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从心化顽入自真

第一百四十五章 从心化顽入自真

  季庄在见到原縻往布须天方向遁去时,不觉一皱眉,一时弄不清楚其人目的为何。

  他不由得生出几分怀疑,是否是张衍已然插手到这件事中了?

  为了慎重起见,他将原本那冲涌奔流的伟力波荡稍稍收敛了几分,同时又起意传念一道送去布须天,试着询问此事。

  现在他还不想再多张衍这一对手,是以就算先前他设布的道传被灭,也没有一句多言。

  当然,这对他来说只是小事,布须天内本就是张衍地界,那些道法不过是试着落子,早已是做好了舍弃准备。

  张衍也是瞧见了原縻正在往布须天过来,他本来不想做什么理会,因为其人也不可能进得了布须天。他现在只欲尽快进入三重境中,只要外面争斗不来牵扯到自己,那就不必去多管。

  在见得季庄传信之后,他也本待回得一句,可这等时候,心中忽有所感,便就作法推算了一下,却是发现这里别有蹊跷。

  原縻此回往布须天而来,看去好像不是出自其人本意,而似是被另一股力量推动的,且这股力量以往他并没有接触过。

  他心念一转,这里事情却有点不同寻常了,看来此人并非如他所想一般,完全就是曜汉老祖的棋子,应该还有什么外力插手其间。

  现在他的选择,要么就是将原縻驱赶了事,要么不作任何理睬,要么就是直接相助季庄,将此人擒捉下来。

  他有心按照最后一种方式行事,如此可以防止那股力量坐大。就算因此使得季庄解决了一个棘手难题,可却也是消弭了那可能存在的未知隐患。

  可他方才作此思虑时,却发现原縻身形一折,好似察觉到了什么危险般,直接消失不见了。

  他一挑眉,其人应该是感应到了危险,这才撤走。不过既然已是走了,那他也没有必要再去追剿,这里之事自会有季庄去操心,自己还是以修持为主。

  原縻方才之所以往布须天而来,乃是因为心里忽然升起一个念头,要是运气好,极可能会获得张衍帮衬,便不是如此,利用季庄对张衍的疑虑和忌惮,也可让其追得不那么紧。

  事实也的确如此,让他得了些许喘息。

  只就在这等时候,他心中忽又有警兆升起,而且前所未有的猛烈,立刻知晓,恐怕张衍对他的态度不并怎么友好,哪还敢再往布须天来,趁着季庄法力稍缓一线的时候,又是慌慌张张隐遁入某处现世之中。

  曜汉老祖始终关注着虚寂之内的变动,他本来想看看原縻身上到底有没有人另行插手,没想到其居然利用了季庄不想与布须天起冲突的心思侥幸躲开了。

  他呵呵一笑,要是原縻这般就可以避开季庄追索,那也想得太过容易了,若是没有他的帮衬,恐怕上回就已经被季庄拿下了。

  此时他仍是在观察之中,并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除非原縻当真走投无路,又的确没有显现出什么额外力量插手其中,他才会考虑此事。

  确然如他所料,原縻方才虽是得了片刻间的喘息,可实际上季庄法力又很快跟来,怎么也无法甩脱,不过后者要想将之拿下,在不动用造化宝莲的情形下,也的确不是一时半刻之事,这里不知还要纠缠多久。

  原縻这时也被追的焦头烂额。他不明白为何曜汉老祖迟迟不动手相助自己,是对方已然放弃他了,还是认为现在还不到时候。

  只是他深心之中却有一股力量在不断发出催促,要他快些过得解真关。到时虽不见得立刻能与季庄对抗,可至少能摆脱眼下困境。

  按理来说,本来他是外求之人,要过此关,需先将功行提升到一定程度,并寻得那大道玄理,而后回头来一点点化解顽真。这也是曜汉对他格外放心的地方,认为凭其原本心性,怎么也不可能在短时内做到这等地步,说不定还没有摸索到正路,他便已经是把自己伟力找寻回来了。

  可原縻所得法诀,却完全不是这样,这里讲的是利用他身为造化宝灵的天生本事,先让顽真替代自己,然后自己再去替代顽真,这样不但完满过去解真之关,也不必再有心境之上的担忧,因为顽真只会逐道而生,不会理会其他。

  可他不敢这么快就如此做,他就算没有和同道交流,也不明白外求内求之法的区别,可也十分明白,解真关不是那么好过的,一个不巧,自己无法替代顽真回来,那他就不再是原来那个自己了。

