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平波之下藏隐锋

第一百五十八章 平波之下藏隐锋

  “拖延?”饶散人琢磨了一下,并没有否定,而是道:“全瞑道友可否详细说来?”

  司马权打个稽首,道:“在下说之前,可否冒昧问上一句,散人功行比以往可是增进了不少?”

  在他猜测之中,饶散人此前只是依附于积气宫,虽有谋划两家之心,可行事仍偏向于保守,直到接手了那老龙所留之物后,对抗之意才愈发明显,显是得了莫大好处,故信心也是随之增长。

  饶散人唔了一声,不过他觉得到了这时候,自己也该是露个底了,便道:“我也不瞒二位,我有一件魔宗传承的法宝,只要功行一到,凭借此物,不敢说与孔赢相斗,但与杨传放对当是不难,只此前功行不济,无法用出此宝威能来,自从得了那老龙那还微灵池水之助,功行大有长进,只需修持下去,不用多久,就无需看人眼色了。”

  司马权道:“那在下再斗胆问一句,不知散人到得那般境地,还需多少时日呢?“

  饶散人没有隐瞒,不假思索道:“本来还要四五百载,现下根底重筑,大约只需原先一半时日。”

  司马权稍作盘算,饶散人得到老龙遗泽差不多是在百年前,如此说来,到得其所言那一地步,至少还要一二百载,不过他看得出来,饶散人虽然信任他们,可毕竟出身魔宗,所言之语多半是会有所保留的,故这时间可能会提前一些,但也不会太多。

  他想过之后,才道:“如只是两三百载,那在下之策就有几分把握了。”

  饶散人正色道:“愿闻其详。”

  司马权道:“两家既要散人立誓,那我等大可要求其拿些好处出来,空口白话,谁来听你之言?散人可派遣一人为使,与两家相商此事,如此就可将此事拖下去了。”

  邓真君皱起眉关,怀疑道:“这般果真可行么?便是两家耐心再好,怕只能忍耐数十载,那又有何用?”

  司马权笑道:“若只是我一家如此,结果很是难说,但界中不归两家号令的,可不止散人一位帝君,此回他们被迫立誓,口中不言,可心里未必会如何情愿,散人可再遣一人,去往各位帝君处,申言联起手来讨要更大好处,只要能与那几位能够抱团来,孔、杨二人若不想立刻宣诸武力,那就只能采取商议一途。”

  他猜测两家现下多半是想着如何保全自己实力,以备将来征伐山海界,要是先与诸位帝君做过一场,定不可能毫无损失,当是在竭力回避此事,而其余帝君自不难看到这一点,所以可能性还是极大的。

  饶散人考虑了一下,这番计议虽未必能够成功,但确实值得一试,至少此番表面上的目的只是为了讨要好处,并没有说要与两家对抗,那么事情就有挽回余地,便道:“全瞑道友所言,也算是一个办法。”

  邓真君道:“只是散人,如此一来,那使者人选就十分重要了。”

  去往两家的说好,不外是只是申明一个态度,谁去都可,而去往几位帝君处的使者,就十分考验其人本事了。

  司马权站了起来,对座上打个稽首,道:“在下受得散人恩惠,愿意亲去一行,”

  饶散人沉思起来,老实说,司马权表现出来的潜力令他很是看重,他本来还有更要的事情需他去做,但此刻看起来也没有其他合适人手,便正色道:“那此回有劳全瞑道友了。”

  司马权一个欠身,道:“散人言重,只是谁也不知那几位帝君此刻是何想法,在下以为此事需得尽快。”

  饶散人也知迟疑不得,道:“我知晓了,这便会遣使去往积气宫。”

  司马权道:“那在下回去稍作收拾,便就启程。”

  饶散人道:“全瞑道友,勿要小心,此事你尽力便可,得失不必太过计较,你回来之后,我还有许多事要交托于你。”

  司马权道:“多谢散人看重,在下记下了。”

  他自殿中告辞出来,回得洞府,准备了许久,见再无需要携上之物,而后乘动法舟,往虚空中来。

  自觉已是离开足够远后,就将两界仪晷拿出,他此回愿意充当使者,也是为了能离开脚下地星,好尽快与九洲取得联络。

  起手在仪晷之上一按,好一阵后,灵光浮动,见张衍身影在里显现出来,便打个稽首,道:“真人有礼了。”

  张衍微一颌首,道:“司马真人,想来你是收得张翼通传了。”

  司马权道:“正是,在下被饶散人请在他藏身之地修炼,有此人在,我却无法与山海界通传消息了,现下请了个差事,却不得不放我出来。”

  张衍道:“哦?莫非是遇得什么大事了么?”

