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一十二章 虚空来召渡缘途

第二百一十二章 虚空来召渡缘途

  姚参北随着自身功行不断增进,对那招引之力的感应也愈加强烈,只是眼下苦于功行还差一点未曾圆满,故仍是难以前往。

  可他现在想要渡化更多修道人,已是没有之前那么容易了。

  入至凡蜕层次之中,渡化低辈修士能起到的作用已是微乎其微,唯有渡化同辈才有用处。

  而凡蜕修士多半是宗门支柱,一举一动都有无数人关注,可不像先前那些修士那么好对付,再加上凡是修至这等境界的,都有一颗坚凝道心,外法轻易难以撼动。

  不止如此,他现在还遇上了一个麻烦。

  由于数十家宗门先后陷入纷争之中,而且范围还在不断扩大之中,此等事终是引起了周围宗派的警惕,这里面有不少是有深厚背景的宗派,所以他下来行事若稍有不妥,那恐怕就会暴露人前。

  为此他再度把赫义方找来,并道:“近来外间前来探查之人愈发增多,此般下去,于我不利,不知道友可否想办法解决?”

  赫义方沉吟一下,道:“那道友可曾想过暂缓此举?”

  姚参北连连摆手,一脸坚决道:“这恐怕不成,我在功成之前,是绝然不会停下的。”

  赫义方沉思不言。

  姚参北看了看他,语声略低道:“若是不得已,看来我只能舍弃这些同道了。”

  赫义方闻言一抬头,看向了他,道:“道友想要如何做?”

  姚参北道:“只要令这数十家宗派对外发动攻袭,吸引住众人目光,这就能暂时掩盖我辈存在了。”

  赫义方皱眉道:“此法只能拖延一时。”

  姚参北淡声道:“道友知道的,我也只需这么点时日罢了。”

  赫义方想了想,神情郑重道:“我以为道友不必如此做,我会替道友再设法做些遮掩,多了不好说,如当初所言,再拖个一年半载还是可以的。”

  按照姚参北上次所言,其迟早是要离开这里的,那么其人剩下的一切就当由他来接手了,他当然不想这些艰难笼络入道法之中的同道被一次耗用了,要是能整合起来,将来能开辟出一片更大的天地。

  姚参北露出了一丝迟疑,其实他并不在乎这些修道人,只要能得到自己的机缘便好。

  只是这些人并不是能随意摆弄的傀儡,也有自己的思考,现在与他站在一起,只是因为彼此同修一种道法,彼此又没有什么矛盾。

  若是他所下命令让此辈觉得不合情理,那可未必当真会听他的。

  他问了一句,道:“道友果真有把握么?”

  赫义方肯定道:“有。”随即又加了一句,“若是遮掩不住,道友可按自己心意行事。”

  从袁长老的态度来看,大护法的位置已然没有悬念,再过一年,他就可名正言顺坐上此位了,要是能拖到那个时候,别的不说,至少演教之内的声音他都可压下去,至于其他门派,看去现在似是盯得很紧,可是他很清楚,只要不涉及到自身的切身利益,此辈又哪里会轻易为他人出头?

  姚参北看他片刻,道:“好,那我就信道友一回。”

  赫义方回到门中,立刻唤得自己弟子过来,将许多吩咐交代了下去,在他一系列安排之下,风波暂时平静了下来。

  很快又是大半年过去,越来越临近坛主、大护法两职交替之时,此时在袁长老的刻意安排下,许多本是归属于大护法的事已然交托到了他手中。

  他本以为如此可以顺利捱到自己坐上大护法之位,然而他还是高估了自己,因为无论他距离那个位置有多近,毕竟此刻还没有当真坐上去。

  端诚站在护法正堂之上,皱眉看着弟子送来的呈报。

  近来数十宗派之间的纷乱局面,令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本来诸宗斗法,与演教无关,可是总坛曾传来消息,说是造化之灵很可能并没有离开昆始洲陆,而这等事若是此僚弄出来的,那后果不堪设想。

  这事本来是交给赫义方去办的,可其迟迟没有结果,这令他很是不满,自己再一查下来,却是发现这里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

  他深思一下,即便这是袁长老关照下去之事,但有可能涉及造化之灵,涉及到分坛安危,他却不敢轻忽,他知道赫义方此时已是回到分坛之中,便派遣一名弟子去请,要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赫义方在接到书信时,立便知道事情难以善了了,他考虑了片刻,自袖中拿出一张符诏,一晃之间,有气光升起,随即姚参北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姚参北见他神色严肃,问道:“可是事机有变?”

