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二章 西明灵花可寻鲸

第八十二章 西明灵花可寻鲸

  方心岸自议事堂中出来,嘱咐了身边修士一声,“去打听一下,那处天鬼部族是如何发现的,再设法一探,韩真人为何不来主持大局,是否果如言晓阳所言一般。”

  那修士领命而去,过了许久,转了回来,道:“打听清楚了,那处是一名弟子无意发现的,并无什么波折,至于韩真人,确如那言晓阳所言,前些时日在设法沟通那云鲸,已是离了月鼎湖许久,似想要找到直去鲸王身侧的办法,真人以为此法可成么?”

  方心岸认真想了想,道:“若是此前的碧羽轩,那是绝无可能,但要是这位韩真人,却未必不能明星,请接招。”

  那修士不解道:“这是为何?”

  方心岸道:“南华派破灭之后,清羽门接手了其大部分遗泽,但陶掌门赠了不少法宝功诀给了这位韩真人,或许其中不定就有什么法门可寻那云鲸呢。”

  那修士不由恍然。

  方心岸道:“你且去吧,“

  看着修士告退而去,他来至宿处,一入门,见一名面目森冷的道人盘膝坐于其中,赶忙上前几步,躬身一拜,道:“弟子见过恩师。”

  司马权嗯了一声,冷声道:“你要小心,你等发现的那处聚落,这很可能是天鬼布下的一个陷阱。”

  方心岸讶道:“陷阱?”

  司马权道:“天鬼之间,彼此也有飞鸟衔书联系,知道你等在捕杀他们,换成是你,你会坐以待毙么?”

  方心岸道:“那弟子定然不会如此。”

  司马权道:“这便是了,为师在天鬼部族之中待了许久,深知他们的脾性。他们非但忍不住,还会设法做出反击,不然休想再指望让这些散落在各处的部族出力。”

  方心岸想了想。心下凛然,问道:“那会否有妖圣出现?”

  司马权摇头道:“绝然不会。若妖圣出手,也会暴露自身,为了你等数百个低辈修士,根本不值得他们如此做。“

  方心岸心下略松,只要不是那等大妖到来,自己应该可以应付,便道:“多谢恩师提点,弟子会小心防备。”

  司马权不再多言。起身往外走去,身影却是越来越淡,出门之后,便就彻底消失无踪了。

  月鼎湖湖心之中,泊有一艘百丈楼船,船中舱阁之内,言晓阳坐在上首,下方则站着一名英姿挺拔的年轻修士。

  此是他言氏之中最为出色的弟子言子贤,修道五百余载,在言晓阳不惜代价的支持之下。已是入得元婴境。

  言晓阳此刻沉声言道:“子贤,只要你在此次斗战之中立下这大功,我阿姐退位之后。有我在背后支持,你就可一争那掌门之位,你需记着,碧羽轩是我言氏一门的碧羽轩,绝不可落入外姓人手中。“

  言子贤正容道:“真人说得是,碧羽轩掌门只能是我言氏族人。”

  言晓阳缓缓点头:“两日后动手,你把我为你找来的法宝全数带上,如此可多添一些胜算。”

  言子贤道::“弟子记下了。”

  言晓阳一挥手,道:“去吧。”

  言子贤退下后。言晓阳看向外间湖水,神情有些复杂。

  他姐姐言惜月修道近千载。许是感到寿数将尽,门下少接替之人[暮光之城]催眠师。是以来至山海界后,与韩佐成育有一子,名为韩孝德,已是送去了清羽门修习功法。

  而有了清羽门为倚仗,再加上韩佐成在背后出力,他已是能够看见,未来掌门之位必会落在韩孝德手中,身为言氏弟子,他万万不愿意看到这般景象,但言氏一门有杰出后辈,并拥有足够声望,就仍可撑住局面,不致把祖先创下的山门留给外姓,而此次征讨天鬼部族便是一个机会。

  十余万里之外,一处奇高山崖之上,韩佐成正指使着数十名弟子在栽种一种有着金黄叶瓣,茎叶如玉的花卉。

  待种下最后一朵后,他才松了一口气,来至外间,对着一名颇有威仪的美髯修士拱拱手,歉然道:“审师弟,有劳你久等了。”

  审峒笑道:“韩师兄,以你我二人的交情,就不必说这等客气话了。”

  韩佐成也是一笑。

  审峒看向那些灵花,问道:“我记得师兄不喜花草,摆弄这些物事定有用意吧?”

