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二章 心入离忘转天轮

第两百九十二章 心入离忘转天轮

  张衍与全道两名太上达成共识之后,当即三人以名义共拟一书,随后便将之送去了天庭之中,此便是要那天帝于当下做出一个选择。

  这等举动,看去待这一位天人帝君并不如何客气,可实际上这才是诸位太上的惯常态度。

  就算德道那几位,对待其人也是采取压迫威逼的手段,尊重其意愿的情形不是无有,但却很少。

  说到底,他们几人身为太上道祖,若非为了那件物事,谁又会把一名神人放在眼中?哪怕是这一位得了天地钟爱,那也是一般。

  不过三人也是知道,由于德道之前是正教,所以影响还在,天帝绝不敢贸然答应,唯有等到他们取得更多优势,方能让其再做让步。

  是以这场帝子之争下来若还不见明显结果,那么双方很可能会做过一场,以定输赢。

  治乐被天符挪走之后,就被困在了一处不知名的地界之中,不过那时就知道二帝子必然无救,于是没有再转挪回去,而是一得脱困,便就回了紫阙山。

  所有德道真仙在得知二帝子身死后,都是有所感应,其等本来还在与离忘山还有全道门下斗战,可既然人已不在,那自也无有了纠缠必要,故都是默默退去了。

  此时治常、治生二人也是先后回来,虽然身上并无任何损伤,可气氛却是一片沉凝。

  治乐沉声道:“二帝子身亡,我紫阙山要维持正教之位,那必得再择选一名帝子了。”

  治常道:“七帝子可用。”

  七弟子本就是他们所做得另一个选择,既然二帝子不在,那么只有其是合适人选了。

  然而治生却是并不同意,摇头道:“七帝子在下界争斗之中已然给排挤出去,纵然我等愿意选他,天帝也未必会认,于道理之上,我等也很难站住脚。”

  治常想了一下,除了七帝子之外,其余帝子都不合适,他皱眉道:“那莫非要重选大帝子不成?可其对我尤为敌视,如之奈何?”

  治乐这时道:“还有一个人选,”他抬起头,看了看两人,“十四帝子!”

  治常、治生两人对视了一眼。

  治常神情认真道:“师兄,这十四帝子乃是天帝最后归选,其是绝不会让这名帝子轻易投入哪一家的。”

  治乐沉声道:“那便禀明祖师,设法让其定下此事!”

  天地之外,飘荡无数残肢断躯以及碎裂兵刃宝器,其与那些残破不堪的宫城飞舟一道,几乎铺满了虚空。

  赢匡独自一人飘荡在此,只是此刻,其双目紧闭,好若失去了意识。

  下一刻,他眼帘一开,精芒泛起,随后一股无形之力发散出来,把飘游在近侧的残物都是排荡了出去,随后缓缓站直了身躯。

  自到虚空之后,他便与前来捉拿自己的诸天星君血战了一场,然而这一战下来,除了稍稍脱力之外,他竟然是毫发无伤。

  天符之威,远远超出了他自身所想,诸天星君尽数被打碎了身躯。

  不过此辈乃是星精所化。平日只是寄托在一具大如山岳的巨躯之内,而只要星光不灭,其便不会消亡。

  他在被驱逐下界后,就被夺了仙籍,此刻至多只能算半个修道人,所以只要天庭愿意,又肯不计代价的话,大可以将星君源源不断派遣过来,那么是有一定可能将他生生耗死的。

  他方才稍作休息,已是恢复了一些气力,往外一看,远空那些星光又是再度亮起,想来下一波攻势即将到来,于是振作精神,静静在此等待。

  然而令他诧异的是,那剧盛星光就在将要迸发出来那一刻,却是忽然一滞,随后又渐渐黯淡了下去。

  他皱了皱眉,如无意外,当是天庭放弃了这次征讨。

  不禁心下一思,天庭此刻退去,从表面看,可能是忌惮他驾驭天符过多,导致天地之间因果变乱,天人不宁。

  可他深心之中以为,恐怕不止是这个原故。

  星君也不是全无破绽,只要将寄托虚空的天星之精抹去,那么星君也就不复存在了,方才他曾一度生出直接冲入虚空,消杀此辈的念头,事实若是此辈再来,他就准备付诸行动了。

  恐怕正是因为一念生出,天庭有所察觉,才令其等短时内不敢再来找他麻烦。

  不过他在天帝身边待过一段长久时日,十分了解这一位的想法,按理说这个时候自己已然气虚,应该一鼓作气,将他彻底杀灭才是,随着他对天符的掌握愈加如意,下一次可不见得有这么容易了。而其没有这么做,一定就是有什么顾忌,最大可能,就是近日恐怕有用诸天星君的地方,不想让此辈遭遇到太大损失。

