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八章 神威迫来荡世潮

第两百九十八章 神威迫来荡世潮

  张衍说出此语后,全道两名太上俱是静默不言。

  他们都是知道,直接与德道斗法一场,此法的确最为直接有效,可是心里隐隐感觉到有所不妥,似自己一旦同意,局势就将彻底脱离了自身把握,而那张衍口中的宝物威能也是引得他们极是警惕忌惮。

  再一个,约战皆输,可见德道之势强,谁又能保证他们与张衍联手,就一定可以胜过德道?

  过有一会儿,左侧那名太上才出声言道:“若是此前,我以为道友之言甚有道理,可现在情势更易,还有一法可夺天权。”

  右侧那道人也是开口道:“正是,我等门下比斗虽败,可未必不能从他处赢了回来。”

  张衍立时明白了这二人的意思,这是看到自星君被重创后,这三十年来诸界动荡,天庭势衰,所以准备利用下界帝子反夺权柄。

  要说这么做成功可能也是有的,不过他并不看好。尽管诸天星君直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元气,可天庭还有众多仙官和不少受得敕封的散仙,仍是足以平定乱局。

  他知晓这二人应是感应到了什么,所以迟迟不愿采纳他的建言,不过他已是有了一个计较,现在正在布置之中,等到发动起来,不管是全道还是德道都不得不走上最后这一条路。

  他言道:“既然两位道友以为如此可行,那便姑且一试,只是十一帝子治下不过一国之地,就不入此争了。”

  全道二人相互商量了一下,便同意了此事。

  两人知道这是张衍隐晦表示不赞同也不看好的他们的举动,可无关系,十一帝子势力的确不大,少了其人也无关紧要,而且弃了这个机会,将来真能攻打下天庭的话,这位帝子也没有能力再去争夺帝位了,对他们而言乃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且两家毕竟是友盟,就算不介入此局之中,德道也要有部分力量用于防备,这样就不可能来全力对付他们,所以离忘山即便不出手,也一样能起到牵制的作用。

  张衍见事情定下,自己也不必留此,当即辞过二人,转回离忘山去了。

  两人在他离去之后。便就拟一道谕旨,令人送去下界。

  杏泰洲,小承阳宫。

  昊昌自前回迫退星君后,声威大涨,这几十年来,前来投奔和求他托庇的人也是越来越多,尤其一些手握重权的天庭仙官也是与他暗通款曲,天庭之中甚至出现了废十四帝子,立三帝子的呼声。

  据闻十四帝子接连出了几个错处,被人参了数次,看去地位有些不稳,故而这段时日他也是踌躇满志,认为重回天庭的时日不远了。

  这日润名忽然找了过来,郑重道:“殿下,祖师有诏传下。”

  昊昌一听是全道太上传言,神情一紧,赶忙言道:“太上说了些什么?”

  润名并没有直接说出,只是低语了几句。

  昊昌似是受了惊吓,他睁大眼,看向润名,颤声道:“果真要如此做么?”

  润名道:“治世宇,称帝尊,莫非不是殿下所愿么?”

  昊昌平复了一下心境,迟疑道:“可近日父皇似有立孤之意……”

  润名冷笑道:“此不过用以麻痹殿下罢了,莫非殿下连此也是看不出来了么?贫道敢言,等到局势稍稳,十四帝子必会登位,到时殿下便再无机会了。”

  昊昌吸了口气,沉声道:“中庭势大,孤家该是如何做?”

  润名朝上空一指,道:“天星黯淡,诸宇不宁,此乃良机!”

  昊昌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见得满天天星黯淡了许多,而且变得稀缺不全,要知亘古以来天上星辰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现在却是缺失零落,显然大不及前,的确是攻上天庭的大好时机。只是身为帝子,他十分清楚天庭的底蕴,故还是有所担忧,道:“可朝中就算没有星君助战,所拥之势远胜于我,此事还是难为。”

  润名道人这时道:“殿下若能说动一人,则此事十拿九稳。”

  昊昌请教道:“不知道长说得谁人?”

  润名道:“原天庭左御中,赢匡。”

  “赢匡?”

  昊昌神色动了动,他此前就知道了,三十年前之所以能一战击退星君,根本原因是因为此人杀入虚空深处,到处打灭星辰之精所致。而以他现在的实力,若再有手持天符之人为自己效命,那的确有胜过天庭的希望,他问道:“此人可信否?

