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章 乾坤易势混天力

第二十章 乾坤易势混天力

  参霄道人被一语回绝,不由叹了一口气,道:“我方才之言,是为消弭两家纷争,好一同戮力对外,共抗大敌,奈何诚心实意,道友却是不允,看来唯有你我斗法方可解决此事。”

  张衍目光微闪,对方言语之中,却是把开启战端的罪过推到他头上来,虽他不知为何此人总是计较这些,可既然是对手所想,他自不会令其如愿。便言道:“尊驾说笑了,贫道回绝你之提议,却非是定要与你一战,而是这方造化之地本为我有,连道友都说只是借居,我今不借,又何谈执意起争?”

  参霄道人轻轻叹了一声,也看不出是真心还是假意,他打一个稽首,道:“我既不得容身之所,那么唯有奋力相争,稍候若有得罪,还请道友勿怪。”

  张衍还了一礼,随后淡声道:“言语这许久,想来尊驾布置已成,贫道今次就领教高明了。”

  他自能看得出来,自己入界之后,其人在布置着什么,所以用言语相拖延。不过他没有阻止的打算,因为其人主场在此,便不与他说话,也同样可以运用其他方法做成此事。况且他也不是没有收获,趁着方才这段空暇,他已是对这方造化之地彻底推演感应了一番,心中对此间已是略微有数。

  参霄道人不再多言,把袖一挥,整个造化之地中都响起了隆隆声响,云穹之上就有无尽霞光洒落下来,随之相伴而来的,还有那浩浩荡荡的法力大潮。

  张衍心念转动,霎时身后玄气一长,搅动无穷玄机,有霹雳惊雷在诸界回荡,顿将那霞光一举托住。

  往常与人斗战,他法力一出,同辈之中难有可挡他锋芒之人,几乎当场就会被他迫退,便是有片刻相持,用不了多久,也会试图避开锋芒,不与他作正面相争。

  然而这一次,两人面上看去却是势均力敌。

  这非是参霄道人自身法力足以与他相抗,而是两人此刻身处在由其人主驭的造化之地中。

  张衍虽也有三处造化之地的伟力可以借用,可自身法力随心而生,随意而使,造化伟力却不是这般,在参霄地界之内,势必需由外而来,无法凭空生出,经由这一层隔阂,效用便大大减弱,等同于纯以他自身力量对敌,所以才出现了此般局面,好在他来时就对此有所预料,并不觉得有甚意外。

  参霄道人不久之前曾变化分身救援玄澈二人,也是把张衍与二人斗战的过程看在眼里,其中他最为忌惮的就是张衍那强横法力,现在他这一挡下,顿时心中一定,自认有几分胜算了,口中发声道:“道友做了一件错事,你若是晚至,我今难敌,可迫切来此,却是予我机会。”

  张衍只是笑了一笑,不去争辩这些,要不是他此刻到来,对方又哪里可能这么轻易出来与他交手?再则,就算是他现在法力无法轻易压倒对手,却实际上仍是胜过其人的,只是不那么明显罢了,现在还看不出什么优势来,可对他这等长于斗战的人来说,只要持续交手,就不难积小势为大势,积小胜为大胜。

  两人法力各是冲撞了数十次,看去汹涌激烈,可实际上并没有真正拿出什么手段来,因为双方仍是在试探之中。

  炼神修士之间一旦进行法力对抗,就很难遮掩太多东西,这般比拼下来,就大致可判断出各自深浅,只是过了解真关的修士,却是可以对某些地方加以掩饰,所以要想真正了解对手底细,还需要在下来斗战之中继续试探推演。

  参霄道人尽管天时地利占尽,可此刻却是仍然小心翼翼,不断查看张衍路数,反复琢磨该如何克制对手。他不得不如此谨慎,因为这里是他唯一寄托之地,万一败战,可就真的没有退路了,除非遁去虚寂之中,可是那一位存在可未见得会放过他。

  张衍对参霄道人的了解同样也是不多,休看之前与意识化身有过交战,可他并不认为凭这些就能看出正身路数来,

  最早那化身不过是寄托伟力而成,没有自身任何印痕,而后那具意识化身是奔着那找寻法器而去的,可以看出并非是要与他争夺造化之地,其人只要小心一些,那绝然不会泄露出自身太多东西,所以要是以此为参照,那一定会出现错误判断。

