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两界定平寻真玄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两界定平寻真玄

  大敌虽被逐退,不过唯恐其还留下什么布置,是以四人又以感应探查了一边,确也被他们找出了几处可疑之所,都将之一一除去。

  待一切皆是处置稳妥后,旦易又望去两界通道所在,感叹道:“此一战阵法皆被破去,需得重作安排了。”

  傅青名道:“不错,此辈尽管退去,却非覆亡,该当有所提防。”

  此次三家联手虽是被他们所击退,并还遭受重创,可并不是说余下之人就一点威胁都没有了,终究太一金珠还在此辈手中,所以必要的布置还是不能放弃。

  乙道人皱眉道:“此辈留在世上,对我终究是个威胁,而今我强敌弱,不如设法将之清剿干净?”

  旦易想了一想,摇头道:“不妥,无有此辈,我人道恐如上一纪历一般,便有元玉生出,也不知要用去多少年,依在下之见,就不必穷追不舍了。”

  傅青名沉声道:“确实如此。”

  太一道人曾言,布须天内天机混淆,那是因为少得大能坐镇,虽然真实情形不是全然如他所言,可也有几分道理。

  布须天内多得一位真阳修士坐镇总是好的,而且每多出一个同辈,就多一人与他们相互印证,对于道行提升也不无好处。

  从大局来看,三家被重创之后,现阶段已不具备威胁人道的能力,所以做到眼前这一步已是足够了,要在逼迫下去,也要顾忌太一金珠态度,很难言到了那时会做出何等选择。

  张衍也是点首,他大致赞同旦易的意见。

  此辈留与不留,可谓有利有弊,现下他有足够实力对抗余下之人,要是此辈再敢来犯,他自不会有所留手,可若现下留着,其实反对他们更是有用。

  白微自布须天遁走之后,因怕人道追杀,所以不敢就这么回去妙空界,只是来至某一处荒界之中顿驻下来,就此蛰伏不动。

  实则他自身气机与诸物联系斩断后,可以直接遁回元气之海内,只是这般做,要是无有分身在外驻留,那么很可能稍稍一个恍惚,就会过去数十万载,所以这对他本身虽并无什么妨碍,但是现世之中许多事可能会白白错过。

  而且,在见识过张衍本事之后,他唯恐对方凭借推算之法杀入自己元气之海内,那时连回避都无法做到,所以宁愿在外躲避。

  在荒界之中待有三载之后,他方才自载器中出来,再度入到现世之内。

  只他此刻神情满是戒备警惕。若是人道有意追杀他,那么此刻他气机一泄,当就会找了过来。

  可等有许久,却并任何人到来,也没有感到丝毫危兆,心下不由一松,知晓当是无事了。

  在法器之内,他几乎与外界诸物俱被隔开,所以他也不晓得此刻外面是何情形,现下重新勾连,便先往妙空界所在望去。

  发现那里一如他离开之时,并没有出现任何异常,就是他停住在那里的分身也无异状,

  出于谨慎,他再是默察了一下,确定此等景象并非大能法力所造幻象,所有一切俱是真实。

  他又起意往布须天内观去,却发现昆始洲陆上的门人弟子虽曾遭人道围剿,可仍是存生下来不少,大尹原也未有失去,如金于岸等几名直传弟子,并没有什么事,仍是好端端存于世上。

  他心中奇怪,试着观望过去,发现自己等人当初败退之后,人道就放缓了攻势,不久之后便就撤走了,似乎没有斩尽杀绝的打算。

  再是往别处看去,原来不单是他门下,就是无情道众与域外魔物所留在洲陆上的棋子似也没有完全被灭去。

  他心下一思,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道理。

  人道是故意留下他们这些门人弟子的,这是为了方便搅动诸方因果,好使元玉能够尽快生出,这才留着不杀。

  由此推及,显然也不太可能将他们赶尽杀绝,

  可是下一回再有元玉出现的话,他们这边得到此物的机会已是十分渺茫,恐怕今后但凡此物生出,都只会落在人道手中,再不会有他们的机会了。

  他深思许久,心意一转,已是回得妙空界中。

  来至大殿之内,往高处一望,那里有四盏灯珠,其中三盏都是亮起,不由一叹。

  那是陆离三人残余气机所驻之地,虽有大咒将之存留在此,不致消亡,可除非寻得周还元玉,才有可能复生回来。

  他来至座上,沉声言道:“太一道友可在?”