  润名回道:“赢匡此人当然不可信,且其人似对神人颇含敌意,但这却无妨,只要此人与我眼前利益一致,那就可以设法拉拢过来,等到胜过天庭,再想办法对付便好。”

  昊昌想了一想,也是认为可以一试。

  昊氏神人只听天帝之命,现在与他毫无关系,若不归顺,那即是敌人,至于嫪氏神人,他却巴不得赢匡能将之斩尽杀绝。等到将来统御世宇,只要有全道在后扶持,再把诸天星君掌握在手,那自身地位就牢不可破了。

  只是想到这里,他忽然生出一个想法,忍不住道:“道长,若是能把天符取拿过来……”

  润名摇头道:“殿下不必做此思量,除了太上出手,否则谁也拿不到手,反而平白得罪其人。”

  昊昌见他否定,这才死了心,皱眉道:“倒是奇怪,这般东西,赢匡是如何盗取下界的呢?”

  润名冷笑道:“若非德道从中弄诡,赢匡岂能这般容易得手?”他看了一眼昊昌,又言:“殿下真要用到此物,等到我教得了供奉,大可请两位祖师再祭炼一张。”

  昊昌一听,不由大喜,便以他城府,也是略显激动道:“果真可以么?”

  润名道:“自是可以,天帝自当有天符以彰威权,说来你父失却此物,早已是名为不正了。”

  昊昌连连点头,道:“好,孤家这就派遣使者去说服左御中。”

  半日之后,就有一名使者自小承阳宫出来,往大周境内而去。

  赢匡并没有掩饰自己行踪,所以使者未多久就找到了他居住,在外通禀,报上身份之后,也未得刁难,很快便被引了进去,使者与赢匡也算是旧识,见面之后,稍作寒暄,就道明了自己来意。

  赢匡道:“哦?三帝子欲招揽赢某?”

  那使者道:“是,殿下说了,左御中所求者不外是驱逐神人,推翻天庭,现下与殿下目的一致,为何不携手起来?”

  赢匡并没有回答道:“使者远道而来,可先下休歇。”

  使者知他需要权衡考虑,一揖之后,就退下去了。

  赢匡拿出一张符信出来,往外一送,祭去天穹,随后便静静等候。

  不过几息之后,外间有声息到来,帐帘无风自动,纨光自外踱步进来,打个稽首道:“左御中邀贫道至此,可是遇得什么难处了?”

  赢匡起身还得一礼,沉声道:“方才三帝子来人招揽于我,道长以为赢某可以应否?”

  他可不是迂腐之人,要是能借助三帝子之力削弱天庭实力,他是毫不介意与之联手的,只是上回纨光借宝,他也是承情,而且自家最为看重的弟子也是庇托于与离忘山门下,所以此事无论如何想,都必须需交代一下。

  纨光笑道:“既是三帝子诚心相邀,左御中何不前去相助?”

  赢匡目光投来,道:“道长莫非不怕三帝子当真推翻天庭,坐上帝位么?”

  纨光笑一声,道:“他若是如此容易就被人推了上去,那将来也不难将之拽下。”

  赢匡若有所思,他送走纨光之后,就将那使者再次请来,言称自己答应了三帝子的招揽,只同时也是提出了许多苛刻要求,使者在来之前显然已得了关照,对所有条件都是当场应下,并邀他一同前去拟立契书。

  赢匡对此也是满意,不管未来如何,至少现在两方联手当无问题,于是当日便就启程,与使者一并前往杏泰洲。

  张衍回至离忘山后,就一直在演算天机,也看到了全道下来一切作为。

  他冷哂一声,此辈约斗输了,就想从另一边找回来,这二人无非是缺乏孤注一掷的勇气,甚至此辈有可能认为,这一次之后,德道还能相容,还能等到下一次帝位更易时再找机会。

  他心下思忖道:“既然这般,那我就设法逼其一把,令此辈不得不为。“

  他所考虑的方法,乃是由自己正身顾注此界,并造成一种一名德道太上的正身即将关注过来的假象。

  假设真要是发生了这等事,那么全道二人将之无可抵御,因为他们只不过是一缕意识罢了,决不可能是正身对手。是以全道为怕天庭所掌握的物事被德道得去,肯定不会在妥协下去,而是会不顾一切的出手争夺。

  同样,德道肯定也一定全力守住此物,一旦双方太上亲身下场,那便就达到他的目的了。

  说来在他早前就有这个打算,只是那时候还并不了解两家气机路数,怕一个不慎,反被此辈察觉到此中真相,那就弄巧成拙了。而现在,他通过长久观摩此辈气机之后,差不多已是知悉其中变化,这才有此把握做得此事。

  此刻随他意念一动,整个现世顿时生出了某些莫名动荡。

  就在这一刻,不拘是全道还是德道太上,都是感觉到有一股浩大威能降下,那等感觉,分明是他们之中某一位正身即将落顾此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