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四十二章 四色划天分断界

第两百四十二章 四色划天分断界

  司马权趁着宫中之人对话之时,顺着感应往寻到了一处湖泊前。

  云绛作为展陌平名义上的伴从,平常都是待在一处,但王维道有要事嘱托,就不能一起跟去了,此刻就盘踞在这处大湖之内,这时他忽听得脑海中有声音道:“可是云真人么?”

  云绛忽觉脑海之中有异声,警惕问道:“你是何人?”

  司马权道:“冥泉宗,司马权。”

  云绛先是一惊,继而一喜,“是司马真人?”他来角华界之前,听魏子宏说过司马权,知道这一位乃是天魔之身,只要有足够时间,甚至一人就可以祸乱一界。

  司马权道:“云真人这些年未曾与界内交通,众位上真便派遣司马到此,打听此界消息。”

  云绛叹道:“两界仪晷在小徒手中,而此处似有处处有耳目监察,云某也寻不到机会离开,也幸好司马真人到此,否则云某还在想如何传信回去。”

  司马权道:“我已见过云真人那弟子了,他如今尚好。”

  云绛听到这个消息,也很是高兴,道:“多谢司马真人告知此事。”

  司马权道:“云真人怎会在此?”

  云绛就将自己怎样混入此界的经过道出。

  司马权听完之后,赞道:“云真人以身赴险,是大勇之人。”

  云绛道:“惭愧,在下能力不足,若不如此,怕难到得此界中来。”

  司马权道:“我方来此地未久,对界中之事了解也只流于表面,云真人在昀殊界中这许多年,可曾探听什么有价值的消息?”

  云绛道:“倒是略知一二,昀殊界有断界之分,其中分为紫、青、白、赤四等,紫界最贵,听闻是供奉法器和诸派祖师之地,青界为那些大神通者所据,白界便是我眼下所在,最后那赤界,则是遍地妖魔,最为混乱,还时常冲入青界与那些大神通者厮杀。”

  司马权问道:“这断界之术倒也了得,可知其等用的是什么手段么?”

  云绛道:“在下数次试图打听,都是没有结果,白界人大多当是不知此事,想要了解,恐要到那青界之中了。”

  司马权心下寻思:“看来要设法去一趟青界了。”

  云绛道:“韵殊界之下,就是那数十下界了,不过听闻俱是灵机稀薄,其中大多不如角华界。”

  司马权道:“既是连角华界都是不如,那侵占得来又有何用?或许本来非是如此,只是被昀殊界之人占据之后才有了这番变化。”

  云绛道:“司马真人说得在理,在下浅见,彼辈征伐他界,又设立两界之门,为的是掠取下界灵机,以此供养上界,就如同那‘断界’之事一般。”

  司马权没有说话,他心里是认可这等判断的,而到底是否是这样,可待下来去往青界再做求证。他道:“我闻听昀殊界有天外凶妖侵入,道友可知究竟是何等妖物?”

  云绛道:“在下也从未见过,不过此界层层设碍,想必此辈就是入得界来,也立刻会被那些大能发现,无法真正作乱,在下在这里许多年,不敢有丝毫造次,便是旁侧敲击,也是极为小心,怕的就是一不小心露出破绽。”

  司马权唔了一声,他对此可谓深有体会。

  这时一道遁光朝着这里飞来,司马权声音立时消失不见。

  云绛方才便未见得他人影,此刻也不是知道他去了何处,不过一想,也只有这等无声无息的本事,方能在界中来去自如。

  那遁光一落地,忽忽散开,展陌平从里走了出来,他行至湖泊边,拱手道:“湛茫道友,在下有一事与你商量。”

  云绛自水中探出头来,道:“何事?”

  展陌平沉声道:“再过几日,我便与要许师妹同往平莘界,那里妖魔遍地,恐我师兄没二人应付不来,还需道友照拂。”

  云绛道:“我本是你伴从,你去哪里我自也是跟去,只是好端端的,为何要去他界,你可是得罪什么人了?”

  展陌平叹气道:“道友可还记得当年方来此界之时,那位要把你擒去的洪长老么?”

  云绛道:“自是记得。”

  他非但记得,而且记得很清楚,

  当时那守殿长老想要擒了他去,他心下也曾有过犹豫,在一名长老手下做事许能探听得更多消息。但后来却决定不做顺从,这是因为展陌平的性情他已是了解,而且对他尚算尊重,要是换了一个陌生的元婴长老,可就未必那么好说话了,故是当时给了对方一个凌厉反击,他还记得对方离去时的冰冷眼神。

  展陌平道:“此人没什么气量,那时吃亏,这些年中暗地里一直在给老师使绊子,如今老师要舍躯转生,这人是一定会找上门来的,此回我等实是躲去平莘界避祸的。”

  云绛道:“既是如此,那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什么时候动身?”

