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八十四章 道力充盈举正奇

第一百八十四章 道力充盈举正奇

  相觉这时心意一引,一股无形无相之力就在张衍身周涌动出来,此中道法不断演化,向着他周身玄气侵蚀而来。

  大德之战,斗法如对弈。

  这一击旨在牵制试探,要看张衍下一步具体行动,季庄、微明才会决定如何出手。

  三人之战,最大好处便是可以彼此照应,互相帮衬,一人失机,另一人可上来填补漏洞,一人得手,另一人可侧面呼应。

  一气把力量全部压上是最不智的举动,反会让对手一下看穿底细,从而放手一搏。

  张衍犹自站立不动,身上腾起滚滚玄气,将那无形之力挡在外间,不过这看似简单的接触,实则是于瞬息之间将那无形之力中所蕴道法解去。

  只是还没等他反击发动,季庄这时却先一步出手,只见灵华一闪,霎时光明大放。神意之中除他们几人之外,本是虚无混沌,可现在却在无边耀光之下却似是被洗刷了一遍。

  张衍身外那涌动玄气一转,倏尔化作一只大手,只是一抓之下,就将那光华尽数捉摄到了掌心之中。

  相觉见他面对自己二人时不做退让,有些意外,又有些惊喜。

  他此前曾想过,张衍在面对三人围攻之时,就算再如何强横,若是不祭出上次对敌他时所用的宝珠,那应该是会选择退避的,如此他们后续手段接连而上,虽然麻烦一些,可是只要占据住主动,那么总是有机会将其逼入死角的。

  可没想到,张衍居然选择了硬接,这是最为不智的举动,但却对他们而言却是极为有利了。

  因为如此一来,必须接二连三化解他们的攻势,连发动反击的空余都没有,虽张衍现在看去轻轻松松挡住两人进攻,可实际大德每一次简单攻袭,都是大道妙理之显化,故而每一次都是需要被攻袭之人设法解化道法的,而只要推演稍稍慢得一步,没能及时凭借自身对道法的理解将攻势化去,那么就会露出极大破绽,下来在他们连绵不断的进袭之下,局势对其人将会越来越不利,失败也就是注定的了。

  不过他也没放松警惕,他可没忘了张衍手中还有造化宝莲未曾动用,就算遇到什么不对,只要祭了出来,还是能够避过一次危局的。

  但能避过一次未必能避过两次,只要能逼出了宝莲,那此物伟力一转一动都能感应得清清楚楚,他们就能设法加以针对了。

  他这时意念一引,不等张衍那玄气所化大手举动攻势,就有一阵风势凭空生成,继续往张衍所在卷去。

  微明则是心存谨慎,站在一边没有动手,他虽然没有与张衍斗战过,可三人之中他对张衍忌惮最深。

  他认为现下两人合攻暂且已是能够应付,可张衍手段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其人连造化宝莲和上次那枚神珠都没动用,真正手段还并没有展现出来,而万一有变,他还能加以化解,或者填上漏洞。

  张衍那玄气大手倏尔一分,变作两只玄气大手,轻松将二人攻势接下,尽管没有回击,可也看得出来其人游刃有余,便是微明此刻插手,说不定也一样可以应付。

  相觉、季庄二人都是皱眉,没想到同时对付两人攻势,张衍还是这般从容,这可不是简单之事,意味着其人要同时化解两人所显化的大道之法。

  他们虽都没有拿出杀招来,可其人一样没有动用真正本事,这说明其人在大道星河之上走得比他们更远,更接近大道源头,所以解化起他们道法来没有那么困难。

  或许微明此刻选择动手,才能够打破这等僵滞,不过两人心思一转,却是都没有去唤动微明,因为其人在旁不动,才可保持住更大压力。

  现在这样也好,他们乃是进攻一方,只要张衍没有办法威胁到他们,那他们就可以一直这般持续下去,直至后者露出破绽。

  张衍从一开始就未有过任何退避举动,他的确有余力做出反击,之所以未动,并不全是因为防备未曾动手的微明,也是在观摩相觉、季庄二人道法。

  大德各是执掌大道一部,到了这等地步,人人都有自家之道途,他人之道未必是自己之道,连借鉴都无有必要了,所以观摩得来的东西,只会与自己的道法格格不入。

  但是这不代表你不需要去了解对手,事实上对对手的道法的路数越是熟悉,那么推演化解起来也越是容易。

  他有预感,今次之战,不会是自己与此辈的最后一次斗战,往后应该还有交手的时候,那不如趁此机会多设法了解一些,除非是能一劳永逸解决这三人,但是大德只要受自身御使的造化宝莲尚在,那就不可能被打入永寂,况且他也没有这个打算,大德之争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造化之灵才是真正大敌。

