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四章 外魔炼心石化金

第九十四章 外魔炼心石化金

  早在定下利用浊气所化魔物之计之时,迟尧三人便已是开始了动作。

  莫名之物与现世灵机本是并不相融,可在他们心意观想之下,却是轻而易举浑然合一,

  这等魔物可称“衅魔”,平日只仍是以浊阴灵机为用,既为掩饰,又为存身,可一旦侵入到生灵神魂之内,则立刻会蛊惑其等试着炼化莫名,另行他道。

  这第一批造就的衅魔共有八百余数,三人加以挑拣后,将其中大多数平庸魔物散去了虚空元海之中,只要碰上了虚空元灵,就可附着在此辈之上,并跟随其等侵入一个个灵机兴盛的界天之中。

  而剩下那些,却可算得上是其中英锐,大约有十余头,不但智慧甚高,且自身变化也多,他们准备以此来侵袭先天妖魔治下诸界。

  这刻议下先攻妖魔之策后,恒景便起意一驱,顿把这些衅魔送去妖魔地界之上。

  先天妖魔虽造就了妙空界,可到底也是引渡了不少魔物往那处去,故是这处地界对他们这等魔主而言并非什么秘密。只是想要借此窥望,却是甚难,因为双方彼此在一个层次之中,谁也无法凭此探究到对方底细。

  这就如同他们虽能观望过去诸事,能够可看出人道元尊和妖魔之间不对,可也仅仅是模糊大概,具体却无从去知晓一般。

  妖魔先前开辟界天极多,十余头衅魔落入进去,却是没有泛起半点波澜,不过其中有一头,却是无意撞入了那妙空正界中。

  白微、陆离此刻正在推演道法,二人对于其余界天并不放在心上,而脚下这处,却可算得上是立足虚空元海的根本之地,平时屏护森严,是以外间有魔物一来,立刻就有所察觉。

  陆离稍稍一算,却无法望见背后来历,知其定有大能护持,而如今诸天之内,也唯有域外魔物有此能耐了,他声音微冷道:“广胜天尊猜得不错,那些魔物果然对我动手了,待我除之。”

  他正要设法将之驱逐,白微却一抬手,阻止他道:“慢!”他一指下方,这些门人弟子自入此界后,日夜诵我经咒,已有一些修为,可哪怕心意再诚,却也尚缺得历练磨砺,此番借得这魔物之手,正好替我验过一番,且我也需得看上一看,那些魔物到底欲作何图。”

  陆离寻思一下,也是点头,虽是魔物通常极难剿灭,可对他们来说只如微尘虫蚁,随手就可抹去,倒也不必急着诛杀。

  妙空界,大化丘。

  此为白微、陆离二人当时点化众生之地,那些被根本经渡化而来的域外天魔,自得化身妙相之后,大多常居于此,而有一些与妖物乃至生人结合,繁衍子嗣后代。

  这里沿着起伏山势,绵延遍布着金殿白塔,可谓宏伟壮观,而道途之上,处处铺洒花瓣玉露,法坛精舍之内,则供奉着无上经文金页,时时有念诵渡慧之声传出。

  此刻晨曦初露,金于岸自榻上起身,先是沐浴净身,焚香敬祝,默持心法,随后带上自家修持法器,赤足迈步,朝着东面琵络河行去。

  他生父是当日白微二人渡化而来三百天魔第一,生母乃是半妖半人之后,他生下第一日便可开口言语,三日就能念诵经文,七日懂得诸般常用,不过十五日,就已是长得如成人一般大小,非只身躯如此,连智慧也是一般无二,故常被法塔之中的师长夸赞。

  行出不久,他便来至琵络河畔。

  传言此河之水,乃是源自两位造世天尊身前清池,众生在此膜拜,能观世理,能辨真常,可避诸世秽毒,故是不少修持之人常驻此处,他来到这里时,已有千数人在此敬修,诵经之声随着河水翻涌,断断续续传来。

  到此之后,他也是先是肃穆持咒,将论世经默念一遍、

  他相貌俊雅清秀,白衣飘飘,站立这氤氲渺渺的香花金河之畔,望之便有一股超脱俗世之感。

  待是念罢,他便捧了一只鱼腹木碗出来,将持名法碟、玉手链、足缚金绳、舍衣等四件法器取下,逐一皆摆在在此这器皿之中。

  此四物乃是正法之器,若得四物齐全,说明法理领悟已是得见根本,明白自我来去,这里百多人中,也唯有他一人得此“四全”。

  做好这些,他跪叩下来,对着大河源头一拜,此为敬奉天尊,故是三礼之后,才直起身来,择一处清静无垢之地坐定,开始每日诵经功课。

  随着他口中空明声音传出,有鹿马燕雀、虎豹鹰隼等飞禽走兽到来,围绕身侧,此等生灵皆受根本经所渡,一样是身具灵性,久闻上法之后,若得心明智生,则立可化为人身模样,那时自有殿中修持前来接引。

