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九十四章 胜负未必是得失

第三百九十四章 胜负未必是得失

  通海大山一处观台之上,两名老道人正站在那里观战。

  此二人一人姓王,一人姓蓝,皆是崇越真观门下。

  王长老看着下方那柔弱女子,道:“那位同道当是广源派门下吧?”

  蓝长老道:“递上来谱册中没有注明,看前面封禁剑丸的路数,的确是广源派正传。”

  王长老摇头道:“年轻气盛啊,每年就这些宗门弟子最易惹出事,万一在此出个好歹,到时还需我等登门,给其长辈一个交代。”

  蓝长老笑道:“这里有禁阵护持,不怕什么,何况广源派的手段,这些散修怕也没几个能胜过她。”

  王长老一抚胡须,叹道:“但愿如此吧,不然还要我等来料理手尾。”

  此刻场中,那柔弱女子看了看常载,对他一个万福,道:“道友安好,敢问如何称呼?”

  常载拱手回了一礼,道:“在下常载,自瑶阴而来,敢问道友可是广源门下么?”

  那柔弱女子微觉讶然,打量了一下他,随后展颜一笑,道:“原来是瑶阴派的师兄,小妹嬴姝,稍候要领教师兄高明了。”

  常载有种感觉,对方好似听得自己自瑶阴派而来,态度就变得好了一些,而且似乎对方也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等柔弱,他道:“师妹那日我比斗看了,手段了得,那位御剑同道那么厉害,却被你一个回合便就拿下了。”

  嬴姝轻轻一笑,道:“承蒙师兄夸赞,小妹可不会因此留手。”她往后退了几步,起指夹得一枚符在手,道:“常师兄,请。”

  常载也是神色一正。

  他本来是把那位御剑少年视作大敌的,不过在看到嬴姝最终获胜之后,自然也不会全无准备。

  尤其广源派的路数并不什么秘术,瑶阴派中就有不少记载,他还详细看过。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魏子宏曾亲笔在上面有过批注,他认为能让凡蜕修士关注的东西,那一定相当了得的,却不想今天派上用场了。

  广源派最为重要的功法乃是《符囊书》,其中分为持、斗、生、真、炼五门,个个都有妙用,不过嬴姝这等玄光修士,不可能完全掌握五门之法,能涉猎两门便就不错了。

  其先前曾用出类似禁拿飞剑之法,那应该持门之中的禁法,而持门通常只是用来守御封镇,所以其应该还兼修一门用于正面相斗的手段,如无意外,那应该就是斗门了。

  而斗门之中现阶段最厉害的手段……

  他不由望向嬴姝两指之间所夹的那枚符,下一刻,他便觉眼前一花,那一道符光竟是已然飞至!

  他反应也是不慢,袖中灵光一闪,就有一片羽毛飞了出来,将之格住。

  那光华遇到阻挡,当即一转,试图绕开,可那羽毛却是趁此一晃,霎时化为百数十枚,围绕在了常载周身上下,那光华几次绕行,都被挡住,没法突破这层屏障。

  常载松了一口气,他之前与同辈斗法,并没有动用任何法器,只是纯粹以法力与其较量,好用以磨练自己。现在对付这等宗派弟子,却是丝毫不敢托大,第一时间就将宝物祭了出来。

  此物可是他亲手采集宝材,请动瑶阴派一位长老祭炼的,若不是魏子宏特意关照,他可没这么大脸面请动其人,效用也是出奇的好,现下只需稍稍付出一点内气,就将自身护住了。

  此刻他听得外间铮铮之响,而且声音十分密集,他也是听得有些头皮发麻,这无疑就是广源派的秘传剑符了,此物在某种程度上当真能与飞剑相媲美。

  只是令他疑惑的是,记载之上,此物本来至多用得一次两次,现在却是缠战不退,且威能也比传说中小了许多,看起来是经过某种改换了。

  他感觉这般下去极不妥当,因为自己被压制在这里,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手作为,反而对方则可以从容做出选择,

  是要现在就动用灵禽还击么?

  他想了一想,认为不妥,这已算得上是自己杀招了,一开始就拿了出来,万一对方还有什么厉害手段,那肯定就无从应付了。

  剑符这东西,不管怎么变化,终究还是属于消耗之物,不然与飞剑还有什么区别?所以坚持下去,一定就可以将符上附着的力量耗尽。

  考虑下来后,他就索性稳住不动。

  嬴姝反复以剑符逼迫,见常载守得异常稳当,赞叹了一声,道:“师兄好耐心,不过师兄是在等小妹剑符之力耗尽吧,只是师兄怕是要失望了。”

  说到这里,她自佩戴的香囊上一抹,却又是拿了一张剑符出来,并冲着常载眨眨眼。

  常载不由眼皮一跳,他没想到嬴姝居然还有第二张剑符,其实两张剑符他也勉强可以应付,可这般情况,对方要是有第三张,第四张又如何?

