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察算玄异失过往

第一百五十三章 察算玄异失过往

  张衍乃是人道这边功行法力最高之人,是以这等事由他来做最为合适,

  旦易道:“只是道友需得格外小心,那等手段,难以言说背后是什么。”

  张衍点首应下,这里最让人觉得心悸的,恐怕就是中了算计自己还不知道是为什么,甚至理所当然以为这是平常之事。

  可他也有一个想法,为何偏偏是无情道众中了这般手段,而不是他人?

  似先天妖魔在布须天内百万载,却没有在昆始洲陆上引发任何异状,而他们四人入主布须天之后,同样也没有遇到过这等事。

  他私底下猜测,这里一个可能,就是和功法有关。

  按邓章、殷平二人来说,记忆之中那成昌子也是无情道众,姑且认为这是真的,那么此等事或许可能只是针对修持无情道法之人而来。

  而另一个,就是此辈方才自虚地出来,使得因果重新与现世牵扯,恰好沾染了前人大能留下的一些莫名之因,这才导致了此等变数。

  再更进一步,或许这两个可能兼而有之。

  具体怎样,需看过才能知晓了。

  因此事不小,越早查明越好,他与旦易三人别过之后,稍作准备,就分出一道法力化身,往下界转去。

  未过多久,他就来至了无情道众所言之地。

  这里还有前次无情道门下弟子布置的阵法,他只有瞥有一眼,所有禁制就纷纷化去,再也不存。

  他没有立刻往里去,而是观看周围景物,无情道众查看过典籍,认为世上并无成昌子其人,若真是这般,那么这些遗迹恐怕也与其无关,到底出自何处,却是值得一察。

  可他方才起得此念,忽然之间,面前所有残垣断壁,仿如迷雾被吹散一般,陡然间,尽皆消失不见。

  只是一个恍惚,这里便只剩下了一片白底,好似原本一切都是不存在。

  张衍目光微凝,由于他还未曾开始真正探查,只凭方才一瞥,倒是有些难以判断,这方城址究竟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本就是虚无幻象。

  不过他心底却有一个想法,那些遗迹,这很可能是过去未来之中的某一片段,只是被某种东西影响,才映照到了现世之中,也就这样才能解释为何他念头一动,就凭空消散了。

  他把目光转过,去掉了那些遗迹之后,底下那个空洞却是露了出来,并没有跟随地表之上那些东西一齐化去,他迈步来至那处,站在上方往下望去,却并没有从里感觉到任何异状,心中也没有任何警兆传来。

  即便如此,他也没有贸然动作,而是拿一个法诀,身上气机顿时生出了一些变化。

  此法乃是与正身暂且断去牵连,哪怕下来遇得危险,也随时可以将此身抛弃。

  不过这等方法,有情道中如今除了他之外,可无人能用,因为分身没了这约束,很可能立时因此而作反。

  待施法完毕,他身形一晃,便往下落去。

  只数个呼吸,就稳稳落地。

  抬头一望,这里只是一个百丈大小的地穴,四下可谓空空荡荡,什么东西都无有。非但没有丁点出奇之处,连一丝一毫异样气机都是感受不到。

  可无有异常本身就有问题,至少无情道众上一个派遣来的化身折在了此地,就算被灭去,也不可能任何痕迹都不留下。

  他再是做了遍检视,发现确是找不出有价值的东西,而且往外感应,上下四方都是包围的严严实实的泥壤土块,不存在类似此间的地界。

  他心下一转念,或许这里本来有所布置,只是无情道众化身来后,恰好耗尽了这里一切,还有就是他这具分身与无情道众不同,并无法触动这里禁制。

  不过这代表他没有办法了,只要存在于世上,不是如同方才那些遗迹,终究是可以找出一些线索的。

  他当即起得神意,开始观望过去。

  虽然天机混昧,未来模糊不堪,可是观望世上已然发生之事,却是阻挡不了。

  许久之后,他却是一挑眉,那过往之中尽管什么东西都无有看到,仿佛是一瞬之间就多出了这个地界,当中没有任何过程由来,就似被人凭空截去了,

  若无意外,这当是被人刻意抹除了。

  可以弄出这等手段,着实可称得上是深不可测,不过他更是倾向于无情道众的看法,假设背后设局之人或许并不曾凌驾于他们之上,因为有此本事的话,现下也就不会被他们知晓这许多事了。

