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七十五章 极光纵去血云消

第两百七十五章 极光纵去血云消

  他正四处搜寻魔宗修士,既然撞上,那就断然没有放过的道理,身躯一转,稍稍变过一个方位,就朝那人所在之地飞去。

  一处界空之内,一名长颊广额的道人正在遁行,此是血魄宗长老聂易,他也是异常谨慎,每转入一处界空之中,必得先感应四周动静,看有无异常。

  此刻玄灵两家几乎都是散在了四方,运气不好,撞上一名元胎真人那也是极有可能的。

  因此之故,他若是察觉有些不对,宁可选择先一步退走,也不愿与敌照面。

  又穿过一个地界后,感应之中忽升警兆,却见不远处灵光闪动,随后向外开散,一名玄袍道人自里行步出来,背后玄气滚荡,身外两道剑光盘旋。

  “张衍?”

  聂易一见是他,不禁大惊。

  若说他现在最不愿意碰到的玄门修士,那必属张衍无疑。

  现如今人人知晓溟沧派渡真殿主比当年晏长生更是凶残好斗,上古之事且不去说他,但万载以来,从无哪个洞天真人似张衍一般,手下斩杀了如此多的同辈的,甚至连屈如意那等一派掌门,元胎修士都可正面斩杀。他自觉绝无可能是此人对手,故此刻想也不想,立起化血遁法,身化血虹一道,疾去天穹。

  张衍目光跟了过去,同时抬袖一拿,使了个五行遁法。

  他很是清楚,与魔宗修士相斗,最需防备的是其层出不穷的替死之术和逃遁之法。其等在与玄门万年相争之中,能存身下来,也自然是有其门道的。

  聂易身躯不可抑制的一顿,不过化血遁法毕竟是魔宗三大遁法之一。这一瞬间,他不是坐以待毙,而是顺势而为,变化出两头血魄,分往不同方向驰去。不论是气息还是灵机,都与一般他自身无二,不明底细之人是怎么也分辨不出的。

  张衍这时身后步出两个与他一模一样的身影,正是那显阳、化相两具分身。

  显阳分身拿了那“貔兽仙灯”出来,往天中一祭,立便将此域灵机定拿住了。

  聂易虽又遭定拿,但与肖凌云,他却是反应极快,立发一道疾光飞去,准确无语地打在那仙灯之上。将之震开些许,束缚之力登时去了大半。

  眼看他只需轻轻一睁,就可脱了出去,然而这个时候,天中清鸿剑倏忽一闪,化作万千剑光,向下泼洒而来。

  面对杀伐剑器,他哪敢大意,不得已祭了一血茧出来,丝丝缕缕。将自己浑身上下全数罩住,不留一丝空隙,至于那两道血魄分身,却是顾不得了。

  张衍这一番攻袭可谓一环接一环。虽不猛烈,却令他只能疲于应付。

  在细密剑光劈斩之下,那两具未得护持的分身立刻破散。只是其在散去之后,却并不消逝,而是化为两团范围极是广大的翻腾血云,凡所触及之地。山石剥落,草木皆朽。不止如此,先前与之碰触过得的剑光,都是变得沉重了许多,似正被其慢慢沾染污秽。

