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九章 性灵万千化吞石

第七十九章 性灵万千化吞石

  下一页

  随着张衍越发走近,那块怪石被他身上所散布出来的宏大气机所迫,在那里剧烈晃动起来。

  张衍到了三尺之外后,却是不再继续向前,而后绕着此石走了起来,又感应了片刻,他眯了眯眼,此物气机斑驳沧桑,浑浊若烟,故而他能够断定,其当是后天人为造就而来,似那等先天造化生成之物,气机俱是纯而不邪,无有杂染,绝不是这般模样。

  这也并非说气机清正则必是先天而生,但凡是气机驳杂之物则可以断定必是后天得来。

  他手指一弹,两枚血石直往怪石那处飞了出去,而才到了三尺之内,似被一股无形之力所牵引,就到了那石身之上,再缓缓没入进去,最后消失不见。

  阵门之中光芒一闪,温青象此时也走入了进来,他看到这一幕,便言道:“张真人,先前我等试了多次,此石几是任何物事都可吞去,哪怕法力亦不例外,洞天修士尚能及时撤手回来,而在此境之下,便会被一起牵扯入内。”

  张衍摇头一笑,道:“此石或许能吸摄去洞天修士法力,但要说一股吞下,却也未必。”

  温青象一思,道:“张真人是说,此石先前只是在虚张声势,实则并无收摄我辈的能耐?”

  张衍笑道:“是与不是,擒拿一头妖圣过来,丢去一试便知。”

  温青象道:“这却容易,待温某去拿一头来。”

  地渊四周也有那么几支妖魔异类部族,原先是臣从于山阳氏,后来都被灵门肃清,至今还有两名妖圣被关押在此,

  然而在这个时候,这方怪石却是倏尔一颤,居然在二人面前腾空升起,晃晃悠悠往山崖上方飘去,看着模样。却似是在逃。

  温青象道:“真人?”

  张衍仰首看去,道:“无妨,且看他去往何处。”他足下一点,清气托体。缓缓往天中去,温青象也是身裹血光,跟了上来。

  那山崖也不知多高,大约上去十多里地,仍不见顶。而此时那怪石一闪,忽然不见。

  张衍看得清楚,却是山壁之上有一个百十来丈大小的窟洞,那怪石便是躲入了其中,来至那洞口后,他神意一扫,道:“温真人,先前你等探查之时,可曾发现此处?”

  温真人道:“有弟子到四处查看过,不过这里洞**众多。有数千之数,许是此前未曾留意。”

  张衍考虑片刻,道:“温真人且在此处等候,我入内一观。”

  温青象打一个稽首,道:“真人若有什么吩咐,可随时唤我。”

  张衍点了一下头,便就踏云入内,循着那怪石气息往里而去。

  这洞窟地形并不曲折,反而是很是平缓,看得出是人为开凿而来。虽岁月流逝,遭风水侵蚀,洞壁变得十分凹凸粗糙,不过大致仍是平整。他一连飞遁上百里,也无遇得任何障碍,倒是他不断深入,地面之上出现不少奇形怪状的骨骸,还有许多残断兵戈,显然此处经历过一场大战。

  这时他心下微微一动。按照温真人的说法,那方怪石分明是无物不吞,但却偏偏没有对这些骨骸下手,再加上其一路往这里奔逃,可以想见,这两者之间定然有着什么联系。

  过去一刻,这洞窟终是行到了尽头,有一阵光亮自外透入进来,他踏云出外,目光往下一望,却下方是一个清湛湖泊,周围草木青青,顶上悬有一团光轮,照亮四方,乍一看还以为是到了地表之上。

  而那怪石正往湖中央一处岛洲上飘去,那处可见有不少坍塌柱石,而在正中央,却有一个墩台,色作纯金,夺目耀眼无比,任谁到此,都能第一眼看见。

  而在那祭坛之下,则有着密密麻麻不计其数的巨大骨骸,与一路过来所见那些相同,看去都很是完整,只是模样古怪,俱是下身为蛇,上身为人,顶上则生一对锋锐犄角。

  张衍目光再是一扫,见周围并无类似禁制阵法之物的存在,灵机也很是平和,就化光飞空,越过湖泊,径直往那岛洲落去。

  那怪石此刻已到墩台之上,停在那处再不动弹。

  他也不急着上前,而是四处观察,岛洲外沿到处是残损石板,其中凿刻有许多古怪文字。

  神意一转之下,就将这些文字全数记了下来,可惜这并非蚀文,而是后天造就,不然此刻已不难明白其中含义。

  他很快行至祭坛下方,并沿着石阶向上而来,

  此刻那怪石周围灵机却是生出了些许变动,可觉有一道道灵机汇聚过来,再有片刻,就放出一道灼目光亮,霎时就照遍整个湖心岛。

  张衍再看去时,就见有数十名顶生两角的蛇身人凭空出现在那祭台之上,当中簇拥着一名形貌威严无比,身高足有百丈的蛇身人,看得出其族中贵人,身上挂着金甲玉板,背后披着一条编织精美的飘带,上缀华丽羽翼,头上则戴着银盔,眉心之中有一只眼目,在那里微微转动,但应是并非其自己生成,而是自别处挖来嵌在上面的。

