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玉律金钟换天门

第一百八十六章 玉律金钟换天门

  张衍不知孔赢可用神因印量之术窥看过去发生之事,但他心里清楚,自己所做一切,此人不可能察觉不到,甚至要想隐瞒也瞒不过去的。

  他此刻所为,乃是战术上的欺骗。不过也需得切合情理,否则孔赢是万万不会上当的。

  孔赢目光无法看透涵渊重水,可在紫清灵机出现的一刹那,他却是察觉到了气机上的微弱变化,以他阅历识见,自是不难推断出这里原因,张衍方才从他神通中出来,又一直不曾放弃推算根果的举动,神意显是不够用了,这时补纳清灵并不出乎他预料。

  这时他微微感一丝不妥,因这好似太过理所当然了一些。

  这念头被他转瞬压下,他一身修为功行摆在这里,只要按部就班,只利用自身优势压过去,定能战胜对手,若是这还需要怀疑,那就是从根本上否定了自己。

  只是对那涵渊重水,他一时倒也想不出什么破解之法来。

  要知此物当年乃是用来镇压天妖“吞日青蝗”的,本身便算得上是天地至宝,只是一滴就可当法宝来用,如今这许多汇聚在一起,哪怕他功行再是高深,这一时半刻内也拿其无有办法。

  好在此水挡不住“泰易雷珠”,只要那宝珠还在场中,他就仍旧占据着主动,任何一人在面对一件能不断削弱自身精气灵机的法宝时,都不可能做到无动于衷。

  张衍冷然看着悬在不远处的雷珠,时机未至,他此刻出手只是徒费法力,还不如等稍候推算到孔赢根果之时,才可将之一并解决。

  因各自拿对手无法,两边不约而同停了手。

  在僵持有百息之后,张衍终是算定了对手根果所在,然而就在他要再次发动之际,动作却是陡然动住。

  孔赢竟是提先一步将根果易转了!

  孔赢此前不转开根果,那是有意多耗张衍一些神意,但这次却是不同。有泰易雷珠在,不令张衍找到自己破绽才是正经,更何况,他又岂会如此轻易让对手掌握自己的行事规律?

  张衍目光微闪,换了他人在此,恐怕会怀疑孔赢已是识破了自己目的,但他不曾为此担忧,便是当真被对方看透,那也无需慌张。对方根果被他寻到的次数越多,那下一回找寻起来也便更是容易,孔赢若是一直这般下去,给他多几次推算的机会,那么到了后面,他只需稍作推算,就知可知晓那根果下落了。

  他再次吞下一缕紫清灵机,继续躲在重水之内推演起来,过去半刻,他又快要算到那根果落定之地了,本来已是做好了对方再次避过的准备了,但是很快发现,这一次孔赢竟然没有这般做。

  他哪里会跟对手客气,隔着涵渊重水,向外一甩袖,登时就发了一道“太玄清一元涵真罡”出去,同时起另一只手拿动法诀,又是使了一个五行遁法。

  “元涵真罡”本是从那“太玄浑天无形真罡”中化演而出的,发出时无声无息不说,且是透过涵渊重水打了出来的,孔赢在在察觉时,实则已是晚了一步。但对凡蜕修士而言,没有偷袭一说,瞬息之间,神意便转过万千念头,就从中选定了一个最为稳妥的遁身法门。

  此时身上有一股庞然灵机降下,似要将他身形固束起来,对此他有所预料,只是身形一闪,便就躲避开来。

  张衍等得就是此刻,目中神光一现,使了一个“目匡日月”之术,孔赢法身不由自主一顿,尽管下一刻他便挣脱了出来,可这片刻耽搁,却已是失了逃脱之机,顿被那袭来真罡轰中,法身顷刻间便被撕得粉碎,崩散灵光布满虚天,半晌不曾复原。

  张衍不禁微讶,他本是准备了数个神通,准备跟着轰了上去,但未曾想,只是一道真罡便就将对手轰散了。

  这般看去,好似除却五行真光之外,此门神通威能倒是比自己先前所造大多数神通道术都是宏大,这许是因为其是以自身所具的太玄真功为根基推演而出,两者契合无比,故才能爆发出如此威势。

  目光一转,他不曾忘记此番主要目的是为解决那雷珠威胁,此宝这刻没有了孔赢直接驾驭,已是变得呆滞了不少,正是下手的好时机。于是心下一唤,先引得乾坤叶过来,落下一道金光,将其罩定,把灵机牵引住片刻,而后把袖一抖,荡出一道水光,浪头一掀一卷,就将之收了进来。

