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章 天外寻道入海荒

第一章 天外寻道入海荒

  近海一侧,十来丈高的白浪汹涌而来,不断拍击在岸滩礁石之上,时时撞出巨大声响,人若站在前方,心神亦为这磅礴气势所撼动。

  而就在不远处,黄橙橙的沙滩上,一名十一二岁,身形瘦小的少年正拿着一把木铲,奋力挖着什么,就在脚边,则摆着一只草篮。

  他十分专注小心,随着那坑洞越来越深,小小身躯也是陷了进去,只能望见一蓬蓬泥沙自里飞出,此刻若有人把两侧沙堆一推,立可把他埋了出去。

  忽然,他手底下一顿,听得咯噔一声闷音,似乎碰到了什么。

  他眼中一亮,立刻弃了小木铲,双手用力扒动,却是挖出一枚边沿有不少缺口的贝壳,只是表面光滑,分明是被人打磨的。

  他小心将泥沙拂去,见上面刻有一个古怪纹路,尽管笔划简单,但望去古拙有力,渗透着一股荒蛮苍凉之感。

  “便是这个了。”

  他雀跃一呼,这时忽听得沙沙声响。却见一只只小蟹从脚边草篮中争先恐后爬了出来。

  “不好!”

  他紧紧抓住那贝壳,连木铲也是不顾,从沙坑之中一跃而出,就在他离去的一瞬间,沙滩霎时炸开,轰地窜出一头身长三尺,生有两爪的白腹怪鱼。

  少年在沙地上翻了一个身,顺势站起,看着那怪鱼利齿在下方嚓嚓乱咬,一抹脸上混合泥沙的汗水,暗道一声好险。

  不敢在此多留,撒开腿往远处一座座矗立在岸旁的岩崖跑去。

  出去三四里,才跑至那高崖之下。

  却见峭壁之上。沿着山岩缝壑有一座座屋舍行廊,看去竟是花费大气力在坚岩上凿开孔洞,插入木楔石,再在其上搭建而成。

  上方有人拢手大喊:“小猴儿。快些上来,咎鸟要来了。

  小猴儿应了一声,道:“知道了。”

  他把贝壳含在嘴里,疾步冲上一个高坡,然后一个跃空。抓住一根挂下来粗索,沿其往上攀爬,三下两下就爬到了第一个落足之处,随后借助岩壁上一块块突出来的木楔,一口气登上了足有三十来丈高的石台之上,身形果真灵活敏捷的如同一只小猴。

  不过到了此处,距离到那最上方还有丈许高,四处无有任何借力之物,而一条本该挂在此处的软索此刻也不见了踪影。

  这时上方突然传来焦急催促声,“快。小猴儿快。”

  小猴儿只觉海风之中,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嘶啸之音,回头一看,见远处一望无际的蔚蓝海水之上,有一点点黑影在天际尽头浮现出现,密密麻麻,仿佛无穷无尽,他不禁打了个哆嗦,咬了咬牙,在岩壁上一个踏步。后退几步,几乎是到了石台边上,再发力一冲,踩着微微向里倾斜的都崖壁蹬蹬几步踏了上去。再伸出手尽量去勾搭上方跳板,可他毕竟人小力弱,待冲力消尽,还是堪堪差了一点。

  眼见着要掉落下去时,上方伸出一只粗壮手臂,一把将他抓住。随后拽了上去。

  那手主人乃是一个精瘦汉子,一把将他丢在地上,狠狠骂道:“小猴精,看在你姐姐面上我拉你一把,下回再在这个时候出去,我可不来管你。”

  小猴儿吐出贝壳,一咕噜爬起来,嬉皮笑脸道:“多谢由哥。”

  那汉子却脸色一板,一把按住他的脑袋,往一旁凹洞塞去,催促道:“还有闲心笑,快躲起来。”

  小猴儿顺势一弯腰,就到一个狭小逼仄的岩隙之中,这里面已是有好几个孩童,都是冲着他挤眉弄眼,他嘿嘿一笑,钻到一处角落,把那贝壳小心放到怀里。

  外间那汉子脸色一肃,往远处眺望,此时已能看那黑点模样,却是一只只白羽赤睛,喙粗身巨的大鸟,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凶戾之气。