  台上守卫似是发现了张衍的存在,冲着他大声叱喝,那蛇身人头领向下一指,顿时有不少冲了下来,高举矛头,往他胸膛之上就是一戳。

  张衍淡然看着,丝毫没有理会,仍是往上行去,任凭这些蛇身人施为,可是下一刻,其等却是从他身上一穿而过,而后消失不见。

  这些不过是以灵机营造出来的幻象而已,何况除非是与他一般境界的修士大妖,在他面前否则根本无法站稳身形,只凭气机就可将之震死,哪有可能过来动手。

  不一会儿,他便到了祭坛顶端,此刻那幻景再是一变,那似巫祝一般的蛇身贵人面朝着那方怪石,跪在地上,口诵祷祝之词,而无数半身蛇人则围绕祭坛在下方,在那里叩首膜拜,不久之后,有数十名侍从将一个双头四臂,独眼三腿的巨人扛了上来,以利斧斩下头颅,将鲜血淋在了那怪石之上。

  而这一幕过去之后,又是另一个景象生出,继而是下一个,只是不论装束人物,都变得越来越是古老。

  张衍在平静看着,此应是不知多万年前情景,只是被这怪石不知用什么方法,再度重演了出来。

  他看了许久之后,已是明白了大概,心下忖道:“居然有此等来历,今回倒是不虚此行。”

  而今地表之上,绝大多数妖魔异类乃是混星光精气落入山海界中后演化而来,不管是否当真有关系,大多数部族都认伯白、伯玄为此身之祖。

  而这一支蛇身人部族名唤“步句氏”,其与天外星辰无有半点关系,是山海界地陆之上的真正土著。

  按照此界生灵的说法,步句氏乃是元伯化生天地之后所诞生灵。

  其本来也是强盛一时,不但地渊是在其疆域之内,甚至占据了如今北天寒渊一部分地陆,可在两三万载之前,一支地底妖虫侵入到其族群之中,造成了近乎灭族一般的死伤。

  为了对付此等妖虫,当时步居氏族长跳入火炉之中,奉献己躯,以奇玉锻身,最后化为一块“吞石”,凭籍此物才将虫妖挡了下来。

  但是一块吞石尚还不够,为保族类延存,族中长老也是纷纷效仿,当时共是锻炼了两千余块,分别镇守地渊各处,自此之后,只要在此石灵光笼罩之下,便无需再畏惧虫妖威胁。

  本来化解了这莫大危机,步居氏渡过难关,再有个数千年恢复元气,不难再次兴盛起来,

  可是事不凑巧,随着地表之上妖魔异类逐渐兴起,一支名唤腾族的异类部落战败之后,在其头人带领之下,率残部闯入了地渊之中。

  由于步居氏几乎占去了地渊上三层所有上好地界,两者间不可避免的发生了摩擦,再演变为两族征战。

  可此时步居氏上层战力早已损失一空,而吞石又无法对付近乎妖祖之能的腾氏族主,最后只得孤注一掷,将所有吞石摆在一处,千万族众以身献祭,合炼为一块,并以此石将腾族重创。

  这一战可以说是两败俱伤,两部剩下族人自此都是断了传承,日后山阳氏到此,两部遗民也早已变得如野兽一般了。

  张衍看着祭坛之上那方怪石,思忖道:“看来此石便就是当日那块吞石了,应是这数万载之中,其不断吸收天地灵机,才逐渐有了自身识意。”

  不过按照步句氏记载来看,当时其是因为得了一块不知来的炼玉,靠了此物,才得以筑炼了这吞石出来。

  此物才称得上是真正宝物,要是能拿了回去,足以承载玄术,但是其之所在,却是在地渊深处,在十数层之中,那里端得是凶险无比。

  张衍目光微闪,道:“你倒也有几分灵慧,让我看了这些,无非是想让我舍你不顾,去设法寻那炼石,最好是失落在下方,如此你便可保全自身,我说得对也不对?“

  吞石不禁轻轻颤抖起来。

  张衍淡笑了一下,把袖一摆,几步走上前去,而后一指点了在吞石之上。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