  司马权道:“不错,正要与真人详说。”

  接下来便他将两家要求几位帝君立誓之事说了一遍。

  张衍听罢,目光微闪,道:“司马真人,你等可曾想过,若是孔、杨等人此回要各处帝君立誓若只是一个借口,其实是为了蒙蔽你等,而暗中则是去往各处,将隐患一一抹平,那又如何?”

  司马权悚然一惊,他反应也快,只一转念,就知确有此等可能,不觉神色微变。

  张衍淡声道:“先前对龙君用此一招,对我山海界亦用此一招,可谓屡试不爽,今若对饶散人也用此法,却也无甚奇怪。”

  司马权沉声道:“此一节确实是疏忽了。”

  先前之所以不曾往这里去想,那是因为今回那事用得是两家名义,积气宫从来都不曾用什么强硬手段,这极具迷惑性,而且包括饶散人在内,他们都被那立誓一事吸引了绝大部分注意力,下意识否定了两家会动以狠辣手段。

  可要知道,舍去积气宫不提,玉梁教可从来就是不讲道理的,自此教崛起后,灭去不知多少宗门,杀戮了多少修士,又哪里会在乎他人看法?之所以要几位帝君立誓,恐怕真是为了能暂时稳住他们,好逐个击破。

  他道:“在下需得尽快回去通传一声。“

  张衍点了点头,并言:“司马真人需得注意了,无论用什么办法,都不可让饶散人投靠了这两家,此事事涉我山海安稳,至关重要,需记在心上。”

  司马权沉声道:“司马知晓,会尽力而为。”

  他打个稽首,撤去仪晷之上灵光,而后把法舟一拨,就掉头回走,很快又折返地星,此间修士见司马权折返回来,不禁有些奇怪,不过以他们身份,也不敢过来动问。

  司马权下得飞舟,身化光虹,直奔正殿。饶散人此刻还在与邓真君商议事宜,见到他来,不禁有些奇怪,道:“全瞑道友去而又返,可是有什么事么?”

  司马权顾不得其他,他行至前方,打个稽首,道:“在下在路上想起一紧要之事,才不得不赶了回来。”

  他不等饶散人发问,便将两家可能暗中遣人来攻的猜测说出。

  饶散人听闻,不禁神情一变,邓真君也是霍然从座上站起,他们方才只是未曾想到这一点,现下一经提醒,立刻醒悟过来。

  饶散人在殿内走了几步,带着一丝凝重道:“是我疏忽了,龙君当年经营了许多巢穴,而我在这里一待就是百年,恐怕对两家来说,这里早就无有什么秘密可言了,说不定我与那老龙的关系也已被其等察觉到了。”

  司马权叹道:“尤其在下还被玉梁教视为必惩之人,散人收留了在下,怕是连借口都不用找。”

  饶散人一摆手,道:“道友何必说这些,我若连底下之人都庇护不住,又何谈与两家相争?”

  邓真君道:“散人,现下也只是推断,事机未必如此。”

  饶散人摇头道:“可万一是真呢?我等眼下根底不厚,只要走错一步,就再无翻盘机会,万万不可存有任何侥幸之心。”

  从道理上说,两家有数位帝君要对付,未必会先来对付他,可他却不敢冒这个险,又想了一想,当即果断言道:“两位,此地不宜久留,速随我走,去往别处躲避。”

  不过数个时辰之后,一座宫城便从地星之上腾升而起,往茫茫虚空投入进去。

  三人走了不过十来天,一座法舟就穿破烟霾,驾临到这处地星之上,舟首之上站有一名道人,正是原来山海界大祭公,如今钧尘界成帝公肖,这回他是奉教中之命,来此擒捉饶散人的。

  此番玉梁教与积气宫除了孔、杨二人坐镇山门之外,可谓人手尽出,便是要以最快速度将余下几位不肯归顺的帝君压服或是除灭,不但是为扫平后院,也是为能将界中所有大神通者聚合起来,好与九洲修士一战。

  只是他往下方一阵感应,却是意外发现这里竟然空无一人,有些诧异,道:“倒是跑得快。”

  不过他却不急,自乾坤囊中拿出一只拓象盘出来,早前饶散人在积气宫时,曾被暗中摄去的一缕气机,如今便藏在此间,只要没有禁阵遮蔽,便不难追摄到其人去向。

  过有一会儿,那盘上牵机玄针自然指向某一处,公肖淡淡一笑,把舟首一转,就向那里追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