  他也不敢耽搁,闪过几步,钻入了事先开凿好的岩穴之中藏身。

  过得大约十几呼吸,那厉啸声越发尖锐急促,汇成大潮而来,仿佛要将人耳膜撕裂。

  那些妖鸟冲到近处后,一头头往在岩壁之上的灰色色藤蔓冲去,砸得咚咚直响。

  小猴儿抱头蜷缩,死死缩在角落里,听得外间狂风骤雨一般地撞击,却是一动也不敢动。

  足足有半个时辰,外间声息才平复下来。

  又过一会儿,听得嗵嗵鼓响,小猴儿与这几个孩童知道危机解除,都是欢呼一声,迫不及待从里爬了出来。

  不但是他们,上上下下,绵延十数里的岩穴悬舍之中,也有一个个人影走了出来,看去足有万余之数。

  不过其中有不少屋舍却是破损断裂,还有人被咎鸟从崖洞中拖出来啄死,残尸坠在崖下,凄惨无比,只是海边存活的部族,每天都可能有人死去,部族中人对此早已是习以为常。

  忽然有人大叫一声,“是赤囊!”

  小猴儿一激灵,扒着栏杆看去,见下方石台上留着一只差不多有半个人头大小囊包,看去鲜艳夺目,十分勾人。

  只是可惜,此刻已是有人捷足先登了,一名披着厚羽袍的老者带着几名壮汉将那囊包小心拿起,认真辨别了一下,欣喜唤道:“是百载囊,衮儿快来饮了。”

  “走开,走开,”一个壮的如同牛犊一般的少年走了过来,把挡在身前的孩童蛮横挤开,沿着绳索下到下方,一把夺过那囊包,仰头灌下去,红色汁液自他口角胸脯流淌出来,滴答落地,顿时一股香味飘散出去。

  那老者无比心疼道:“慢点,慢点,莫要糟践了。”

  小猴儿无比羡慕地看着这一切,许多年龄与他差不多一般的孩童,也是留着口涎,瞪大眼睛。含着脏兮兮的手指,用力吞咽着。

  咎鸟有把吞咽下去的食物存在颌囊的习惯,因其经常吞食能相互补益的草木精华,久而久之。里间所积蓄的汁液足可比拟天材地宝。

  哪怕族中成丁喝上一口,哪怕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不觉疲惫。

  不过这通常只有打熬过筋骨,由祭师传授壮元秘法之人,才能一口气吞上这许多。要是寻常孩童,则能一滴滴品味。

  这唤名“占衮”的少年乃是族长之孙,自三岁起便开始习练内壮之术,远远不是同龄人可比。

  待把汁液喝完之后,浑身变得赤红无比,他打了饱嗝,吐出一股热气,把囊包往崖下一甩,此举顿时引得不少孩童沿着绳索攀滑而下,赶着前去争抢剩食。

  占衮哈哈一笑。

  小猴儿犹豫一下。未曾去争,只是把手中贝壳抓得越发紧了。

  羽袍老者十分宠溺地望了占衮几眼后,翻上一头大鹰之背,一声呼哨,便驾着其来至位于峭壁最顶端的崖洞中,这里十分宽敞,长宽足有十来丈,从岩壁痕迹来看,都是以人力凿出来的。

  行步到里间,他把羽衣解下。甩给一个容貌姣好的少女,到了一个满铺皮毛的软榻上躺下,自有侍女跪在榻前过来捶背捏腿。

  这时又一名少女进来道:“族长,大祭师已是来了。”

  老族长赶忙道:“快请。”

  少顷。进来一名麻衣长发,眼神深邃的壮年男子。

  老族长一挥手,道:“你等都下去。”

  所有侍女都是退出穴洞,待这里只剩他们二人后,他撑起身来,坐正言道:“大祭师。这已是这月来第三波咎鸟群了,蟆腹藤快要不足用了,不知大祭师可知这是什么缘故?”

  这些膜腹藤可食人兽,绝精怪,占氏族民将之种在崖壁上,利用这些精藤来保护自己免受各种外敌侵扰,但此藤一旦生长太多,亦会对整个部族造成危险。

  不过此腾亦是咎鸟喜食之物,每隔一月就要过来捕食,但这些鸟类蠢笨,比那些凶悍妖物不知道好应付多少。

  如此一来,既可令膜腹藤不至于太多,又避免了妖物侵袭,占族之人巧妙利用了平衡,得以在海崖这处繁衍了百余载。

  不过这一切从上月开始便不同了,每隔**日,就有一群飞来,大大异于往日。

  大祭师道:“这些鸟群非是来觅食的,倒像从北方迁徙过来的。”

  老者一怔,拧眉道:“北方,可是那处出现了什么变故么?”