  他望向上方,既然这里找不到玄机,那么只能看无情道众那里有什么发现了。

  洲陆另一边,一个魁伟修士正在荒原之上行进,其人名唤吾沛,正是无情道众所造就的化身。

  他正追摄赛安行踪,后者虽匿去了气机,但却不等于完全不露行迹,只要观望过去,一样可以找到下落,现下他便顺着这线索一路追踪而去,

  在那过去之影内,他发现其最后来到了一个地下空洞之前,可来到那地界所在后,却诧异发现周围有禁阵围笼,扬起一阵阵迷雾,隐隐约约可见其中有殿宇楼台。

  他不由顿住了去势,邓章、殷平向他提醒过,人道疆域之中不可仗着修为乱闯,否则人道元尊必不会容忍。

  不过他要进一步追寻赛安下落,那就不能绕过这里,定是要入内一察的,且不能等待过于长久,否则那过往痕迹就会越来越模糊,直至无法查探。

  就在这时,却见一道灵光浮现出来,出来一个黄袍修士,对他一个稽首,“这位上真请了,不知上真到得此处,可有见告?”

  吾沛一望,这人修有元婴修为,若是在别处,下境修士是望不到他的,可在昆始洲陆却不相同,哪怕是真阳修士亦可为凡人所望见。

  他不知这修士来历,唯恐其余赛安有些牵扯,故是起意一望,试图将之根脚看了出来,只是一见之下,只知其实来自一个名唤玄阴天宫的宗派,面前这人名唤丁朝,乃是这里长老。

  可当他再要查看这宗派来自于何处时,却感觉被一股伟力所阻隔,心中顿时一惊,知是对方定与人道某位元尊有所牵扯,不敢再看。

  因心存忌惮,便是对方修为与他天差地别,言语也很是客气,“我追得一位大敌来此,其人曾在贵地停留,不知可否容我进去一观,若其不在,我等立刻离去,可若他在,恐怕贵方亦有会大麻烦。”

  丁朝听得他这么说,想了一想,道:“在下无法做主,需得入内禀告一声。”

  吾沛道:“此事极为重要,还望贵方快一些,若是漏了此人行迹,洲陆之上会有大变。”

  丁朝心中惊疑,道:“请上真稍待。’

  立刻回转进去,过了一会儿,其又转了出来,作势一请,道:“请上真入内。”

  玄阴天宫乃是司马权所立,他回归宗门后,这门派自然便就成了冥泉宗下院。

  宇文洪阳拜会过张衍后,得后者相助,获取了一处可以立驻宗门的地界,但是一些以往有魔头出入的缝隙,却也不曾放弃,各是派遣了小宗派或是下院安置,而这一处,便由玄阴天宫占去了。

  此回丁朝愿意放吾沛进来,倒不是玄阴天宫防备不言,只是能够看出其人功行太高,要真怀有恶意,这些禁阵可阻拦不住。

  吾沛随了他入内,来到一处高台之上,见里间也是重重禁阵阻隔,可以肯定那个入口当就在此,于是设法探看,果然见得有一模糊身影在某处一闪而逝,知道那必是所在,可方才朝那方向迈得一步,前面就有层层灵光泛起,他不禁一皱眉。

  丁朝忙道:“上真要去何处?”

  吾沛道:“我以法力观得,那欲寻之人曾在那处显身,贵派可否放开禁阵,容我前去找寻?”

  丁朝犹豫一下,但在这时,他似听到了什么,神情一松,拿出一枚牌符一晃,却是放开了禁制,侧开让过一步,道:“上真请便。”

  吾沛称谢一声,见得前面那处空洞,身躯一晃,已至那处边沿之上,随即起意观望过往,可片刻后,却是眼瞳一缩,他见得赛安身影往深处去,只是其若有所觉一般,回过头来,对他露出一个诡异笑容。

  此刻洲陆之外,邓章、殷平两人始终在留意这吾沛行踪,通过后者目光,他们同样见得这般景象,不由皱起了眉头。

  殷平传声叮嘱道:‘小心为上,若见不妥,准你先行撤出。’

  吾沛点头应下。

  丁朝在旁道:“上真可是找到那若能行踪了?”

  吾沛道:“就是此处了。我将下去一探,只是稍候不知将发生何等事,奉劝诸位早些离开这里为好。”说着,纵身一跃,往里遁入。

  丁朝听了这些话,心中却有些不安,疾步来至殿中,对着一枚通灵玉璧一拜,道:“司马长老,那来人已是入内,只是其言此处有危,劝我撤离,该如何做,还请长老示下。”

  过有一会儿,司马权声音传来道:“此事我已禀告上去,稍候将会有阵器传来,你拿到后,将之其埋在出入之地四周,若是此人再有出来,可先行困住,不得允准,不能放其离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