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零七章 另有乾坤隐浑天

第一百零七章 另有乾坤隐浑天

  下一页

  芦浑正往下逃窜之时,忽感身上骤然一紧,仿佛四周包裹自己的,再不是水流,而是坚实厚墙,且还在那里不断合拢收缩,似要将他压扁挤垮。

  他哪还不知,这定对方神通秘法所致,忙把血气一鼓,庞大身躯轰然粉碎,化作无数小蛟,每一头都是细长坚韧,挣扎游动,似是要从那厚实水流之中挤了出去,好往四下逃窜。

  而在群蛟之中,却有一条躯体内隐隐有晶红光化的血蛟,把尾一摆,隐去了身形,停在原处未动,

  此回它明着是要四处破围,实则在暗中把大半精血运化到这头血蛟身上,待得对方把注意力放在那些小蛟身上时,自己便可趁隙逃脱,

  这番应对,厉害之处便在于真中有假,假中有真。

  那些小蛟确确实实是它气血肉身所化,若都被斩去,损失也是极大,没个千来载休养,损失也无法补回来,不过只要这血蛟之身能够顺利逃脱,总能保全了性命,舍去这些也是值得。

  只他毕竟非是天鬼,这一个极为简单的虚实变化之术,至多能维持十来呼吸,再长便无济于事,故他必要在这短短时间内冲了出去,否则便再无机会。

  可它自认为隐秘,其实却并未起得任何效用,秦掌门御动浩大水潮之时,那被困里间之物,其一举一动,无不在他感应之中,察得此变,向下一指,一缕北冥真水便化入那海流之中。

  而下方水势一缓,却是由刚变柔,任得那些小蛟离去,转瞬又逼迫上来,将那条血蛟围裹住了,再拂尘一扫,便将之摄拿了上来。

  把手掌摊开,但见手心之中,悬浮有一晶莹水团。里间有一条手指长短的小赤龙正惶恐不安地游来转去。

  芦浑左冲右突,却是无法冲出这层屏障,知是短时内无法破去,心中不由惊惧异常。他虽还有手段,但是面对三位大神通者,便是出来了也无用处,索性便停下动作,发声告饶道:“还望三位道友怜我修行不易。饶小妖一命,小妖愿立誓顺服贵方。”

  秦掌门道:“岳掌门与渡真殿主以为如何?”

  岳轩霄淡声道:“今日能投我,明日也能投他人,还是杀了干净。”

  芦浑骇道:“不敢,不敢,万万不敢,小妖是真心投顺。”

  张衍当初见这妖祖时,此妖还未见他之面,便就逃遁而去,而且从来也未曾与天鬼有过联手。足见其极为珍惜自家性命。

  他笑了一笑,传音道:“掌门真人,这头牛蛟能修行到此般地步,的确是不易,且其还是南罗百洲一方妖祖,若是留着,未来若迁几个宗门到此,足可保此处安稳,用处极大,再则。钧尘界修士若来进犯,能得一名妖祖助战,也是好事。”

  秦掌门道:“就如渡真殿主之言。”

  他一摆拂尘,将那团真水化开。放了芦浑出来,此妖脱了束缚,却也不敢妄动,极为老实地悬在那处。

  张衍心意一起,就有一张法契自袖中飞了出来,落至此妖面前。“签了这张法契,可允你活命。”

  芦浑十分干脆,一口精血喷了上去,喷在那契书之上。

  张衍见他动作利索,目光微闪,道:“你可是先前见过此等法契?”

  芦浑如实回道:“不瞒上真,先前有界外之人传得一张契书下来,要小妖立下血契,只是小妖寻思着有些不妥,故是未敢答应。”

  张衍笑道:“他许你何等好处,却要你立下法契?”

  芦浑道:“此位上真言可授我破界而去之法。”

  张衍闻言一笑,道:“原是这般,所幸你未曾签下,否则便是得了此法,也未必能够脱去。”

  芦浑身躯一震,小心问道:“莫非上真亦知此法?”

  张衍不置可否,道:“好好为我九洲效命,我可允你,待时机一到,可放得你自由之身。”

  芦浑听了,把身躯一晃,将散在外间的气血分身收了回来,变化成了人身,而后叩首一拜,道:“若当真如此,小妖便在此拜谢三位上真了。”

  如是寻常生灵,寿数短暂,这方天地之中那数之不尽的精彩,终其一生也无法领略,可对他这等几乎寿数无尽的大妖而言,却等若被困在一个囚牢之中,而因气血耗损之故,还不能随意妄动,是以无不期盼能闯了出去,看一看外间那更为广阔的天地。

  方才他无论表明上再如何顺服,心中终归是有些不甘的,然而张衍这番言语,却是令他看到了几分希望,觉得跟着这些九洲修士倒也是一个不错选择。

  张衍收了那法契回来,放入袖中,又问道:“攻袭东荒的那些妖魔,可是你授意安排的?”