  大祭师言道:“不好说,许是多了一头古妖。”

  老族长揉了揉眉心,沉声道:“古妖,如此说法也有几分可能。”

  往日古妖一出,会把周边所有生灵当做口粮,导致数个精怪种群纷纷出逃,虽然咎鸟智慧低下,可一旦危机来临,也会设法躲避。

  老族长叹了一声,道:“如此说来,还会有更多鸟群过来,可蟆腹藤一旦被食尽,无有这些精藤遮挡,休说海中妖物,就是远处林子来那些精怪,闻着我等血肉味道,就会爬上来将我吞吃干净。”

  大祭师不由沉默,虽然他有一些“神通”,可要对付成千上万的咎鸟却是无能为力。

  老族长显也明白这个道理,他盯着言大祭司言道:“我只求大祭师一事,要是我占部撑不住了,请你走时把衮儿一起带上,送他去东荒上国。”他解下颈脖上的兽骨项链,扔了过去,“你答应,便是你的。”

  大祭师一把接过,看了两眼,想了一想,道:“上国距此路途遥远,我只能尽力而为。”

  老族长咧嘴一笑,道:“只要有你这一句话便好,外间几个侍女,你看上哪个,带走就是。”

  大祭师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夜幕很快降临,小猴儿父母早亡,只有一个姐姐在老族长那里做侍婢,平日也无人来管他,回到住处后,啃了姐姐特意留给他的干面,就又出了门,沿着一条悬廊走了两三里,来至一处崖洞中。

  此处乃是一座天然穴洞,一年前。有一名来自覆亡部落的瘸腿祭师前来投奔部族,老族长见他能说会道,又粗通药石之理,便允他寄居于此。

  不过此人似在荒陆上游历过。又擅长讲古,故而每日都有不少孩童少年被吸引到此听他说那些趣闻怪谈。

  小猴儿最是喜爱听这人说那些上古之事,故而早早到了此地。

  此时天光黯淡,洞中湿冷,已是提前点起了篝火。那瘸腿祭师看不出具体年纪,头发枯白,胡须稀疏,身上照着厚厚麻衣,正坐在那里打盹。

  过有一刻,陆陆续续有人到来,多数都是脏兮兮的孩童少年,他们自发围一圈坐下。

  瘸腿祭师睁开眼睛,见人来得差不多了,咳嗽一声。便准备开口。

  “闪开,闪开。”

  外间一声喝骂传来,占衮在几个结实少年簇拥下大摇大摆走了进来,不待他吩咐,便有手下人将几个孩童驱赶至一边,连小猴儿也是被迫让开,到了角落中。

  他在那瘸腿祭师正对面坐下,一扬下巴,道:“那瘸腿老头,你可开始说了。

  瘸腿祭师晓得对方是族长之孙。如今他寄人篱下,也不想得罪,便道:“今日便说那元伯开天之事。”

  占衮不耐烦地摆手道:“不就是元伯身化天地后,伯白、伯玄两兄弟各司日月之事么。我早已听过了,换一个。”

  他身边少年一起嚷道:“换一个,换一个。”

  瘸腿祭师也不动气,道:“好,那便说荒陆生万灵,清灵演人果。浊灵化魔妖……”

  占衮打断道:“这个也听过了,听闻你是从荒陆中来的,东荒上国听过吧,造了不少土台,连古妖大魔都可拿来煮的那个,便说这个。”

  瘸腿祭师一笑,道:“少族长那是说得东荒神国,而非东荒上国,那也不是土台,而是屠台,本是斩杀妖魔的刑台,后来有人嫌弃杀气太重,改成了图台。”

  占衮疑惑道:“东荒上国不就是东荒神国么。”

  瘸腿祭师摇头道:“不一样,不一样,万余年前,一千三百部族迫于妖魔威势,在大项山歃血为盟,祭天祝地,立国东荒,镇压天原,国中勇壮,能与海中蛟龙相搏,能与山中精怪较力!而七千载前,神国崩塌,分散为百余国度,东荒上国乃是神国公氏后裔所立,在诸国之中算得势力最大,但远不能当年神国相比。”

