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七十四章 人劫自当合其名

第两百七十四章 人劫自当合其名

  抬头一看,却见肖凌云仗着护身光华之助,此刻已是去得远了。而半空之中,有一卷图册落下,捉入手中一看,发现正是那“南华总御灵禽谱”。

  肖凌云飞身逃去,但那只是护住了自身,这灵禽谱却是不及带走,虽此无物虽经由他心意唤动,但因其非是守御或攻袭法宝,是以飞遁稍慢,剑光上去几个劈斩,削去灵机,便就截留了下来。

  张衍听陶真人说过,这灵禽谱除了南华掌门能用,除此外落入任何人手中都无用处。就是拿了掌门符印,未曾在祖师殿前行过法仪,也是一样不认。

  不过这其中似是封有那头妖蝗躯壳,只他眼下看去,要解开封禁,需得耗费一番气力,就是放了出来,秦掌门不在,怕也无人能够驾驭,沉吟一下,便不再多看,往袖中一扔,收了起来。

  此回虽肖凌云脱了性命,但其无了灵鹏,又失了灵禽谱,等若折断了双臂,再也构不成什么威胁了,眼下他还有要事在身,自也无需前去追赶。

  他立指拿一个法诀,把那两具分身都是收上身来,望定去路之后,就继续往摩赤玉崖所在飞奔。

  此行再;无任何波折,虽遇得一二魔宗修士,但见得他剑光闪过,都是不约而同的选择避开,无人敢凑到近前,故极是顺利到得摩赤玉崖之下。

  此一座玉崖竦峙海畔,其色若血染成,朱赤殷虹,一面斜堆而上。一面笔直而立,如刀斧削成,巅顶直入穹霄,触天所在,可见云漩雾绕,形如涡旋。波及万千里,崖下万丈,千万顷海水拍壁撞崖,宏声阵阵,可谓波澜壮阔,雄浑奇伟。

  这里方圆广大,不管是海上崖边,都有绵延出去无边无尽的亭台宫观,房舍殿宇。不过此刻有不少地方却是一片残破。断梁残柱堆的如山一般高大,更有不少山峦倾倒。

  可以想见,这必是受补天阁那玄术波及,导致原来悬于天中的飞楼浮屿坠下所致。

  尽管以张衍功行,心念动时,便可遍望九洲,但玉霄这处山门平日里都被大阵所遮掩,看去模模糊糊。只得大概轮廓,此回是第一次得睹这处真正景象。

  山下这处还有不少玉霄弟子在。其中不乏元婴长老,忽见天中悬有一道杳然混冥的玄气,他们不由看了过去,只是几眼之后,就个个觉得头晕眼花,修为稍低的一些。便就气息一闭,直挺挺倒在了地上,也不知是死是活。

  余下修士大骇,哪里不知是敌对方洞天修士到此,顿时个个惊恐万状。

  眼下无了山门大阵。以来人修为,随意一伸手,就能将他们这些人全数自世上抹去了,有不少人却不愿在这里等死,腾空驾光,拼命向外一遁逃。

  多数人却是呆立不动,因为他们知晓,上面这位洞天修士若是真要杀他们,那么逃到哪里都是无用。

  对于下面这等乱状,张衍只是随意瞥了一眼,身为溟沧派渡真殿主,他自也不会去刻意针对这些人。只是他来到这里之后,并未收敛气机,敢于直视他之人,若是功行不济,自然挺熬不住。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应到有一道目光投到自己身上,正是从那崖上传来。随后一道光虹就自上方冲下,身上那枚避劫剑光不待招呼,立便冲起,只是上去一斩,那光虹立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知此必是灵崖上人所发“定休神光”,然而第一道结束,那第二道又光华又自法来,同样又有一抹避劫剑光飞起,将之消去。

  而那光华似是不停,紧接而来的是,却是第三道、第四道,那剑光在消杀去第三道后,便就用尽。但或许是因为灵崖此刻那分身与张衍功行相当之故,经过前面数回,其中路数已是被他看了出来,便自腾身挪转,驾剑避了过去。

  他听两派掌门告诫,不可以任何神通法宝去试着将之破除,否则气息相沾,其能寻源而至,一样可以把他定住。

  不过便当真避之不过,大不了遁入洞天之内,却不信其总能盘旋在外。

  那神光试过几次之后,见是追逐不到他,就掉头一转,往北射去。

  张衍望着那离去方向,忖道:“果然灵崖手中此物不少,所幸我未曾那般做。”

  他原来曾设想过,自己若在玄武身侧等上个一二时辰,到神光再来定拿,便用避劫剑光将其斩了去。但是再一想,灵崖定不会让自己如此轻松过关,现下看来,若自己真如此做,也只是白白耗费了时间罢了。

