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九十三章 一气贯通诸天界 乾坤同和演玄神

第三百九十三章 一气贯通诸天界 乾坤同和演玄神

  赤6之内,张衍仍是沉吟在漫长无比的推演之中,每遇难关,他都是设法自行解决,只有遇到难以确定的疑问,方才会从定中出来,再去到祖师洞府翻阅秘册。天』籁『小说Ww』W.』⒉

  傅青名有一点说得不错,每一人道途都是不同的,是以他只是借鉴印证,而非是一味照搬索取,有时还会提出质疑反问

  这就好比是师徒问答,每回都能让他有更多体悟收获。

  他在赤6与祖师洞府之间不断往返,可玉鲲却从没有开口的意思,虽后者答应了傅青名,可事实在那个洞府之内,只要张衍不曾主动与它说话,它便也难以传言进去,故也算不得违反言诺。

  张衍也曾不主动开口动问,可心中却有某种感应,知晓外间可能有变,或许留给自己修行的时日不多了。

  不过他很是清楚,若是功行未成,便是出去也无用处,而有所成,那么一切问题都可迎刃而解,是以他并不因此而分心,仍是按部就班,推演功法,因把全副心神都是沉浸入内,故是根本不觉时日流逝。

  终有一天,他心神也自漫长参悟之中觉醒过来。

  此时此刻,他终是把将脚下道途推演到了自身可以达到的尽处,而算了算时日,竟已是过去四百余年。

  如今外间一日,残玉之中差不多是三百二十日,这四百余年下来,等若是在残玉中耗去了十二万九千六百载,一年不多,一年不少。

  他分明有所感觉,哪怕自己再继续努力下去,也无法再在这上面获取更多了。

  到了眼下这一步,他已然做好了充足准备,那通往上境的道途就在脚下,随时随地可以踏出去那一步。

  他没有过于急切,而是在此默默坐有数日后,将自身气机心神都是调和运顺之后,便不再迟疑,把目光一注,那玄石就凭空生出眼前。

  伸手上去,一把握住,毫不迟疑便将那功法转运起来。

  就这在这等时候,眼中忽然晃过了一幅幅未来之影。

  那无数恶气正朝着他涌来,似要阻碍他迈上此道,看去用不了长久,许是数百年,也许是数十年,就可到得身边。

  可在这个时候,那赤6仿若一个倒转,自内涌出无数莫名之物,好似激流涌入大洋,无法搅动任何波澜,凡是投了过来的恶气都被消磨吞去,不止如此,还逐渐直往那根源所在蔓延而去,直至他也无法窥望到的末端。

  这所有景象都是一闪即逝,可他心中已然明白,只要自己还在这里,那么这段未来就等若被赤6杀掉了,这等事永远不会生,可若出去,那么恶气就会找上门来。

  这是一个好消息,意味着他可以把全副心神用来破关,而不必再抽出一部分精力用以防备外扰。

  于是把神意一转,霎时遁入莫名,与此同时,那玄石也是从现世中消失,出现在了此间。

  这里仿似是虚空元海,周外则有无数界空,正围绕着他不绝运转、

  此处没有过去未来,也无有经由始终,惟知自身存在,而随着功法运持,眼前顿时展开了万千道途,每一条似都能通向尽处,他还能看到,其中有一条格外平坦。

  这是傅青名给他指出的道路,只需踏上了上去,因有前人经验参照,很是顺利就能过去。

  他没有去做这等取巧之事,看过一眼,便就走了另一条路,但也是如此,前方顿时出现了一重重关碍,试图不断将他推离正道。假使一个不小心陷入进去,那么会永远迷失其中,再也无法出来,所幸这等景象残玉之中他早是见识过了许多次,故是轻而易举就跨过了这道关门。

  一步过去,他没有立刻往下行,而是把神意退出,也就在这一瞬,由于内炼之法的作用,神意之中得来成果霎时反照入法身之中,只是片刻间,法身骤然强盛起来,

  这等情形,就好似当中过程被截去了一般,事因一生,便就直接有了结果。

  而法身受此补益,将是变得愈加强横,继而能生出更为多本元精气来支撑神意消耗,所以过得难关越多,法身也就是越是壮大,反过来能推动功行更进一步。

  在气机完全稳定下来后,他心念一起,继续于神意之中运法,下一刻,又是一股元气灌入进来,继续补入法身之中,随后又再起转神意,如此循环往复。

  在先前推演时,他设法找到了所有自己能撞见的难关,并将之破解开来,每一个步骤都掌握的极其精准。是以当中无需细细思考,推敲,无有任何停顿就可往下一步去。

  古往今来,凡是到了此关的修道人,不管其人是功成还是失败,无有一个能做到他这般几近完满的地步。

  假设功行顺利,他或许能达到一个前无古人的地步。

  然而他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真阳之道,玄妙莫测,哪怕在残玉之中推演了一遍又一遍,他也无法言说自己穷尽了所有,知晓了一切变化。

  因神意之中无论过去多久,在外间看来也只是一瞬,所以在外看来,他的气机在不绝上扬,法力在不断攀升,仿似能一直持续天地尽时。

  如此持续有一百余载后,他终是停了下来,因他已是来到了最后一处关门之前。

  从傅青名的识忆来看,只要能成功闯了过去,便能够一步成就真阳上境!