  展陌平道:“越快越好,老师受得重创之事早已不是隐秘了,洪长老说不定此刻就在注意这里,等到老师一走,那恐怕马上就会找上门来。”

  云绛还未说话,司马权声音却在他脑海里响起,“云真人,这却是一个机会,这界到处都是禁制关隘,我无法使动两界仪晷,不如就与道友同去平莘界,顺便将此事告知门中,事后我再将仪晷带了回来,日后要用再去下界便可,如此来去穿渡界关时就不必再将这法器毁弃了。”

  云绛一琢磨,觉得此法很是可为,口中便道:“我这里并无难处,那展道友定一个时日,便随你一同走。”

  展陌平见事情顺利,也是高兴,拱手道:“道友请在此等候,我立刻去做安排,成了便会立刻来唤道友。”

  说完,他腾起一道遁光,急着回去准备。许是知道此回耽误不得,不过半日就差不多安排妥当,只是许婉莹那里要收拾很多东西,稍稍耽搁了一些功夫。

  到了第二日天明,就赶来唤上云绛,乘坐锦云往平莘界方向行走。

  出去有十日路程,司马权在云绛脑海中提醒道:“有人在前面等着,瞧那架势,当是冲你等来得。”

  云绛不敢小觑,立时将此事告知了展陌平,后者闻听,还带着一丝侥幸,道:“或许与我等无关?”

  云绛道:“可试上一试,道友你绕道而走,他们若对我等比来,那定会跟来。”

  展陌平也不敢大意,立时改变方向,可是才过数个呼吸,就见前方山谷中有两道遁光飞出,气势汹汹朝着他们这里过来。

  展陌平心里一跳,咬牙道:“定是洪长老派出来的人,这里是峦海山,哪怕有人被杀死在这里,若无人追究,也不会有人知晓。”

  许婉莹脸色一白,“他们怎知我等要从这里走的?”

  展陌平神情有些黯然,他不难想到是师门之中有人出卖了消息,可究竟是谁他既猜不出,也不想去猜。他吸了口气,道:“云道友,你可能对付这些人么?”

  云绛道:“两名元婴修士,正面我却斗不过。”

  这非是他推脱,在不使动法宝的情形下,他一个力道修士的确不可能是两名同辈的对手。

  展陌平惊呼道:“两名元婴修士?这定非我大威天宫之人!”

  昀殊界中除却十二家大势力外,百多个小势力中也有不少元婴修士,而且大多数去不得青界,实力也是不弱,只要洪长老愿意付出一定代价,的确能请来几人。

  许婉莹吓得浑身发抖,急道:“师兄,他们快追上来了,你快拿个主意啊。”

  展陌平哪里想得出什么办法,只能一味催促锦云飞遁,但是后面二人遁速比他们不知快了多少,看着再有十来呼吸就可追上。

  云绛想了一想,这两人若是死了,倒不方便他下来行事了,便道:“道友,你二人先走,我来拦阻他们。”

  展陌平倒也未曾迟疑,他知道自己留下也没有用,郑重道:“道友保重,我师兄妹二人会在界关前等候。”

  云绛应一声,转头过来,随后一声吼,霎时显露真身,化为一头大如山岳的妖鲸,将去路一阻,同时身躯周围有一股拖拽之力生出,他原形庞大无比,所展现出来力量也奇大无比,那追来二人顿被他拖住。

  他虽打不赢这二人,可仗着力道之躯,在法力未曾耗尽前,对方想杀灭他也无可能,更何况有司马权在旁,怎么也不可能让他出事。

  这二名元婴修士本以为将他甩脱很是容易,可每每要如此做时,却总在关键时刻被一股莫名其妙的法力摄住,居然在这里被纠缠了一个多时辰。

  三人大战动静不小,这里毕竟是大威天宫地界,这两名元婴修士猜测巡查之人当已是过来了,故是不敢久留,看眼下已无机会,就找了个机会抽身离去。

  云绛也未再阻拦,掉转头去追赶展陌平二人,不过半个时辰便就与二人汇合,因怕洪长老还有什么布置,一路不停,又是三日,终是到了平莘界界门之前。

  展魔平将牌符拿出,交给守殿长老查验时,然而那长老却冷声道:“你等要多留几日了,近日收得青界谕令,任何渡界之人都需用灵镜照过,查验非是被妖魔附身才可通过,在此之前,一个人也不许离开,否则当妖魔论处。”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