  相觉这些人,排除这其中可能存在的造化之灵借托之身,都是对抗此僚的重要力量,他若是解决了此辈,那反是在替造化之灵解决麻烦。

  相觉、季庄都是略微察觉到了张衍的用意,但是知晓也是无用,要么主动打破僵局,要么等待张衍出错。

  两人对视一眼,起意念交流了一下,认为以张衍此刻表现出来的本事,只应付眼前局面可谓毫无困难,这般下去似无了局,那还不如使出手段来。

  两人主意一定,都是各持法诀,身上气机俱是陡然长高一层,那无形无相之风与无边光芒之中所蕴道法骤然变得繁复精妙了许多。

  张衍目芒锐利了几分,知是这两人见迟迟无法打开局面,终是拿出真本事来了,此时面对相觉、季庄两人手段,他这次也没有再去做什么解化道法的举动,而是向前一拳迎出!

  轰!

  无论无形之风还是那无边金光,都是在这一拳之下被轰得粉碎。

  力道之法,直来直往,不用去管什么解化道法,也不必管什么杀招手段,推演什么的更是没有必要之事,只要你所施手段无法将力道之身一举覆灭,那我只需一拳轰去便好。

  而第一拳还未结束,那第二拳已是继续打来。

  与此同时,一枚仙气氤氲的宝珠从无序之中浮现了出来,没有任何过程,直接就撞在了二人伟力之上。

  相觉、季庄二人此刻都是神情一变,没想到局面反转的如此快,现在他们反而陷入被动了。

  微明也是心中一凛,他察觉到这一拳之中也同样蕴藏有无穷道法,相觉之前所言张衍所用手段中,并没有说及这等本事,虽在意料之外,不过在先前商量时也不是没有任何防备,他此前一直不动就有一部分目的是为了堵上这等漏洞。

  于是心意一转,霎时完成了解化这一拳的推算,随即便搬动伟力上前一拦!

  只要能够稍加阻挡,就能让微明、季庄二人得以喘息。

  本来直接对张衍出手,攻敌必救当是最好,可是他怀疑其人还有什么手段,要是对他攻击不予理会,他可能反会弄巧成拙。

  他这般谨慎,也的确避过了一次失机,张衍除了力道之身,身上尚有宝衣护持,若是见得有击垮季庄、相觉二人的机会,那他一定会对其攻势不予理会,选择直接扛下这一击。

  张衍第二拳上来,直接将两处造化之地的伟力打穿。对力道之身来说,一拳轰出之后,对面无论是什么都没有区别,只有破开与被抵挡两种结果。

  季庄、相觉二人得这一阻,立时缓了过来。

  相觉拿出一柄拂尘,只是一挥,便就遮挡住了太一神珠,并与之僵持在了一处。

  季庄则是施力反击,不求战果,只求设法延阻张衍,重新掌握局面,他撇了眼那太一神珠,点了下头。

  先前张衍不曾动用造化宝莲和太一神珠,他们就始终心怀忌惮。

  没把这两件东西逼出来,他们不敢放开一战,现在太一神珠显露出来了,那张衍手中最为有力的东西,应该只剩下造化宝莲了。

  张衍又一拳将季庄阻挡震破后,身外玄气之手出人意料一转,却是往微明这处压来,

  微明见状,伸手轻轻一推,伟力过去,将玄气所聚大手抵住,同时心中一转念,大德尽管伟力无限,可是一下对付三个同辈,那力量势必是会分散的,此举对他不可能造成太大威胁,应该只是为了牵制他。

  然而他方做此想,张衍忽然一转,居然舍弃季庄、相觉二人,轰然一声,一拳向他这里打了过来,他神情一变,起袖一挥,荡开重重仙云虹霓,为了稳妥起见,急忙将自己治下三处造化之地的伟力搬运过来,向着张衍所在压下。

  轰然一震,张衍另一拳紧跟着上来,直接将造化之地的伟力阻拦打破,然而还未等他与微明解化道法的伟力产生冲撞,季庄、相觉二人的伟力已然相继压上来。

  季庄、相觉二人在看到张衍转去攻击微明时,不惊反喜,他们认为这是张衍走错了一步棋,微明是绝无可能被一合击败的,而他们此刻却是能毫无顾忌的自后展开攻势,要是配合得当,那么说不准就能将张衍一举压下了。

  而就在这一瞬间,张衍目光陡然幽深了几分,背后轰然腾起煌煌五色,只是一转之间,三人手中宝莲俱是莫名奇妙消失不见。

  下一刻,无尽剑芒在三人面前绽放开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