丸一颤,忽放万千剑光,准备无误斩在每一道分布出来的气芒之上,竟是将剑阵变化生生将之迟滞了一瞬。

  屈如意神情一变,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番变化。

  两极元磁金漏固然可破分剑之术,可却需他全神御使,可现正他一方面要展布剑阵,一方面却需全力御使双剑招架,自然放松了这方面的戒备。

  可正当他转动元磁金漏,想要亡羊补牢之时,那万千剑光一闪,却又化做了一道,顿令他又做了无用之功。

  这份时机,却是拿捏得恰到好处,似完全将他应对料算在内。

  实则他斗法至今,也算处处应对得当,可毕竟不似张衍是一路杀伐而来的,若也与其一般久经战阵,那是绝然不会出现此处破绽的。

  可战阵之上,哪怕一点疏漏都有可能导致局面翻转,更何况连续两番失机。

  张衍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一自剑碑之中杀了出来,疾召双剑,对着屈如意就是一斩!同时一甩袖,一头羽毛绚丽,扁平模样的怪物飞了出来,却是迎着大元、明神两剑而去。

  屈如意立刻知道,双剑不在身边,又无护御之宝,这一次是万万挡不住的,而此时期待那四人来救,那更不可能,他也是有所决断之人,立刻再舍了一具分身在此,身化一点金光飞去。

  两剑落下,轰然一声,顿将他那具分身斩爆成翻涌清气。

  张衍得是不饶人,又是纵起遁光,身化长虹,破空追来。

  而与此同时,截妖也与那屈如意那两把佩剑撞了一处,却是不由发出一声痛嘶。

  不过它平日里被清鸿剑丸反复斩杀,早已不惧这等损伤,身上也不过添了两道血口而已,算不得什么,只要给他一二呼吸之后,就又可收拢闭合。

  大元、明神二剑见这片刻内奈何不得它,就腾空一转,又要飞去主人身侧,可偏偏此时,北冥、清鸿两剑却是在张衍指使下转了回来,将之拦下。

  截妖嘶嘶一叫,把身一长,霎时化作万丈之大,几把天穹遮蔽,再与两剑配合,完全封死了其等去路。

  张衍正追赶之时,忽觉有光亮星雷朝着自己奔来,知是四人又来阻挠,他理也不理,依旧向前。

  轰隆一声,四道光华落在他身,只炸得山海动荡,焰光四迸,烟雾滚滚,然而大响声中,却一道遁光半分不停,直直从中撞了出去,竟是未能阻住他片刻。

  史真人等四人见状,都是神情凝重,张衍比想象之中还要棘手,任他们如何攻袭,都拿他并有办法。

  吴云壁看了一眼截妖,急声道:“原长老,你南华派不是擅长拿妖么?那物可能治得?只要那两剑脱去,方能为屈掌门解围。”

  原翅翁却是苦笑摇头,他在南华派修道两千余载,自认世间飞禽走兽都是认得,但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等活物,其身上气机更是鸟兽虫鱼皆有,好似诸多物事混杂在了一起,这叫他如何下手?

  吴云壁见他无法,再是一思,便传音道:“屈掌门,观此人也有杀我之心,好长其气数,不如朝东海之上退走,好方便我玉霄施援。”

  屈如意虽贵为一派掌门,但对于正确建言向来都是从善如流,闻得此声,立刻掉头往东转去。

  张衍见了,淡笑一声,道:“屈掌门,方才一战,何等畅快,尊驾堂堂一派掌门之尊,为何胜负未分,便要退了去?”

  屈如意并不回答,身份固然要紧,但他更为看重实利,要是遇到性命危险,他定是抽身就走,绝然不会为顾及脸面,留下来拼死拼活。

  在方圆不动笼罩之下,两人俱是无法施展挪遁之术,但张衍为开劫一事准备充分,却是炼造了几枚遁符在身,遁速却是远远快过对方,大约百数息后,就追到了其人身后。

  屈如意见无法再走,把身一顿,疾拿一道神通,正要施展,张衍大喝一声,一掌拍去,轰隆一声,前方千里之内,好似天塌一般,那神通还未真正展开,就被震散,余波所及,连带屈如意自身,也在顷刻间爆散为一团清气。

  力道之身,只需以力破局,什么变化转折都不用去讲,管你什么神通道术过来,我自一力杀破!

  待见散开清流之中,又见一道金光飞去天穹,张衍冷笑一声,道:“看你还有几具分身!”

  屈如意现下没有任何手段能与张衍正面抵挡,只数十息后,再度被张衍追上,又被生生打爆了一具分身,虽真身脱去,但再如此下去,毙命也只在顷刻之间。

  摩赤玉崖之上,众人都是神色凝重,辟璧真人急道:“师兄,张衍太过凶悍,屈掌门怕是撑不住了,不如我等发法宝相救。”

  亢真人目光投下,道:“哪位道友愿意出手?”

  谭定仙站了起来,打个稽首道:“待我施援。”袖中取出一枚玉簪,一抖手,就往北方掷去。

  商恕霆也起身,道:“我来助道友一助。”他拿出一根长枝,往半天中一祭,也是投去北天。

  肖凌云沉吟半晌,立起道:“屈掌门不可有失,两位掌门虽然出手,但怕溟沧派会出手阻挠,既在海上,我可催动门中玉璃王蛇入水等待,埋伏在那半途之上,若是顺利,就可将那张衍吞吃了。”

  ……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