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寻空渡界破迷障

第一百八十五章 寻空渡界破迷障

  张衍在这片过去界空之中凝神查看了许久,明白自己要想从这里出去,则必需行过孔赢当年所走之路,并找到那最后终程,否则只能永远被困在此处。

  但是虚空元海之中如此多的玄洞,称得上每一个都是一个界域,孔赢究竟去往何处,就需得他根据留在此间的一缕过往神意以做推算了。

  他此时发现,随着这里时间推移,那缕神意感知也在渐渐淡去,显然要在快些找到正确出路。

  他微微一笑,要是自己果然是用神意推演,恐怕便是能破解此术,怕也是元气大损,纵有紫清灵机可以补入损失本元,可此物毕竟是有数的。战局若是拖延长久,那变数也会增加,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只有尽量放在最为关键的时候才可使用。

  他盘膝坐下,分神入得残玉之中试着推演,同时目光四顾,观察周围。

  此间所见景象,乃是孔赢当年真实经历过的,但通常来说,凡蜕修士若无有特殊目的,不会随意跑到虚空元海之中,何况孔赢这等一教之主。

  是以要么是此人成得凡蜕之后,试着破界一观虚空变幻,要么就是出来找寻什么,他心下思忖,恐怕是当年此人在得知真阳大妖入掠烟澜界后,那时因不曾知晓山海界存在,故而去往虚空元海之中找寻合适的存身界域。

  前一种可能不大,那时候孔赢初入凡蜕,功行还远不及他此刻,根本无法把他困住,倒是第二种猜测最有可能。

  当然这只是他自身推断,到底如何,孔赢不言,外人难以知晓。

  许久之后,他推算已毕,已是寻到了该去之地,化身光虹遁走,霎时朝着一处玄洞穿入,却觉身躯一重,好似被无穷大力挤压。

  这其实非是他自身所感,而是体验了孔赢当日所经历到的一切,有此感应,足以说明他并没有寻错路途。

  在穿渡过天地界关之后,他却发现这里阴阳不分,气机暴乱,乃是实打实的一处恶界。

  真正恶界之中的气机阴阳不分,又夹杂污秽,修道人往往避之不及,便凡蜕修士也能造成一定侵害,不过这里一切只是孔赢神通演化,虽能困住他,但却无法影响到他,故是不必去做理会。

  他扫了一眼,这里既不是出路,那说明还要继续行了下去,唯有把这一段经历走完方可出去。于是立在原地继续推演,半晌,他身形外一纵,霎时破开此中天地关门,往下一处奔去。

  下来他一连穿行十余处界空,皆以恶界居多,没有一个是可容修士存身的。

  因他始终是行走在正确道途之上,完完全全是用孔赢当年目光观察外间一切,这也是一种难得体验,只是在不停穿渡之中,他意外感觉到,孔赢自身功行居然也在拔高之中,这不禁令他来了一些兴趣。

  若是此人能在虚空元海之中提升功行,那说明他先前判断有误,孔赢说不定不是为了躲避大能,而是为了修炼,才破界而出。然而经过他一番仔细观察,才发现对方并不是修炼了什么功法,而是得了某一外药灌注。

  目前来看,可助凡蜕修士用来修行的外药,还没有什么东西可比得上紫清灵机,除非是那以紫气炼造的大药,钧尘界不比九洲早已衰败,后世之人差不多已先辈遗泽用尽,此界至今仍处在上升之中,有这等东西是完全有可能的。

  张衍念头一转,如今玉梁教甚或积气宫中可能还存有这些东西,若是此回能顺利除去孔赢,那么钧尘界对山海界将再难造成威胁,此后或许可以试着搜罗一下。

  他跟随着孔赢气机在虚空元海来回飞渡,在不知又过去多久之后,其似已决定返程,他忽然感觉到一股神意突破无尽阻隔,陡然盯住了一处,而后面前一切飞快流逝,最后便到了一处似曾相识的天地关门之前。

  他立刻认出此为钧尘界,很明显这便是终途了,孔赢虽是做了一番努力,可最后却什么也未能寻到。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此人竟是如此轻易便找了回来,好似根本不必找寻路途,他意识到这很可能就是凡蜕三重境修士窥破混沌迷障的手段。