  他想到这里,也是有点心慌,想着是不是要将灵禽放了出来。

  可是再一转念,审峒曾告诉过他,要是你没有十足把握,又对敌人了解不够多,那么最忌讳就是胡思乱想,因为你无法保证你所做之事是否正确,随意出手,那就是只能撞运气。

  所以最好办法,就是尽量护住自己,随后再观察找寻机会。

  当然,这里前提是要有办法做到护御自己,否则还不如一上来就搏命,故他决定,就在此与对方卯上了。

  只要这法器守持的住,自己就不动。

  他就不信自己法器这般孱弱,还比不上那几枚剑符。

  就算法宝被破开,大不了自己乘灵禽遁开,再与之比拼消耗,看谁能撑到最后。

  赢姝见常载仍是不为所动,不由露出无奈之色,她居然将剑符重又收了起来,道:“师兄,这一局以打和算如何?”

  常载一怔,道:“这是为何?”

  赢姝唉了一声,道:“这剑符小妹本来就带了没几张,要是全用在师兄这里,小妹后面斗法可就无计可施了。“

  常载难得遇到这么一个对手,本来不想就这么仓促结束,可对方既然连自身手段都告诉他到了,要再纠缠下去,反倒显得自己小气了。且他自认也没有绝对把握能胜过嬴姝,在遇上三派弟子之前,两人互相避开,也不失是一个办法,想了一想,便道:“也好,有机会再与赢师妹交手吧。”

  嬴姝喜孜孜一笑,道:“多谢师兄啦。”她一个万福,就抽身往观台飞去了,

  常载也是回了原处,方自如上来重重一拍他肩膀,笑道:“常道兄,那女子一看就是宗门弟子,没想到你居然与她战和,好,好啊。”

  常载见他一幅你捡了大便宜的样子,只能含糊道:“侥幸,侥幸。”

  只是他却不知,此刻观台之上的王长老与蓝长老却是长出了一口气,以他们的眼光,自不难从常载的功法和法器之上看出他同样也是宗门弟子。

  一个弟子走了过来,道:“两位长老,那常载递册在此。”

  蓝长老拿来翻了翻,就扔到了一边,这上面果然没有什么详细记录。

  王长老道:“那年轻人所用功法,有几分像是清羽门的路数,但又有几分像是瑶阴派的路数。”

  蓝长老叹了一声,这两派都是有凡蜕上真坐镇的,门下弟子好好不在门中待着,却来比斗,却是给他们惹麻烦,看来下来要看顾好了,别出得什么意外才好。

  这时两人心有所感,转头一看,见一名年轻女子走了过来,其身着玉色羽裳,五官精雅,形如美玉雕琢,只是神情怯怯,看到谁都是一幅害怕模样。

  王长老诧异道:”宣娥,你怎么来了?”

  宣娥怯怯一礼,低着头,用如蚊蚋一般的声音道:“长老来让过来观摩同道比斗。”

  王长老道:“好好,此次有不少什么俊杰,宣娥你可要好好观摩。”

  宣娥低低嗯了一声,再是一个万福,就到前方观台去了。

  王长老摇摇头,道:“真人转世之身什么都好,资质也是高绝,就是这胆子太小了一点。”

  蓝长老倒是无所谓,道:“只要真人能恢复前世修为,胆子小些也无碍。至于那些更厉害的大敌,自有几位元尊和太上去应付。”

  常载比斗结束,就回了居处,一入门,就见魏子宏站在那里,心中一喜,上来一拜,道:“魏掌门。”

  他虽然口上如此称呼,可魏子宏多次帮衬他,也是十分感激,尽管还未恢复识忆,可心里已是把其真正当作自己师兄了。

  魏子宏笑道:“你这几日斗战我都是看了,算是不差。”

  常载有些不好意思,道:“可方才我却是未能胜过对手。”

  魏子宏笑道:“那嬴姝功行比你高出一头,真要比下去,就算你有几头灵禽暗藏在手,也很难有胜望,不过她要赢你也是不易,能以平手而论,却是一个好结果。”

  常载心里一跳,暗自庆幸方才没有拿大,他忍不住道:“魏掌门,那小可下回若再碰到这位赢师妹,该是如何应付?”

  魏子宏一笑,走了几步,在榻上坐下,道:“你今次之所以束手束脚,是是因为你尚未曾习得功法之中攻伐道术,往日只靠玄光迎战,压制一些散修自是容易,可一遇到真正敌手就难免应付吃力了。”

  常载一想,发现果是如此,正传道法,玄光一出,足以应付许多道术,可对上同样是宗门出身的修士,就没有什么优势了。

  魏子宏自袖中抽出一枚玉简,摆在案上,道:“此中记载有三门道术,与你所习功法乃是出自一脉,先前不给你,是怕你分心,现在你可拿去修习了,以你根底,相信半月之内,当可有所小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