  张衍淡笑了一下,心意一动,这些剑光霎时变化为一道道火芒,上面血污顿被消融干净,还了本来面目。

  他这化剑之变,虽不及杀剑杀伐凌厉,亦无极剑那般迅遁无踪,但把五行神光化入其中后,却是变化万端,大多数情形皆可应付,几乎无有短板可言。

  聂易在短短片刻之内,便挨了数十道剑光劈斩,身上血茧处处破损,然而此如活物一般,却又不断蠕动弥合,终究未被破开,显然这也是一件护身至宝。

  张衍并不在意,他此举用意只在于迟滞对手,既然迫得对方停下守御,那么自己目的已然达到。

  心意一催,将剑光洒开,罩定各方,将聂易上下四所有去路都是封死。做到了这一步,此人就如落入蛛网之中飞虫一般,再也无法逃脱。

  他再一挥袖,就有数十滴墨色水珠朝其飞出,正是那涵渊重水。

  聂易虽对这身血茧衣极为信任,但也知张衍手段定不简单,不愿意平白挨打,念头一起,就要闪躲。

  可在此刻,那一具至今未动的“化相分身”立刻拿了一个五行遁法,又是将他身影定压住了。

  那些水珠顷刻落下,约莫有七八滴打了他身上,只听得一连窜轰轰的响声,这一击之下,那血茧就吃不住力,顿时爆裂开来。

  外间清鸿剑早已等在一侧,见这护法之物一破,各个方向的剑光同时朝这一处杀来。

  聂易也是强悍,面对此等危局,仍不放弃抵抗,又连连变化出数种神通及替死之术,然在这般围攻斩之下,注定是落败结局,在挣扎了一二呼吸之后,终被剑光斩杀。

  张衍一点眉心,伴随清扬悦耳之声,那九摄伏魔简飞了出来,只一个盘旋,将其精气神魂全数一卷而空,随后一声轻鸣,就回了他窍穴之中。

  他把袖一甩,放一道火光出来,将此处血污之气一扫而空,随后心意一起,霎时与剑光相合,冲霄飞去。

  此时另一边,亢正真人一行人仍被少清三位极剑修士不停袭扰,不过他们知晓等人手到齐,就可出手反攻,故都是沉得住气。

  天中三道剑光一转一旋,在某一处山巅站下,现出身来,正是薛岸、冯悬照、冉秀书三人。

  冯悬照言道:“薛长老,这一界空中地域广大,玉霄之人到了此处后不进不退,显是在等人施援。”

  薛长老言道:“那又如何,来得人越多,别处道友遇敌便就越少,我们三人便拖住了他们这许多人,这岂不是赚了?”

  冯悬照点头称是。

  冉秀书乃是晚辈,而且他这个也是懒散,见两人不来问他,也是乐得不言。

  约莫有半刻之后,三人再度发动,三道剑光依次杀去。

  他们正是要以这等手段,让玉霄一方不得放松,时时处于紧张戒备之中,所谓久守必失,时间长了,自可令其露出破绽。

  又斗有半个时辰之后,远处清光大显,有三名修士走了出来,正是玉霄门中吴云青、吴云壁、周如英这三人,他们毕竟是玉霄修士,熟识阵中门路,故已先于魔宗之人到来,

  亢正真人一看,觉得人数已足,而且为防备少清三人撤走,便决定不再等那些魔宗中人,于此刻便就发动,便传音场中各人,道:“动手!”

  说话之时,他便将一石掷了出来,上有七色光亮,如霓虹泼空,满天映彩。

  此物名为“转盘石”,经玉霄派特意祭炼之后,其中元磁摄力大了百倍不止,立刻可把三人剑光定住短短一刹那,而下来数息之内,其再无法如先前一般飞遁急掠。

  自然,仅仅只靠此宝也拿不下对手,其若发现不对,定是会第一个时刻立刻祭起神通,挪遁了出去。故而他们还有一件宝物。。

  吴云青伸手入袖,拿定一物,此名为“降还关锁”,乃是吴氏一族至宝,无需祭了出来,可定住空界,使人无法挪遁。

  这两宝单独使用,都是对付不了极剑修士的,但是合在了一处,却是足可令其丧失最大优势,再加此刻在人数上压过对方一倍有余,已是占据了绝对优势,运气好些,把三人俱是留下也不见得是奢望。

  薛长老三人只觉身躯一定,立便施展挪转神通,但却发现无法做到,

  薛长老立把剑光一振,非但不走,还当先向下去杀去,并传音道:“走,莫让我白死。”

  另二人听了,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就遁光向外,动作可谓果断异常。

  他们都是明白,玉霄为了此刻应是布置许久,这时留下,只能一起死,但能逃得性命,未来还可回来,到时将杀死薛长老之人一个个斩了就是了。

  玉霄这一方之人见此一幕,立刻要想上去阻拦,但是这个时候,眼前一闪,一道凌厉无匹的剑光遥照过来。

  几乎在场每一个人都感觉其中那股决死之意,他们立时明白,此刻谁人冲了上去,这一剑必是斩向谁人。

  要是他们无有退路,那么不管怎样都要杀了上去,而现在他们稳稳占据上风,大多数人心下自然就多了一分权衡。

  薛长老明白,只要有这片刻间的迟滞,冉秀书与冯悬照二人纵然遁光不及先前,也是能出去得远了。

  可在这时,玉霄一方人中,却有一人似稍稍不受影响,自阵中冲出,并对二人使了一个牵星之术,顿便将两人拖住。

  薛长老一见此人,目中露出些许不屑之色,不过他半分犹豫也无,集起全身法力精气,朝着此人就是一斩。

  他这一出剑,玉霄一方所有人都是祭出神通道术,全往他身上招呼过来。

  轰!

  几乎就在薛长老将此人一剑斩杀的同时,他自身也是被一片星芒烈光吞没了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