  他在这里犹豫不绝,季庄法力已是又一次挨近上来,场中情势显得愈发紧迫,看这等模样,说不定下一刻就要将他拿住了,这逼得他不得不快些做出抉择。

  若被季庄拿住,那结果绝然不是被镇压起来,而肯定是会被逐入永寂的,反而过去解真关或许还有一丝生机。

  他再是勉强避开一次法力波荡后,终于知道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心下一发狠,便按照法诀所记载的方法运转起了法力。

  同一时刻,季庄道人察觉到了一丝不对,他心下稍作推算,却是发现原縻竟是在试着过去解真关,这令他神情一沉,以后者的心性,他也是认为以失败可能居多,那么届时替代其人的就是顽真了,那将会更为不好对付,故他也是当机立断,立刻一托造化宝莲,便对着原縻一晃,以求能在其人解化顽真之前将此事阻止下来。

  正在观战的曜汉老祖此刻不由露出惊讶之色,同样没想到原縻居然敢去过那解真关,他也认为十有八九是不可能成功的,不过现在至少可以确认,原縻身上便算有外力影响,也没有大到可以对抗季庄与他伟力的程度。

  他心中不由盘算起来,若是这刻不去阻止,那么自己便就会失去这一枚棋子,而若是原縻渡得解真关失败,自身被顽真所替,这似乎比原来那旧主更是适合牵扯季庄的精力。

  想到这里,他决意出手,便将造化宝莲抬起,对着虚寂之中就是一晃,这一次他并没有直接去阻拦季庄道人,而只是对其人放出的宝莲之力稍加搅扰。

  季庄道人在感受到曜汉这边出手后,哼了一声,为了避免两朵宝莲之力碰撞过多,从而再度引出什么来,只能将宝莲之力收敛起来。

  他知道自己方才还是稍稍急切了一些,将宝莲放出太早,导致曜汉老祖敢于出手,要是按压不动,其人在不知道自己到底会调用多少宝莲之力的情形下,却未必敢有所动作。

  原縻在把法诀运转起来后,神思顿时一个恍惚,发现自己似深陷入一片虚无之中。而后一个与自家全无二致的人影忽然出现在了面前,并与他相互对视着,其人本来神情五官都有些模糊,可是随着两相挨近,却是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原縻按捺下出手对抗的心思,按照法诀所演,他并不需要与之争斗,而是将自己心识意识逐渐收敛,并以法诀收敛藏匿,同时任凭这顽真法力侵略而来就可。

  而在接下来,顽真或许会想方设法将他意识化去,可只要他能设法维持住,等到那一线天机出现,就可替得顽真,再度回来。

  另一个原縻见他无有任何反抗,很快上得前来,法力一涨,就将他淹没了进去。

  而虚寂之中,原縻本略显无神的眼神陡然又是恢复了光芒,只是眸中平静淡漠异常,再也没有先前慌张失措之色,面对季庄过来的法力他一个晃身,遁入某一处现世之中,

  季庄神情难看了几分,这一瞬之间,原縻法力气机都大大抬升了一截,分明就是渡去了解真关,若只是单纯法力长进倒也罢了,现在其内中意识恐怕已被顽真所取代,这使其将会变得更难对付。

  若只这样还罢了,只是稍觉麻烦一些,他能感觉到,那一位存在也是因此再度提升法力,或许距离恢复原来伟力已是不远了。

  他念头转了几转,当即化出一道灵符,再度往布须天送来。

  张衍也是感应到了原縻身上的气机变化,目光不由微闪了一下,这时他见得一道灵符闪现于布须天外,便化出一道分身至外,那灵符一晃,季庄化影就从中浮现出来,并打一个稽首,道:“道友有礼。”

  张衍还得一礼,道:“尊驾此来,又是为那原縻么?”

  季庄道人叹了一声,道:“正是为此而来,道友方才恐怕也能见得,那原縻身上有颇多疑点,我疑这里面有我等皆不知晓的外力推动,若不及早将其人打灭,怕是惹来更大麻烦。”

  张衍淡声道:“哦,那外力来自何处,连道友都不知晓么?”

  季庄道人道:“我确然不知,以往还能以造化宝莲之力查探,可现下曜汉道友持莲在旁,我怕就算见得,也非见得定当是真,可便不提那外力,原縻只要法力增进下去,那一位存在迟早会法力尽复,那我等筑起的屏护便就毫无用处了。”

  张衍对此却是不置可否,他道:“那尊驾欲要贫道如何做?”

  季庄道人言道:“我稍候当全力追索原縻,要是那曜汉又有出手,还望道友能稍加阻拦,这般想来就不难拿下此人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