  赫义方神情凝重道:“我分坛大护法端诚很可能察觉到了道友的行迹,

  姚参北眼神变得危险起来,道:‘道友无法遮掩么?’

  赫义方摇头道:“此人行事向来雷厉风行,而且认定的事绝不会更改,现在正招我过去问话,不过是给指派我行事的袁长老一个脸面,稍候只我言语之中稍有破绽,那根本就不会再给我解释的机会,恐怕立刻就会有所动作。”

  姚参北道:“那么道友想如何做?”

  赫义方目光平静道:“既然还缺一些资粮,那么端诚如何?”

  姚参北淡笑摇头道:“这位能成为你分坛大护法,心志道念非比常人,我之道法未必能拿他如何。”渡化之人也要看对象,有心境破绽之人方才容易下手。”

  赫义方像是说着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可他是会来找你的。”

  姚参北意味不明笑了几声,随后那气光晃动了一下,就散去不见了。

  赫义方皱眉站在原地,他实在不知,姚参北最后到底是什么意思,莫非是自己离开的这段时日又发生了什么事?

  他心中一动,或者说……

  他没有再往下想,而是揉了揉眉心,转身向外,准备先去面见端诚,好把这一关先应付过去。

  这个时候,却有一名弟子匆匆忙忙赶了过来,见了他急急躬身一礼,道:“护法,端护法久等你不至,似乎怒气不小,方才已是出门去了。”

  赫义方一怔,随即目光闪烁了几下,毫无疑问,这位反应极快,见他不来,察觉到有问题,便立刻准备动手。

  之所以没有对他怎么样,恐怕是因为手中没有确凿证据,又顾忌袁长老,不想在分坛之内闹出太大动静。

  他想了一想,却反而轻松下来了,端诚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以为自己可以解决此事,可殊不知,姚参北与数年前相比,已是大不相同了,更何况,又是大半年过去,此时连他也是不知,姚参北修为到底精进到了何等地步。

  半日之后,西地一处就有震天响动传来。

  袁长老神情一片凝重,他不难察觉到这是端诚在与人交手,且对手实力绝然不弱,他有心上去帮忙,可是分坛之中自有规矩,若遇外敌,坛主与大护法二人,必须有一人镇守在分坛之内,不可同时离开,否则一旦没人守御阵法,不说敌对之人,就是来一个凶妖大怪都有可能对分坛造成极大损伤。

  令他更为恼火的是,端诚离去之前,根本不曾与他知会一声,弄得他现在连敌手是谁都不知道,他无奈之下,只能拟了几封书信,分别送去总坛和交好宗门之中,期望有援手能及时到来。

  可仅仅过了一个时辰,端诚就开始后撤逃逸,其气机变得微弱起来。

  袁长老知道,这当是根果不断回避所导致的,一旦精气法力耗尽,那么结果不言而喻。

  然而正当他无比担忧之时,那最糟糕的情况却并没有发生,不知道什么原因,那敌方气机忽然莫名其妙消失不见了。

  妙空界中,白微精神一振,他方才感应到了那股牵引伟力变得异常活跃起来,只是以他法力尚难以分辨那力量之来源,只能肯定,这绝然是来自于上境大能。

  若不是无法做到,他甚至忍不住想自己进去一窥究竟了。叹了一声,便命人将座下两名弟子唤来座前,交代道:“而今机缘已至,你等可以往那处去了,记着,能争则争,不能争则记着及时收手。”

  两名弟子恭敬应下,随后就退下去了。

  白微感得两人一出殿门,气机就消失不见了,知是已去到那方所在,又是稍作感应,发现邓章及六位魔主也皆是把门下之人送入其中,心中转了转念,忖道:“此次便是我门下无法得来玄石也无妨,只要不落在人道手中便好。”

  山海界,海外无名岛峰。

  洪佑缓缓自峰上站了起来,在他面前,忽然出现了一道极其微小的光点,其如天阳一般炽烈浓艳。

  那光轮缓缓膨胀着,在滚动之中,由极微转瞬化变为极广,霎时风云呼啸,海水翻涌。

  他眼瞳微微一凝。

  他能感觉到,方才这股力量若是爆发出来,那么恐怕整个山海界都要崩塌。

  不过下一刻,这股力量还未溢出,就被另一股不知来处的力量轻松吞没了去,甚至没有损及周遭任何物事,而这个时候,他所等待的结果也是出现了,那光轮之中出现一个好似塌陷的空洞,里面仿佛什么都没有。

  他望见之后,目现精光,未有犹豫,一个晃身,袖袍劲拂之间,身影已是没入了其中。

  …………

  …………