  “正是如此,”韩佐成待人真诚,对这位好友并没有什么隐瞒,直接道出实情,“师弟知我先前一切所为,都是为寻到那鲸王,而此事,恐怕就要落在这百余柱花木上了。”

  审峒又看了两眼,道:”这花看来也无什么特异之处。”

  韩佐成笑道:“此是我问师祖讨来的西明花,云鲸最喜吞食此物,哪怕远隔千万里,也会赶了过来,那鲸王若是知晓这里有不少,虽不会亲身来此犯险,但多半会派遣族下子嗣来寻,殊不知,栽种此花的弟子修习得乃是太昊派功法,虽然功行尚浅,只要他们亲手栽种之物,不论去往何处,都能感应到大致方向所在,只要此花被带到了鲸王身侧,那么下来就能找到其藏身所在了。”

  审峒点头道:“这当真是好办法,我本以为道友会如那位言真人一般,利用灵禽走兽把那云鲸鱼找了出来。”

  韩佐成笑道:“我虽是擅长御兽之法,但有时也未必要用这般手段,那样做反而是圈死了自身。”

  这时他忽然想了起来,道:“审师弟这个时候过来,可是月鼎湖中有什么变化么?”

  审峒道:“言真人发现了一处数万人的天鬼聚落,提议召聚众人,还让我来寻你,我也知晓,他这是想把我差开,好方便行事,我等此刻过去,怕也是赶不上了。”

  韩佐成怔了怔。叹道:“罢了,他要争功,便让他去吧。”

  审峒笑道:“也是。韩师兄是张真人弟子,把事办好便成。也不必去争这些。”

  韩佐成苦笑道:“在恩师座下,我当是最不成器的弟子了。”

  审峒摇头道:“韩师兄这话说错了,若我辈修道人只为师长期许,违逆本心去做一些不愿做之事,那岂不是过得凡人还要不自在?那又修什么道,求什么仙?况且审某以为,张真人当也不会来在意这些。”

  韩佐成想了想,点了点头。感叹道:“审师弟一心修持,从来没什么享受,或许在外人来看过得清苦异常,但我知晓,你却是甘之如饴,或许这正是因为你顺从了本心之故。”

  审峒大笑道:“韩师兄确为小弟知己,我整日修持,不问其余,那是因为我除大道之外,别无他想夫妻穿越之创业在古代。此中之乐,又岂是外人能够体会的。”

  韩佐成叹道:“审师弟如此一心精进,也难怪你能成就元婴法身。”

  审峒只是一笑。他在眼中,元婴法身也只是修行道上某一座高峰罢了,下来还要更为艰险洞天境,若跨不过去,也没什么值得夸耀的。

  韩佐成这时道:“我在飞舟之上藏有几坛好酒,是此处一个异类部族进献上来的,审师弟既来,不妨与我同品。”

  审峒笑道:“求之不得。”

  两人互道了一声请,他便跟随着韩佐成飘身往天中飞舟。但是这个时候,他目光却是变得深沉起来。

  他心思深沉。同样也是看出天鬼那处很可能是一个陷阱,言晓阳命他来告知韩佐成。本来他可以很快赶至,但路上却是故意耽搁了几日,如此韩佐成得知消息后,便是想要赶回去也来不及了。

  他心下道:“韩师兄,望你日后莫要怪我,这等言晓阳以下犯上之辈,再不处置,下面还会有何人服你?你既心软不肯加以惩戒,那便由得他去好了,这一战下来,此人便是不死,心腹也定会死伤惨重,那你再主持大局时便无人再说三道四了。”

  两日之后,言晓阳带上自己所能调用的所有人手,同时把方心岸也是唤上,两方之人合在一起,有近千修士,两千余龙妖,浩浩荡荡往那天鬼聚落所在驰去。

  在路上行程二十余月,众人渐渐靠近了那处聚落。

  一头獴龙飞来过来,来至方心岸的肩头之上,对他叫唤了几声,他心下道:“我等如此声势大张而来,这处天鬼聚落居然没有任何异常景象,看来恩师说得没有错,此处的确是一个陷阱。”

  言晓阳此时也是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不过箭在弦上,他已经不可能收手了,他回身言道:“方真人,稍候你自东向而攻,我自西面出手,待见烟讯腾起,便一齐发动,你看如何?”

  方心岸十分痛快,道:“好,便就如此定了。”

  言晓阳就一挥手,带着麾下之人往西折去。

  方心岸与其分开之后,很快就到了动面一处山头上,过去不多时,就见一道灵烟冲上天穹,久久不散,他看了一眼,却是笑了一笑,竟是理也不理。

  身后站立地修士言道:“真人,若我不动,此回失机,那言晓阳把罪责推在我等身上,那该如何是好?”

  方心岸冷笑道:“我是奉张真人之命而来,若是韩真人亲自下令,我不奉尊,那却我之错,但他言晓阳又非是韩真人,我为何要听他的?便是晚些出手,也无人能说我什么。”

  言晓阳见灵烟发出,对面始终不见动静,不觉脸色冷了下来,他本来想利用方心岸打头阵,自己在后观望,最好是与天鬼两败俱伤,此刻看来却是不成了。

  不过过去半年,他手中除了此刻所能见到的门人弟子与龙妖外,还有半年来在山海界中降伏的近万头妖物,哪怕没有方心岸这一伙人,与天鬼部族正面一搏也是够了,于是将法剑拔了出来,而后向下一指,大喝道:“众人随我上前,屠灭此部妖魔!“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