  随着一道金光在大殿之内闪过,太一道人现身出来,只是他脸色阴沉无比,只是站在那里一语不发。

  他也是明白,此次失败之后,再想赢过人道,已是可能不大了,除非他愿意愿意认一人为御主,那么覆灭人道倒也是简单了。

  那张道人可以接下他寻常之力,不等于可以承受他全力一击。

  可他又怎可能如此做?

  此前谋划了这许多,为得就是彻底摆脱制束,成就大道,要是己身由人御使,那过去所做一切岂非变得全无意义?

  所以哪怕举天下的大能都是灭尽,他也不会去甘愿屈就侍人的。

  白微打个稽首,道:“太一道友,人道似无尽灭我辈之意,眼前虽是势蹙,可也未到全无希望之时。”

  太一道人沉默一会儿,以往是他拼命鼓动他人,可没想到,现在是他人反过来劝说自己,

  他嘿了一声,道:“两位道友败亡,便算上域外魔物,也仅是剩下五人,将来恐是再难对人道友有甚威胁了。”

  白微却提声道:“不然,之前我等心思不一,所以才给了人道诸多机会,可今却是不同,若不抱团合力,则无以为存,若是我三家能用约议和盟,立誓彼此不再互相攻伐,在人道未灭之前同进共退,若再有道友相助的话,那所聚之力,未必就弱于先前了。”

  太一道人考虑了一下,承认白微说得有一定道理,现在余下之人肯定都是担忧被人道剿灭,所以这个盟定是可以实现的。他沉声道:“关键不在此处,那张道人几番抵挡鄙人伟力冲撞,试问还又有何法能压过此人?便诸位合力,也没有什么办法。”

  白微沉吟一下,道:“那张道人应是炼就了什么秘法,只是我有一疑,其若真有对抗我辈早之能。为何不早些动手?却非要等得我辈杀上门去?”

  这是他逃遁出来后便一直存有的疑惑,张衍要是早有此战之中所表现出来的能力,那根本不必等他们合力前去攻打,早就可以挑选一家下手,那足以在另外两家反应过来前将之消灭,然后余下之人也就不足为虑了,所以这里面一定是有某种原因的。

  太一道人闻得此言,神情一动,道:“道友是言,这张道人这本事只能在布须天内施展?”

  白微道:“只我猜测而已。”

  太一道人却是摆了摆手,目光闪烁道:“不,道友之言许是说中了关节!”

  他认为未必没有这等可能,或许那张道人只在布须天内拥有那般本事,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其才没有杀至虚空元海,想到这里,不由得精神振奋,在原处来回走了几步,道:“若是如此,那果然还有机会。”说着,又一转首,“广胜天尊欲要如何做?”

  白微道:“此刻需得联络诸方道友,只我不知这几位现在何处,还要拜托道友走上一回。”

  太一道人应下道:“此事便交由敝人吧。”

  要找到不难,凡是与他打过交道的大能,只要还在现世之中,就不难寻到门上。

  而要说服余下存活之人,此时也并不算难,相信此辈都应是明白,面对人道威胁,若是起力相挣,还有一线胜机,若不作为,不过等死而已。

  而另一边,邓章自逃出布须天后,也是在外躲避了许久,发现人道无有什么动作后,这才回了荒界之中。

  不过与白微不同,他自感推翻人道的机会已失,此一纪历之中当再无什么机会了,所以准备再度避入虚界,等待着下一纪历时再出来,那时或许等到什么转机。

  正在他如此筹谋之际,心中却是一动,却是没来由得看到了一段未来之景。

  他不由身躯一震,此中所见着实让他震动不已。

  可自从天机混淆之后,诸天大能已是很难观望到未来景物,就算刻意去查问,也多是一片模糊,可眼前所见,却是极为清晰,仿佛是必然发生一般。

  而方才他并未作法观望,这一切仿佛是平空冒出来的,但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事,可仔细去回想,却又一无所获。

  在久寻无果后,他放弃了此举,自语道:“既是如此,那便再等上一等。”

  张衍与旦易三人别过之后,就回至玄渊天中。

  在法座之上落定后,他把心神一定,就试着往布须天深处看去。

  很快,斗战之时所见之物又一次在眼前浮现出来。

  上次虽只是惊鸿一瞥,可他已是明白,若自己能取用此物,借以其力,那有很大机会往上再进一步。

  在此刻仔细感应下来后,他却是发现,这等造化蕴精之所在,称得上是混元无暇,并无法以外力以撬动,眼前一切仿佛只能观望,而并无法加以利用。

  可他心中明白,这当只是表象,那背后之人应比自己沉浸更深,其既然有办法借用更多布须伟力,那自己也一定是可以找到办法的。

  转念至此,他心中一动,再是对此物望有一眼,微微一笑,道:“原来如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