  因此刻再无物搅乱,他便围着摩赤玉崖转了一圈,抖了一张符箓去试探四下景物,见未曾发现什么不对,这才腾空往那玉崖峰巅之上驰纵。

  十来个呼吸之后,面前景物一变,发现自己到了一条山道之前。

  举目一望,见玉阶向上延伸,一直没入云深之处,似无穷尽一般。而他发现,不管自己怎么飞遁,却总也绕不过此处去,除了掉头下去,往任意方向出去几个呼吸,都会回到此处。

  他也不慌,知晓这必是灵崖布置下来得手段,不外是用来阻碍自己的。想了一想,便在第一层台阶前停了下来,到了此处,他便能隐约感应到前方似有一缕神意笼罩,于是按照两位掌门所授之法,打了一法诀上去。

  等有片刻,岳轩霄的声音传入耳中,“张真人,此术名为‘山外青山’,对我辈而言,最是容易布置,但也最不易破,”稍稍说了说此术效用后,他又言:“此术只能一步步走了上去,稍候我便将第一关窍要传了你。”

  张衍这时才知,这一条山道也是一门术法演化,同样是以那玉崖为寄托,其与那断空凿界的玄术很可能是同出一源,或是根本就为一体。

  修士若欲到那崖顶,则必得按其所给路途前行,只要你能走上个三五月,也能达到得彼端。你若不愿,也是可以,但却需设法破解关隘,若能以最快速度过去,那只三四日功夫就可到了崖顶。

  后一条路看去是不错,但正如岳轩霄所言,解开那关碍并非易事,却是需修士以法力灌入道途灵脉之中,以独特手段经行一遍,若是对了,则是可顺利过去,如是错了,也不会来伤得你,但来人却会被此术凭空转挪了出去,或是去得天外,或是九洲任意一处,等你回来,就又是另一个变化了,先前一切又要重新来过,那谁也说不清究竟要用去多少时日。

  因这灵脉经行不是禁阵路数,唯有凡蜕修士神意可探看究竟,虽然凭借法诀,他能时时把自己看到的一切映照到岳轩霄那处,再由其寻出路径来传给自己,但既然灵崖上人敢这么摆了出来,显然是不惧来人如此做得。

  而往深处想,甚至其故意借此耗磨岳轩霄神意也不无可能。

  张衍先前曾有过种种设想,甚至做好了被灵崖上人把自己困入其洞天之内的准备,但却没想到是,这里没有丝毫杀伐争斗,但需面对的,却是最为麻烦的一种。

  所谓不争而争,此术并没有任何攻袭伤敌之能,但除了依靠正途行走,几乎无法可解。

  除非找得一名与凡蜕修士或者同等境界的人物到此,那便不用去理会此间种种,直接杀了上去便可。

  照理而言,若玄武在侧,是可做到这一点的,可灵崖上人一定会施手段杜绝这个可能,方才那一道神光向北,相信就是冲着这头神兽而去的。

  至于岳轩霄,若能摆脱梁循义,显也用不到他来插手了。

  不过除去以上种种,实则还有一个办法,早在他在魔藏中时藏身时,就已是转过此等念头,因为或有这等可能,他还向秦掌门请命便宜行事。

  此法便是趁此刻两方斗战,他出手将魔宗之人一个个斩杀了,设法凑到足数精气,再将自己推入力道六转境中。

  自然,要想杀尽魔宗修士显然是不可能的,也无有那么多时间去做,但玉霄一方还有不少人在,也可囊括进来,若嫌不足,还有灵鹏尸身,东海还有玉璃王蛇残躯,再是不够,这里还有上古天妖吞日青蝗躯壳!

  他方才动得此念,似感受到心中那股必要成法之决心,盘踞在窍穴之中盘踞的魔简发出一声嘹亮清鸣,好似振奋异常。

  他淡笑了一声,将这魔简稍作安抚,随后目光变得幽深起来。他自忖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最好能在数日内做完此事,这或许有些仓促,但总比在此耗磨来得强。谁知过了这山道后,是否又会有什么其他阻隔在前?

  而反过来,假设他能成就六转,可以选择的余地就多了不少,就算不杀上摩赤玉崖,也可以与岳轩霄一同合击梁循义。

  这般考虑下来之后,他便下了定决心,看了那台阶一眼,心中忖道:“你设之路,我何必去走?今要行得,乃我自家之道!”

  一念转过,他便头也不回地纵光下山,朝感应之中魔气最为浓烈的一处飞掠而去。

  ……

  ……(未完待续……)

  ,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