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八十章 暴风狂浪同在舟

第两百八十章 暴风狂浪同在舟

  自方才起他便察觉到,外间有一股又一股气机消失不见,若无差错,当都是魔宗一方修士。

  最为严重的是,这些气机偏偏都是在挨近这一处界空的半途上消失的。故他猜测,这当是玄门有一股强横实力,也如他们方才一般,在逐个截杀此辈。

  如此看来,再拖下去,反而于己方不利了。

  而且这时想退走也无可能,只要稍稍露出此等意愿,对面神通道术齐发,至少可留下一两个人的性命来,却是白白送死了。

  但若不走,等溟沧派那股势力与眼下这些人汇聚到一处,可就更难对付了。

  他慎重一想,心下有了即刻发动之意,便抬头往方舜同所在之处望去。自己能察觉到异状,想来此人身为元胎修士,也应有所感应才是。

  方舜同望了过来,顿时看出了他的意思,传音道:“道友想要动手?”

  亢正真人传音回言道:“道友想也能感得外间情形有异,若是不动,怕是那截杀我等道友之人与孟至德汇合,反对于我更是不利。”

  方舜同言道:“道友所虑也不无道理,既然等下去不妥,那直接动手就是。”

  只两人还在商量之际,远处灵光闪烁,又转了进来两名修士,众人一看,却是牧守山与颜贡真二人,俱为溟沧派这处人物。

  亢正真人一行人个个神情一凛,未想到自己人未曾等来,倒是敌方得了增援,这两人一入溟沧这一方阵中,实力可是已然压过他们这边。

  孟真人立时看到了机会。便是此刻四海之水未曾降下,但战机出现他却不愿错过。

  然而他方才要动作时,此界之中,又有灵光隐现。显是又有人往此处来。因敌我未分,情势不明,他立刻举手一压,并未贸然行动。

  待光华退去,却见谭定仙、卜经宿、还有太昊派史真人这三人现身出出来。

  亢正真人一见之下。却是面上一喜,有了这三人,他们却是在人数上压过了溟沧一头,只是从实力上而言,却是仍旧相当。

  先对谭定仙等打过招呼,随即便传音各人道:“溟沧派中人看来也窥破了这界空之中的玄妙,否则其等人手断然不会来得这般快,这么下去,也是僵局,我与方掌门已是做过商量。稍候便就动手,你等听我谕令行事就可。”

  若是数人相斗,行事还能稍稍隐蔽,可这里不同,他们这里这许多人,气机稍有变化,对面立会生出感应,孟真人到察觉气氛不对,神色微沉,也是传音道:“看来亢正是等不下去了。诸位真人,且做好防备。”

  两方主持之人这一交代下去,所有人都是把法宝祭出,护定身躯。而十数位洞天真人灵机法力碰撞。尽管还未真正开始动手,下方本已半沉半塌的地陆已然有崩裂。但这里荒芜一片,除了岩石沟谷,并无任何生灵,从此也可看出,他们脚下所在。应是在西三洲某处地界上。

  此刻场中一片沉肃,这场斗战当是自两方开战以来的最大碰撞,在场之人,谁也不知自己能否在事后活了下来。

  不知过去多久,似乎很长,也似乎短短一瞬,亢正真人抬袖向着前方一拿,而几乎在同时,孟真人亦是一甩衣袖,水潮星光,霎时撞了在一处。

  两人这一发动,好如一根筋索终是崩断,两边修士也齐齐大喝,都是将神通法宝祭出,朝着对面打了过去。

  亢正真人知道元胎修士难伤,不是这么轻松便可拿下的,故自己攻势不变,只传言众人把有攻势投向一角,力求上来便杀得一二人,好扩大己方人数优势。

  他所针对之人乃是牧守山,这也非是胡乱选择,后者身为秦掌门师兄,可以说是此间辈分最高之人,而且功行也是不弱,距离元胎也是差之不远,是除去孟至德、戚宏禅二人最有威胁之人,若能杀死,立可扫除一个强敌。

  孟真人同样也是这般打算,而他矛头所指之人乃是谭定先,这位补天阁掌门身上有法宝委实太多,留着此人,变数太大,故要第一个除去。

  而玉霄一方攻势还未发出,那气机便已先一步到得,牧守山立生感应,心头顿时浮现起一股前所未有的警兆来。

  近十位洞天真人若同时招呼,其中还不乏元胎真人,那威势何等猛烈?他自忖就是法宝神通齐落,哪怕有“玄转天罗璧”和“万相翎”护身,也是一样抵挡不住。

  几乎就是在转念之间,对面法力神通已是跃空而来,而溟沧派众人法力也是同样落在了彼方。

  这一刻,在场诸人皆觉天地仿佛崩塌开来,而后陷入了一片混冥之中,无有任何声息,不见任何物事,再有刹那,似有无数光亮在眼前闪烁,看去极缓,但却又自面前忽忽闪过,而自身却好似从此中抽离了出去一般。