  他考虑许久,既然天庭放弃,那他正好留下此身,还能去做更多事,于是转身一遁,又往人间回返。

  而另一边,十一帝子昊能把占下的杏泰洲之地交给了一名亲信打理,自己就回了宴律国中。

  他此行最大收获,就是将杏泰洲大半炼气士都是收拢到了麾下。

  三帝子虽是占据了一座小承阳宫,聚敛了大量财帛,甚至他听闻,由于宫城之中神人皆被诛杀,此辈所有一切,也都是落入到了这位三兄的手中,恐怕凭着这些搜刮得来的资财,轻轻松松就可召集起百万妖卒。

  可是他却是认为,这些炼气士才是自己将来最为重要的助力。

  尤其在这一次斗战之后,他意识到在全道、德道两家相持不,又不能将太大力量倾注到下界的情形下,此辈更能起到鼎定乾坤的作用。

  在他国内积压下来诸事稍作处置之后,便亲自来到移光修炼所在,并道:“移光道长,我意图去离忘山拜见太上,不知可否?”

  在回来之时,曾有一名炼气士提议,让他尽量去离忘山走一回,因为此战之后,谁人都知道他是与离忘山站在一处的,可他此刻还未正式宣明态度,而这等事绝然不可久拖。

  他听了之后,也是深以为然,这才提出此事。

  移光笑道:“这却容易,帝子稍待,待我问过祖师。”

  他当即立起身来,命下面摆开香案,焚烧祷祝,过有片刻,顿时感到一阵意念传到了脑海之中,拜了三拜,便起身转过,道:“帝子,祖师允你一见。”

  昊能心下一松,对其深深一揖,道:“多谢道长了,不知何时可去参拜太上?”

  移光笑道:“这几日帝子若是方便,即可前往。”

  昊能郑重点头,道:“晚辈回去稍作准备,便随道长上山。”

  移光见他口称晚辈,深深看了他了一眼,点了点头。

  昊能对此行无比重视,回去之后,立刻焚香沐浴,又命人准备好了诸多供奉,虽太上不需要这些东西,可是必要的姿态却是要做出的。

  次日,他再是来到移光处,后者起袖一卷,便带起飞遁而起。

  昊能只觉恍惚之间,已是落在了一座仙山之上,前方矗立有一座道宫,一些道人正在宫前空地之上修持炼法,并无人往他们这里多看一眼。

  移光道:“帝子可在这里等候片刻,我入殿禀告祖师。”

  昊能忙道:“有劳道长了。”

  等不多时,一名道童走了出来,用清脆声音道:“可是十一帝子?祖师唤你入殿。”

  昊能拱了拱手,便跟随道童往里去,到了大殿之上,见是两旁侍立有一个个出尘飘逸的道人,而移光则是站在右侧首位,再往上去,乃是一个高台法座,上面端坐着一名身着玄袍的年轻道人,只是明明轮廓清晰无比,可映入脑海之后,就怎么也照不出具体面目来。

  他身为天帝之子,也是知晓太上超脱于天地外,不是自己所能窥望的,忙是一低头,恭恭敬敬上前一拜,道:“天君第十一子昊能,拜见太上道祖!”

  张衍颌首道:“十一帝子且请免礼。”

  昊能大声道:“晚辈得离忘山之助,封国国势渐盛,而诸位兄长只贪私利,无一人顾虑生民,晚辈有心一平天地,御主诸宇,只是不知道该是如何做,还请太上道祖示下。”

  在这里不惧天帝得知,也不用遮掩心中真正想法,在被天帝第一个贬斥下界时,他便知道,自己若是不去争取,那么等到其他兄弟登位,不但自家命运难以掌握,连跟随自己之人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所以他走上一步,就是有进无退了。

  张衍往下看来,道:“帝子登位之后,可愿供奉我离忘山?”

  昊能闻言,重重一拜,肃然道:“崛若能登上帝位,必奉离忘山为正教。我之子嗣,当奉离忘山真仙为师,今起此誓,永不背言!“

  张衍微微点首,道:“若我要你驱德道、逐全道,你可愿意否?”

  昊能一怔,顿时意识到离忘山想做何事,心下也是惊震,只是考虑片刻,他认为现在自己已是与离忘山绑在一处,而且离忘山要做什么他也阻止不了,于是索性不去想这么多,道:“弟子愿意!”

  张衍笑言道:“你既自称弟子,那我当以离忘山门下视之。”此时便见有一道灵光射下,落入到昊能怀中,他低头看一看,却是一枚光华灿灿的小印,知此定是异宝,于是小心收好。

  张衍又道:“你现为帝子,山中不宜久驻,且先下山去吧,日后行事,自有助你之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