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论法争道执有无

第一百八十三章 论法争道执有无

  三人之中,相觉目前对讨要造化之地的意愿是最为迫切的。

  因为季庄没有被张衍夺去造化之地,而微明又是早前与张衍达成了交换观摩造化之地的约定,这说明他是目前唯一一个被盯上之人,这让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他认为这里原因恐怕不是张衍认定季庄非是造化之灵,而是为防备他们三人联手,有意识做出的分化策略。

  假设微明、季庄就此让步,这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能安稳修持,没有被逼到真正绝境的时候,谁都不想打生打死,况且这里一个不巧,诸有都可能被颠覆,所要冒的险着实不小。

  所以唯有尽快催促动手,要是仍是按住不动,那么二人很可能就会就此退缩。

  微明沉吟片刻,才道:“既然先前已然定下计较,那还是按此行事,我等可先与那位玄元道人理论,还是以说通道理为上。”

  季庄点头道:“不错,动手乃是最后之选择,若无必要,实则无需做得此事。”

  相觉能够察觉到,微明、季庄二人尽管没有违反言诺的意思,可暗里态度已然没有最初那么坚决了,按他想法,若不主动挑起争斗,只用言语,那又怎么可能逼得张衍放手?这是绝然不可能之事。

  但他自不会明着去反对,口中道:“我知两位道友之意,我亦是如此之想,如是玄元道友当真深明情理,那是最好不过。”

  议定下来,三人就退出神意,遁身而出,须臾之间,各自身影便就在布须天之前显现出来。

  相觉此时前出,对着布须天打一个稽首,道:“玄元道友可在,我等此来,有事欲寻道友一叙,不知可否现身一见?”

  清寰宫中,张衍正定坐于此。听得相觉言语传来,双目缓缓睁开。

  早在之前,他就料到三人多半是会走到一处的。

  这其实是必然的,因为诸有之内他占据的造化精蕴之地无疑最多,而此辈只要还惦念着攀登大道,那一定是会盯上他这里的。

  微明、相觉二人的时候,未曾来做得此事,只是因为力量不足,现在季庄归来,此辈当是认为凭借三人之力足以对付他了。

  季庄道人此前寻到造化之地,他没有前去驱逐,倒非是其人不太可能是造化之灵的缘故,实际哪怕只有一丝可能,都不能放松警惕。

  他之所以未曾对其人动手,是因为只一处造化之地他没必要急着前去斥逐,要是其人再有寻得,再行前往问候不迟。

  不过没等他动手,三人倒是先一步找上门来了。

  他展开大袖,长身而起,自清寰宫遁身而出,抬手还有一礼,道:“不知三位道友何事来寻贫道?”

  微明上来一步,稽首道:“打搅道友了,我等知晓,道友治下有不少造化之地,此番寻来,是想与道友打一个商量。”

  季庄道:“造化之地乃造化精蕴存驻之地,自有大道依存,我辈能从中窥看得诸多妙理,只是而今诸位道友每当寻得此处,便各是占据,敝帚自珍,不愿示之与人,此举着实不利修持,同道之间还易起得龃龉,故两位道友与我商议下来,决定拿出手中造化之地,供给所有同道一同参悟。”

  相觉此时接话道:“道友手中也有造化之地,不若也是放开门户,这般不止我等,便是过后再有同道归来,亦可同参大道,共享造化,岂不比同道之间互相算计敌对来的妥当?”

  张衍笑了一笑,道:“诸位欲要如何做,与贫道无关,贫道也无意做得此事。”

  相觉驳道:“怎是无关?而今诸有易于寻道,乃是我等之功,可以说,而今所有造化之地皆与我辈有所牵连。”

  张衍淡声道:“当年诸位大德行事,贫道不予置评,只是造化之灵生出,乃至后来造化之精破碎,诸有险些崩塌,想来都是与诸位有关,莫非真敢厚颜夸功么?再则,微明道友那伟力寄托之形时时倾压诸有,若非贫道施力化解,早在道友归来之际,诸有早便倾覆了,几位又哪里去寻什么造化之地?”

  微明顿时无言。

  相觉冷声道:“有便是有,无便是无,若是虚寂空无,我等自也不会找到道友门前来,不管道友如何反驳,而今造化之地终究是因我辈寻道而来,哪可能我辈开得大道之途,偏偏让尊驾把好处占了去?”