  待一切散去后,此界空之中,除了自那极遥之处传来的隆隆声响之外,四下所有海水山陆都是化作虚无。

  只是令两边都觉意外的是,此番被针对的二人都是好端端地站在原处。

  牧守山与他人不同,身具两尊法相,哪怕其中一具被击散,只要本真不伤,有造生潭这奇物在手,一样可以再度化聚出来,只有深明他底细之人,才有可能针对布置,继而将他杀死。

  不过此事除了张衍、秦掌门等少数人外,便连孟真人都不知晓,外人更是无从探究了。

  至于谭定先,补天阁万载传承毕竟不是虚谈,这回倚仗了手中法宝避开了此劫。

  而他表面看去镇定,但心下却是惊惧,只这一次攻袭,身上法宝便是坏了数件,而法宝终究会用尽,要是下回溟沧派再针对他,可未必再能挡得住。

  亢正真人微微皱眉,孟真人也是沉吟了一下,双方都是意识到,自己所针对之人不好对付。

  而在场每个人都心头凛然,这般攻势要是落在自己头上,那是必死无疑,只有当双方人数减少到一定程度,才有可能挺了过去。

  此时双方谁也无法单独抽身离去,因为如此做不但立刻削减了己方这一边实力,同样也会变成一个最为容易针对的目标。

  这也因为他们局限在这处狭小界空之中,否则以九洲之广大,倒也能容得下他们分散斗战。

  稍稍停顿之后,双方再一次出手了,此次都是不约而同选择易与剪除的对象。

  有了方才那般认知,众人都是知晓,不管自己是不是施得全力,只要没有那等护身法宝和奇术,那是必死无疑,能否留下性命,也只能撞运道了。故这一刻,除了几名元胎真人有所保留外,余下之人都是一口气调动起了全身法力。

  溟沧派这处,颜真人蓦然惊觉,这一回对面攻势却是对着自己而来,他脸色一沉,哼了一声,索性也不去守御,而是如宣泄一般,把所有身法力一口气全数打了出去。

  下一刻,那无边法力浪潮齐涌了上来,霎时就将他轰得粉身碎骨。

  待这一阵天崩地裂般的碰撞过去,孟真人察觉到一股熟悉气机消失,转去一看,见颜真人所站之地,已是不见人踪,只余一条头尾回转,盘伏于地的金锁漂浮在空,心下一叹,将那锁收了回来。

  亢正真人这时目光一顾,发现自己这里不见了太昊派史真人,应同样也是承受不住来自对面的集力攻袭,当场战亡了。

  不过他连眼睛都不眨,在他看来,以其派外修士的身份,能换得一名溟沧派长老性命,却是十分值得。

  方才那一击,双方因无有任何留手,彼此法力损耗都是不小,此刻都在调理气机,而谁能先一步调运回来,谁就占得先机。

  血魄宗掌门方舜同这时目光一厉,似乎看得机会,他陡然一摆手,伴随着瀑布冲荡之声,虚空之中裂开一个隙口,望去好若人身之上被割开一个伤口,有无数血水自里溢出。

  霎时间,满空血色,天地皆赤,所有人衣衫眼眉如霞染,还有一股浓重无比血腥气,往法体之中渗透而来。

  “血神瀑?”

  见此一物,不论是玉霄还是溟沧派这处修士,都是赶忙闭了外窍,不令其侵染上来。

  此瀑乃是血魄宗镇派法宝,可源源不绝自里化出血魄分身,凡染上血水之人,俱有可能被其消融瓦解,从而更增此宝威能。

  方舜同朝血瀑一点,便见那血水之中泊泊翻腾,一尊尊血魄缓缓自里升起。

  戚宏禅冷笑道:“早便等着你。”

  他一摆袖,亦是将镇派之宝藏相灵塔祭了出来,

  此塔本来需得弟子长老一同驾驭,方能发挥出最大威力,不过他到了元胎之境后,只他一人就可运使。

  这塔**有三百六十五座法灵,除去两位长老所占法灵,一旦御使起来,个个都可放了出来斗战,此刻因赵长老已亡,其身上法灵已是回了塔中。

  伍威毅一见,为不使此宝缺了他一人,少去几分威能,便道一声:“掌门真人,我来助你。”言毕,便一个纵身,化光投入塔中。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