  对于一个堪称陌生的对手,又落在对方地界之上,他自是先采取稳扎稳打的方法。

  而在试探许久之后,两人终是开始显现出一些手段来,参霄道人当先祭出一件形似星日的法器,环绕周身,光所到处,可推开外来法力,攻袭守御都是兼顾。

  张衍也没有客气,来此之前,他随手祭炼了两件法器,就是为了用于现在,伸指一点,一缕清气垂下,金光照来,纷纷化散,清气所过之处,将非己异力都是荡开,且处处皆有,令人难知玄机。

  两名太上正身于此斗战,这次可非是意识化身,再加参霄道人频频调用此间造化伟力相助,两者法力碰撞之间,不知引发多少界域崩塌。

  这般持续下去,势必会重炼此间万界诸天,导致无数生灵死绝。

  这些生灵大多数是往日供奉参霄的诸界修士,更有他在此开辟现世所收的门人弟子,他身为此地之主宰,要想护持,也是简单,只需分出一部分力稍稍维护便好。

  可是现在与张衍争斗,表面看去虽还从容,可事实上每一分力量都要计较使用,哪里还舍得去做出这些事?所以干脆置之不理。况且身为炼神太上,即便所有界域都是崩塌,生灵都是消亡,只要等他打赢了这一战,那么一念之间,就可再重塑回来。

  随着两人斗战逐渐激烈起来,整个界域终是陷入了一片混沌,除了彼此伟力交融碰撞,再也分不出过去未来。

  张衍一路修道过来,经历过诸多斗战,与炼神同辈交手也不是一次两次,很是善于捕捉战机和推演战局,称得上是经验丰富,所以两边看去仍是你来我往,可不经意间,胜势却是开始逐渐向这处倾斜过来。

  参霄道人本以为自己法力敌住对方,此次就有了胜算,可下来随着战局演化,却发现自己每一次算计都有疏漏,总有一种处处受制,难以舒张之感。

  虽说每一次出手都在心意之中经过了无数次推算,照理说不可能出得纰漏,可当这些真正落至场中,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尤其是面对同辈,你更是不可能将对手每个步骤都是推算出来,这里高低上下取决于以往斗战经验与修士本来手段。

  他意识这般下去,一旦某个环节上应对不妥,那恐怕就会被逼落下风,然后如玄澈、任都二人一般被张衍所击败,这处造化之地也将拱手让出。

  想到这里,他也是心中惊悸,不待真正落到那一步,就一抖袖,将一只大小相叠的圆螺掷了出来。

  张衍只觉眼前一黯,身外天地忽然转变,本来抬眼所见,都是一片虚荡无际,可现在身处之地却是分隔出无数道曲折弯绕的边界,且每时每刻都在扭曲变动之中。

  他心下一思,不知什么法宝,竟然一下就将自己收入进来,通常来说,没有哪个法宝可以将炼神修士一气困入进去,哪怕造化至宝也无法做到,所以这一定是事先布置在周围的,并与这方天地相连,而他只要进入了这里,也就等于进入了这法器之中。

  他感应了一下,此刻要想出去无非两个办法,一是以自身法力打破屏障,直接冲出,二是顺应这里规矩,找出那出入所在。

  因是这法器与这造化之地伟力相连,强行闯出很难做到,故他有了判断之后,就于心下推算,找寻出去之路。

  参霄道人中止战局,阻断了张衍胜势,不由得缓过一口气来,不过此战并未结束,所有他也于心中推演,想要设法祭炼出一件可用于眼前的合适法器来。

  可思来想去,却发现没有东西可以帮得上自己。当即意念一化,干脆祭炼出了一件纯是用于推算的法器,想以相助自己找出胜机,可借此反复推演下来,却发现自己好像并不能把张衍如何,不禁心下一沉。

  按照他原先所想,此一战之后,把张衍镇压在此,而后再试着收服那三域,完成之前玄澈未曾做到之事。

  可他也考虑过万一不成的可能,所以还留有一招后手。

  他身为此间驭主,只要愿意,可设法把外来之人驱逐出去,只是张衍不同,背后也有造化伟力相应,纯靠自己法力与调用而来的力量,未必能够成功,故他又祭炼了一个配合辅助的法器。

  此时他一招手,将那法器拿了出来,随后盯着下方,只等张衍一出来,就将之驱逐了出去,至于往后,只要这片造化之地不失,终归可以再想其他办法的。

  张衍在那螺宫之中待得没有多久,就推算出来这里出入之法,他起法力一震,周围困障纷纷崩塌,显露出原来天地,可恰在这个时候,却忽感一股无处不在的强猛力量拥挤上来,似要将他一气推挤出这方造化之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