  孔赢把自身根果易落处飞速易变,很快又聚合法身,这时发现雷珠感应变得极为微弱,知是已被对手收了去。不过方才那等情形,就算他事先便知道张衍会如何动手,避开的可能也不大。

  此一场斗战,较量的不只是双方所具备的神通道术,同样也在比拼各自所掌握的外药法器,这两方面都对修道人斗战之能都有极大影响。

  九洲修士破界来袭,他终究是被迫应战,未曾做好完全准备,适才若是他得一件守御至宝在身,那结局定就大不一样了。可事实就是差了这么一点,此回要是钧尘界主动攻伐山海界,就绝对不会出现这等失误。

  张衍解除了雷珠威胁之后,仍是维持守势,心下则继续推算对方根果,等待下一次出手机会。而有涵渊重水在外护持,在孔赢未攻破此层守御之前,是伤不得他的。

  孔赢目光投去,他也知道,若不解开这层重水屏障,并无法对张衍造成真正威胁,不过世上万物,都有强弱短长,没有真正完满无缺之物。

  钧尘界中并无涵渊重水,但他可以看得出来,此水奇重无比,若是纯以法力来操御,消耗之大委实难以想象,因是借用了什么外物驾驭,而且当非是法宝,否则运使起来当是随意自如,不似眼下略显艰涩。

  他方才已是考虑许过了,在无法攻击到张衍的情形下,自己拿此物无有办法,但是可把彼此之间联系加以扰乱。

  他朝虚空之中一拿,霎时之间,*现,四极升,上方云雾翻腾而来,下方有地陆伸张而至,陡然间就越过张衍,延伸去往虚空深处。

  张衍朝四下一顾,不难看出,此是孔赢以莫*力,强行将他摄入了其自身小界之中。

  正在猜测对方目的时,却发现周围涵渊重水在变得沉重了许多,好似有些不听使唤了。他心下顿时了然,此界之中一切阴阳盛衰,灵机消长皆是由孔赢支配,与现世略有不同,对他来说并无什么影响,但以龙魂精魄引导涵渊重水之举却是变得困难起来了。

  他试着一晃身,轰隆一声,四周界域似被撞碎了一般,界关时隐时现,但他却并未能够出去,而是被一股厚重力量阻挡了下来,知是孔赢法力阻挡。

  感觉到龙魂精魄驾驭时变得愈加无力,或许不会脱离他控制,但用来守持显是不能了,于是他果断起意一引,将所有重水收了起来。

  孔赢见自己目的达到,正要趁势展开攻势时,却是眉头一皱。

  此时除了张衍这处,他还在与秦掌门等九洲诸真在做斗战,不过那里他一直是持定根果回避,想要先集中精力解决了张衍这处,再回过头去理会,但就在方才,他悚然发现,九洲诸真竟也是逐渐接近到自己根果所在了。要当真被其等做成,那么两边都将面临一定威胁。

  他没有疏忽,立起神意思谋对策,一番考量下来,觉得要扭转此局,那必需在此之前先要解决一面才可。

  他凝目看向张衍,经过此前连续交手,他已是明白这名对手的棘手之处,恐怕无法在短时间内将之解决,既然无法击败,那就只能设法将其送走了,

  他神色一肃,起指拿诀,顶上有灵光若烟飘起,当中浮有一口金钟,出来之后,就化作虚影不断扩大,只是一眨眼间,竟是将整个玉梁天域都是笼罩在内。

  此宝名为“玉律金钟”,与那“正清玉阳敕符”有异曲同工之妙,没有杀伤之能,却可以用来驱逐外敌,后者用来对付妖魔之属,前者却是用来对付人修的。

  他布置这两个手段,最初是为了防备如龙君、杨传这等大敌,此辈如是杀入玉梁教主天域内,打了起来定是翻天覆地,整个天域都可能因此损毁,而驱逐出去不但可避免无谓损失,也能多出更多时间做准备。而凡蜕修士一到了界外,要想再入天地关门,非要过上几年不可。甚至没有通天晷这类法宝,还未必能回到原处。

  只是张衍气道修为不及他,但是力道之身却与他层次相近,要把这般人物逐了出去,对他来说也是不小负担,付出代价其实不小,甚至可能元气大伤,若不是眼下战局对他很是不利,他是怎么也不可能做此选择的。

  随着法力运转,孔赢眸光中原本无时无刻往外溢出的丰富情感已是被削减到了极致,而后他两手一合,对空一拜,那玉律金钟一震,整个天域便被一片白茫茫的明光所包裹。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