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皆是神上落世棋

第一百四十四章 皆是神上落世棋

  张衍持坐转动法力,缓缓消磨着那些残余下来的异力,每消磨些许,他便觉得自身道念通透了几分。

  下界之中,高晟图教门一立,仿佛冥冥之中有心念相引一般,诸多界天内陆续有修持此道的修道人供奉起了教祖牌位。

  这般一来,更是使得异力被逐出越来越多,而在张衍眼中,布须天中以往看来只是十分模糊的东西,现在却是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这无疑表明,直到眼下为止,他的做法可谓十分正确的。

  只是限于某种原因,他不好去主动干涉道法兴衰,只能由得底下教众自行其是,若是被外教屠灭,那么唯有再立道法,重新来过。

  实际上这一点倒也不必太过担心,而今诸天万界之中皆有他洒落下去的传法石碑,有些早被人见得,并供奉起来;有些则仍是被泥沙掩埋了起来,等待有朝一日被人发现。

  由于这门道法并不需要借用外物修持,所以更多还是落在毫无灵机的荒芜之地。一旦有生灵接触并领悟到了其上道法,那无疑就会带动更多人走上此途,如此就可以确保一点薪火始终不灭。

  又持坐十载之后,他只觉心念微微一动,好似有一层遮掩从眼前褪去,神意转动之间变得更为圆润,知晓这是自身对布须天的参悟进入到了一个更深层次之中。

  但他也是明白,这差不多是因为清理了下部、中部乃至上部诸天部分异力之后的成果,下来要想再有所收获,那么只能从上部诸天之中获取了。

  某些异力还好说,由于有些异力之主甚至法力本身还不如他,只要他所立造的道法能够稳步推进便好,而有些则非常不好对付,因为其等来源可能出自于某些大德。

  所幸只要大德不曾归来,终究是可以想办法解决的,就如季庄与曜汉一般,尽管力量回来了一部分,可是同样无法压过他,他甚至有机会将此辈压过,只是这等伟力毕竟层次极高,唯一办法就是慢慢耗磨,除去一点是一点,所以步调势必会有所放缓。

  他于心中默作了一番推算,按照现在这般下去,若没有额外机缘的话,很难说能抢在曜汉、季庄等人力量回转之前成就。

  他再是琢磨了一下,现在只能先将可以收拾的异力扫除干净,余下大德之力可最后再想办法对付。

  此次他对大道妙理再度有所领悟,因此决定再次出手,将下界传法稍加完善,虽不至全,亦不曾指向大道,但却可使得修道人修持起来更是圆融,如此就能驱逐出来更多异力。

  此念一定,他便一拂袖,自有点点灵光向现世洒落而去,播传至诸天万界之中。

  某处界天的罗教总坛之内,只闻一声轰然巨响,一座巍然法塔崩塌下来,同时一名道人也是带着不甘神色从天坠下,还未落至地面就被四面八方涌来的法力轰为齑粉。

  高晟图立于天中,他感应了一下,此间再无一个活着的罗教弟子了。方才败亡之人应该是镇守罗教总坛的最后一名修道人了,此人一亡,意味着此世之内再无此教存在了。

  他环望四周,数千名演教弟子聚集在四周。在他带领之下,仅仅用了十载时间,就将遍布整个地陆的罗教彻底剿灭了。

  两边法门比较起来其实很难分出高下,演教无需任何灵机外物就可修持,你只要适合修道,那么就可以一路畅通无阻的修持下去,直到遇上心执道障。

  罗教只需膜拜法仪就可得来法力,虽也人人可以入道,但由于资质不同导致修士层次高低不齐,能获上境之人少之又少,能修至高晟图这般境界的,整个地陆之上不超过五人。

  从高层力量上对比,原本是演教居于劣势,可是此辈并不善于斗战,又没有祭炼法器乃至禁制的手段,所以当两边斗战起来后,罗教却是不断败退,直至今日完全覆亡。

  高果这时飘空行至高晟图身侧,一指远处,道:“老师,那魔神塑像该是如何处置?是否唤人推倒砸烂?