  占衮不是个好脾气的人,略带烦躁道:“那便说东荒神国。”

  瘸腿祭师点点头,便将上国诸多流传下来的故事传闻一桩桩,一件件说来。

  他口才了得,无论是占衮还是小猴儿,甚或是那些孩童,都是被那数千年前,在荒陆上所演绎出来的雄奇篇章所吸引,尤其是说到那举手投足可呼风唤雨,奴役妖魔的玄士时,更是让他们发出阵阵惊呼,恨不得以身代之。

  瘸腿祭师已是连连不断说了一个多时辰,但他显然越说越是神采激昂,目中也渐渐放出光华来。

  “东荒神国之所以能与古妖大魔匹敌,靠得乃是玄士,但国弱难养士,士寡难兴国!”

  “什么是国?”

  “数十上百,乃至上千部族,众志成城,上下一心,有开荒劈林,平山填海之力,有斩妖除魔,卫护人间之能,方能称国!”

  “有国必守疆,守僵必举力,举力必养士,养士必重才,重才必兴学!”

  “当年神国之中,立有是三千牍学,刀刻金篆,针刺线纹,载文字于玉骨皮毛之上,纵观神国万载,虽出无数勇壮,但最后能成大器者。无不是智慧通透,嚼烂文骨之人,只以一身蛮力,是斗不过荒古大妖的。”

  说到兴起,他当场拿起树枝,在地面上勾勒出几个字符。

  小猴儿伸长脖子,瞪大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仿佛身心都投入了进去。

  只是这些少年孩童听他来讲故事的,对这些鬼画符一样的枯燥文字却不感兴趣,再加听得乏力,有不少人都是打起了哈欠。

  占衮站了起来,不屑道:“嘁,学这些有什么用,能打得过荒古兽妖么?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多烤两条肥鱼,看得见摸得着,今天吃下去。明天还能拉出来,回去回去。”

  他一挥手,几个少年跟着他走了出去,还有声音自外传来。“少族长说得对,什么文骨,就是一把老骨头,我一拳就能打死他,识多少字都只能烂在肚子里。又有什么鸟用?”

  “嘿,有这闲工夫,我还不如多开几次强弓,多举几次力石。”

  剩下一些孩童还不舍得离去,眼巴巴等着讲下面之事,只是看瘸腿祭师一笔一划,十分专注的模样也觉无趣,一个个离去了,最后只有小猴儿一人留了下来。

  许久之后,瘸腿祭师终于写完。他放下树枝,看过来道:“你为什么不走?”

  小猴儿拿出那白日得来的贝壳,往前一递,道:“玄师,你说过,我只要找到一个字,就给我起名字。”

  瘸腿祭师有些意外,道:“没想到你果真寻到了。”

  他拿过一看,道:“这是一个‘陆’字,嗯。八千载前,东荒神国曾在此设陆渡塔,方便抵御海中古妖,你既与此字有缘。你们占部都以占为姓,我便叫‘占陆’如何?”

  小猴儿连连点头,他十分高兴的拿起树枝,在地上把自己名字写了出来。

  瘸腿祭师看了看,见他写得像模像样,奇道:“你学过字?”

  小猴儿挠挠头。不好意思道:“占字到处都是,好多人都认得,陆字就那么几划,好记得很。”

  瘸腿祭师看他几眼,突然一伸脚,把地上那些字抹去,问道:“地上方才写得那些,你可能默写得出来?”

  小猴儿抓了抓头皮,一笔一划认真写了起来,虽然七歪八扭,但那百来个字中,居然被他写出来八十多个。

  瘸腿祭师点头道:“不错,你可愿跟我学字?”

  小猴儿双目亮起,拼命点头。

  瘸腿祭师又问:“你为什么要学?”

  小猴儿道:“小猴觉得有用。”

  瘸腿祭师叹一声,道:“你是有缘法之人,我问你,你可知人与妖鬼最大分别在何处么?”

  小猴儿想了想,道:“妖魔吃人。”

  瘸腿祭师笑了笑:“妖魔吃人,也吃妖魔,你记着,我等生而为人,有别与禽兽妖魔,便是生而有智,但只有智,无有识,仍是不成,智乃天授,识乃后天成就,你看那老族长,算得上有智有识之人,是以能带领占部能在海畔繁衍生息,但若换了那少族长上去,你觉得能成么?”