  微明暗自皱眉,相觉语气这般激烈,一下就把话说死,分明就是不想和缓解决,而是要诉诸于争斗,关键是本来有理也变得无理了。

  张衍道:“贫道治下所有地界,有宗门直传,亦有自家寻来的,可无论出处何在,除了季庄道友那一处镜湖之外,余下之地与几位并无牵连,只是言语几句,就想拿了去,却也太过简单了。”

  季庄没有说话,要是他此刻提出索要镜湖,那张衍直接还了他,那似乎就没有借口与两人站到一处了,提出来也无意义。况且今日来此,是为让对方将所有造化之地拿出来同享,他自不会因小失大。

  相觉冷笑一声,道:“前次道友曾疑我是造化之灵,与我约斗一场,但是我亦觉得,道友亦无法自证自身,若道友是那造化之灵,占去这些地界,岂不是造化之劫,我辈之难?不如我等也与道友印证一番道理,道友以为如何?”

  张衍目中光芒隐动,道:“哦?那这道理具体该又如何说呢?”

  微明道:“我等若是论法不敌道友,自当退去,不会再来搅扰道友,若是道友此次失机,还望能放开所有造化之地的门户,供我辈观摩。”

  张衍摇头一笑。

  微明道:“道友似有不同之见?”

  张衍淡声道:“贫道造化之地不少,三位如要论法,那至少也需拿得等同之物前来,不然这论法不比也罢。”

  三人相互看有一眼,张衍要是躲在布须天和这些造化之地中,纯以守御来与他们对抗,也的确是一件麻烦事,除非他们能等到下一位大德到来,并说服其人与他们一同行事,可那样又要等上许久。

  微明认真道:“道友应当也是知晓,我等手中并无与造化之地相对等之物,道友若是不愿论法比斗,那便请直言。”

  张衍淡笑一下,道:“贫道以为,诸位手中有一物足可抵过造化之地。”

  微明一怔,道:“却不知道友说得是什么?”

  张衍道:“造化宝莲。”他看向三人,“若是贫道胜过三位,那几位需得把手中造化宝莲寄于我处。”

  微明三人不禁有些意外,倒没想到张衍提出这个要求,

  需知造化宝莲这等宝物只要御主尚在,那么一念相引之间,此物无论在何处,都可取了回来,外人可是夺之不去的,所以张衍就算要了去也是没用,

  张衍自然不是要这些造化宝莲,而是想趁得此番机会,顺带将微明那宝莲气机取拿入手,且若此辈宝莲都是在他手中,他还可以以残玉推演出更多道法,更快夺取造化宝莲的大道权柄。

  其实只要能从中取拿到气机,就算宝莲立刻被唤了回去也无大碍。

  不过他十分清楚,这三人身为大德,自然也是要脸面的,若是这场论法输给了他,即便要将宝莲取回,至少也要等到下一次相争了。

  相觉三人起神意相商了一下,皆是认为这个条件可以答应,因为若是他们败北,那有无造化宝莲在手都是一样,而且张衍也不可能拘束得了此物,若是万一感觉到不对,那及时将之收回就好。

  微明打一稽首,道:“既然道友如此说,我等便以造化宝莲为约斗之物,我若输了,自是将此物奉上,我若侥幸胜了,道友需将治下所有造化之地与诸位同道共享。”

  张衍点了一下首,道:“可。”

  微明此刻提议道:“若是我辈交手,法力对抗,宝莲碰撞,难免撼动虚寂,使诸有倾覆,不若入得神意斗战如何?”

  实际上大德之间神意斗战与真实斗战也无甚差别,双方都是精通有无之道,什么外在手段都可调动,而一旦自身受损,也一样会映照入原身之上。

  这里最大好处,除了不波及诸有,便是神意之中,败退一方可以随时从中退了出来,不至于被对手继续针对。

  张衍自无不可,他们交手,确然有可能会毁去诸有,神意斗战就无需担心此事,可以放开手脚,任意施展手段了。

  两边议定之后,便各是心意一起,齐齐转入神意之中。

  关于如何对付张衍,相觉、微明、季庄三人显然是早就商量好的,一入神意之中,便各是将造化宝莲一托,祭动宝莲之力。向着张衍所在之处压了过来。

  张衍见此,目光微闪,却是负袖而立,并未避让,任凭那宝莲之力压来,一步未动。

  他力道法门自上回再进一步后,凭借自己身躯便不难抗住宝莲重重压力。

  三人自不会知晓这里变化,但对张衍能挡住三朵宝莲的威压也不出意外,他们都知张衍背后可是依托有布须天和还有难知具体数目的造化之地,只要调用此中伟力,那不难与宝莲相对抗。

  不过他们目的也正在于此,先设法将张衍可为倚仗的手段一一压下,而后再发挥以多打少的优势,这般就不难将其击败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