  高晟图目光看去,这里最为明显的,就是那一座高高耸立的魔神雕像,此乃是罗教亿万信众膜拜之物。

  在以往攻打下来的罗教法坛之内,都有这么一座雕像。不过每回没等到他们作法摧毁,就自行化作飞灰而去了,可不知为何,这最后一座雕像却是无有这等动静,上面隐隐还可见得被一层黄的光华包裹着。

  他仔细考虑了一下,这回不仅仅是道法之间的碰撞,更是两家教门之间的冲突,这雕像无疑就是源头所在,唯有斩草除根,才能真正将这处天地变作演教道场。

  只是念头方才转到这里,顿觉好似有什么存在朝着自己这边看了过来,同一时刻,自己身躯似是在无限下沉之中,就在他暗呼不好之时,却有一股清气自祖窍之中生出,在周身游走一圈,瞬息之间便就将那等感觉驱逐了出去。

  他不由心头微松,默念几句教祖庇佑,果断一挥手,道:“推了。”

  底下立刻有力士上前,还有飞在天中的演教弟子也纷纷轰出自身法力,顷刻间就将这魔神之像推倒砸烂,这还不算,将剩下这些碎石投入炉火锻炼,直至化气不见,方才甘休。

  高果道:“老师,山后就是那两界关门所在,弟子已是派遣人手占住了,恩师可要一观?”

  高晟图想到方才之事,考虑了一下,道:“覆亡罗教,囊一界于教门之下,此事不小,当先祭拜教祖,再谈他事,你先下去准备。”

  高果应命而去。

  枢青此刻靠了上来,打一个道躬,问道:“高师,下来可是要去寻那山海界所在了么?”

  先前攻伐罗教,他与一众都梁宗弟子都是支持的。因为唯一一座已是探明的两界关门就在罗教总坛之内,不灭此教,不可能拿下这个门户。

  高晟图道:“我答应过关法主之事,不会不作数,只是从记载来看,这罗教是从界外传来的,此辈很可能就在这两界关门之后,所以若是过去,很可能会遇得更强大的敌手,这里不能莽撞,我会即刻派遣弟子先行查明情形,若是那里无有危险,当会继续找寻山海下落。”

  这番话很是合理,枢青再一躬身,道:“全由高师安排。”随后便退了下去。

  高果去了没有多久,就将教祖牌位请来。

  高晟图上得台阶,带领一众弟子在此祭拜,除立教那一回,后来祭拜,牌位之上再无异象出现,然而这一次,众人方才拜下,就见天穹一分,有灵光透下,直落牌位之上,随即反照于地面之上,上面显现出无数蚀文来。

  高晟图作为掌教,在在场诸人中道法最为精深,他立刻看出了端倪,双目中不由得露出惊喜之色,这分明是祖师再度传法,他立时转起了念头,教祖在这个时候落下显兆,恐怕不止是因为罗教覆灭,而更是鼓励他向外扩张。

  这十年下来,许多弟子的实力有了较大提升,这说明斗战的确有利于道法修行,他再是一拜,大声道:“教祖之意,弟子已明,下来必当去往诸天,广传我道。”

  虚寂之内,原縻在几个现世之内来回遁行,他已是寻到了那枚造化残片所在,为了避开季庄道人时不时泛动的法力波荡,他不得不加倍谨慎,现在他只差一步,就可将残片吞夺入身,而迟迟没有上前并不是因为惧怕,而是在等待一个更好的机会,以便在暴露之后及时脱身。

  他此刻也是想通了一些事,其实自己远没有必要那么害怕,曜汉老祖应该是想利用他让季庄分心,好方便其人做些什么事,而其人现在显然还需要他,那么既然帮助了他一次,想必也会帮第二次。

  便不提这些,只要吞了残片,他就可按那所得法门演化,下来试着过去那解真之关。若能过去,他就有对抗这两人的本钱了。

  又是许久等候之后,他终于窥到了一机会,法力一鼓,下一刻,就已是将造化残片从那处现世之中带了出来,随后片刻不停,只是一转,就遁走不见,而几乎是同一时刻,一股磅礴伟力就追了上来。

  季庄能感觉到原縻又得到了一枚残片,若是后者将之成功吞夺,那么功行分明又会得到增长,这一次他绝然不能容许此人再继续逍遥下去了,为了防备曜汉老祖插手,他将造化宝莲之力都挪转了一部分出来。

  曜汉老祖神情微变,同时露出一丝警惕之色。他也是没想到,原縻居然靠着自己又找到了一枚造化残片,其人似乎有些脱离他掌制了,这里他已是在考虑是否将之放弃了,要是如他先前所想那样,有外力在此插手,那么应该不会坐视原縻就这么被擒住,所以他决定暂不出手,坐观情势再定。

  原縻在季庄伟力追逐之下仓皇逃遁。然而他料想之中的帮衬却是迟迟没有等来,他却是有些心慌了,尤其季庄这次显露出来不将他拿住誓不罢休的架势,更是令他惶恐无比,这时他脑海之中灵光一闪,却似想到了什么,没有再在现世之中反复躲藏,而是直往布须天而来。

  …………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