  眼下他境界未到,还无法体会其中的玄妙,不过这一段经历他却是牢牢记下了。

  他往前迈出一步,周围世界顿时破散,却已是从那孔赢神通中闯了出来,重又回到了现世。

  在那过往之境中,他至少穿渡了二十余个界空,好在他有残玉在手,要是纯以自身神意推算,便能出来,恐怕也早已是消耗一空了。

  便在此时,他忽见十余根亮银色的冰桩飞来,却是孔赢在发动“心行照神”之后,就立刻将法宝打来,他方才在那神通内看似过去了许久,但是外界不过一二呼吸而已,他见得此景,飞快拿动法诀,身周围有一滴滴玄冥重水在身外浮出,在那里来回飞驰,冰桩一到前方,便被其撞了出来,根本无法靠近。

  这时桩柱一转,上有一条条银链解了下来,并如长蛇一般,往他站立之地延伸过来,其变动诡谲,十分灵活,此次玄冥重水却是无法阻拦了。

  张衍站立不动,就在那些银链快要到得近处时,身上骤然爆发出一道道赤色光华,好若火莲绽放,灼热炫目,凡是靠近过来的链条,其上灵机顿被剥去一层,许多纷纷焦融断裂,便有少数逃过一劫,也是仓皇后退。

  他乃是气力同参,敌方若用出专以对付力道的法门,便可用气道神通应对,当然,若是方才在心行神通内把神意耗尽,导致法身虚弱,那现在怕也是单纯利用力道手段反击了。

  孔赢微感讶异,在他判断之中,张衍去自己神通之中转过一圈后,神意耗尽只是小事,至少本元也该大受损折,可现下看来,其居然还颇有余力。

  他本待起得神通,去察看一下张衍方才所作所为,但是一想到后者背后那一座高大玄影,很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认真思考下来后,却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把袖一甩,那“泰易雷珠”顿化无数闪电,从重重玄冥重水之中穿过,须臾就来至内圈之中,再重再聚合为原来模样,便在近处旋转起来。

  此物一至,张衍顿觉自己法力精气在被一股外力消磨,他一弹指,数十道剑光斩在雷珠上,可这并无什么用处,所有剑光从中一透而过,出去不远,便消失不见,灵机竟已是被搅磨一空。

  他目光微凝,于瞬间判断出来此物对自己有一定威胁,若不及早解决,恐将会变成一个大麻烦。

  心意动时,一道水光自虚空之中显现出来,并汹涌冲至,然而在此光还未到来之前,这雷珠一闪,如光行电走,霎时避去了另一边。

  孔赢在彻底战胜龙君之前,也曾有过数次交手,每回针对肉身的法宝到了最后都没起到多大作用,此后别走蹊径,祭炼了这“泰易雷珠”来消磨灵机精气,毕竟不管妖魔还是人修,精气灵机才是根本。

  此宝并不能直接杀死对手,但可以最大程度对其进行削弱,其中关键一环,便是有他在旁进攻牵制,让人无暇处置此宝,最后只能为他所败。

  他起指掐诀,引动法力,眉心一道灵光飞出,霎时气布虚天,汹汹围裹而来,而游走在外的两件真宝此刻亦是同时杀来。

  张衍面对这轮攻势,也不敢不慎,他把神意一展,立定在那莫名界空之中,飞快寻思对策。

  一番思索下来,他认为孔赢敢把这雷珠祭至自己跟前,恐怕不是他仓促能破的,甚至可能还有故意诱他攻击的用意在内,而此物只在他近处飞旋,那极很可能到了远处便再无作用。

  这两点些还只是猜测,需要稍候试过才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此物毕竟不是真宝,只是一件法器而已,没有真识,亦无真灵,无人操持,便就无法运转,也即是言,只消设法攻袭孔赢,叫其无暇驾驭,或是设法斩断其与法器之间的联系,就能摆脱此物。

  表面看来,对付此物比对付孔赢更是容易,但事实并非这般,用不了多久,他将会第三次算定孔赢根果所在,那时便就是机会了。

  主意拿定,他把神意退了出来,一抬手,身上精煞上前挡住了袭来灵光,下来身往后退,一步踏入小界之中,泰易雷珠如影随形,跨界追来,不过在其还未过来一瞬间,他并未感得到精气被夺,不由双目微眯,这足以所明此物与他相隔一定距离之后,便就无有任何效用了。

  探手将那龙魂精魄握在手心,一晃之间,就将小界之内所携涵渊重水引了出来,化为一道水幕绕裹在身躯周围,这时道道虹芒灵光落来,但是俱都被重水阻挡在外,他则是趁此时机取了一缕紫清灵机出来,并将之納入体内。

  此举是有意做给孔赢看得,好让对手以为自身本元已是不足,而按照正常情形来看,此时他确也该到油尽灯枯之时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