  小猴儿赶忙摇头。

  瘸腿祭师道:“所以啊,智识兼有,还缺了一样,那便是学,唯有学,才可承递前人识见智慧,但一人精力有限,他若学不来,又如何传递下去呢?那便需文字了。”

  “把文字录于骨甲,一代代传承下去,薪火不绝,十代、百代,千代,把所有人智慧学融汇在一处,供后来人学用,那么有迟早有一天,我等可将妖魔精怪斩尽杀绝,立起一个地上神国,人道乐土!”

  瘸腿祭师一番话,仿佛在小猴儿面前展开了一副波澜壮阔的画卷,他听得心中热血沸腾,胸腔被一股豪情壮志所填满,忍不住捏紧了双拳。

  瘸腿祭师一笑,道:“不过那一天尚还遥远,你先学好眼下这些字再说吧。”

  他似又想到一事,“还有,别叫我玄师,在这里说说无妨,若是将来到了荒陆诸国中,那是要闹笑话的,只有修至灵形之境,又专修纹符之道,才称得上玄师,我不过是方才通窍,尚还差得远。”

  小猴儿不知什么是灵形通窍,只抬头问道:“那我该怎么叫?”

  瘸腿祭师道:“你若高兴,称呼叫一声墨老即可,或者叫墨老头也无不妥。”

  小猴儿点头道:“墨老。”

  墨老嗯了一声,“今日我便不留你了,以后每日这个时候,你来找我,我来教你辨字。”

  小猴儿不懂礼数,但也按着族中见长老的规矩,拜了一拜,然后带着一脸兴奋之色出去了。

  待他走后,墨老的眼睛双目一下浑浊变得清晰起来,身上放出一股摄人气魄,一条腿似也不瘸了,稳稳当当走到崖洞边。

  看着月下翻涌海水,暗忖道:“一年之前,大玄师观览星象,推算出海北有异变,祸及东南, 疑天地间又要多出一尊古妖,看近日之变,倒也有几分可能,是否当真如此,我且再等待些时日,想来便能窥看清楚了。”

  在他身后,洞中篝火渐渐黯淡下去了。

  下来一月之中,小猴儿每日坚持过来学字,他十分聪慧,每日都能记下数十字,令墨老十分满意,已经有心提前传授他修行之法,只是出于某种考量,还是未能下定决心。

  这段时日内,占部遭受的侵袭越来越多,林中鸟兽早早不见了影踪,而且许多闻所未闻的妖物从海中爬了出来,拼命往陆地深处窜去,每日都有体驱庞大的水族搁浅在沙滩上,看得人心惊胆战。

  这也越发让墨老肯定了心下猜测,然而才过得几天,就让他打碎了这个想法。

  这日夜中,北方天空中有一头足有万丈大小的身影过来,其头扁身长,如鱼似蜥,尾生透明蹼膜,漂浮之时,有璀璨晶彩飘出,在月夜之下,可谓美轮美奂。

  此妖物一出现,无论海中陆上,所有生灵都是露出绝望惊恐之色,瑟瑟发抖,占族中人更是一个个好若身背巨石,一个个被压得伏趴在地,无法动弹。

  唯独墨老一人还能挺立不动,不过也是浑身颤抖,满头大汗,“原来雄霸北海六洲的古妖‘璃螈大圣’,千年约期未到,她怎又敢来犯我东荒?”

  只是下一刻,他便知道自己想岔了,那妖物未曾来理会他们,而是急匆匆往东荒内陆而去,看那仓皇模样,倒像也是在逃难一般,而且身后许多晶亮细线,分明就是她得亲族。

  墨老看得目瞪口呆,连古妖都在逃避,他实在难以想象,北海之上到底出了何等巨变。

  就在他胡乱猜测时,忽然间,一声响彻整个东荒地陆的轰雷大响在上方爆开!

  那般动静,好似天塌了一般!

  墨老一个趔趄,倒在地上,他急急抬头看去,便见远方天幕之中,不知何时被撕裂开一个不见头尾巨大裂痕,而后便一道遮蔽苍穹的巨影自里缓缓穿出。

  而随其到来,似是整个天地都在激荡震颤!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