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一十九章 言出天地臣生死

第三百一十九章 言出天地臣生死

  曜汉老祖三人败退之后,认为此回之所以吃亏,一是在于张衍突出奇招,令他们措不及防;二是在于自己三人法宝都是守御,除了自身法力之外,竟无一进取手段。故是初时进取不利后,便只能与张衍对耗,那时但凡有一件攻伐利器,也就不至于如此被动了。

  所以他们此次准备不惜代价,匀几枚造化之精残片出来,祭炼一件填补短板的攻伐之宝。

  羽丘道人见玉漏道人在那里一直不言不语,似在沉思之中,便问道:“道友可是想到了什么?”

  玉漏道人抬头看来,沉声道:“张道人方才似与人会面了。”

  羽丘道人言:“我亦瞧见了,该是那二位了,也对,此辈若是当真与那张道人联手起来,却也麻烦,不过以我所料,这二人未必当真愿与那张道人合盟,其虽不知布须天所在,也无非也是觊觎此物,而张道人也是个不简单的,未必当真会信这二人。”

  曜汉老祖言:“其等要有合盟之意,那之前与我相斗之时便早已走到一处了,那张道人绝不会在击退我等之后再去屈从那二人。”

  羽丘道人言:“要是这两边斗起来,倒也能省我一番力气。”

  可惜他知道这是多半无有可能,这两方无论哪边,在明知有外敌在外的时候,恐都不会妄启争端。

  玉漏道人沉声道:“非说此事,而是在会此二人之前,还与另一人到了那处。”

  他在三人之中道行略略偏高一些,故是簪元道人到来,其能模模糊糊感应到一些,但又不能十分确定。

  “另一人?”

  与曜汉老祖微觉诧异,只是玉漏道人绝不会无的放矢,心下思索了一下,他们不约而同想起在造立现世之时,似有一股外来之力映照进入现世之中,只是后来却不知所踪,现在看来,说不得就是玉漏感应到那一人。

  只从其能够遮掩自身法力上来看,这人当是大不简单,要是这里用的是法宝,那还好说,可要是纯凭自身本事,那么道行很可能在他们之上了。

  更关键的是,他们还不知道此人的用意何在。

  张衍是一个人还好说,他们还有机会取胜,可要与一个功行不弱的同辈联手,那机会就愈发渺茫了。

  曜汉老祖神情沉凝道:“其人到底是何来历?”

  羽丘道人演决推算片刻,摇头道:“根脚不明,却是难以推算得出。”

  曜汉老祖思忖片刻,忽然道:“许是那存己之辈。”

  羽丘道人一思,道:“倒确有此等可能,我观那张道人固然法力强猛,可道行未修,当还未定立那行上求道之法,若按那外道所为,倒极有可能来拉拢其人,只是那人气机我等谁也不识,这就难以判断了。

  玉漏道人言道:“若是那张道人真去走那求己之路,反是好事,似布须天,也非其所必求了,而斩灭顽真之举,更是一道难关,其若与之彼此纠缠争逐,就此消失无踪,那也无需我前去动手了。”

  在他们看来,所谓求己,就是认定自己定能成就大道,乃是托愿之术,道理上的确是可行的,可这里面有许多难以克服的阻碍,要是无路可走,倒是值得一试,可明明有大道之门在前,还去走这等路,那就是舍本逐末了。

  羽丘道人却是莫名心悸,叹道:“只是其若未曾过去,恐怕就多了几分事端了。”

  玉漏道人也是点头。

  顽真若是替代原身,其实也同样等于过了解真一关,只不过被破灭的却是正身,但是认知性情可能会反复来去,这等人是最难捉摸的,极可能会为了求己之道,做出那等斩灭一切外道的选择。而张衍本也手段不俗,要是功行再进一层,那是更难对付了。

  且因为他们此前与之已是有了过节,那么多半是会被盯上的,虽说他们三人也不见得会惧怕,可接下来恐怕就永无宁日了。

  曜汉老祖这时道:“两位道友,现下这些也只是猜测罢了,实情未必如此,我等仍是按照先前步骤行事,那张道人真要入那求己之道,那也非是短时可成,待我法宝炼成之后,立时便找上门去,如是顺利,或可将之迫入永寂,那么也就无需再为此忧虑了。”

  羽丘道人想了一想,道:“道友所言是极,那张道人要是真入了求己之道,还得了此道之人相助,那我等不妨通传那两位,想必他们二人也不愿见得此等人物存于近侧。”

  簪元道人与张衍道别离去后,便逐渐与之法力远离,随后近乎脱离,此时前面现出一个现世,其余所见现世犹如长河,奔流而行,生灭闪现,而此一处却是宛如琥珀,凝滞不动。

  他一晃身之间,就没入其中。

  而他竟非以意念沉入,居然可以以正身至内。

  这里天地两分,唯有阴阳二色,就在两气之中,端坐着一个头梳道髻,难观岁寿的道人,道袍铺陈下来,缓缓波动之间,竟似与天地合化一处。

  簪元道人上来一个稽首,道:“见过道友。”

  那道人并不起身,在座上言道:“道友有礼。”

  簪元道人不以为意,道:“贫道得道友嘱咐,已是前往探查过了。”

  那道人言:“如何?”