  但这是最难的一关,如无庞大的本元,无有足够强横的法力,那么只能被这最后一道关门挡住。

  虽在残玉之中反复推演,可他也不是每次都能过去。

  修道人气机无时无刻不在散失之中,若不能保持上升之势,就只能走下坡路,这就好比是一个忽然涌起波浪,浪峰过去,就必然就往下坠落,

  经过前面外炼、内炼之法,再有了玄石灌注及那法力反照,等若将这股元气法力波浪不断推高,他唯有在气机攀升到最高点时撞去,方有机会破开关门。

  此举看似简单,但是此间需得不停转运功法,还有无数莫名之力来阻,此力无从捉摸,无有定规,根本难以把握,只能随机应变。

  这一处关门将一次耗尽他之前所有积累,可以如此说,过往之努力,皆是为了这一步。若是过不去,那么以后也再无过去可能。

  他不知之后会生何事,因为每一失败,心神都会从残玉中退出,根本无法回想起一切,好似那一段未来也一起随之消失。这一关是生,也同样是死。

  他望着那关门,心神陡然变得无比专凝,功法转运愈来愈快,这一瞬,他已然分不清究竟自身到底是在神意之内,还是在现世之中,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就在法力气机到到巅峰的那一刻,他没有丝毫迟疑与迟疑,猛然合身撞了过去!

  轰!

  仿佛一切都是破碎开来,那关门再也不见,他面前则是出现了一片浩瀚无尽的元气大海。

  此与斩却未来之身后所见绝然不同,乃是一片真正的元气大海,其遍及诸天万界,深藏浑冥之中,不经过去,不由未来,不在现世,唯有神意方可触及。

  根据傅青名所传识忆,只要修士把气机种入此间,日后就能源源不断从中攫取元气,成为真阳修士的资粮,而种入越深,则所得回报就越多,但同样承担压力也就更重,这一切取决于修士自身根基,本元法力,乃至精气神意,缺少一环便会落后一步。

  他观得片刻后,就把气机一落,就往其中种下,起初轻松无比,可越往下去则压力越大,未有多久,便变得艰难无比,身上精气法力也在飞流逝之中,那等感觉,好似自身担起了这片元气之海,随着气机落去越深,也越来越是沉重。

  可他却不为所动,仍是坚定不移往下行去,

  在不知过去多久之后,终是感觉自己已是到了极限,若强行再往下去,恐就有损伤道基,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本已干涸的身躯忽然一震,却是有无数莫名之物涌了进来。

  却是此刻在赤6之中,哪怕他不去刻意引导,精气本元一旦耗尽,此物就会不绝灌入身躯之中,维持住他生机。

  无论是玄石还是虚空元海,此前壮大的只是他法身,而并非肉身,然而这并非是说肉身无用,这两者本来就是一体,无有区别,一样可以为他所用。于是那本已耗尽的精气本元再是多了一点,对于此刻的他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而已,然而这却使得他本该停下进势没有因此衰落,反还于不可能处又往元气大海之内深入了一些。

  可就是这一步,却是引了极变,轰然一声,他只觉自身仿佛进入了一个崭新天地之中,心中顿时涌起了一阵明悟,自己跨过了一个之前从未有人跨过的屏障。

  此时此刻,一点光芒在元气之海上照开,霎时蔓延去无限远处。

  一阳初显,万化始生。

  他微微一笑,法身忽然一散,化作点点光虹坠落下去,直至不见,过的许久,又再在那无穷光明之中重又汇聚起来,再是恢复成原来模样。

  而这一转一变之间,已然是天翻地覆!

  赤6之上,张衍睁开眼帘,两道仿能照彻天地的神光一闪而逝,他一振衣袖,静静立起,目光一转,霎时便就看遍了万界万空,过去未来,这一瞬间,他目光陡然变得无比幽远,口中则清声吟道:“元海凭舟渡灵真,造化为炉炼法身,一气贯通诸天界,乾坤同和演玄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