  芦浑一阵惶恐,道:“是小妖所遣,小妖先前也是受那界外之人蛊惑,才做出了这等错事,真人若是准许,小妖这就把他们唤了回来。”

  张衍却是摆了摆手,道:“我九洲各派如今已是荡平天鬼诸部,唯有东荒国那里,还有一部天鬼未除,你也无需把它们撤了回来,命其将此部天鬼剿杀干净便可。”

  芦浑听的天鬼已被灭去,心头又是一跳,他低头道:“上真放心,那些天鬼一个也不会逃脱。”

  张衍看着他道:“我此刻放你回去,待安顿诸事后,再来我寒玉海州听用。”

  芦浑恭敬应下,就矮下身去,投入海水之中,其又变化出了原身,只是一晃,就游遁不见。

  岳轩霄打个稽首,道:“这里之事既已了结,山海界中,暂已无有外敌,现下夺了惊穹山,我少清派在上方要重立山门,还有不少俗事需为,便就不与两位同行了。”

  秦掌门回有一礼,道:“岳掌门敬请自便。”

  张衍也是打个稽首,立身恭送。

  岳轩霄把身躯骤化一道宏盛清光,遁划长天,眨眼便飞去西空了。

  待其去后,张衍与秦掌门二人则是回了通天都御宫城,驱动此座法驾,往北而行,数十天后,又回得寒玉海州。

  张衍心下清楚,眼下虽山海界中再无威胁,待还有天外大敌随时可能到来,到时能依仗的,唯有一身神通法力,故别过秦掌门之后,便就回得渡真殿中,用功修持。

  一晃两月过去。

  这****正打坐之时,景游在外言道:“老爷,司马真人求见。”

  张衍睁开眼帘,这些天中,各派修士已是陆续回返,他本就想寻了司马权过来商量前往钧尘界一事,不过天鬼那处却还少不得此人,故是想缓上一缓再提,不想其主动前来拜见,便道:“有请。”

  他又运功一会儿,就起得身来,踏开阵门,来至正殿之上。

  司马权见他出来,稽首道:“见过张真人。”

  张衍目光一落,见他身边携有一个箩筐,里间蹲着两名女童,双目清澈,长相十分乖巧,只是其等背上长着两对娇小羽翼,他讶道:“这两名女童是何来历?”

  司马权稽首道:“此是两个从浑天青空之内得来的女童,本为天鬼炉毒氏所擒,后来落到了在下手中,如今算来已有数十载了,但其至今仍是孩童模样。因其心防甚严,似被人下过禁术,在下唯恐施展过手段,会致其丢了性命,故至今也不知具体来历。”

  张衍转了转念,道:“司马真人在天鬼部族之中长久,可知这山海界中原来有此等生灵么?”

  司马权道:“倒有几种异人与其类似,但后来在下加以查证,发现两者间并无半分亲缘关系。”

  张衍哦了一声,言道:“如此看来,许是浑天青空之内独有生灵,既有生灵,想来那处也是自成一片天地了。”

  灭明氏的浑天青空他曾进去看过,荒芜一片,至多算是一座囚牢。

  至于那些偶而流落到北天的浑天青空,这些年来也被各派真人捉来一些,但入内看过之后,却是发现,其中虽有妖魔异类,但多是外间而来,只是将此占据为了自家巢**,而真正自青空之内诞出的生灵,却还一个未曾见得。

  司马权回道:“在下也是作如此想,如是自成天地,这青空之内必有许多天材地宝,若能取来,对我九洲有大为有利。”

  张衍问道:“那处青空现在何地?”

  司马权道:“在西空绝域之上,只是被无边雷罡所笼罩,少有人能去得,便是洞天真人前往,也需小心。”

  张衍考虑片刻,道:“此事不急,可容后再议,今日司马真人到来,贫道正好有一事与你商量。”

  司马权稽首道:“不敢,如有事,真人吩咐就是。”

  张衍点了点头,请了他坐定下来,便将钧阳界中之事与他详细说了,最后道:“不知司马真人可愿去往此界?“

  司马权未有任何犹豫,起得身来,深深一揖,道:“承蒙真人如此看重,在下愿意一行。”

  张衍看着他道:“司马真人可要想清楚了,此去十分凶险,且无人帮衬,稍不小心慎,便是万劫不复。”

  司马权呵呵一笑,道:“在下所修功法与他人不同,除了汲吸地阴之气,便需得吞吃神魂,方能有所进境,其中还以修士神魂为最好,山海界中皆是同道,难做此事,倒是钧尘界可以大展手脚,此番却还要感谢真人,给了在下如此一个机会。”

  ……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