  簪元道人言:“此回露面那位道友,背后定是藏有一枚较为齐整的造化之精,而且这位法力强横,纵是道行未修,也能力敌玉漏三人,并败而胜之,若是入我阵中,那我大计有望。””

  那道人言:“如此,一定要设法把这位道友设法拉拢过来。”

  簪元道人言:“我已是把两道利弊说与其知,便看他如何择选了,不过观其之意,似对求己之道甚为关注,想来不久之后,当就是我道中人了。”

  那道人这时似有所感,稍作推算,摇头道:“未必见得。”

  簪元道人一怔,关切问道:“道友可是算到什么了?”

  那道人言:“我亦不知,这里恐有反复。”

  簪元道人不由皱眉,道:“要是这般,看来我还需走上一回。”

  那道人点首道:“此人便不入我道,也无关紧要,可是那造化之精残片却是关键,我有感应,那一位不久之后,很可能会显身出来,我等要抓紧时机了。”

  簪元道人一惊,道:“不是说那位便是存在,也远还不到现身之时么?”

  那道人言:“以往是如此,只是造化之精牵连极大,若是那位道友身后所藏如我猜想一般,那便会徒增无穷变数,那位得此应兆,终究是会出来的。”

  张衍在排布好一切后,又是推算感应了许久,在确认并无任何人窥伺之后,就意念一动,便就那来时现世缓缓展开,随即意识往里沉去,然而此时他却有一种感觉,若是自己去往那布须天中,似是可以直接以正身入内,且其中有一股力量,似是亟待他攫取。

  但他仔细一想,却未有如此做。

  造化之精中藏有诸多玄异,在未曾参悟通透之间,他绝不会轻易去动。

  片刻之间,已是落身在了清寰宫内,因为虚寂超脱于现世之外,又与现世无有妨碍,故此时仍是落于原来破境那一刻,好似并未离去一般,诸天之内,除却多了他这一位太上坐镇,其余并无任何变动。

  这时他伸手一拿,却已是将一枚竹简取到了手中,这便是那当日指引前路的知世简,只是现下看来,其却是残缺不全,腐朽不堪,好似一口气吹去,就会散碎如灰。

  他望有片刻,目光幽深了几分。

  传闻这枚宝剑之意识早已是超脱而去,他现在看来,此传言似有误,其的确不在这片现世之中,但却似是被人强摄而去的。

  因为他此刻所见并非其之照影,而是印世之痕,换言之,也就是其顽真尚在,但望之却是残破缺损,非其自为,而是外力所为,故才如此。

  可到底谁有人做得此事呢?

  当初九洲那几位祖师,应该是有此本事的,或许是其中某一位,毕竟此宝也是布须天中孕育而出的。

  不过他能感觉到,出手之人目的当非是这么简单,因为看这玉简残破不堪的模样,倒非是要利用,而像是纯粹是要坏去此物。

  这般做得目的,就十分值得玩味了。

  知世简对炼神大能来说用处不大,可对下境修士而言,却是一件天生至宝,因为其不说指明,但至少指出了通向炼神之路,若不得观望此物,那几乎无人可登炼神之门。

  他手腕一翻,将此收了起来,于心下一唤。

  景游此时正等候殿外,未曾多想,听得相唤,立转回殿中,见得张衍坐于玉台之上,怔了一怔,道:“老爷不是……”在他感觉之中,距离自己方才被张衍关照过,不过是过去片刻而已,只是他反应也快,念头一转,下意识问道:“老爷回来了?”

  张衍微一颌首。

  景游身躯一震,匍匐在地,大声道:“小的恭贺老爷炼道功成。”

  张衍微微一笑,道:“你在我身旁侍候多年,为此疏漏修行,日后难免受那生死之困,今便赐你一场造化,允你享那永寿之德。”

  此言一出,好似天地屈从,景游顿觉自身一轻,好像从什么枷锁之中脱离出来,心中有明悟,知是自己离了生死之缚,顿时大喜过望,重重一拜,颤声道:“小人拜谢老爷恩赏。”

  …………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