  这一修持,就是到了落日之时。

  他只觉今日心思异常灵通,到了最后收声之时,心头一震,脑海之中陡然多得一篇经文,心中不由涌起一股欣喜,知是自己虔心修持,修为精进,终得悟见更为上乘的妙法。

  他闭上双目,定住心中波澜,没有去匆匆观望,根本经最重根基,心神不稳不时不可妄自言法,最好再有一夕巩固,明日再在上师护持之下开坛念诵。

  半晌,他自觉心绪已平,正要起身回得精舍,这时却有一股阴风吹来,不觉身躯一颤,随后耳畔听得无数呢喃之声。

  他入道未久,却修为精深,虽是初次遇到这等事,可立刻明悟,此是有外魔侵扰,忙是诚心正意,凝神内观,并念诵逐魔之咒。

  到底他修为精深,不久之后,就那外魔尽皆驱退,但这时却发现,那里有一丝魔性顽固无比,始终萦绕不去。

  在反复消磨之中,那魔性一动,他只觉眼前光明一放,便见有一篇篇法门出现在意识之中,内中蕴藏有无数玄妙,往日种种不解,似都能从此中求证,而只要照此而行,仿若就证得大道。

  这诱惑不可谓不大,但他正声斥道:“此乃外道之法,休来扰我心境。”说话之间,他念诵更诚。

  那魔物见无法以此蛊惑,便有无数莫名之物自虚无之中生出,由内外侵伐于他,不旋踵,他浑身上下生疮流脓,口鼻腐烂,发齿脱落,再不见原来清净通明之身。

  金于岸看着自己逐渐腐朽,心中明白这非是什么幻境,而是真实情形,却仍是坚心不改,哪怕明知必死,也没有任何动摇,不久之后,便觉意识沉陷入一片浑噩之中。

  过去不知许久,他忽然惊醒过来,讶然发现自己沉浸在一异香缭绕清池之内,而自身体躯竟又是重塑出来,不但如此,法力似比此前更为精进。

  他似察觉到了起什么,一抬首,却见两尊金光之相立于地表之上,其高可擎天,伟岸异常,煌煌有如天日,虽目不能辨,可心中却是明白两人身份,心神一震,慌忙自池中起身,来至岸上一拜,道:“弟子金于岸,拜见两位天尊。”

  陆离宏大声音自上传来,道:“我来问你,方才你得见诸般法门,可曾心动?”

  金于岸恭敬言道:“回禀天尊,我自持根本之法,自行上乘大道,何须外求?”

  白微赞言道:“好一个自持根本之法,自行上乘大道,金于岸,我见你慧过旁人,智思清正,今便收你为座下弟子,你可愿否?”

  金于岸欣喜言道:“弟子愿意。”

  陆离也是道:“今有一地,世染污秽,生灵智慧未开,需以道行精神,心意诚正之前去布传道法,你可愿否?”

  金于岸毫不犹豫道:“弟子愿意。”

  白微笑了一笑,就有四道灵光射下,落在其身前,正是金于岸所用那四件法器,他言道:“此四器,法碟正名,玉链正心、缚足正行、舍衣正身,我以用大法力炼过,可为你传道之用。”

  金于岸方才一动意,那四件法器便落至他身上,顿有金光放出,整个人沐浴华光之中。

  白微微微颌首,他只是一拂袖,便将其送去入了布须天昆始陆洲中,随后道:“人道已是出手,我等落下这一子,愿能扳平些许劣势。”

  陆离摇头道:“可惜我等正身无法入那陆洲之内,许多事却是极为不便。”

  白微道:“现有天魔在外,人道修士纵然不喜我辈,也不会见面便起争杀,此中机会仍是极大,只至观天尊说得也是不错,此刻难入其中尚还无碍,若是到那紧要时刻,那便可能因此失机。”

  两人说话之间,忽然灵光一动,随后一道清光闪过,便见一个金袍道人忽然出现在了云中,并朝他们看来,道:“两位道友有礼。”

  白微、陆离也不惊讶,都是打个稽首,道:“太一道友。”

  太一道人言道:“我方才听两位道友之言,似要设法入那昆始陆洲?”

  白微道:“太一道友莫非有办法么?

  太一道人言:“有我在此,此事自是不难。如今人道回归布须,已然占据大势,虽元玉之争非一定势强者胜,可两位道友也不能落后太多了。”

  白微言道:“太一道友可以安心,此争也涉及我等气数,自会竭力而为。”

  太一道人笑一声,道:“如此便好,若到那必要之时,两位可呼唤我名,我自会出来相助。”说着,气机一转,正如其出来时一般,又是没去无踪。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